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初恋这种生物

小说:律师重生记 作者:两颗心的百草堂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姚明明怒了,萧启那家伙居然会亲自给别人买礼物,还是买这种小女孩喜欢的东西。记得自己上次和他一起逛街的时候,要买一个布偶,他白了自己一眼,不屑的说了两个字:幼稚!然后扬长而去。

每次见他带他那一些纯的和24k金一样的女孩去那些珠宝名牌店,大方纨绔的让一堆人看了想把自己整容成24k金,那时候的姚明明生气归生气,还能接受。

但是她宁愿萧启像对别的女孩一样,用钱砸方小白,也不愿意看到她拿着萧启送的布偶一副喜气洋洋,笑的呆呆傻傻的样子,看的她非常受刺激。

生活的经验会告诉你,哪怕惹一个囚犯也不要惹一个女人。

小白感受到身边的姚明明杀气锐增,空气中忽然有很紧张的气氛,仿佛稀薄了起来。看到她脸色铁青的拿着那自恋狂写的卡片,好像要把它揉碎的样子,不禁为萧启那家伙默哀。只是眼下,貌似自己处境更加危险。小白还没有想好如何躲过这杀气的时候,只见姚明明扔了那卡片,龙卷风一样的走了,一如她轻轻的来,带走了一堆的尘土。

有时候好心情是建立在别人的坏心情上的,就像郑重这家伙,常常会笑眯眯的逮着身边的熟人问:“哎!你心情好吗?看你心情不好过来问问。”

“哎!你心情不好啊,真是太好了,我心情很好啊!”每当郑重这么欠扁的和别人调侃的时候,小白都很奇怪,她这么多年是怎么健全的活下来的,这丫头每次说话都有让人想把她大卸八块的冲动。

小白今天终于感同身受到这种欢乐,看着姚明明脸色越来越青,她的心情指数就越来越高,真是哈皮啊!

就像你看着敌人来势汹汹的进攻,第一次没找到人,走了。第二次还没有开始折腾,现后院起火了,又急匆匆的赶回去。真是可怜的娃,也就是她练了跆拳道身体好,才经得起这样来回折腾。小白一边哈皮,一边对她表示深刻同情!

有人调剂的时间总是过的特别快,等小白初步理出了这个新case的各个方面是数据,下班时间就到了。每到这个时候,大家都比较兴奋,好像此刻一天才刚刚开始,

如果每天只是周而复始的上班下班,那么人生就是一场悲剧。生活总是会有那么点不一样的事情来点缀着,也许是意外,也许是惊喜。

一如此刻小白看到眼前的那个男人,她好像是被人群挤到了他的面前,他笑的那么温柔,那么好看。

朦朦胧胧间,眼前的散开的刘海被一温暖的大手轻轻的拨开,别到了耳后,冰凉的耳垂也能感受到那双手的热度。方小白乍毛一样的摇了摇头,才反应过来问道:“姐夫!你怎么在这里?”

小白对这个姐夫很抗拒,大部分时候,她都能很好的控制现在的身体。可是有一个时候除外,从来没有哭过的她,在上次见到所谓的姐姐姐夫后,在那个希尔顿的电梯里止不住的泪流满面。她不知道,自己这个前身该是多么的难过,否则怎么会有那样不由自主的情绪,就像现在。

她有千万个抗拒的理由,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脚步。那个笑的温文尔雅的男人,稳稳的站在自己身边。

脑袋里有过这样的画面非常熟悉的重演了一遍,那么自然的一遍又一遍的温习着。

“我来冰城办点事,顺便来看看你。”林希元说的很轻巧,却掩饰不了他眼里的爱恋。他感觉到小白变了,居然抗拒自己,可是他却更加控制不住自己。

三年来,他一直觉得自己亏欠了小白,也觉得自己亏欠了小白的姐姐。要不是那一晚自己喝多酒,也不会生那样的事,要不是自己的不关心,李佳也不会小产。

作为男人的他,觉得自己已经伤害了一个女孩,不能再伤害了另外一个女孩。可是几个月前,他再次看到小白的时候,才现,这三年他不快乐。当年的傻傻的小女孩,如今越的漂亮了,那双朦朦胧胧的大眼睛依旧让他沉浸的不能自拔。

