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26章 逼他出手教训

小说:丑妃横行,带个空间养王爷 作者:不会写就乱写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6章 逼他出手教训

  “回王妃,在的。”自从经历了上次从宫中出来风零舞被暗杀一事,如今叶淮对风零舞恭敬极了:“王妃若是有事情同王爷说,也可此刻过去。”

  风零舞起身;“乔安找王爷说什么事情?”

  “似乎是乔家的生意上出了点状况。”

  乔安在为魏王赚钱,此事京中稍微有点权势的人都知晓。

  乔安前阵子凑够了补给北方的物资,又结交了风零舞这么靠谱的一个“供货商”,本来最近心情一直很好。

  可就在昨夜,刑部和天罚阁的人忽然查抄了他的仓库,把他还未出售出去的五吨红薯全给扣押了,还带了一个御医前去检查,硬说那红薯中有毒素。

  红薯他自己都吃过,生吃又脆又甜,可当瓜果来食用。煮熟了也很能填饱肚子,能作为主食。

  哪里有毒素啊?

  他从昨夜知晓事情之后便忙到了今日,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来找夜睿凌。

  “这事肯定是皇上干的!你从他那里赢走了两百万两,他不能将你怎么着就来找我麻烦。东西你得尽快给我要回来,我都跟淮州知府说好了,给他一顿食物救济今年的灾荒,红薯多扣押一日,淮州的难民就多挨饿一日。”

  乔安气的要死,心中巴不得扎皇上的小人。

  风零舞在院子中都听见了乔安的声音,瞧见书房的门没有关,她就直接走了进去。

  夜睿凌坐在书案前,抬眸扫了眼进来的风零舞,就无视了她说道;“淮州的难民不会挨饿。”

  他扔给乔安一份文件,乔安一看就瞪大了眼睛:“皇上要将我的物资当做赈灾粮?他给我钱么?”

  他的这些食物本来就是要出售的,皇上若是需要赈灾的食物,直接找他买不就得了,他又没有趁着淮州灾荒抬高物价。

  朝廷官员贪污导致没有粮食赈灾,皇上不管这些事情,竟然用这种手段抢他的东西!

  着实让他恶心。

  夜睿凌看白痴似的看了乔安一眼,转而看向风零舞:“何事?”

  风零舞看了看脸色难看的乔安:“我给你的红薯……被皇上给扣押了?”

  乔安有些心虚,毕竟东西都是风零舞的,他顶多是没得赚,但亏损的却是风零舞。

  “凹。”乔安焉巴巴的点点头。

  风零舞皱眉看向夜睿凌:“你就由着皇上霸占咱们的东西?”

  夜睿凌一双眼眸仿佛能看透人心:“咱们?”

  “咳……”风零舞尴尬的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东西的利润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分给夜睿凌一份,但需要帮忙的时候倒是知道他们之间是“咱们”这种关系。

  “不管怎么着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你就算不帮我,当做是帮乔安不行么?”

  夜睿凌眼中闪过寒意,他这位皇兄,总是能想着方法逼他去教训他。

  “本王记得你手中有寿天银号两百万两银票。”

  这男人……

  风零舞的眼神忽的冷了下来,眯着眼睛审视他片刻,忽然看向乔安:“我指名要寿天银号的银票一事,你同这男人说了?”

  这男人……乔安嘴角抽搐,王妃您当着王爷的面儿这么称呼你的夫君合适吗?

  “没有啊。”乔安纳闷的摇头,也不懂为什么好好的,王妃的眼神忽然冷了下来。

  “乔家有自己合作的银号,他向来不用寿天银号的银票。”所以,当他看到叶淮拿来的全是寿天银号的银票之时,就知道是风零舞指名要乔安给寿天银号的银票。

  风零舞冷着脸在乔安旁边的椅子上一屁股坐下:“两百万两数目过大,若是一个人去取银子,京中除了你怕是没人能逼迫银号的人给钱。”

  “本王会给你安排人手。”夜睿凌悠然的开口。

  乔安一脸不解的看着他们:“不是在说我那五吨红薯的事情吗,你们现在说的是什么东西?”

  风零舞现在哪里心思为乔安解惑。

  她在问乔安要寿天银号的银票之时,想的便是等数额够大了,一次性去寿天银号兑换银子。

  只要寿天银号的现银供应不上,这个朝廷的银号就会彻底崩塌。

  风零舞正好可以借机自己开办一家银号。

  只要她有充足的现银,又有夜睿凌这个大后台,这种事情在这个世界并不难办。

  不过,按照她的计划在实施这套方案的时候也是一两年之后,那个时候她已经给自己培养出足够的财力和人力。

  可夜睿凌,仅仅是看见她那十万两寿天银号的银票,就猜到她打算做什么。

  这男人睿智的让人感到恐惧!

  ……还特别的可恨。

  生生让她银号都开不了了。

  “单单是两百万两还不足以拖垮寿天银号,你那里能拿出来多少?”风零舞不悦的睨向夜睿凌。

  两百万两虽然多,但风零舞也不会以为皇上不中用到两百万两就承受不住了。

  不说寿天银号可以调动国库的银两,就是京中权贵们也得给寿天银号面子。只要寿天银号上门借现银,京中权贵怕是都没有不借的道理。

  乔安也不笨,之前他没有反应过来,此刻他已经回过味来了;“我手里没有寿天银号的银票,但是我可以去换,应该也能筹到几十万两。”

  “此事你去安排。”夜睿凌吩咐道。

  乔安点头,麻利的下去。

  夜睿凌淡淡看了风零舞一眼:“回去休息,入夜带去你去玩儿。”

  风零舞看着男人冷峻的眉眼,这话让她回忆起了上次角斗场的事情……

  “我不去!”上次随他出去,这混蛋就拿她的十万两去堵,鬼知道这次是准备怎么坑她。

  “一年时间没过,由不得你。”夜睿凌冷冷睨着她,他心中实在是不懂这女人为什么对他充满了防备:“记得准备好你的暗器。”

  “去打架?”风零舞对此倒是没有那么排斥了。

  夜睿凌没有回答她,问道:“你找本王说何事?”

  风零舞这才想起自己找夜睿凌有旁的事情;“你那毒液从何处得来?”

  “怎么?”

  “这个毒液并非配制出来,应当是某个地方生长的东西,通常来说某个地区生长着什么,四周可以找到它的天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