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外婆家外传

小说:律师重生记 作者:两颗心的百草堂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外婆家外传

晚上胡黎爱上哪哪去,小白吃了饭和妹妹一起回屋了。外婆看胡黎一脸怒其不争的表情,也没有给他好脸色,你说我都给你创造了一只锅了,火也准备好了,就是把生米变成熟饭按流程走,你也能搞砸。

思量着,这小子太笨了,平时看着挺灵气的,关键时候怎么就拿不出手呢。经过昨晚那一茬,胡黎死也不出去住了,外婆无奈,扔了一床到处漏风的薄被褥给胡黎,让他一个人在客厅的沙上折腾。

屋里方小白和方小兔姐妹两个,看着长的和现在的自己缩小版的一样,只是更加中性一点的样子,忍不住生出亲近的感觉。

不过现在的方小兔没有了白天的古灵精怪,显得有些落寞,屋里安静的很,小白也不知道聊什么,会不会聊着聊着就被现是一个冒牌姐姐。

“姐姐,你见到爸爸了吗?他还好吧?”良久方小兔有些不甘的声音传来。小白侧了个身,刚好妹妹也侧了个身,两人眼睛都很大,瞪着对方。

“恩,他挺好的,你要想他,我们明天去见他吧。”小白说道。

“不行,他不喜欢我,他从小就讨厌我。”小兔说着说着声音就激动起来,眼里也噙着泪花。

把小白吓一跳,上次看她和那么多人一起打架像个小豹子一样,怎么说哭就哭,手忙脚乱的,一边帮妹妹擦眼泪,一边安慰她。

心里却觉得有些奇怪,小白是一个擅长现细节的人,尤其是在她感兴趣的事情上,她好像天生有一种探知真相的能力。

第一眼看到老爹方文山的时候,小白看到的居然是爱恋之情。开始她还不敢确定,以为自己眼花了,可是到了父亲的书房,看到父亲盯着方小白老妈的照片,一副随时愿意伴她而去的样子。

再看到他看自己的眼神,晃了一下,总觉得是爱恋夹着痛苦。翻看了老爹的书,里面藏着的居然都是老妈的照片。

这个身体的母亲,当真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倒不是说五官精致到什么份上,而是有一种味儿,平白的走到你面前就会让你想亲近她,单看照片都觉得很吸引人,如果是一个大活人,那就更无敌了。

人走了这么久,都还能这样让她这个最是风流文化人的老爹念念不忘,还转移到了孩子身上,可想而知其魅力。

古人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其实是有依据的,放到男子身上也好用的。有文化的人,总是多一些悲春伤秋之情,老爹方文山就是这样。肚子里墨水一多,变成了江城一大才子,娶了佳人,来不及幸福美满几年,佳人就走了。

从此开始一蹶不振,如果是个农民,走了再找一个好好过日子,把娃娃拉扯大,吃好喂饱,有力气了就赶下地干活,长大了该嫁人就嫁人,生活恐怕要比方文山这个文化人滋润许多。

现实就是如此,方文山不仅爱妻子,还爱上了女儿,所幸还是有点清明,再娶了,把女儿打走,眼不见为净,绝了那份心思,却管不了女儿是如何成长的了。

小白也觉得无奈,她对老爹方文山那种奇怪的感情不敢苟同,不过确实很佩服他对他原配妻子的爱,文人嘛,爱总是丰富多彩一些,表达形式多样的很。于是诗词画作就这样流传开了,文人就红了。

“没事,改天我们叫老爹上门来聊聊呗,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小白揉了揉妹妹的一头短说道。

“当真吗?老爸自从妈妈走后,就再也没有来过外婆家了。”方小兔迟疑的问道。

“姐姐说可以就可以,睡觉吧。”小白坚定的说。心想就是抢也要把那多愁伤感的老爹抢出来,以前觉得自己父母不关心自己,现在想想方小白老爹,不由得觉得自己当初不太懂事,总是拥有了不珍惜,失去才觉得贵重。

