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太不耐用

小说:医路偷香 作者:九两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太不耐用

  这可真是活见鬼了。

  不对,这里有如此多的修士,就是有鬼,也根本就不敢出头,更不用说是出来杀人了。

  可朱子厚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了,吓的众人脸色齐变。

  孟元君回头看向张君钰,满脸的狐疑之色。

  而穆安国冷笑着,饱含深意的看向张君钰。

  张君钰撇撇嘴,很想摊摊手说这不是自己干的。因为,自己这边的人很多都当成他做的了,这传出去可有损横渠书院的名声。

  之后,他捕捉痕迹的朝着西南方向看了一眼。

  别人没用感觉,他却不一样,他分明感受到之前在那个方向有两股不同的强大力量交错,只是其中一方技高一筹,袭击了朱子厚杀死了对方。

  那力量分明是通神境界的精神力量,可杀人于无形之中,精妙程度虽然比不上之前叶无锋施展杀死姬启、姬大强、吕茂勋等人时候所用的神通。

  可是也远远超过超凡境的范畴,甚至超凡境意志者都感知不到。

  “至少有两个通神境界厉害人物,其中一个跟叶兄有隙。”张君钰很快就有了判断。

  不过,看起来叶无锋还是能够压制对方,并且在对方的阻止下杀了朱子厚,倒是不想要担心什么了。

  也保住了自己一行人共同参与杀死姬家、吕家中人的秘密,避免了很多麻烦。

  “哼,这就是朱子厚此等阴险小人的下场,我耻于与此人为伍,耻于积蓄呆在白鹿书院这等腌臜之地,从今天开始我周妲珂脱离白鹿书院。”

  周妲珂忽然开口说道。

  这一番话让很多人感到一头雾水,不明白为什么同为白鹿书院进士,周妲珂要把朱子厚往死里怼,甚至连白鹿书院都不放过。

  直接当众说其是“腌臜之地”,这着实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毕竟,这可是相当于欺师灭祖的行为了,出去后白鹿书院绝对不会放过周妲珂了。

  潇湘书院司雨南心细如发,接过话头到:“周进士大彻大悟,大勇大智,令人敬佩不已。”

  周妲珂回头狠狠瞪了她一眼,从牙缝了挤出几个字“多些夸赞”,然后不声不响的退走,站在一棵不起眼的大树下再一言不发。

  蔺景耀冲其竖了竖大拇指,这样以来算是把周妲珂给架到火上烤了。

  “呵呵师兄看来你们是大惊小怪了,这朱子厚明显是多行不义必自毙,糟了天谴啊,把剑收起来吧,省的让别人以为我们武当山的人都是一群胆小鬼呢。”

  孟元君放下心来,立刻就开始惦记着怎么怼人了。

  “哼,神秘多行不义必自毙,明显是有人在搞鬼。”齐元申冷哼道,半天神秘都没用发现,让他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有人搞鬼?搞什么鬼,你倒是说说看啊。”孟元君一摊手:“我们可站在这里,什么都没用做哦,总不会是我们杀的吧。”

  “哼,孟元军你少装算,明明就是你们杀的,证据确凿你还想狡辩?”程元庆觉得表现机会来了,立刻跳出来喷着唾沫星子喊道。

  孟元君像看傻子似的看着对方,说话更是半点情面都不留。

  “我们要是有这样的能力,先弄死你这个满足喷粪的蠢货。”

  把程元庆气的直跳脚,却“你”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人群中也有人跟着嘲笑,如此多的高手在场,孟元君他们有任何的动作,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怎么可能是他们?

  齐元申脸色一绿,恨不得踹程元庆这个蠢货一脚,可实在想不清人是怎么死的,不由得更加忌惮了几分。

  就在此时,忽然有掘土的声音传来。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不知何时,朱子厚的尸体旁边,多了一个人,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女人。

  她此刻正在一丝不苟的用手里的铁锹在掘土,一下一下的十分认真,简直两耳不闻窗外事,把周围人都当做了空气。

  嘴巴里念叨着:“又有人可以埋了。”

  “哪里来的疯女人?”有人觉得瘆得慌,嘀咕了一句,被身边的人立刻捂住了嘴巴。

  “你闭嘴,小心点,她把你也给埋了。”

  身边的朋友忙不迭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压低嗓子紧张的喊道。

  “你干什么?不久是一个疯女人吗?至于这么怕吗?真是可笑。”那人挣脱开来,不明所以的嘲讽着。

  只以为身边的朋友是个胆小鬼。

  可话音还没用落下呢,就感觉眼前一黑,一个黑影在眼里不断的放大,等到看清楚那是一只工兵铲的时候,已经迟了。

  只听得一声沉闷的“咚”的一声,眼前一黑就不省人事了。

  身边的朋友惊呼了一声,看清楚来人后敢怒不敢言。

  宝儿看向他的时候,他连忙跳开了两步,把脑袋摇的跟只拨浪鼓似的,连连表示跟自己没关系:“姑娘,我可什么都没用说,你别误会。”

  “嗯,哩确实没说撒。”宝儿点点头,一矮身子,抓起被她拍晕的一个男子的脚踝就走。

  看了看自己手里只剩下把儿的工兵铲,叹息道:“哎,太不耐用咯。”

  在场的人没用敢去拦着的,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宝儿拉着那被打晕的抱丹高手,到挖好了的坑边上抛了进去,然后子啊众目睽睽之下一下一下的埋起土来了。

  “这个疯女人也来了,速度太快了,根本就没用看清楚她是怎么出手的。”齐元申瞳孔缩成了针鼻子打消,心中一阵打鼓。

  咬着后槽牙,心里满是不甘心。

  可他也知道,这股疯女人加上张君钰、孟元君,以及其他人,他就是纠结万剑峰所有的弟子都不可能对对方做什么。

  况且,孟元君可有个及其护短的剑疯子师父,可没及个人得罪的起的。

  “宝儿姐,你来了,事情办得怎样了?”孟元君笑嘻嘻的凑了上去,二话不说,先拿出一盘糕点套近乎。

  宝儿喜欢做的事情,除了吃就是埋人了。

  一闻到上品糕点散发的诱人香甜气息,手底下的动作就停下了下来,一副快要流口水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