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太玄修真 第二十八章 攻击

小说:丹珠 作者:阮棠棠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网站
当叶欢出现在天都殿时,阳光灿烂的俊脸已经可以用锅底来形容,身上的长袍破破烂烂,头发凌乱,完全看不出他干净整齐的原貌。

令狐襄正坐在蒲团上津津有味地吃着灵果,看到他这副样子,忍不住捂着嘴偷偷直笑。

“见过钱师叔令狐师叔。”叶欢挤出笑容,他正在祁北辰住的小岛上喝酒,莫名其妙就成了全宗门弟子的目标。

还是从一个外门弟子口中得知了天都峰上临时任务的消息,一千宗门贡献值,说什么都不能便宜了别人,于是他独自一人面对挑战,打晕了不知多少宗门弟子才突围到了天都峰。

多亏了他那把速度极快的极品飞剑,纵然如此,他还是吓出了不少冷汗,什么暗器、毒气、火药弹……真的是各人把压箱底的手段都拿了出来,他头一次被追得这么狼狈。

他一路上都在想,到底是谁发布了这么有水准的临时任务,看到令狐襄,他瞬间明了。的确,只有这位目前很受宠的小师叔,才有能力做出这样的事情。

“叶欢,你来了。哎呀令狐师妹,这临时任务可怎么算?真为难啊,叶欢可是一个人来的。”钱长老俯过身,苦恼地拍拍额头。

令狐襄小脸上洋溢着纯真的笑容,很是伶俐地从储物戒指里拿出十几颗玉衡峰特产灵果,小手一塞就塞进钱长老怀里,“钱师兄,您太谦虚了,天都峰上您做主,我相信您一定有解决的办法。”

堂堂执掌天都殿的长老,怎可能连这点儿事都处理不了。

“师兄不用相送,我带着叶欢先走一步,管事伯伯还在山脚下等我。”她不等钱长老说话,一骨碌从蒲团上站起来,拽着叶欢奔出门去,还不忘给田甜也抛了两个果子。

田甜手忙脚乱地接住灵果,扭头担心地看向钱长老,却看到他笑眯眯地摸着并不存在的胡子,显然一点也不生气……

三面石壁上那条金色的任务信息再次变幻,“临时任务结束:真传弟子叶欢到达天都殿。完成人数:零。”

“那些想捡便宜的小兔崽子,以为宗门贡献值是那么好捞的吗……”钱长老哼哼唧唧地掏出一枚灵果,一口咬下去,“唔,还是玉衡峰上的最为可口。”

白云法宝腾空而起,叶欢满脸苦笑:“令狐师叔,您这么着急地找我什么事啊?”

“上回我不是欠你一个请求嘛,这都二十天了,你想好了没?”令狐襄问道。

就为了这事?令狐襄也太心急了吧。叶欢好歹没一口气背过去,修真界中,二十天算什么,修炼的时候别说二十天,二十年都一闭眼就过去了,像秘地里面的那些老祖宗,可是都几百年几百年地不出来。

还有这飞行法宝,他已经为此丢过一次人了……

“请容我再考虑几天。”叶欢硬着头皮说道。

令狐襄撇撇嘴,他要想出怎么样惊天动地的要求啊,超过她能力范围的她可不能答应。

“走吧,去山脚下,管事伯伯在那里等我。”令狐襄挥了挥小手。

叶欢无奈,驾起云朵慢悠悠往山脚下飘去,令狐襄陷在软软的云朵里面,心想着还是飞行法宝方便,等风相夷出关,她就把修为提上去,筑基期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自己驾驭一些法宝。

可惜丹珠是神器,朱琉说她要飞升仙界后才能运用自如,心里正想着,令狐襄忽然背后一个激灵,如芒针在刺,强烈的危机感涌上心头。

叶欢来不及和她打招呼,将她一把护在怀里,云朵擦着登山石阶倏然往前窜了一大段路程,在云朵后方,他们原来的位置,一道碧如秋泓的剑光划过,惊得周围那些白袍的外门弟子鸡飞狗跳地避走,唯恐被飞剑殃及。

令狐襄没有看到那道剑光,却能够察觉到从叶欢身上涌出的怒意和杀气,她好不容易把脑袋从他怀里伸出来,蓦然瞪圆了黑亮的双眸,她看到了一道艳丽的绿光,像一条小蛇,狠厉而不留余地朝着云朵刺来。

“叶欢!”她情急之下叫道。

叶欢的笑容很淡,淡得让人心悸,“令狐师叔,放心。”

从他身前,爆发出一道更为绚烂的长虹,迎着那碧蛇一般的飞剑,在半空中狠狠地斩了下去,对撞的气流吹得云朵摇摇晃晃,叶欢一心两用,飞剑和云朵都控制在他手里。

“放肆!竟敢在天都峰上袭击尔等宗门长辈!”