方小兔隐隐觉得姐姐比以前有作为多了,或许离开江城,姐姐真的像姐姐了,以往还要她来保护姐姐的感觉,一开始没有少被后妈后姐欺负。每次方小兔都像个豹子一样,龇牙咧嘴的,一点不淑女的维护着姐姐。

每每这时候,老爹出现了,后姐却恶人先告状,老爹居然也不问清楚状况,劈头就骂她们姐妹两。第一次的时候,方小兔蒙了,以前妈妈在的时候,她们就是老爹手心的宝贝,捧着怕摔了,含着怕化了,只是找了新人,老爹居然就这样不管不顾。

以后次数多了,就绝望了。那时候姐姐还是弱弱的,是方小兔扯着姐姐方小白来到外婆家住上的。

外婆也不是好相与的人,她就一个女儿李梅,开始她就反对女儿嫁给方文山,自然对他们家也没有好感。

平日里古怪的一个老人家,打扮的还是像少女一样,看到自己女儿的两个孩子,那种感觉无以复加,女儿就这么走了,扔了两个小孩丢给自己,恨也恨不起来,爱也爱的艰难。

不过在外婆这边,虽然也不是一来就宝贝孙女的含着抱着,倒也是相安无事,很快姐妹两就现,这个外婆表面凶的很,实际上却待她们极好,好吃的东西都给她们留着。

到后来熟悉了,外婆为老不尊的本质就暴露出来了。头几天还装威严,后来实在受不了,化了个烟熏妆把小兔和小白都雷到了,不过从那以后,一家祖孙就真正生活在一起。尽管是这样,方文山居然一次都没有上门来。

这也是方文山的失误,每个月就交代了妻子,汇多少钱给这姐妹两,妻子满口答应,却一次都没有汇过。方文山看情看的重,看钱看的轻,岂不知这轻飘飘的钱,都进了现任妻子的口袋。

而他很怕李梅的妈妈,知道她一定会收留两小孩,自己自是不敢上门。

如果他哪怕一丝丝的关心孩子,也能现,他的女儿穿的是陈年的旧衣服,而后妻的女儿却每日崭新。他只是看着女儿越来越像李梅的脸呆,从这点上说,他真的不是一个好父亲。

这样想着,小白心理也觉得有些难过,这些事她没有经历过,可是今天看到那母女的嘴脸,再看看自己妹妹这样一个本该是天真浪漫的娃,搞的自己像个刺猬一样,心疼的很。

看着姐姐也不自在的表情,小兔也聪明的转移了话题:“老姐,话说上次外婆给你的是什么东西,可以给我看看嘛?”

妹妹不问还好,一问,小白就不淡定了。外婆怎么会给这么少儿不宜的东西啊,脸顿时红了,不知道怎么说。

方小兔看姐姐那样子,笑道我知道外婆给什么啦,我也有哦,说着从房间抽屉里拿出一个羊皮卷,惊的小白不知道说什么好,愣愣的呆住了,不会吧,妹妹才多大?外婆不是说什么家传宝贝,传女不传男,传长不传幼……

就算不计较这个,可是把一本春宫图给上中学的小孩看,也太太离谱了,一时间小白只觉得头毛都竖起来了,实在是太纠结了。真想把那老太太拖进来,打一顿,不过想想人家拿着扫把敲打一个那么大条的黑胖子,也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还是罢了。

小白对着妹妹苦口婆心的说:“小兔,这些少儿不宜的东西,还是别看了吧,姐姐帮你收着。”

“姐,没有那么夸张啦,我们生物课老师都讲解这个的。”妹妹笑嘻嘻的说道,手上也打开了羊皮卷。

囧,现在的生物课有这么开放吗?居然给学生讲解这个?小白脑袋里浮出了一个画面——一个猥琐的中年男生物老师,拿出一个放灯片,指着底下一群好学的学生津津有味的讲解,“大家请看,这个是上下式的体位,动作规范,和谐美好,适合第一次……”

