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太玄修真 第八十五章 令狐襄的天劫

小说:丹珠 作者:阮棠棠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网站
第八十五章 令狐襄的天劫

时光冉冉,修真界在大伤元气之后,渐渐复苏,忙忙碌碌的各宗弟子无心去管其他宗门的闲事,都在巩固自家宗门的力量。

太玄谷中一样如此,幸亏当日风相夷没有立地飞升,补好了宗门大阵,还留下了一批连丹宗都未必拿得出手的丹药。太玄谷六大宗门的位置,遂悍然不动。玉衡峰上令狐襄的闭关之所,也成为了太玄谷第二个宗门秘地,由风家一脉把守。

万里荒域,蕴含着无数的天材地宝。令狐襄要在修真界渡劫,因此青木神君在荒域刮了一层地皮之后,为她选择了一处渡劫场所。

说起来,令狐襄前面看到风相夷被雷劈,心里纠结得很,她修炼的是青木神诀,这进度比别人快千百倍,她还没做好心理建设呢。

进入修炼前,她还想问青木神君能不能直接把她拎进仙界,青木神君直接戳破了她这个不切实际的梦想,并“好心”告诉她,她不但去仙界要渡劫,去神界,还要再渡一次劫。

听得令狐襄小脸发青,一声不吭地坐到角落里去修炼了。

青木神君看着她的神婴,眉眼上挑,视线落在紫色麒麟上面,麒麟神族在神界是上古神族,不过,还不在他眼里。

摊开修长如玉的左手,摇曳在他掌心的是一抹璀璨的金芒,朱琉红宝石般的眼睛里第一次流露出惧意,天狐雪云已经缩成了一个球,都不敢看这抹金芒。

青木神君轻轻收拢手掌,金芒消散,他低眸瞅了瞅朱琉,唇角一勾:“朱琉,你那时是怎么想的,让那小麒麟占了阿襄的便宜。”

朱琉转了转眼珠,闷声说道:“神君可没有额外说明,我现在只是个器灵,‘他’也没见过我,丫头修炼的功法自己吃了‘他’的精魄,和我没关系。”

青木神君挑眉,带着浓浓的疑问,哦了一声。

朱琉不耐地扭扭身体,终于又说道:“神君不高兴?麒麟神族从没出过这种事情,到了神界,还不是笑掉其他人的大牙,丢脸的不是咱们,是麒麟神族的那些老不死,丫头可是我们的人。”

一枚灵果咚地砸到朱琉小脑袋上,青木神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要不是阿襄太笨,没准就被那只小麒麟拐走了。”

朱琉这回嗤地笑了出来:“那丫头懵懵懂懂,还当自己是小孩子呢。”

的确啊,青木神君托着下巴,瞅着令狐襄修炼的模样发了一会儿呆,“太小了,不够看,等她渡劫的时候,本神君出个手?”

朱琉眨巴眨巴眼睛,无声以对,令狐襄以后肯定是青木神君第二,它才不要在这个时候附和,给自己以后找不痛快。

虚空中点亮的丹星,不遗余力地提供着源源不断的灵气供令狐襄吸收炼化,在丹珠里,还有大量的天材地宝供炉鼎转化,青木神君现在眼界比较高,刮过一层地皮后收取的都是最好的东西,还留下了许多,没有把修真界的这座宝库掏空。

十万荒域,在平烟漠漠之中有一座天然形成的巨大石台,洁白光滑的台面犹如上等美玉,却不含一丝灵气。这方圆百里,见不到一只活物,也没有修真者路过,而在百里之外,尽是荒域中最凶险的区域。

青木神君选在这里成为令狐襄的渡劫场所,本身就是不愿被其他修真者发觉,修神要渡过的天劫,和一般修真者,是不太一样的。

丹珠慢悠悠地在石台上方停住,将刚刚从修炼中醒来的令狐襄丢了出去。

“太过分啦,我还没有准备好呢”令狐襄惊悚地看着头顶上飞快集聚起来的云彩,比风相夷渡劫时候还要强大的威压已经死死地把她锁定住了。

“阿襄要趴着渡劫?这姿势别出心裁……”青木神君蹲在她面前,好心地替她拨开额前的乱发。

令狐襄像溺水的人抓住浮木一样揪住他的衣袖,心里安定了一点,死就死道友,拉着这位大神,她一定不会被雷劈死。

“阿襄,男女授受不亲,你不能这样……快放开……”青木神君眉眼一弯,说出的话差点让令狐襄吐血。

“你还拎过我衣领子呢”令狐襄明眸里燃着火苗,绝对不松手

她抬头望了望天,只见天上五彩云朵翻滚,漂亮得就像各色锦缎,风相夷渡劫的时候,明明是满天的乌云呀

令狐襄攥着衣袖,恍惚了一下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青木神君扯扯袖子,见她拉得紧,不由得窃笑,一本正经地答道:“阿襄要渡的劫当然不能和凡夫俗子一样,不然怎么叫修神。”

