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欺负人

小说:律师重生记 作者:两颗心的百草堂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着跆拳道黑带三段的姚明明大摇大摆的朝自己这边走来,隐藏在领导群众中的方小白借口肚子疼,隐身了。

出了公司立刻坐着地铁绕到城市的另一端的游乐场,然后坐在游乐场里,拿着手机用虚弱的声音打电话给邹亮说:“老大,我肚子疼,实在撑不住,请假回家休息一会。关于姚氏的项目,麻烦你和瓶瓶先跟一下吧。”

邹亮一听方小白生病了,当场就着急的问:“小白,没事吧,你在家里吗?我现在过去看你?”

想到邹亮要来看自己,立马就会穿帮,方小白委婉的拒绝了,“那个,老大,虽然每个月都失血过多,不过估计死不了,你不用过来的。”

邹亮听到方小白这么说,脸红红的,以前都没有现小白这么开放,居然连这个都这么淡然的说,如果是因为这样,应该没有什么大事,叮嘱了几句就和陈瓶瓶一起去和姚氏负责人接口这个项目了。

陈瓶瓶一看就只有邹亮和自己,兴奋的像打了激素一样,立刻五彩缤纷起来。在游乐场想要逃避的方小白,也许有那么一丝的祈祷,陈瓶瓶童鞋不会被虐的太惨,当然绝对只有一丝丝祈祷的意思。

方小白有游乐场情节,每次她去游乐场并不会自己去玩什么,那些激烈的游乐活动,对曾经胖胖的她并不合适。但是她很喜欢坐在这么多人的地方,有很多小孩,他们每个人都有一张笑脸,在这里听着他们的笑声,就会觉得被传递了幸福。

这边方小白在接受幸福的传递,那边陈瓶瓶在接受姚明明的考验——

今天陈瓶瓶很漂亮,一件束腰小风衣加上一头栗色长卷,年轻亮丽,别有一翻韵味。她一直觉得自己只是没有机会,如果有机会一定会比方小白做的更好,所以对于这样能和邹亮单独相处,能接触到姚氏公司负责人的机会,陈瓶瓶特别小心认真。

姚明明则是她一贯招摇的打扮,gucci的茶色经典款墨镜,遮住了巴掌大小的脸的一大半,性感的嘴唇更加突出,她的漂亮非常霸气。哪怕是对着一群西装革履的总监经理,也气质淡然,一点不逊色。此刻她正不耐烦的用她那镶上巴西天然水晶的指甲不大也不小声的敲打着会议室的桌面。

本来这样的项目,不一定要她自己来,可是这次因为方小白,她来了。居然半天都没有见到人影,自己还特地指定这个项目她负责的,眼下就只有一群无趣的大老爷们。透过这群有些已经半秃的头,姚明明的情绪由期待到焦躁。

说实话,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次为什么会这么兴师动众。方小白不是她见过最漂亮的女孩,从容貌上来说,只能说她长得很干净,对,就是那种特别纯特别干净的感觉的女孩,可是从她的眼神透出来的,绝对是像狐狸一样的狡黠,女人对女人的直觉通常不需要理由,但一定是非常准确的。

这时候,邹亮领着陈瓶瓶来了。姚明明看到眼前两个人,非常优雅从容的笑了,如果此刻看到这个笑容的是她的跆拳道陪练老师一定会先打电话预约医生。

显然陈瓶瓶不是很了解姚明明,看到这样优雅的笑容,只觉得万分崇拜,这才是名媛啊,一举一动都那么有气质。她非常客气的上前自我介绍道:“您好,姚小姐,我是陈瓶瓶,今天负责与您洽谈项目的具体事宜。”陈瓶瓶故意忽略了方小白的身份,直接说是自己负责此事,显然是希望多争取一些机会。

姚明明听到陈瓶瓶的自我介绍,皱了皱眉头。说实话她很不喜欢别人有和她一样叫aBB名字的感觉,就像古代帝王、贵族家都有这种孤傲的臭毛病,讨厌别人和自己一样,犯避讳。而陈瓶瓶刚刚好犯了姚明明的第一个忌讳,但是她也不是特别不讲理的人,只是没什么表态,倒也没有为难她。

反而是陈瓶瓶看她那样一副冷淡的样子,心里不是很高兴,脸上还是很热情的和姚明明介绍这个项目的相关内容,还有一些公司目前的概况。

姚明明听的还算认真,就算她是来和方小白折腾的,但是对产品项目本身,姚明明也不会轻易拿来放弃。只是她的回应很少,基本都是陈瓶瓶在说,她只是偶尔搭理一下,其他时间好像完全不在听,只是一副神游的样子。而陈瓶瓶站在她面前已经手酸脚酸,她却一点喊停的意思都没有,毕竟年轻人,还是缺乏历练,一会就受不了了。

姚明明看她实在撑不下去了,才缓缓的半睁开眼睛,示意可以休息一会。

陈瓶瓶憋了一肚子的火,自己和邹亮过来,就是想好好表现一下的,结果邹亮来了就把自己丢这里扬长而去,留下她伺候这刁蛮大小姐,开始她还觉得她有气质,现在就觉得她就是个欧巴桑,烦的要死。

本来陈瓶瓶的杯具差不多要结束了,但是她的嘴有点碎,嘴碎不是她的错,但是喜欢在卫生间里和人抱怨,又被人听到,就算她倒霉了。

姚大小姐和方小白绝对不是一个款的,在卫生间这个排泄的地方,她也气质满满很招摇,优雅的走到刚刚接待她的办公室,不紧不慢的拿出了她的迪奥小化妆镜,开始补妆。

抱怨完的陈瓶瓶心情也舒坦了一些,继续来到姚大小姐面前,只不过她的事情明显多了起来,一会是泡茶,一会想喝咖啡,一会又想看一份刚刚拿走的资料,搞的她焦头烂额,最后在陈瓶瓶冲的第6杯姚大小姐终于满意的咖啡撞翻到她的身上时,姚明明笑了。笑的明艳动人,她用那双镶着名贵水晶的手,轻轻的摘下墨镜,温柔的一字一句的说:“陈瓶瓶是吧,你现在和欧巴桑好像,你们公司都没有人了吗?怎么会派一个欧巴桑来。”

陈瓶瓶被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咬着嘴唇,像要哭的样子跑了。邹亮看到陈瓶瓶这模样,第一时间感觉到的是有点反感了。如果一个女孩第一次在你面前表现的柔柔弱弱,含泪抱怨,也许你会怜香惜玉。可是第二次、第三次呢?而且现在的陈瓶瓶哭的实在是没有美感,衣服被染了乱乱的,脸上都是抱怨的神色,看的邹亮一阵头大。

“瓶瓶,你不是负责去和姚氏公司的人介绍项目和公司相关资料了吗?这是怎么回事?”邹亮按了按太阳穴,有点不耐烦的问道。

陈瓶瓶哭哭啼啼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不过邹亮明显就是不太相信,这个姚氏集团的负责人他是听说的,很有能力的一个商业女强人,怎么会折腾这些事,就觉得这哭声更加烦躁了。这陈瓶瓶是怎么回事,以前还觉得她挺有能力的,现在现她是真的不行,还是小白做事比较踏实。

方小白在游乐园翘班了一个下午,看着快下班了,才又慢悠悠的回到公司打卡。这样的生活其实还是挺惬意的,偶尔翘翘班,有益身心健康。

方小白心情大好的哼着歌走进成大的时候,邹亮正非常真诚的和姚明明道歉,并送她出来。然后,方小白心情好的笑容已经洋溢到脸上的时候,就迎面碰上了头疼的邹亮和正在飙的姚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