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486帝王位,人人惦

小说:凤凰错:替嫁弃妃 作者:阿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文]486帝王位,人人惦

在墨家名面上权威最大的是墨老祖宗,可实际说话最有力度的应该是墨言了,墨言一句话,墨泽就成为墨家位皇帝,即使表面上有人不满……

是夜,东方宁心被墨家老祖宗拎去房里谈话,小神龙则被雪天傲拎着去给墨泽用龙筋重筋骨。

龙筋这种东西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了,墨家现在名声够大了,不需要再添上这么一笑,而且墨泽的突然站起来,也可以说是上天的旨意,为他顺利登基铺平前路。

不得不说,在运用上天的指意什么的引导百姓,雪天傲用的也很相当有力,毕竟他曾是权倾天下的雪亲王,这些计谋他要运起来也是相当的熟练的,之前皇后的所造势全是为整个墨家,而雪天傲要做的则是突出墨泽这个人……

诚如墨泽所言,东方宁心将雪天傲吃定了,即使雪天傲很不喜欢墨泽,但是东方宁心想要墨泽当皇帝,雪天傲就会为墨泽做最好的安排……

在墨泽医治时,墨家上上下下皆紧张无比,墨家三叔、三婶是关心儿子能不能站起来,如果这一次都站不起来,那么墨泽这一生想要恢复就无望了。

而其他人或多或少有些别样的心思吧,他们一方面希望墨泽能站起来,一方向又不想墨泽站起来,毕竟这天下不会有要一个残废的皇帝,如果墨泽的双『腿』没有希望,那么墨泽就不可以登基了……

“然儿,别想太多,那本就不属于我们。”墨家二叔看着一脸落寞的长子,他懂得自己的儿子心里的落差,可是墨然并没有当帝王的能力。更何况这个帝王位本来就是意外,原本不属于墨家……

墨然脸『色』黯然,神『色』间颇有几分不甘:“爹,我明白,只是……”

明白和能理解是两种概念,从前的是兄弟,可以后一个是君一个是臣,从前是可以随意说笑打闹,现在却要跪拜恭敬守礼,这巨大的落差墨然无法接受,如果他是上位者,那么他可以接受……

“然儿,以后你要把他当帝王看,而不是当成兄弟看,你明白吗?墨泽很像你的大伯墨子砚。”墨家二叔算是这个家中最为清明的的人,他很清楚老祖宗同意墨言的提议,并不是偏宠墨言或者墨泽,只因为墨泽现在越来越像他们大哥了,墨泽挑得起墨家的担子。

“我明白了,爹。”墨然低了低头,掩去神『色』间的不甘与落寞。

大伯,大伯……只因为墨泽像大伯吗?而他们墨家拥有的一切都与大伯有关,所以即使现在的墨家他的父亲才是老大,他是墨泽的兄长,都与那个位置无缘了吗?

败也墨子砚,成也墨子砚,墨然心绪不宁的对着父亲拱了拱手,退了出去……

漆黑的夜『色』静谧如水,就如同墨然此时的心一般,墨然没有目标的在后院里随意的晃着,他也不知接下来自己要走到哪里去……

“大哥?”

墨然眼前突然一亮,看着面前一身碧蓝衣着的『女』子。“绮情。”

居然这么巧在这里遇上了绮情,绮情,那个绮情楼里的绝『色』『女』子,那个眼里总是追随着他弟弟的『女』子,而今天他遇上了。

墨然承认自己对绮情很有好感,那种好感大部分原因是绮情的漂亮所引起来的。

毕竟他的妻子苏雨,刚刚产下娇儿,而他……终究是个男人,即使墨家的男人再洁身自好,可终还是普能男人,是男人就有其劣根『性』。

“大哥心情不好吗?”夜『色』下的绮情更显得似水娇媚,微侧的脸,盈盈而闪的双眼,无不透『露』着『诱』『惑』的气息。

墨然的心弦一动,有什么东西不受控制的从心腔里跳了出来,心嘭嘭跳的厉害,颇有几分尴尬的闪避着绮情的双眼。

“大哥没事,只是担心二弟他的双『腿』,绮情这么晚怎么也在这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墨然的语气恢复了如常,用着平淡的语气与绮情『交』流着,刚刚流淌在二人之间的暧昧似乎『荡』然无存了。

