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温世城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光听那些话他都已经觉得耳朵要被刺穿了。再看他们对她的行为,一口老血卡在喉咙处,欲发泄出来,又无处宣泄。

  “八宝,不准闹。”温婉被他搅得没脾气,却要顾及自己的身份,忙伸手扯了扯他的脸。

  八宝停止抱着她转圈,顺着她手提着的方向抬起了下巴,一边嘟囔着:“痛,痛。”

  温婉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他十分放纵:“你会痛才怪,老实坐下吃饭。”

  说罢,温婉松开了他,回到餐桌前坐下。

  “先用餐吧,早餐过后我带你们出去逛逛。”温婉淡然自若的说着,见宋子文面色极为难看的看着自己,温婉礼貌性的问了句:“宋医生,您不舒服吗?”

  温世城低垂下眸,掩藏起他的怒火与妒意。

  斯罗眸光饶有兴趣的扫了他一眼,兴致不减的继续挑战着他的耐心。

  一会喂个培根,一会又是鸡蛋的,温婉除了自已喝个豆浆外,其他根本无需她自已动手。她都有点怀疑,自已是不是被斯罗当成三岁的小孩子了,吃个饭还用喂的。

  有宋子文在她也不好拒绝,只是稍用眼神瞅了瞅斯罗,让他注意点别太过了。可是斯罗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反而她越瞅他,动作上还越亲昵了些。

  温世城闭上冒着火焰的眸,深呼吸了几口气,才幽然自若的挤出一句不咸不淡的话:“斯先生如此细心,可以改行做保姆了,生意一定会风生水起。”

  听了他讥讽的话,斯罗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眸中带着戏谑的扫了他一眼。

  不过,这话在温婉听来,却有些刺耳。她和宋子文不熟,如今他们能做在同一个桌子上吃饭,也就是她付钱他治病的关系,就算是有些举动他看不惯,也轮不到他来说。

  “如果宋医生不习惯,以后还是在自已房间里用餐吧。”

  八宝抬手给了她一个赞,斯罗却很理解他的对温婉道:“宋医生应该是担心欧首长,才会见不得别人幸福。”

  温婉面色稍有些尴尬的看了斜对面的人一眼,的确好像是有些欲求不满。虽然她并不反对男男,但当着当事人的面谈这个,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当即转移话题道:“你们吃好了吗,我们现在出去逛逛吧。”

  斯罗随着她站起身,笑的极为迷人的道:“听你的。”

  话落,三人兴高采烈的出了宅院。

  独留温世城一人面色漆黑的坐在餐桌前,还没有缓过劲来。顶着宋子文身份,他能怎么说。难道,还要和他们好好讨论一下,男人和男人之间的爱情。

  没了宋子文的存在,温婉静静的看着斯罗:“你有没有发现,宋子文有些不同。”

  斯罗停下脚步,眸中透着一丝杂乱之色。聪明如她,若是温世城表现的那么明显她还看不出来,那就太奇怪了。

  “你就当作什么也不知道。”既然她已经猜测到是谁了,斯罗也没有与她周旋,直接说出自已的意思。

  温婉不明白他那么不愿意她和温世城在一起,为什么又故意在温世城面前挑起战火。

  斯罗不语,他是不希望他们在一起,可是注定他们会在一起。

  温世城伪装成宋子文,就算隐藏的再深,也不可能不被福伯与老爷子发现,但看破不说破,已经摆明了立场。

  他做不到温世城那般狠毒,只能退一步,放开抓住她的手。前题,是她先放开了他的手。

  “顺着自已的心走。”斯罗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如同解迷之人般指点着她。

  顺着自已的心走,听着很简单,可温婉却感觉有万斤重的石头压在她的肩膀上。

  当天,三人出去逛了大半天,在外面吃了午餐后才回到宅里,因为还有工作,温婉回到家,就闷在书房开始看资料。

  晚餐听闻温世城也在,温婉直接让下人将晚餐端到了自已的院子里,和斯罗,八宝一起看着星星,烟火,享受着美味的饭菜。

  第二天,温世城换了一身运动服,早早的守在她的院外。

  结果等来的是佣人端着早餐端进她的院子,以及院墙里传来的笑声。

  温世城怔怔地站在院外,一双阴沉至极的眸子盯着高耸的院墙。

  不想她太快发觉自已的存在,终还是忍了忍,回了自已的房间。

  中午,温婉仍旧没有出现。这无疑让温世城已经浮躁的心情越发的不安起来,整个宅里都充满了他的黑暗气息。

  夜幕降临,就在温世城准备打破沉寂时,斯罗拥着温婉走了进来。

  温世城目光炽热的看着她,第一时间将她从头至尾扫了一遍。今天的她穿了一条及脚踝的麻棉长裙,脖颈处系着丝带,从头至脚都遮挡的很严实。这样的装扮,让他心里稍平衡了些。

  仍旧是他们四人用餐,座位也不曾有变。

  温婉从进来,一直静静的低垂着下颌,看起来很疲惫不在状态。

  反而她身边的斯罗,笑得十分春风得意,极为殷勤的照顾着温婉。

  “多吃点肉,你太瘦了。”

