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57、兔子不好惹

小说:律师重生记 作者:两颗心的百草堂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兔子是仅次于猴子的最悲惨的兔子,第一个听到关于兔子的故事是说有一个兔子出门玩耍,不小心出了交通事故,撞到树桩上,死了。本来死了也就罢了,大家还一直作为冷饭,时不时就拿出来抄一抄,并总结成了成语,守株待兔。

然后就是龟兔赛跑,兔子历来跑的比乌龟快,却在这次,不小心睡着了,现在谁没有一个上班睡觉的事,平时都这样很正常,刚好那天国家领导在视察,然后跑道又是下坡,乌□脚一缩,咕噜咕噜的滚了下去,直接滚到了领导的脚边,极大的满足了领导的显摆威风的**,于是这次赛跑就被作为历史事件记录下来了。以后凡是乌龟和兔子比赛跑步,兔子就一定会输,符合历史教育方针嘛。

所有关于兔子的故事数不胜数,一般都是很惨,被欺负的,比如被熊当做手纸擦屁股,比如因为戴帽子被大灰狼揍,还有人专门整出了自杀兔专辑。所以在方小兔面前,说兔子的故事是大忌。

偏偏黑胖子李局长的不成器的儿子,就很喜欢招惹方小兔,在他眼里方小兔就是一个楚楚可怜的红眼小兔子,欺负她很爽,时不时还想拿根胡萝卜逗方小兔,猥琐的幻想着让她看看哥的胡萝卜,又大又粗。

不过方小兔真不是个善茬,一次,李军趁着角落没有人,把方小兔堵住了,没有想到平时对自己没有好脸的方小兔,当时居然笑的异常美丽,害他失了神,还没等他下手,方小兔对着他一顿胖揍,揍的他全身都痛,还找不到伤口,也不好意思对别人说,想亮胡萝卜也没有亮成,差一点下面就没了,一阵后怕。

你说方小兔这样一个站他面前矮半截的女孩,瘦瘦小小的,而他是黑胖子的嫡亲儿子,智商没有继承,倒是继承了达的四肢。一站,对比就出来了。于是有了那天的一幕,李军这小子叫了一群人围殴方小兔一个小女孩,誓要把场子找回来,把这妞收拾的服服帖帖。

李军老爹抽着烟,本来就黑的脸更加阴沉了几分,听着自己那不成器的儿子汇报自己怎么招惹上人家的。听到儿子说他被方小兔揍了一顿,黑胖子心疼的很,倒也没有骂他,方小兔就是那老人家的孙女吧,上次给自己那几下,明显就是行家,儿子会吃亏也是正常。

不过自己这宝贝儿子,吃了亏还不懂收敛,居然还整出这么多事情来。想想还是生气,特别是那出把别人车都收缴了,这回不是自己上头有人,暗中透个气,还不知道要整出什么事,越想越生气,来回的走,大骂了一声:“我怎么会有你这个龟儿子。”

李军一边缩着头小声讪讪的说:“我是龟儿子,你是啥!”

黑胖子是部队出生,人长的粗,心却很细。琢磨着,事情竟然已经这样了,不如在运作运作,说不定能变成好事。

于是想请胡黎和小白上家里吃个便饭,赔礼道歉,当然怕自己不够格,还特意叫上了市政法书记,这个人在江城声望最高,平常是请不动他的,但是黑胖子一来江城就是靠他这一边的,知道他的老上级,就是胡黎他爷爷,现在虽然居然远了,但是台子在那里,别人也不敢随便乱动。

那边小白一家看到小张来喊胡黎回家吃饭,都喷了。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遵循一个准则的人往往能出头,这种人,要么表现的强,非常强势,哪怕对面来的是一个市政府一把手,可以把别人踩在脚底,当然前提是你比他更牛叉。如果不是,那就表现的弱,非常弱,关键时候,给当个丑角逗人一笑也是一种示好,再不济抱个大腿喊干爹也成。

小张搞笑了一下,被外婆一个眼神勾了回来。恭恭敬敬的喊:“李阿姨好,我们局长想请胡律师还有您孙女一起去吃顿便饭。”

外婆听到这一声李阿姨,脸上笑的皱纹都裂开了,又暴露出她那呜呼呼的娇笑,掩着一点都不樱桃的大嘴说:“瞧这孩子,多会说话,和你们局长说,我们一会就到。”

小张乐呵呵的走了,他才不管外婆会不会一起跟去,只要话带到,有回应,他这事就算完成了。

而且这件事,局长是直接叫自己去办,都没有通知到所长,明显自己小露了一下脸,以后再努力一下,成为局长的直系,那样前途是大大的光明啊,仿佛已经看到了好日子在向自己招手的小张屁颠屁颠的走了。