但墨然明白,他不如表面这般的冷静……

绮情轻咬着『唇』,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着墨然,一副『欲』言又止的的模样,墨然的心弦再次一动,刚刚压抑的『骚』动似乎又起,双手与双『腿』似乎不受控制一般,上前一步将绮情『揉』在怀里。

“绮情……”一声绮情唤的缠绵悱恻。

“大哥……”绮情最初身体一僵,可却没有推开。

墨然看绮情这样,便再进一步将绮情『揉』在怀里,下额抵在绮情的头顶上,温和的说着:

“绮情,有事你就告诉大哥,大哥会替你做主……”

夜『色』下,一男一『女』,两个同样黯然的人相拥而立,月『色』将他们的身影拉长,那『交』缠的影子更显得亲密。

喃喃低语,说着只有彼此能听得清的话语,一盏茶后,男子心情舒朗,『女』子娇羞低眉的双双离去……

“你不去阻止?”屋顶上,无涯看着坐一边看戏的东方宁心,相当不解。

绮情明显不安好心,东方宁心居然放任她勾引墨然,东方宁心难道不知道吗,这世间只有一个雪天傲可以不受美人『诱』『惑』,其他的男人都无法抗拒美人的『诱』『惑』……

“不用,让他受点教训,他才会明白自己要做什么。”东方宁心冷酷的说着,看着绮情与墨然离去的方向,嘴角轻扬……

算计墨家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这一点她必须让世人明白,而墨家人必须拧成一股绳,联合外人来算计自家人,那下场就是成为墨家的废子……

“那我们?”无涯指了指东方宁心,特意把他从房里拎出来,不会就是来看这一对男『女』玩暧昧,然后陪东方宁心晒月光吧?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无涯表示会很纠结,因为雪天傲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用眼神直接把他冻死……

“帮我传个消息到中州,我要墨泽登基那一天,中州能来的势力都出现,不能来的也必须奉上大礼恭贺。另外再把墨家现在的情况如实的传到苍穹山,尤其是墨然的事情,一个字也不能漏,要让墨子叔叔他们知道。”

这才是东方宁心拉无涯出来的主要任务,至于看绮情勾引墨然纯粹是意外,东方宁心今天看墨然的样子,就知道墨然不会安份。

东方宁心刻意纵容墨然,一是给墨然和墨家其他人一个教训,另外也可以用墨然的事引墨子叔叔他们下山,可没想到墨然会和绮情勾到一起,这样也好,一网打尽吧,她的时间不多了,中州排位战在即,很多事情要提前去筹备……

“东方宁心你太『阴』险了,自家人也算计。”无涯摇了摇头,为墨然感到不值呀,他注定是个杯具。

东方宁心这个『女』人太护短了,她根本不管对与错,只管对方有没有伤害她要保护的人,一旦有人伤害了墨家,那就是她的敌人……

护短,是东方宁心这个『女』人最大的优点,因为无涯也是被东方宁心护短中的一个……

东方宁心眼神一暗,墨然的事情定会让很多人伤心,可总比让更多人流血来的强吧。而且有墨然的事情在先,日后墨家人也不敢轻易的去妄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无涯,在帝王家,我只想让墨家每一个人都安全,墨家的人本『性』淡然,墨然他现在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墨家人,他想要的可以凭本事争取,而不是伤害自家人。”

无涯摇了摇头,他当然明白东方宁心的难处了,只是为墨然感到不值得,原本这帝王位与墨家一点关系也没有,天上掉的馅饼不是人人可以接的,墨然他的确是心术不正……

至于绮情这个『女』人,只能说一开始她就『露』出太多马脚了,一个青楼『女』子居然会有心留意到那小竹楼,而且胆『色』那般强。

绮情很厉害,将一个青楼坚强『女』子演绎的活灵活现,可惜她的对手是雪天傲与东方宁心,这两个人的心比天上的冰块还要冷,他们根本不同情绮情。对于绮情的出现,他们是防备的,所以将绮情放在墨家。

绮情很聪明,就是东方宁心与雪天傲也察觉不出她有什么,可是今天,就在东方宁心出现的今天,她躲在角落偷看的事情,让雪天傲与东方宁心怀疑了。

绮情太聪明了,聪明到明白自己什么时候要做什么,才会让墨家相信她是一个苦命的青楼『女』子,相信她爱慕墨泽。

可就是太聪明了,让人不得不怀疑,一个青楼『女』子爱幕世家公子,她要做的是将这份爱慕隐藏起来,而不是表『露』的人人皆知,毕竟墨家用行动告诉了绮情,她配不上墨泽……

绮情,聪明终被聪明误,无涯摇了摇头,他相信墨家的事情东方宁心自有打算,便提出另一个自己担忧的事情。

“东方宁心,让中州的势力渗入天历与天耀好吗?”