怎么个不一样啊,令狐襄细眉拧紧,反正她不要被雷劈。

一般修真者的劫云就是黑色,落下的全是劫雷,青木神君清楚的很,修神的人渡劫,要过五道劫难,一种颜色的劫云,代表一种属性的天劫。

第一个动的是红色劫云,石台上顿时如火焚烧,烫得根本让人踩不住脚,一蓬蓬火焰在空气里生出,像无数朵盛放的业火红莲,要焚尽这世间的一切。

火焰飘到青木神君身上,像是有所感应,有人在帮渡劫者一起渡劫,正要加强规模,青木神君伸出手,手心像是有吸引力一般,将附近的火焰都吸到他手心,滴溜溜地凝聚成一颗晶红的珠子。随着吸入的火焰越来越多,珠子越来越大,火焰根本沾不到令狐襄。

红色劫云似是知道遇到了劲敌,收起火焰缩了缩,藏到了其余四色劫云后面。令狐襄看得目瞪口呆,这样也可以?天劫还有什么威力可言。手里却越来越抓得紧,这是她渡劫的大靠山,放不得。

接下来是蓝色劫云,水属性的天劫,然后是金色劫云,金属性的天劫,黄色劫云,土属性的天劫,最后才是代表木属性的青色劫云。

青木神君手里凝聚了四颗元素属性的珠子,面对最后一道木属性天劫,他收了手。

“阿襄,这木属性的必须你自己过,这样才算渡过天劫哦,不然你就是假仙。”青木神君清了清嗓子,俊雅的脸上带着笑,尤其是在说假仙的时候。

令狐襄在地上趴的时间也很长了,只觉得手里一松,青色的衣袖滑了出去,她脸上一红,前面是青木神君故意让她抓着的……

木属性劫云,无数色彩缤纷的鲜花从空中飘了下来,芬芳四溢,甜甜软软得几乎想让人溺死在花朵的温柔之中,这些柔嫩的花朵没有杀伤力,却在石台上越堆越多,越来越香。

令狐襄似乎看到了她穿越前的景象,又似乎看到了原主小时候的景象,两种不同的幻象交叠出来,令她眼皮越来越沉,一股深浓的倦意涌上心头。

好累,她穿越前过的日子枯燥乏味,日复一日地重复着相同的事情,十几年几十年,浑浑噩噩,生活犹如一潭死水,没有一丝波澜,平凡平常平静,三个平字构成了她人生的全部,直至她临死,也一样的麻木。

如果人生轮回都是这样,那还不如沉睡不醒,再也不要经受这样行尸走肉般的人生。

迷蒙中,她又站在了令狐家族的院子里,形形色色的仆从和亲戚从她身边走过,看着她的目光里全是不屑和冷漠,他们明里暗里嘲笑她,欺辱她,她却没有反抗的能力,而站在她身边的哥哥令狐青,则是满脸仇恨,最后,她看到令狐青倒下去,鲜血满地。

不要,这都是假的……令狐襄浑身颤抖,她不要看到这样的情景,眼前一花,她站在开满鲜花的草地上,父亲母亲和令狐青,其乐融融地站在一起朝她微笑。

如果这样就是幸福,她不要回到枯燥的生活里去,也不要那悲惨的景象。

“襄儿,来。”令狐青朝她温柔地低唤。

令狐襄朝他伸出手去,却在两人手指相碰的瞬间,一抹紫光绽放。眼前的一切化作纷纷泡影,带着所有的温柔、微笑、甜蜜,消散在虚空之中。

青木神君神情纠结,难得地哼了一声,他手心那抹璀璨金光泯灭,不悦地盯着令狐襄身前紫光大放的麒麟。修长的手指蠢蠢****,真想一下弹飞那只小麒麟。

“护主,护主……哼阿襄是你主子,本神君不和你一般计较”

朱琉忍住笑,这分明是在计较吧。

远在神界虚无之地,已经绝少在神界出现的麒麟神族,隐居在神界不为人所知的一隅。紫曜身上忽明忽灭的紫光,忽然升腾起璀璨的星光。

“哦?这么快就恢复到了七成修为?”那个曾经在雪山之巅出现的苍老声音显得十分惊异,“照这个速度,很快你就能恢复到轮回前的实力,只是你的麒麟精魄被人炼化……要对付朱雀余孽,恐怕不容易啊。”

“无妨,朱雀在鬼界和修真界的余孽已经伏诛,等我恢复后,就去仙界。”紫曜睁开眼睛,一抹流丽的艳色从他双眸里隐没,她飞升了?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