这是神马情况,小白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点。看到妹妹已经开了灯起来,打开了羊皮卷,难道自己也要像某个生物老师那样摇头晃脑的给妹妹解释,这个是背后式的体位,身形流畅,样式优美,适合怀孕时候……

“姐,你什么呆啊?你过来看啊!”方小兔热心的拉着姐姐看外婆给她的羊皮卷。

小白硬着头皮一看,居然是人体穴位图,怎么和自己的那本不一样。难道外婆是个江湖老骗子,怎么整了这么多羊皮卷一类的东西,看着一个比一个邪乎。如果外婆在场,要是知道方小白居然把她想成个老骗子,一定会狠狠抽丫的。

老太太是个老医生的女儿,老医生是个老老医生的传人,估计往上翻一百代,会有一个御医的祖先,当然也可能不是御医,或许是李莫愁,因为姓李么。

民间的老医生总是有一些独门秘诀,老太太拿到的主修的是春宫图羊皮卷。并不是传统意义上让人看看就过的东西,这里面讲究的是气血畅通,姿色动人。如果真的认真看了,并且能够实践,那么假以时日,必定能够风情万种,就像方小白她那狗血的娘一样。入土了这么久了,还被她那薄凉的爹翻出来日思夜想。

而辅修对外的,自然是医学。老太太拿手的是望切脉诊,也就是传统的中医,和武林外传里的白展堂的葵花点穴有么些些沾边。

不过这些东西,如今老太太居然一点都没有拿出来显摆,大概老太太也有一段情殇。人前装疯卖傻,人后自作思量。方小白复杂的yy着。不过如果外婆知道她这么想,一定会笑的呜呼呼哈,还一脸害羞的捂着嘴,自家孙女真是搞笑,她不就是懒的不想折腾么,她也能整出这么多想法来。

“这些你能看懂吗?”方小白看着这密密麻麻的人体穴位图,一阵头大。

“当然能,我全都背下来了,我还知道上次外婆揍那黑胖子,点了什么穴位,为什么那胖子挨打了还要道谢!”方小兔洋洋得意的说道。

想起来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当时太过讶异了,没有多想,现在听这么一说果然很奇怪,问道:“小兔,外婆不会真是少林寺的扫地高僧吧?不对外婆是女的,莫非有奸夫是少林方丈?”

小白越想越远,方小兔小声笑道:“姐,小心,被外婆听到,揍你。”

此刻老太太正在自己屋里已经睡下了,只是耳朵嗡嗡不停,心想:难道这么多年了,那人还记挂着自己,不知道死了没有?

胡黎此刻在沙上,左右睡不着,开了电视。

居然是琼瑶阿姨的《水云间》,想来女孩子会喜欢看,知道小白恼自己,可是自己如何去解释呢,哎这个说不清楚,只见电视里女猪芊芊跳楼受伤,马景涛抱住芊芊如拨浪鼓般狂摇,

“芊芊,你怎么样?啊?怎么样?”

医生:“病人需静养,不能受刺激。”

于是马某放开芊芊,又开始狂摇医生:“医生,你救她呀!你救她呀!!”

胡黎此刻很想说,额,马大哥,您脑残了吧……

难道小白也会喜欢这样的人吗?如果小白受伤自己也上前摇晃,青筋暴突,一脸狰狞的咆哮着,估计直接会被小白的外婆用一扫把打死吧!这种死法太不值得了。

还是换个频道,电视老旧的遥控器都没有办法操作,大冷天的胡黎艰难的爬出来,自己按了个台,又躺回沙上。

一阵广告又开始放连续剧,擦,居然又是那阿姨的,镜头放了一对年轻男女——

女:你说!你说!到底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