关于这个,无涯相当的重视,如果中州的势力渗入,那么墨家很可能只是一个傀儡皇帝,毕竟世俗的力量无法与中州各大世间对抗。

虽说公府也算是中州的势力,可在利益面前就是亲兄弟也会翻脸,无涯知道自己不会伤害东方宁心,可并不代表别人不会,墨然的事情让无涯多了一个心眼。

“无涯,中州的势力早就渗入到了天耀与天历,天耀背后不就有一个雪族吗?还有中州的势力一起来总比一个个在暗处渗入的好,至少中州各方的势力对会防备对方,这样反倒可以达到一个平衡,与其让他们在暗处『操』控,不如摆在名面上。”

如果是以前,东方宁心真的不想去费脑子想这些,可是雪天傲提点她了,她不得不去做,毕竟这天历是墨家的了……

“东方宁心,你变『奸』诈了。”无涯一副我佩服你的样子上下打量着着东方宁心,这个『女』人之前并没有这么多心眼的吧,最近好像心眼越来越多了。

听到无涯的话,东方宁心郁结的心情突然散了,没好看的白了一眼无涯:“我说在,这天历叫我墨言,还有这是雪天傲请求你去办的,你懂的……”

她哪里想得到这么多,这些都是雪天傲的功劳,而雪天傲不想让墨家的知道他『插』手墨家的事情,才让她出面的……

雪天傲,那个男人无时无刻不在为她着想,东方宁心轻笑一声,有雪天傲在,再大的难关也会度过的。

不在理会无涯,东方宁心旋身而下,再次钻入墨老祖宗的房里,只留下无涯站在屋顶上想着,如果东方宁心再这么『阴』险下去,那么雪天傲更加可怜了……

拍了拍衣服,无涯没入夜『色』之中,去完成雪天傲的“请求”,同时心里默默的为绮情与墨然祈祷,东方宁心不是个善茬,惹上东方宁心的人,都会倒霉的,看看那背负着弑君弑父罪名的李茗烟,看看那狼狈逃蹿的尼嫚……

“『奶』『奶』……”无涯离开墨府,东方宁心也来到了墨老祖宗的房间,将今天晚上的事情告诉墨老祖宗。

“言儿,然儿他真的……”墨言一出现,墨老祖宗就明白,事情果然和她所料的一般,根本不需要墨言再多说。

一个帝王位,将人『性』最『阴』暗的一面都显『露』了出来,以前的墨然不是这样的,墨老祖宗闭上眼。

“『奶』『奶』,对不起,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把绮情带进墨家,也许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生了。”

东方宁心低头认错,虽然她不认为自己有错,如果墨然没有这个心,绮情根本无法引『诱』他不是吗?

墨老祖宗摇了摇头。“言儿,这事与你无关,绮情的事只是一个引子。你看你二叔、三叔听到泽儿当皇帝也不见得动,要说有资格他们比然儿更有资格,要怪就怪然儿的贪念太重,㊣(9)言儿你放手去做吧,『奶』『奶』管不了……”

“对不起,『奶』『奶』。”这一次东方宁心是诚心的道歉,如果没有所谓的天下,墨家也许不会如此,大哥也不会如此,没有帝王位,大哥要争的不过是墨家的一份家业。

“言儿,『奶』『奶』都看明白了,你还没有看明白吗?这是『奶』『奶』还活着,如果『奶』『奶』死了,然儿为了墨家这份家业是一样的,好了……也是该让然儿受点教训了。”

墨老祖宗闭上了双眼,掩去眼底的失望……

给读者的话:

ps:推荐白菜新文孤的媚世皇后]。骗中骗,谋中谋,两只妖孽地媚术大战,一场媚『惑』与反媚『惑』地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