  温婉看着嘴角边的大块牛肉,摇了摇头拒绝道:“不想吃。”

  温世城心中暗笑,面上却极为平静,很学术的道:“晚餐吃点清淡的有利于健康,会有个好睡眠。”

  斯罗眉头一挑,看着他故作恍然大悟的道:“是吗?”

  话落,两人的目光在空中擦出火花。

  只听斯罗随口道了句:“没关系,吃完饭多运动一会就消化了。”

  温婉听他这意味不明的话,顿时面色一怔,旋即很是无语的侧低下头。

  可她这举动,在温世城看来,却是害羞。

  这一个认知浮出,温世城如同被雷击中了一样,不敢相信的看着她。

  “吃饭时丝巾还是先取下来吧,有利于呼吸。”斯罗说着,伸手就将她脖子上的丝巾扯了下来。

  那红色可疑的痕迹,就这样闯入他的眼睑。

  温世城只感觉自已眼睛被刺的要滴血,全身的血液倒流,瞬间结成冰。

  温婉仍旧很是平静,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见他那面如死灰的样子,缓缓地道:“宋医生,您脸色很不好,是身体不舒服吗?”

  斯罗冲他勾唇一笑,手自然而然的落在温婉肩膀上,将她揽入怀中,体贴的提醒道:“宋医生应该是想欧首长了,听闻前些日子,欧首长执行任务时,受了重伤。要不,叫维和由理过来先顶替两天,让宋医生请几天的假去看望一下欧首长。”

  温婉思量着他的话:“宋医生,您需要离开几天吗?”

  温世城蹭地一下站起身,目光如毒蛇般盯着她。

  声音寒冷至极的问道:“他碰了你。”

  温婉眉头微微一拧,不解的问道:“宋医生,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宋医生,我们要结婚了。昨天的烟花,不知道宋医生有没有看到。”斯罗接过话说道。

  温世城想到昨晚的烟花与笑声,当时以为是他们只是在单纯的放烟花,可现在一看,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哦,宋医生没看见吧。”斯罗想到什么,伸手牵过温婉的手,与她十指紧握。

  那闪闪发亮的银色素圈,彻底激怒了温世城的底线。

  “该死。”温世城目光阴鸷看着斯罗,下一秒,一把手枪落在他掌中,枪口直直地指向斯罗的脑袋。

  温婉面色一冷,连站起身目光防备的看着他,语气极差的质问:“你干什么?”

  温世城一把扯下伪装的面具,露出他那张如刀削般,冷酷的面孔,嗜血的鹰眸盯着她,声音极重的咬牙切齿道:“干什么。”他说着,左手迅速的拉开枪栓,手指落在了扳机上。

  温婉见状,未敢多想,直接侧身挡在了斯罗前面。

  而此时的斯罗,静静地坐在餐桌前,完全不惧冲着他脑袋的枪。

  “让开。”温世城左手紧握成拳,脸上已经苍白的无一丝血色。

  温婉未动,看着他气急败坏,要毁天灭地的样子,眸色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让开。”温世城咆哮着,腥红的眸看见她脖颈上的痕迹。如果可以,他真想先杀了她。

  八宝蠢蠢欲动,顾忌着先前的交代,不敢轻举妄动。

  局势僵持不下,温世城冷笑一声,身上的戾气突然消散,整个人变得颓废起来。那双眸看着她,没了往日的不可一世,整个人像丢了魂一样。

  “温婉。”温世城声音干涩的叫着她的名字,脑袋里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噬着。明知最后伤的是自己,却仍旧甘之若饴。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温世城深呼吸了口气,尽量控制自己的神情,不让自己显得太过狼狈。

  “咚。”地一声。

  原本在温世城手中的枪,被他扔到了桌子上。

  “这是我对你最后一次的放纵。”过了今晚,他将会把受到的所有屈辱一个个都反给她。

  温婉看着桌子上的枪,大约是明白今晚不是他死,明日就是他们的灾难。

  这时斯罗站起身,伸手将桌子上的枪拿了起来。随即他将弹夹拆掉,把子弹一颗颗的弹了出来,只留下三颗组装了回去,上了膛递至温婉手中。

  “你可以报仇了。”斯罗高大的身体站在她的背后,双手环着她的腰肢,亲昵的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道。