胡黎本来不想去,但是刚刚那个机灵的小张和自己说江城政法书记王国梁也会去,自然是不能不卖这个面子。说起来这个王国梁,胡黎要叫一声梁叔,是部队的好兵,也是那时候爷爷手下的人,几年不到,如今已经做了政法委员。

尽管那时候的胡黎很调皮,但是毕竟是大家教育出来的孩子,礼数什么都是有的,所以胡黎还是带着小白去了,小白么,反正闲着没事,去看看,家里外婆,妹妹都在这边,这些人示好卖面子,有时候还是应该买一买,故作清高的人,容易饿死街头,就算不饿死街头,日子其实也没有表面光滑。

就如此刻的小白的便宜老爹方文山,他一辈子都生活的很滋润,小时候家境良好,读书优秀,自幼聪慧,名声在外,之后又进了著名学府,少年得意,娶娇妻,事业显赫,又成了作家协会、书画协会的荣誉会长云云。哪怕妻子走后,他也只是心哀,创作**却更加旺盛,名声也更高了,当然收入也不菲。

只是文人终究有文人的傲气,心情不好,市委书记的帐都不买,所以这样的生活表面光鲜实际上并不一定,特别是还有一个爱攀比的妻子。

李佳母亲,名李一水,本来是作协的一个小职员,还是靠着关系进来的。人长的一般,不丑也不漂亮,但是看着很贤惠,仰慕方文山已久。

原本对方文山这样的人来说,与她就是一个天一个地,方文山是最年轻的会长,而且长相风流,却从来没有那些文人的毛病,对娇妻一心一意,每每见人总是抱着平和的笑容。

那时候的李一水,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嫁给方文山。她的生活很不幸,丈夫嗜酒,还有家暴,实在不行,她也泼辣,领着女儿离了婚出来单过。

直到方文山的妻子病逝了,李一水见到他,一下子老了许多,可是气质却依然如故,温文尔雅,只是更加清冷。

李一水刚刚进作协的时候只是一个小职员,据说还是靠离婚的老公那边的关系进去的,离了婚后,关系不待见,自然更不好做。可是她也是个有手段的女人,硬是做稳了位置,还从小职员爬到了副科长的级别,其中辛酸可想而知。

一脸贤惠的李一水,在作协里一直非常照顾方文山,在他妻子走后,她更是忙前忙后,一点都不避讳。她去方文山家,看到了方文山的两个女儿,长的粉粉嫩嫩,水灵的很,穿的也好,吃的也好,教育的也很好,住的也是江城最好地段的房子,想到自己的女儿,穿的是别人家穿剩下来的旧衣服,住的是便宜的租房。不自觉的盯着那两个孩子的眼神阴冷了一些,没有想到却被方文山看到了。

李一水很紧张,一度埋怨自己,千日的好,就毁于一次,方文山那么爱他的妻子,肯定也很爱他的孩子,特别是这两孩子,和他妻子那么像。心里忐忑的她就那样不安的离开了方文山的家,感觉非常失落,一向以贤惠著称的自己怎么会犯这种错误,就算不喜欢,装也要装着疼爱他的孩子啊!

没有想到,接连着几天没有联系的方文山,再见李一水的时候,居然向她求婚。李一水当真是又惊又喜,当场喜极而泣,扑到了方文山的身上。

从此以后,李一水就带着自己的女儿嫁进了方文山家。在方文山面前,自是非常贤惠,一个家也井井有条。或许是第一次见他的两个女儿的时候,就有一种厌恶感,之后更是变本加厉。

李一水本来温顺的站方文山身边也倒般配,可是见过方文山和他原配妻子李梅站一起的时候,李一水就是地里的泥,看天上的云彩一般,那份气质的对比,是她这辈子都修不来的。而方文山的两个女儿越来越像李梅,常常看到他眼神深情的望着他的女儿,这时候李一水心里就恨。

她以为,李梅的女儿是阻止她幸福生活的根本原因,百般的瞧不顺眼,暗地里短她们的吃喝,外人面前没有一声粗话,人后却不知道又什么语言,小的那个还好,拧的很,又哭又闹的,大的那个却弱的和木头一样。

一次李一水让方小白洗碗,故意满满的碗往她小小的手上堆,然后厨房的路上又不小心挤了一些洗洁精,小白就这样摔倒了,又是冬天,手被碎碗片划的鲜血直流。

李一水却皱了皱眉头,只顾看她的那套新买的仿真明朝花瓷碗,嘴里喊着:“我的大小姐,这可是你爸最爱的东西,你怎么这么胡来啊!”小心的收拾着碗筷,看都不看一眼方小白的手指怎么样了。

血流在了油腻腻的剩菜上,还有肉骨头,看着特别狰狞。这时候方文山进来了,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流血的女儿。然后也看到了收拾碗筷的李一水,却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走了。倒是方小兔跑进来,抱着姐姐哇哇大哭,年纪小小的她,拿起姐姐的手,一边掉着大滴的泪水,一边轻轻的吮吸着,轻舔着血的腥味,尝着泪水的咸味。

