返回顶部

小萧露面

小说:律师重生记 作者:两颗心的百草堂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冷不丁的接了电话,小白还真有点不适应,笑呵呵的说:“没事,就问你要不要叫外卖。”

一句话直接把段妖气的够呛,你说你打电话,打半天,就问一句要不要叫外卖。

“方小白,你能更无聊点吗?”段妖气的不行。不过整个公司上下,哪怕管家婆小绿也是恭恭敬敬的叫她方总,只有他每次直名直姓的叫他方小白,在段妖眼里,她就是个毛丫头,粗俗的很。

“那你要过来直接吃吗?我叫了两份饭。”小白不怕死的继续问道。

然后一群不明真相的打酱油的群众,就看到段琪瑞怒冲冠,为揍红颜,一气的开门,冲向方总的办公室里,然后重重的关上门。昕小绿那丫头一点都没有拦着,很哈皮的就差在外面嗑瓜子看热闹了。还怂恿了一堆人,要不要赌一赌,这段琪瑞会不会被方总收了,还是方总被段琪瑞给掀了。

该死的昕小绿号召力还是很强大,她这一吆喝,还真有很多不怕死的人凑上前来看热闹。段琪瑞一直都很□,幻影公司上下,看他不顺眼的人多了去了,奈何这死人妖,大牌的连董事会的人都不鸟,所以大伙一视同仁也就没话说。但是心里还是对这个特立独行的人比较排斥。而方小白这个新来的小妞,开始大家都在猜这任总经理能呆多久。

没有想到一来就把秦婉怡这老娘们给收拾服帖了,蔡襄阳那仗着自己老资历的马尾男也收拾的狗腿的很,更别说把石破天给收拾了。本来营销部门走到哪里都牛气轰轰的,好像公司的钱都是他们赚钱的,现在老实多了。不得不说,方小白这小娘们,不声不响做的却干脆漂亮,不像以前的总经理老是没有搞清楚状况就开始改革,整顿,没几天就把自己给整出去了。

所以这两人碰上了,大家都伸长脖子想看看,这次手段利落的方总会怎么做,还是任由段琪瑞继续逍遥。那些平时被段琪瑞鄙视的人,都期望那厮能被收拾了。

而那些还不死心的某人,比如表面服帖的马尾蔡,心里还是暗暗的期待方小白能出点洋相,吃吃瘪,这小娘们来幻影太顺利了,第一天就让自己不痛快了。而段琪瑞那厮更是让他天天都不痛快,希望他能让方小白也不痛快,我不高兴,谁也别想高兴。

段琪瑞进来的时候,小白正吃的开心,小绿那丫头真贴心,上好的红烧肉,肥瘦相间,蒸的嫩嫩的,油吱吱的,筷子一夹就分开了。

“粗俗!”段琪瑞哼了一声,却现自己折腾了一个上午早就饿了。不客气的打开前面的饭菜,现居然是小分的。郁闷了,看着她碗里大块大块的红烧肉,自己这份怎么尽是青菜。

“看什么看,你不是减肥吗?”小白忙着咬嘴里的肉,头也不抬的说道。

段琪瑞,你,你,你了三声,没有声音了。看着前面这个粗俗的女人,也不客气的开始吃了,不过还真别说,这是哪里订的饭,这菜做的比萧氏集团的食堂还好许多,吃到嘴里水灵水灵的,他犹显不够的破戒,抢了小白面前的肉。

“kao,你不是不吃肉的吗?”小白看段琪瑞那厮居然想抢自己的肉,赶紧把剩下的一块,放到嘴边舔了舔。

段琪瑞怒了,脸色涨红红的,“方小白,你还能更恶心吗?”

“能。”小白理直气壮的吃着最后一块红烧肉,含糊不清的说。

段琪瑞吃饱了,也就不想和这恶心的女人计较了。一副大方的样子说道:“算了,就当被狗咬了,总不能去咬狗。”

“还真不能就算了,不就是失恋又死了老爹了吗?还有比你更惨的。”小白也吃饱了,清清嗓子说道。

不得不说,方小白天生有吃定段妖的功能,一句话就轻而易举的挑起了他怒气。

不顾表情立刻变乌青乌青的段妖,看着他握紧了拳头,长长的新做的指甲,插进了肉里。小白一副想当年的表情,让人想抽她!你说你年纪轻轻的,想什么当年。

然后小白就开始诉说了方小白的悲剧史,被男朋友甩不是最惨的,更惨的是男朋友甩了自己娶了自己的姐姐,回回看到他还要叫姐夫。被老爹打也不是最惨的事情,更惨的是老爹健全,却打小就抛弃了自己和妹妹,每个月还不给生活费。

兴许说的是小白亲身经历的事情,方小白一边说,一边不自觉的泪流满面。

看的段妖一阵恶心,也来不及脾气了。都问中国人的幸福是什么?比如你出去开会,住豪华宾馆,半夜突然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冲进来,说你涉嫌贪污,现在要逮捕你。你吓的差一点当场尿裤子。可是在你看着警察手上拿着的照片的一刻你一定万分的幸福,你说:“不好意思方某某住在隔壁,我是段某某。”

所以说,中国人的幸福是建立在别人的不幸之上的。段妖看的小白哭的眼泪加鼻涕的,难看死了,粗俗,哪有人哭的这么丑的。嫌恶的给了她一叠纸巾,然后还八卦的问了一句:“那后来,你老爹死了吗?”