  温世城闭上生痛欲裂的眼睛,不敢再去看她的眼神。

  “过了今晚,不死不休。”温世城宣誓着,字字透着血痕。

  斯罗看着他,手臂紧紧一缩。

  温婉面色极为难看的盯着他青筋直蹦的手臂,握着枪的手隐约有些颤抖了起来。

  斯罗伸出大掌包着她的手,将偏移的枪口对准了对面的人。

  “是他死,还是我死,丫头你想清楚了。”斯罗轻笑道,眸中全然是杀意。

  拿枪冲着他不是一次两次,可这是她第一次如此心乱如麻。

  “这里面有三颗子弹。”斯罗说着,声音里充满了诱惑力。“你可以先折断他的双手。”话落,震耳欲聋的枪声在餐桌前响起。

  温婉瞪大了双眸,无法相信的看着他往外渗着血渍的肩膀。

  温世城也瞬间睁开了冰冷的眸,看着她倚靠在那个男人怀里,合力开枪给了自己一击。

  “有点偏了。”斯罗漫不经心的说着,下一秒他眸光微凝,再次扣下了扳机。

  这一枪,落在了温世城另一边的肩膀上。

  可是枪口却慢慢的移向他的脑袋,只要她轻轻动动手指,子弹将穿透他的脑袋,刺入他身后的墙面里。

  温婉心脏紧紧一缩,手心里滋生的许多汗水。

  温世城动了动僵硬的身体,缓缓的绕过桌子走到她面前,艰难的抬起手将枪口微调整,对准了自己心脏的位置。

  “你只有一次机会了。”错了过这次机会,他将会毁掉有关于她的一切。

  “丫头。”斯罗松开握着她的手,向后退了一步。

  温婉缓缓地回过头,看着他带着笑容的嘴角,心里却是一片酸涩。

  “这一枪我不能帮你了。”斯罗平静的道,英俊的面孔下,早已经心如死灰。

  温婉怔怔地看着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个。”斯罗说着,将一个精美的四方小盒递到了她面前,见她手中握的枪,旋即他将盒子放在了桌子上,动作很是机械。

  “这一次,我放过你。”下一世,就算毁天灭地,他也绝对不会先放手。

  斯罗心中暗道,眸中的笑意不减,缓缓的弯下腰,向她靠近,最后在她额头上落下轻轻的一吻。然后转身,如一阵风吹过的烟气。

  “走。”冰冷的一字从他口中吐出。

  八宝目光带着万分的纠结,无比抓狂的看了看温婉,又看了看已经踏出门的人,只好赶紧跟上。

  窒息,狰狞的气氛渐渐落下了帷幕。

  温世城拉拢着两条手臂,大脑突然慢了几拍,没了反应。

  温婉低垂下手臂,无力的跌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精美的盒子,没有打开她就已经可以猜测到,这里面的戒指有多么的别致,一定是她喜欢的款式。

  久久,温世城突然好像慢慢找回了意识,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后,在压抑的气息下,他突然像个傻子一样,缓缓地牵动起了唇角,然后断断续续笑出了几个奇怪的单音。

  温婉侧过眸,目光幽冷的扫向他。

  只是这一个眼神,温世城却觉得那无异于世上最温柔的长情。

  所以,在她难过的时候,温世城实在无法遮掩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发疯似的狂笑出声,邪恶的笑声,弥漫了整个温家大宅。

  温婉双手紧握成拳,拿起放下的枪,指着他:“你再笑一个试试。”

  温世城死咬着牙,强忍着喜悦,憋得满脸通红。可,终还是死亡压不过幸福。

  鹰眸温柔如山涧一泉水,薄情的唇勾起上弦月的弧度。

  “温世城的温,是温婉的温。女人,我冠了你的姓,这一辈子你都要负责,”

  “就算死,我也不会放手。”