不顾妻子李佳的反对,他坚决要在冰城开分公司。也许可以给自己找一个接近小白的借口,他也觉得荒唐,有时候人生不是自己能控制,荒唐就像人人都要死去一样的自然。

手上古老的蔓藤银手镯时时刻刻提示着她现在是方小白,眼前这个男人是方小白的初恋吧。现郑重那丫头,真具有神婆的潜质。

初恋一定要那么刻骨铭心吗?让自己这个外来的灵魂都能感觉到这具身体的疼痛,小白感觉很不好。

“一起吃晚饭吧!”希元温柔的说,他真是一个文质彬彬的男人,说话举止都显示着他的良好教养,在冰城,远离曾经相恋的城市里,偶遇一样的邂逅,一切浑然天成,好像什么都没有生过,就像他曾经牵着姐姐的手来接她,也没有特别的解释。

方小白憎恶这种感觉,非常非常的憎恶,可是她又控制不了自己。她对眼前这个男人有多么的不由自主,就显示了以前的小白有多么的痛苦。

两人来到了大时代广场的双层餐厅蓝鳍,路过海蓝色的墙壁、反射出耀眼灯光的镜子显示出一条条好像在头上游动的鱼雕像。通过悬浮的楼梯上楼以后,餐厅现场不幽静也不热闹,填充着爵士乐乐队悠扬的演奏,气氛非常的撩人。这是冰城著名的海鲜餐馆,这里的菜单似乎包括了海里的一切生物,有黑鲈鱼、大眼金枪鱼。

餐厅的一面用很厚棱角分明像冰川一样的墙高耸着,灯光照耀着,直面着它,有点来到北极的错觉。冰川墙前面有一个生鱼吧,这里提供各种鱼虾,并且可以直接享用,还有一些牡蛎和蛤蜊。

希元会带小白来这里,因为他知道,小白喜欢吃海鲜,特别是虾。以前常常是他动手为小白剥好虾壳,直接递给她。看着她像个小馋猫一样,吃的嘴巴油腻腻的,总会忍不住想把咬咬她的红唇。这种生活细节的感觉,也许没有什么特别的,可是和李佳结婚后,却再也没有过这样的温馨。

原来的1indar也是一个美食系列的人,特别是海鲜,在这方面,两人的气场惊人的一致。所以吃饭的时候,她很讶异,自己对吃算是比较挑剔的,可是眼前这个姐夫却能点的合自己的口味,好像比自己还了解自己,不过貌似他的确比她自己了解自己。

他是姐夫,也是初恋情人啊,他是以前小白生命里最重要的男人,他了解小白喜欢什么,讨厌什么。甚至曾经他为自己和小白连将来的孩子是如何都想好了,想着两人4o岁之后的生活会如何。

他自以为自己聪明多金,他自以为最爱小白的人是他,他自以为一定会给小白幸福的生活。

可现实中,他是个猪头,永远搞不懂女人有时候是多么残忍的一种生物。后姐李佳,不过是一杯酒一张床的东西,成功的让方小白脸色苍白的逃跑。成功的让这个漂亮的妹妹远远的离开。

李佳讨厌方小白,没来由的讨厌。讨厌她长的好看,讨厌后爸心里什么事情都要惦记着她。小白有的,她都要有,包括她的男朋友。

而那时候的小白,真的只是一个小白,看着自己的男友变成姐夫,嘴巴一张一合的说不出话,希元,姐夫。

好像时光倒流一样,希元把剥好虾递到小白的嘴边,她惯性的张开嘴,一口咬到了剥好的虾仁还有他的手指,才觉得不对劲。

希元还是温柔的笑笑,眼里满是宠溺,看的方小白心里涨。

“我不想吃了。”小白忽然道,尽管有一桌琳琅满目的海鲜,有一瓶专门用来搭配的新西兰雪利酒,她却没有了胃口。

“为什么?小白,我记得这些都是你爱吃的啊!”希元愣住了。

“我已经不是以前的小白了,还有,不要用你的手碰我,我觉得脏,我不喜欢用姐姐用过的东西,特别是男人。”方小白对着眼前这个温柔的像恋人的男人,突然变的暴躁。

希元听到小白这样说,一下子觉得很诧异,在他印象中,她们姐妹即使不是同一个父亲,感情也非常好的样子,妻子李佳还一直挂念着妹妹在冰城过的好不好。

“小白,你因为我恨你姐吗?你错怪你姐了,一切都是我的错,和她没有关系。”希元解释道。

方小白笑了笑说道:“错了,第一,我没有和别人共用一个男人的习惯,和我那亲爱的好姐姐一点关系都没有。第二,如果注定要失去你,我很高兴是因为我姐。”

其实她想说,她真的很讨厌那个所谓的姐姐,和那样的人在一起一定不会幸福,而你,姐夫,一定是第一个感到不幸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