“你去死!娘娘腔!”方小白火了,有你这么问话的吗?把擦鼻涕的纸巾直接扔到段妖的头上,惹的他一阵闪躲,“你这死女人,太粗俗了,太粗俗了。”

外面的围观偷听人群,听到里面乒乒乓乓的响声,都禁声了,不好了,居然打起来了,这个段琪瑞也太没品了吧,居然打女人。不过他平时就讨厌女人,要打女人也是正常的。一堆人都急的不行,只有昕小绿那丫头时不时的对着镜子照照自己早上画的眉毛眉形好不好看,话说大愚若智大概就是如此了。

段琪瑞看了看眼前的女人,也觉得没有什么好计较了。哭的一脸鼻涕的,你说至于么。其实最一开始,看到这女人可怜兮兮的把下巴垫在桌子上的样子,他心里就觉得女人其实也没有那么讨厌的。

也许就有天生对眼这种说法吧,一直讨厌女人的段琪瑞并不会讨厌方小白,相反的,反而为了引起她主意还时不时的折腾一下。还有上次帮她做造型,也真让他惊艳,没有想到这个没胸没屁股的女人打扮起来居然会这么漂亮。

不过很久没有出山的他,还是很纠纠结,心里有个坎过不去。是的,一直觉得自己不孝,一定让老爹难过了,连死都死那么遗憾。自己这样子不男不女的,让老爹也生气吧,那一巴掌打的好啊!可是他也轻易改不过来,他讨厌粗俗,喜欢细腻的美丽,特别是自己身上,他就是娘了,那又怎么样。

看这眼前的女人,平时人前,坚强的像什么一样,将心比心如果自己像她一样,真不能做到像她这么好。心里不由得对她有了一丝同命相连之感,惺惺相惜之情,只是看着她鼻涕眼泪一起抓,又觉得是错觉,一定是错觉,自己怎么会对这种粗俗的女人产生同情心呢。

小白看段妖左闪右跳,一副嫌弃她脏的模样,索性不丢了,坐在位置上继续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哭的那个凄惨啊!哭的段琪瑞心中都有一丝不忍,为难的靠近了她,给她一叠纸巾,让她自己擦擦。小白一把拍了纸巾,不领他的情,他为难的总不能自己上前帮忙擦吧,怎么会有这么粗俗的女人啊!

没有想到他一靠近小白身边,小白就直直的扑到他身上,眼泪鼻涕都直接抹到他身上。段琪瑞像身上爬了毛毛虫一样,惊住了,一动都不敢动,大喊:“死女人,我身上这件衣服可是法国定做的,你,你,你,还能更恶心吗?”

小白哭的那个凄惨啊,越的大声了,如果昕小绿此刻在的话一定可以看到她一边哭,一边把眼泪鼻涕往段琪瑞身上抹。抹的开心的,左三道,右三道的,段琪瑞像被点穴了一般一动不敢动。

人生第一次,大概是除了他妈以外被女人这么抱着,还这么恶心的往身上抹东西。段妖一动不敢动,心里碎碎念着:要不是看你哭的这么可怜的份上,我一定会把你给灭了,下次靠近我1米以内我就把你拍飞,太粗俗了,这女人。

一众人等在外面讨论里面的剧情是怎么样了,是一死一伤呢?还是两败俱伤?抑或是同归于尽?这时候方总的办公室门开了,段琪瑞哭丧着一张脸出来,一副好像掉进厕所一样的邋遢相跑了出来,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的不整齐过,一伙人齐齐的……哇唔了一声。

段琪瑞看到门外居然有这么多人,跺了跺脚,骂了句:“看什么看,没看过爷们吗?”然后用袖子捂着脸跑了,貌似还有点害羞。

众人在朝方总办公室看去,只见方小白坐在那里大方的补着妆,那神情和昕小绿一样,很欠抽,一伙人又齐齐的……唔哇了一声。

打这以后,段琪瑞就和打了**一样,天天蓬勃的很,开始努力折腾。别说他这大导演真不是盖的,排除他那性别的疑团,能力是受到众人的肯定的。大家虽然累点苦点,但是想到自己是参加这样一个段妖复出的第一个作品,哪怕署个名,也是今后的资历啊。

更为夸张的是,一直讨厌女同胞的段妖,每每看到方小白出现在现在,就一脸的小心翼翼,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方小白是他媳妇,刚怀孕,万事要小心,什么都不让她碰。当然只有小白自己知道,段妖精这是被她恶心怕了。

萧启进来的时候,就是这么一个光景,小白笑的得意洋洋,眼角向上弯起,精彩的很,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而那个娘娘腔小心翼翼叫小白坐好,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