  温世城一字一句宣誓着,染着鲜血的双手轻轻的将她手中的枪拿掉,双手紧紧握住她的白皙的手掌。似乎在用全身的力气,来告诉她,这一生,这一世,永不休止。

  温婉用力的收回手,抬起脚在他腿上踹了一下,抓起桌子上的盒子,转身冲入院内。

  温世城仰头看着天花板,难道他表现的不够迷人吗,为什么她一点也没有感动的痕迹。

  半个月后。

  距离上次见到温婉,已经过去了半个月。这半个月里,温世城被半了禁闭,不能踏出院子一步。学老爷子的意思是,婚期将至,要他好好养病。

  可是,肩膀上的伤就像被蚂蚁叮咬了下,完全不影响他行动。

  明明他一个好好的人,却非要说他有病,不准出门,为了防止他越狱,院子里保镖围的是里三层外三层。

  对于一个好不容易得到自己心爱之人的人,这无疑是将他从天堂一下扯入地狱。

  “到底什么时候可以见她。”温世城阴郁至极的瞪着一双眼睛,盯着对面的老人。

  “等你伤好了。”温顺谦一派悠闲的执着黑棋,目不转睛地盯着棋盘问。

  温世城差点气出内伤,他都已经陪老爷子下了十来天的棋了。

  “该你了。”

  老爷子落下黑棋,微抬起眸看着他道。

  温世城黑着一张脸,随手拿了颗白棋子放下,紧接着道:“您输了。”话落,温世城伸手将棋盘弄得一团糟:“老爷子您这棋艺,还要再练个几年。”

  老爷子一听,直瞪眼睛。

  “老爷子,您别跟他一般见识。”福伯见状,忙劝慰道。而后盯着温世城,很是无奈的低声道:“温少爷,你知道怎么下棋吗?”福伯意有所指的说着,这谁和老爷子下棋,不是让着点的。怎么就他一颗子都不带让的,还整天拉着张脸给老爷子看。

  这大小姐还没有嫁过去呢,都这么无法无天了。

  “放水啊,早说呀。”温世城无所谓的说着,像打发要饭的似的将棋子收起:“那老爷子咱们再来一局,我让你两子。”

  老爷子一听,拿起拐杖就冲他挥了过去。

  温世城不在意的摸了下被打的脑袋,仍旧是兴致消沉,提不起力气来。

  “小子,就你这样,还想让老爷子同意你和孙小姐的婚礼。”福伯也被气着了,顿时就威胁了起来。

  温世城一听,眼神倏地一变。

  “后悔了?”

  “晚了。”

  “我老婆要是跑了,咱们就一起玩完。”温世城恶狠狠地道。

  老爷子笑了,看着他冷哼哼地道:“匪里匪气,不愧是那个人的后代。”

  话落,空气沉寂了几秒。

  这时,一串脚步声从外厅缓缓传来。

  “大小姐。”佣人恭敬的道。

  闻言,屋内的三人齐齐地向声源处看去。

  只见温婉身着浅绿色的雪纺长裙,乌黑的长发柔顺的垂在身侧,一步一莲华的向他们走来。

  温世城蹭地一下站起身,眸中激动之色难掩的冲到她面前,又有些手忙脚乱的看着她,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老爷子眉头一挑,沉着的道:“丫头啊,过来爷爷这。”

  温婉走了过去,目光扫了一眼棋盘,柔声道:“爷爷,您已经下很久了,该回去休息了。”

  “爷爷不累,就是眼神不好,看不清棋子,刚刚一直输,你过来替爷爷下一局。”

  “输?”温婉不解的将目光扫向了温世城。

  福伯这时走向前,很友好的解释道:“温大少爷在棋盘上,那是当仁不让。”

  温婉一听,又看了温世城一眼,显然眸色发生了丝丝的变化。

  温世城心下一惊,不会是惹她不高兴了吧。

  “下一局。”温婉清冷的说道,将椅子一转,落坐在老爷子身边。

  温世城心虚的走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你要黑子还是白子。”

  温婉不语,随手将白子拿了过来。

  “你先走。”温世城目光紧紧地看着她柔声道。

  温婉眸光微凝,盯着他不语。

  温世城见状,连老实的落下了黑子。

  接下来,两个各落了二十多个子,落棋的速度也渐渐开始慢了下来。

  温世城拿着黑子,目光却盯着对面的爷孙两人,在他们眼里,都只有他手中的黑子,这一个认知让温世城很忧伤。

  一子落下,温婉盯了棋盘看了会,才缓缓拿起白子。

  “丫头,放这边合适些。”老爷子出声道。

  温婉刚要落下的白子一顿,目光看向自家爷爷指的落棋子处。然后,听从的放了下去。

  “不能放那,放那就死了。”温世城道,拿了一颗黑子落在另一处示意了一下:“你们应该放在这个位置,这样就把我的黑子全吃了。”说着,温世城又告诉了他们另一条路。

  话落,空气静的可怕。

  三人六只眼睛齐刷刷地盯着他,温世城英俊,自信的面孔上,逐渐浮出一丝裂痕。

  温婉悠悠地将棋子一颗颗地捡回了盒子里:“爷爷,我推你回去休息吧。”

