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临海伊始 第一章 修真世界(修)

小说:丹珠 作者:阮棠棠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网站
临海镇,正值十二月初冬,淡薄的阳光映着青瓦上一层白霜,亮得耀眼。

令狐襄把院门拉开一条缝,嘴里哈出一团团白气,齐刘海下晶亮的黑眸将清秀小脸衬托得分外灵动,时辰还早,街上已经有了不少行人。

不一会儿,她把门推开,欢喜地从门里跑出来,“龙伯,你回来啦!”

老人精神矍铄,花白胡子垂在胸前,满是皱纹的老脸透着红光,他手里拎着热气腾腾的包子豆浆,看到精灵一样活泼的小女孩,笑着由她跑过来牵住衣角。

令狐襄拉着龙伯走进院子,里面几间青瓦平房,平房外还用青竹搭了个简易厨房,靠墙一棵老桂花树下挖了浅浅几垅药田,一眼有缺口的石井,朴素而又简陋。

一个灰衣少年正在药田里浇水,单薄的背影笼着日光,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模样。

“哥哥,快来吃早饭。”令狐襄冲着他喊道,看着少年努力的样子,她明亮的黑眸里流过一丝异色。

“少爷。”龙伯也站在边上叫了一声。

灰衣少年抹了抹额上的汗水,朝他们笑着点点头,他的面容俊朗,只是看起来十分苍白,眉宇间缠着淡淡的忧愁。

一老两少,以少年为首,围着桌子坐好开始吃早饭,龙伯不时地讲一些买早点时候听到的小镇消息,以引起兄妹俩的兴趣。

令狐襄喝着醇美的豆浆,竖起耳朵不放过老人说的任何一句话,然而目光却不时地落在少年脸上,他虽然也有微笑,那种忧愁却逃不过她的眼睛。

“看来,那件事情对他的打击真的很大,一个月都在装笑,也是,天才成为废人,换成是我也受不了……”

“而且他现在是我哥哥,对我这个妹妹他是真心疼爱。再等等吧,很快就能帮他了。”

她暗想着,低头看看自己拿碗的幼细小手,心里悄悄叹息一声。

重生到这个世界上已经一个月了,令狐襄默认了自己新的身份,并接收了这具身体主人原来的记忆。

她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辆马车里面,成为了名叫令狐襄的十二岁小女孩,小女孩高烧濒死,或许是她重生的原因。

身边就一个哥哥令狐青,一个忠仆龙伯,然后他们就来到了这个偏僻的小镇。

一个月来,他们住在这个小院子里,除了隔壁一户林姓人家,鲜少和外人接触,不过听龙伯说,这个小镇上有一些附属于他们令狐家族的低级产业。

令狐襄撇撇嘴,说得难听一点,他们兄妹俩就是被流放和软禁了起来,这里根本没人当他们是令狐家的少爷小姐。

不过,这个世界是个修**,作为现代地球人灵魂的令狐襄在重生之后大大地震惊了一把,这身体有学过大陆上最普通的聚气诀,修炼到了练气期三层的境界,算是个修真小菜鸟。

想到那些拉风的剑仙们踩着飞剑的快意潇洒,令狐襄就确立了自己要努力修真的目标,说不定等她成仙之后,还能有机会回地球去看看。

“襄儿,今天也要去灵山吗?”令狐青忧虑地问道。

令狐襄收拾好药篓,眼睛笑成一弯月牙,“嗯,哥哥放心,我只在最外面一层灵山,隔壁的林姐姐会带我过去。”

临海镇面海背山,镇子后面是一层层灵山,外面没有危险,是些普通药材,越往里面危险越大,天材地宝也越多。

令狐襄身体好了之后,认识了隔壁一名叫做林素素的修真者,就一直跟着她去灵山转悠,院子里那几垅药田里都是令狐襄挖回来的各种草药。

令狐青看着妹妹有条不紊地装好各种工具,只觉得到了临海镇之后,妹妹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不久前还嚷着要糖吃的小女孩,一眨眼就长大了。

“襄儿,哥哥不能修炼了没关系,做个凡人过几十年平静的生活,你别再去那些危险的地方了,哥哥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妹妹,要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令狐青今年十六岁,是令狐家族百年来不世出的修真天才,已经成功筑基踏入仙道,但是一个月前,父亲令狐藏和母亲秦霜外出双双失踪,他修炼的时候发现丹田出了问题,竟然一下子灵力全失。

天才一下子成为废人,又失去双亲依靠,他就和重病的妹妹被家族打发到了这个偏僻的地方。

令狐襄笑着摇头,她作为一个重生者,自然也有她的秘密,令狐青为什么不能修炼,她早就知道,这一个月来,她就是在想办法恢复令狐青天才的光芒。

在刚刚重生的几天里,多亏令狐青和龙伯悉心照料和关怀,才让她接受了现实,现在,她心里确实把令狐青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哥哥,我一直带着你送我的生日礼物呢,它就像哥哥在我身边,会保护我的,我答应哥哥,绝不去危险的地方。”令狐襄拉起袖子,露出一颗系着红绳的桃木珠。

这颗桃木珠,是令狐青送给令狐襄的十二岁生日礼物,据说有清心静气摒除心魔的效果。

只有令狐襄知道,这颗桃木珠才不是这样的玩意儿,它有个大名,叫丹珠。

说起来,她的重生和丹珠有着紧密的关系,这颗从天而降的桃木珠一下就吞掉了她身为地球人的灵魂,让她在黑暗中轻飘飘地游荡了无数的年月之后,重生到了这个修**。

十二月,还不到天寒地冻的时候。

临海镇的后面,灵山连绵起伏,外面几层几乎没有灵气,修真者们去灵山寻宝,都直接越过外层,往深山里面去。

外层的第一座山被称为小石山,山顶风化的岩石层宛如积雪,半山腰开始往下,灌木才逐渐繁茂起来。

令狐襄在山脚下挥手告别了林素素,看她消失在视线里,才踩着碎石在小石山山脚下转了个弯,没有走上山的那条路,而是一头钻进了阴暗的山坳。

越往里面走,越是寒气逼人,滚动的碎石下面有着涓涓细流,一层层苔藓顽强地生长在没有养分的石块上,缝隙之间都是瘦弱的蕨类植物。

一般人根本不会来这种灵气稀薄的地方,那些有价值的天材地宝,无一不在深山老林的险地,这种****在明处的小山坳,不可能有什么宝物。

令狐襄轻车熟路,很快就进入到了山坳的深处,一线阳光从山顶正好照下来,落在两块大石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