那的第二天,方小兔就打包领着姐姐去投奔外婆了,那时候方小兔才读小学三年级。

李一水委屈的对方文山说:“孩子太娇气了,我都什么没有说,居然要去外婆家,她们玩一阵,气消了,我去接她们吧。”

“不必了,让她们去吧,每个月你给把生活费打给她们。”方文山淡淡的说完就去书房了。

他这一开口,可把李一水高兴坏了,连平时装贤惠再劝劝都没有了。只觉得没有这两个小丫头片子,今后就是自己一家三口,幸福美满了。

她本来就不是有真材实料的人,升上副科长,已经是舞风弄影的极限了,事情却真正做不来,嫁了方文山后,立刻辞职做了全职太太。

由于之前苦过,突然之间富裕了,这样的人大多不会好好珍惜,只觉得那些钱来的容易,名衣名包名店,大手大脚的花,一点都不心疼。一个女儿更是言传身教,学有所成不如嫁个好人家。

女儿李佳也立马有样学样的学会了,第一时间抢了方小白的男朋友,一样的洋洋得意,长的不如小白好看,但是那又有什么。就如上次在静安希尔顿的酒店里她对小白说的一样,“你爸爱你,希元喜欢你,但是现在你爸和我妈住一起,希元娶了我。”

不过人的劣性跟有时候造成的悲剧是一致的。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贤内助,同样失败的男人背后也会有一个迷了心窍的女人。

方文山对这些漠不关心,他的收入在江城过的好是很容易的,但是李一水住在江城二级城市,花的是国际都市的消费,天天1V,虽然没气质,却打肿脸冲着,比如人家问她用不用路易斯威登,她鄙视的说:“我们这样的人家哪里会用什么路易斯威登这样不入流的牌子,要买就买1V。”

所以李一水现在虽然也有钱了,但是哪怕在江城这样的二线城市的上层社会,也还是遭嘲笑的对象,只能希望要更多钱,把自己打扮的金光灿灿,遮盖住那羞愧的过往。

李佳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出行随便住希尔顿,啧啧,生活总是奢华的厉害,黑暗也弥漫的厉害,总是有欲才有求。

在丈母娘和老婆李佳的撺掇下,企业小开,富二代林希元,在江城开了一个高级会所,奢华的不行,那装修耗资近千万,把本来准备去冰城投资的钱,硬生生的花在了这上面。李佳母女偷笑的,这样又能阻止希元去冰城和小白旧情复,又能在江城显摆。

你说你看不起我,我是江城最大最高级会所的老板娘,老板的丈母娘,自此李一水背脊都更挺了。对自己那个啥事都漠不关心的老公,也不在乎起来。

所以上次本来想好好的在方小白面前显摆显摆的,就看不惯她那柔弱的样子,特别是那张脸,长的和方文山前妻越来越像,看的就郁闷。结果想不到人家居然攀了个官二代,李一水收敛了一点,但是还是觉得也没啥,不就是官二代么,我女儿有钱,江城最大的高级会所,都是她家开的……

这边的小白丝毫不知道后母李一水正在那里得瑟,和胡黎到了黑胖子家,据说还有胡黎爷爷的手下,江城的政法委员,对别人来说,这些政府的人都很陌生,而对小白来说,自是相处的如鱼得水。

李局长今天就一小厮,腾地方给胡黎和王国梁见面叙旧来了。不过这种小厮职业,多少人,求都求不来,这还是黑胖子聪明,脑袋好使运作的。

“胡小子啊,想不到你已经长这么大了,真是年轻有为啊!想当初,你还在部队里就是个捣蛋的娃娃仔哦!”王国梁是湖南人,那边特有的口音,为人非常亲切,一边说一边拍着胡黎的肩膀。

胡黎也笑呵呵的,看到小时候相处的熟人,还真有点时光过的飞快的感觉:“梁叔叔,您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还是那么帅气。”胡黎拍着长辈的马屁说道。

王国梁听了果然很开心,哈哈大笑,与胡黎亲密异常,好像真是亲叔叔和亲侄儿一样。看到方小白也调侃了一翻。

胡黎虽然额头冒汗,怕小白飙不高兴被当做自己的女朋友,不过心里还是高兴的。几个人吃喝还不错,中间穿插着黑胖子来几个无伤大雅的笑话,气氛非常的融洽。

领导们的聚会,最重要的不是吃饭,其实是吃饭那中间的空挡。吃前聊聊熟悉熟悉,吃后谈谈心,内容嘛,自然看这顿饭吃的爽不爽。

饭后聊天的时候,政法书记王国梁貌似无意的问黑胖子李局长:“小李啊,我这里有一个江城的高级会所的申请开业的批文,想必已经经过你的手了,你调查过没有,这家会所有没有问题,合不合国家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