天都殿里爆出一声怒喝,一道流光从殿里飞出,将袭击叶欢和令狐襄的那人从空中捆了下来,丢到上山石阶上面。

“令狐师妹,你没事吧?”钱长老怒气冲冲地从殿里飞出来停在云朵边上,这位小师妹要是在天都峰出了事,他可以直接去无刃峰面壁了。

令狐襄摇摇头,她疑惑地看着石阶上那个歪歪斜斜站起来的真传弟子,显然钱长老没有下重手,她根本不认识那个人。

“他叫王德松,是与我同住在凌阳峰的师弟,奇怪了,他怎么会袭击我们。”叶欢收敛了杀意,惊疑不定地低声说道。

“身为真传弟子袭击宗门长辈,自己去无刃峰领罪吧。”钱长老喝道。

王德松翻身在石阶上跪下,不服地叫道:“钱师叔,弟子只看到叶欢一人,是看到了叶欢这才出手,并非有意要攻击令狐师叔。令狐师叔,我哪敢啊!”

“你又为何要袭击叶欢?”钱长老问道。

“弟子接了临时任务。”王德松恭敬地回道。

“临时任务已经结束了。”钱长老皱眉说道。

“结束了?”王德松一脸惊诧,朝叶欢拱拱手,“叶师兄,方才对不住了。钱师叔,弟子刚从天都峰外回来,并不知道任务已经结束。”

钱长老沉吟了片刻,转身对着令狐襄,“令狐师妹,你看这事……他是凌阳峰的真传弟子,叶欢刚才也说了。”

王德松身为真传弟子,更是他们凌阳峰一脉,虽然王德松情节恶劣,但对于派系来说,每个真传弟子都是一分力量,不容小觑。

“他在胡说八道。”令狐襄怒了,她才不管什么凌阳峰,这王德松的意思是说,是她发布了临时任务,导致她差点被他劈死也是活该吗?

“我那么大个人他会看不见,修炼会炼坏眼睛嘛?全太玄谷的人都知道叶欢只用飞剑,让他驾驭云朵法宝,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只有我——令狐襄!那个叫王德松的,你要师叔我亲自送你去无刃峰吗?我还没去过呢。”令狐襄脆生生地喊道。

朱琉说了,在它沉睡的时候千万不能被人欺负了,令狐襄可不想被它醒过来知道了笑死,出风头,她在太玄谷本身就是个另类的存在,能不出风头嘛。

叶欢呆呆地站在云朵上,第一次觉得小师叔气场也很强大。

钱长老唯有苦笑,令狐襄说得没错,明眼人谁看不到叶欢和令狐襄是两个人,但若是这弟子一口咬定只看到叶欢,令狐襄被叶欢挡住了的话,在无刃峰也受不到重罚,但太上长老知道了的话怎么办?

他看向王德松的目光里掺杂了迷惑和厌恶,凌阳峰的真传弟子,脑袋被驴踢了吗?

“令狐师叔,冤枉啊,您就算看弟子不顺眼,也不能这么欺压弟子。弟子有理,去无刃峰也不怕。”王德松挺直了身板说道。

令狐襄一愣,这人可真会说话,明明是他想袭击她,反过来说她欺压弟子。

“您有太上长老护着,即便是您只有练气期,弟子也尊称您一声师叔,怎么敢出手攻击呢?”王德松越讲越得意起来。

令狐襄听了,纯真地仰起头,“叶欢,我才练气期,做你师叔,你委屈嘛?”

叶欢赶紧摇头,他不委屈,真的不委屈,有那么多宗门弟子陪他一起呢。

“小徒儿,快回来,为师提前出关了!”一道神念传音忽然传来,令狐襄小嘴一翘,唉呀,她师尊早不出关晚不出关,偏偏赶上这时候。

从玉衡峰方向涌来一股骇人的灵力,在天都峰山前凝聚成一只巨手,食指轻轻一弹,就把石阶上惊得脸色煞白的王德松弹了个无影无踪,一声冷哼在天都峰上响起,“哼,自作孽不可活!”

风相夷护短,令狐襄心里爽快了,其他人却郁闷了。

凌阳峰的真传弟子们面面相觑,这下凌阳峰可得罪了太上长老,得赶紧想办法。

天都峰上的灵力异动也瞒不过其他人,叶纯阳双眉紧锁,连连发出数十道传讯符。

卢如海藏在天都峰顶的弟子中央,是他鼓动王德松去袭击令狐襄和叶欢,王德松那个蠢货,还真自恃凌阳峰一脉的身份,以为叶欢和赵长老会保他……不过也弄清楚了,太上长老并未和凌阳峰一条心。

“损失一颗暗棋,换一个结论,不亏。”卢如海冷笑一声,他要回去禀告梁万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