  “好,咱们爷孙俩回去下。”老爷子说着,回头睨了一眼温世城,冲福伯吩咐道:“温总裁伤既然已经好了,就安全的送他出去吧。别到时在我这小院里出了什么意外,我这一把老骨头可赔不起。”

  福伯一听,愉悦的道:“老爷子您放心,我一定派人安全送温总裁回去。”

  温世城额头挤出几条黑线,明明这爷孙俩看着都是宁死不屈的性格,怎么到了棋局上,就如此任性了。

  “老爷子,我无处可去了。”温世城道。

  老爷子冷哼一声,他要是没地方去,那可真是海水倒流了。

  “我所有财产,权力都被收走了,您要是我把扔出去,估计仇家会排队找上门了。”

  老爷子听他这么一话,不解的回头看向他。

  温世城几步向前,目光直直在盯着温婉:“老婆,你没有告诉爷爷吗?”

  温婉一愣,被他的一声称呼,心下漏了一拍。

  “乱叫什么。”老爷子气乎乎的道,这还没结婚呢,就当着他的面占起便宜了。

  温世城眸中带着温柔的笑容:“爷爷您如果不信,可以去查查丫头名下的财产。”

  这话一落,连温婉都有些疑惑了。

  老爷子闻言,目光看向了福伯。

  得到指令,福伯点了点头,出了屋子。

  没过多久,福伯拿了一部笔记本电脑回来。

  随着电脑打开,绿色的乱码在屏幕上显示着,不一会,一条条信息映入众人眼睛里。

  温婉惊诧的看着上面的信息,完全不知道,他早已经将一切都转给了她。

  老爷子大致扫了一眼,心下却松了口气。与福伯对视了一眼后,随口道:“就这点好嫁妆。”

  温世城目光真挚的看着她,面无波澜的道:“这些是明面上的,有些暗处的,我也已经变更了主人。只要你有空,去见见他们就完成了转接仪式。”

  如此炽热的目光,温婉不适应的侧眸过,躲避他的视线:“爷爷,我们先回去吧。”

  老爷子点了点头,眼角余光扫了福伯一眼。

  福伯明白的点了点头,阻拦了温世城的脚步。

  “不错。”福伯笑得慈祥的冲他说了句,转身乐呵呵地抱着电脑也离开了。

  时间稍纵即逝,转眼间又一个月过去。

  位于圣水湖畔的私人别墅内,繁花绽放,顺着湖畔向周围漫延着,长达几十米的拱门上蓝雪花迎风飞舞着,白色的雾气缭绕在空中,让灼热的夏季,仿若置身在冬的清凉中。

  花亭下,司仪不知道在说着什么,引得宾客们不停的笑出声。

  突然,气氛安静了下来,众人屏住呼吸,数百双眼睛直直看向拱门的尽头。

  温世城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恐慌,对面缓缓走来的人,耀眼的让他有些眩晕。

  二十多米远的距离,他却像等待了上千年。

  直到她走近他眼前,整个天地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周围的人在说什么,自己又在做什么,温世城已经全然都不记得了。

  只知道,他使劲了全身的力气喊出了:

  “我愿意。”

  可是,在温世城满怀期待下。

  那如风铃般悦耳的声音却当头给了他一棒。

  “大叔,那么多个柔情似水的夜晚……。”温婉如沐春风的笑着,闪耀的眸轻描淡写。转而冷冷的看着对面的帝王继续好奇的问道:“你和倾儿姐做到那一步了?”

  “还有约瑟林,弗蕾娅,伊莉沙...。”温婉抠着手指数着。

  温世城春风得意笑容凝结在唇角,心尖颤抖着。额头上的汗水,不停地冒了出来。

  若是早知道眼前的小女人是他的心头肉,他绝对片叶不沾身,洁身自好,守身如玉。

  “老婆,我请求上诉,坦白从宽。”温世城声音颤抖的道,认识她后,他绝对是从里到外都是干净的。

  温婉勾唇一笑:“你是想说,你和他们都是干净的。那么,几年前在维利伯酒店,你教唆下属打昏了一个女孩,这账也是假的吗?”

  话落,温世城顿时石化。

  睿智的眸光被痴傻所取代,温世城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人。

  无法相信,声音紧张到了极致道:“那,那一,一夜,是,是你。”

  温婉收起笑容,右手紧握成拳,冲着他的面门就打了过去。

  “温世城,我想扁你很久了。”

目 录 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