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太玄修真 第五十五章遍地阵法

小说:丹珠 作者:阮棠棠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网站
第五十五章遍地阵法

魔道当前,还能打得这么欢乐,令人不得不怀疑这些宗门精英弟子的智商。

令狐襄看到杀气腾腾的卞寒朝,顿时心里就来气,雪地上妖兽狂奔,还有随时可能会出现的魔道,卞寒朝想死还要拉着叶欢他们陪葬。

“你有好办法?”朱琉小眼睛里亮光闪闪,它想的是万一这些人都死了,它就出去抢他们身上的储物法宝。

“我又不是那两位师尊。”令狐襄气笑,她可没有达到挥手之间对手就灰飞烟灭的修为。

若是现在在他们下面布置阵法,这范围可就大了,打斗起来手脚稍微一放,就是上百米的距离,这么一群人,呼啦啦都在半空中,当成靶子倒是不错。

远处血****气汹涌,令狐襄不用想也知道坏了,这群家伙要被人当饺子一锅端,仙剑宗的人怎么个死法她顾不得,太玄谷的人她还是有点感情的。

叶欢和祁北辰不笨,他们一出来就扯着太玄谷的弟子尽量和疯掉的仙剑宗弟子分开,和中毒的疯子有什么好计较,保住自己这队人的性命才是真的。

但他们错估了仙剑宗弟子死缠烂打的功力,尤其是卞寒朝,谁也不认,就直接冲着叶欢搏命。幸亏其他仙剑宗弟子连自己人都不放过,太玄谷的弟子在叶欢的示意下渐渐靠在了一起。

“北辰”叶欢有了决断,将手里水晶球抛给祁北辰,自己引着卞寒朝往一边跑。

卞寒朝果然看也不看祁北辰,气势汹汹,眼里只有叶欢,韩芷薇也跟着飞了过去。少了卞寒朝的剑气,混战的场面就好看了很多。

祁北辰将水晶球接在手里,自然明白叶欢的意图,俊眉第一次深深皱紧,桃花眼里闪过一丝恼怒。

这时候太玄谷弟子已经聚集在一起,仙剑宗弟子围着他们打得热火朝天,自己人之间还互相捅剑,一蓬蓬艳丽的血花在空中纷纷扬扬洒落。

随着祁北辰手里的水晶球亮起,一个小小的防护罩出现在太玄谷弟子周围,将他们与仙剑宗弟子隔了开去,双方来不及收拢的法宝纷纷砸在那个防护罩上,荡漾出一圈圈涟漪。祁北辰脸色微微发红,手里拿着灵丹备用。

阵法里面的太玄谷弟子暂时松了口气,隔着防护罩,一个个横眉怒目地瞪着依旧癫狂的仙剑宗弟子,对由远及近滚滚袭来的血****气心怀忌惮。他们心中还是暗自庆幸,至少自己比那些疯子多一层保护罩。

太玄谷弟子们的愿望不高,只求能撑过最后一天离开小寒境,祁北辰手里的水晶球是他们最后的希望,那可是一件仙器。

但是叶欢还在外面,祁北辰面色冰冷,他似乎已经嗅到了魔气中的血腥味。若是叶欢就这么在小寒境里陨落,对于太玄谷凌阳峰一脉,绝对是个沉重的打击。

携带着滚滚血气而来的血仆和黑袍人已经近在咫尺,而叶欢和卞寒朝越打越远,只能看到越来越浅的两抹剑光。祁北辰闭了闭眼睛,心里荒唐地想到令狐襄,她到底在不在小寒境?

“祁师兄……叶师兄他……”一个内门弟子费力地咽了口口水,神情凄楚。

“要相信他。我们不能辜负叶师兄,我不知道这仙器可以抗多久,大家做好准备,若是抗不住了,大家也要拼命活下去”祁北辰正色说道。

太玄谷弟子纷纷称是,不再盯着外面看,努力疗伤和恢复起灵力来。

在叶欢和祁北辰将水晶球过手的时候,令狐襄正在恼火,这么混乱,要叫她怎么救

“丫头,把阵法设在那里”朱琉忽然说道,它老奸巨猾,看到太玄谷弟子围拢的趋势,怎还会猜不出他们有后手。

说起来慢,其实只是极短的一段时间,令狐襄来不及布置复杂的阵法,只是匆匆在雪地里设了两圈幻阵,反正只要抵挡一时,有祁北辰在,贴着他们的那圈,她都心痛地用了好些中品灵石。

当祁北辰手里的水晶球亮起,朱琉的眼睛也亮了。

“赌对了祁小子手里有仙器”

祁北辰大约是恨死了仙剑宗这些人,他的防护罩只刚好围住太玄谷弟子,令狐襄的两层阵法启动,里面一层恰好将防护罩保护在里面,那些原本攻击防护罩的仙剑宗弟子纷纷变成了无头苍蝇,开始乱飞起来。

外面一层范围稍大,令狐襄小嘴冷冷一撇,这是招待那些血仆和黑袍人的开胃菜,等他们破开那层,自然而然就会进入第二层,逃也逃不掉,那些仙剑宗弟子还是自求多福吧。跟着卞寒朝,想来也不是和令狐青一路的人

防护罩里面,太玄谷弟子们掩饰不住自己的惊奇,没有预想之中的袭击,汹涌的魔气被拒绝在数百米之外,数百米之内,是混乱的仙剑宗弟子。有几个弟子还揉了揉眼睛,怕是自己产生了幻觉。

祁北辰古怪地看着这一切,这不是幻觉,真真正正地是魔道来袭,只是被某种阵法挡住了……目前为止,他见过最强大的阵法,除了护宗大阵,大概就是灵山里面的那个仙府幻阵和令狐襄布置的六层叠加阵,难道……

令狐襄可没管祁北辰想什么,她又没有出现,说什么都可以否认。丹珠在地下疾行去追叶欢,那个家伙,比祁北辰这边凶险多了。

“唉,他们好意思嘛别人都是英雄救美,轮到我就颠倒了”令狐襄抱怨不已。

“直接把那两个人弄死了好了,反正在这里多死几个人一点也不稀奇。”朱琉指的是卞寒朝和韩芷薇,这两人脱离了队伍,碍事的只有叶欢而已。

“你有把握?”令狐襄清亮的眼睛闪了闪,这两人出现得也不多,但是就是容易引起她心里的杀机。

“救人难,杀人易。”朱琉懒懒地蠕动了一下身体。

“神君师尊以前杀过很多人?”令狐襄对青木神君的好奇心一点点在增加。

“哼哼……”朱琉哼了哼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摇晃着头说道,“要是神君遇到刚刚那种情况,他会直接摆下杀阵,以杀治杀,而不是用幻阵拖延时间。”

令狐襄默然,男女的思维在处理事情方面肯定有差别,她第一时间根本没想到杀。

“丫头,你到现在还不明白,修行路上只有两种人,自己人,敌人。看清这一点,先机就掌握在你手里。”朱琉继续洗脑,神君真是睿智无双。

好吧,令狐襄泄愤地往嘴里塞了一枚灵果,把它当作韩芷薇狠狠地咬了下去。

三道剑光追逐着像是游戏一般,竟然逼近了小寒境的最中心,令狐襄设置在那里的警戒阵法被触动,令狐襄就吊着他们后面。

小寒境的中心,极度森寒,冰雪都泛出奇异的蓝光,连魔气都被压制得很辛苦,渗透得相当缓慢,叶欢降落下来,转身面对着双双降临的卞寒朝和韩芷薇。

他的目光,直接从卞寒朝转到了韩芷薇身上,这是个俏丽柔顺的少女,寒风吹拂着她的秀发,她那明媚的眼睛渐渐泛出奇异的红。

“果然你有问题,我说,卞寒朝没这么蠢。”叶欢似乎早就料到,笑嘻嘻地说道。

“哦?真不愧是太玄谷内定的下任掌门,可惜,你现在知道也太迟了。”韩芷薇柔声说道。

“毒不是你下的?队伍中还有魔道的卧底?”叶欢问道。

“什么都瞒不过你,你很聪明,我喜欢,把你炼成傀儡的话,一定比卞寒朝好用多了。”韩芷薇笑得妩媚至极。

叶欢轻轻叹了口气,出发之前,他就知道各宗队伍里肯定有魔道的卧底,但没想到,卞寒朝这样一个精英真传弟子,都被炼成了傀儡。

“叶欢,你乖乖地别反抗,可以少吃点苦头。”韩芷薇一挥手,和卞寒朝一起朝着叶欢逼近。

令狐襄在丹珠里差点就开骂了,怎么,韩芷薇竟然是个魔道中人当年是谁给她和令狐青订的亲事要不是后面一系列变化,令狐青是不是也要变成她的傀儡

“奇怪啊,现在修真界的魔道都学了高明的功法了么,居然本尊都没看出来她是魔道,真是岂有此理丫头,抓活的,本尊要严刑逼供”朱琉愤怒的方向和她不同。

叶欢手里的飞剑盈盈散出剑光,若是对上正常的卞寒朝,他说不定还有胜算,现在卞寒朝已经没有生死概念,一出手便是死招,恐怕这次他要栽在这里了。

“天堂有路你不走,遍地阵法你偏来。”令狐襄握紧拳头,不怪她阴险,她可不知道他们兜兜转转还是选择了在这里了断,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她在这里早早就埋下了数个小阵法。

怕他们不来就浪费了,真的很小的阵法,每个只有一米方圆,刚够困住一个人,是最简单最容易破除的那种,花不了几块灵石。

叶欢全神贯注地戒备着对方,看着他们分开一步步朝他走来,忽然,眼前一花,一圈像铁桶一样的白光将他困在里面。

这下,叶欢大惊失色挥剑朝着白光斩去,连续斩了上百剑,才把白光斩破,白光化作点点细芒消散在寒风里,他的眼前空无一物,卞寒朝和韩芷薇都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叶欢突然觉得身上很冷,真的很冷,这是他失去意识前最后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