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三十章 缥缈处情殇一生(十)

小说: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 作者:七天之树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莲理说着她纵身跳下天尽台,向着千丈孤峰外飞速下坠而去,她有一半仙人一半修罗人的血统,她这一跳仙姿美妙,美丽与毁灭揉合在一处。

乌刚,昌亚,贲虎,日月佛,都露出无尽悲痛与失落,却又不能施救,一旦出手相救,便遭到对方的绝杀一击。

只好眼睁睁地看着神匠的唯一传人掉出崖外而无计可施。

慕莲理以自绝性命,断了日月佛制造邪器的妄想。

一条人影扑向崖外,要去拉住慕莲理,原来这人是贲虎,但是晚了一步,与他同时到的还有一只暴长的手臂,那是日月佛的,他想抓住慕莲理。

这正是一个机会,乌刚奋身而起,冲向日月佛,身前突然出现了火焰刀,他就驱动着这把魂刀向日月佛袭去。

日月佛刚刚要抓住慕莲理,乌刚的魂刀已经杀到他身前不足一米,他来不及还击,生出一股佛力反弹震碎了火焰刀,火焰刀化作刚劲的魂力,势头不减,重重地击在了日月佛的身上,将他打得从台的前边退到后边。

“乌刚,你怎地连至亲好友也不救了?”受伤的日月佛不失时机地挑拨。

贲虎失声痛哭起来,他心里着实痛恨乌刚,他情愿慕莲理重新落入日月佛的手中,也不愿她化作一缕幽魂,从此萦绕在他的心中,缠得他痛不欲生。

日月佛暗暗心惊,乌刚,这个迷一样的男人。他敢于在天下人面前救下魔女特利悉那。敢于孤身深入魔族。敢于带着谷郎和特利悉那闯入魔都木香宫,敢于身先士卒攻打遭到诅咒的死亡兽奔大峡谷。

面对敌人,他心若冷铁,坚如钢锥。

他,钢骨柔情,对至爱之人,舍却性命也不后悔。

他,行事无规律。在他面前,只有胆寒。

此时他又不顾至亲好友慕莲理的性命之忧,抓住千载难逢的时机,发动偷袭,狠狠地打击日月佛的佛体。

乌刚苦笑道:“慕婆婆用心良苦,要的就是我击杀你的本体,魔王,你认命吧,交还我的妻子,滚出第七重天。带着你残破不堪的躯体,和你那光鲜的外表下龌蹉的灵魂。隐藏到另一个天界的深深角落,用一万年去修复你的本体吧。”

说完这些无情的话,他纵声大笑,笑声豪放不羁,漠视一切。

卫见失望地看着他,觉得这个至亲至爱的男人怎么变得那么陌生。大目犍连甚至觉得往日对他的教导忽然之间毫无意义,谷郎,昌亚以及场上的人都对他失望之极。

一声空灵的凤鸣,清晰嘹亮,从孤峰底下传来,凤凰扇动巨翅,浮上天空,那鸟中之王的风范震摄当场。清丽、冷艳,那个昌亚梦寐以求的少女端坐其上,昌亚呆立当场,多少时间以来,寻不到百里好女的萍踪,而她,却在这时出现。

百里好女驾着凤凰飞到,把昏迷过去的慕婆婆放了下来,交到贲虎手中。对着乌刚道:“二哥,你交给我的任务完成了,你一定要救下见儿姐姐,祝你们幸福,再见!”

她说完,幽怨地看了一眼昌亚,驾凤仙去。

乌刚看着昌亚,说道:“三弟,还不去追她?”

一语点醒梦中人,昌亚腾空而起,寻踪而去。

日月佛怒从心起,难道一切都在乌刚的掌握之中?这怎么可能?这个普通的天界人族,何时成了男神?不可能。他再也保持不了他的从容。

黑风狂涌,罩住了整个孤峰,漫天的黑风中,许许多多的怪兽扑向乌刚,那是日月佛至高无上的幻术,内含他强到无边的佛力。

黑风中,乌刚威风凛凛,长发飘动,暴发出无比强劲的元神拳,无数的拳影撕裂了天空,暴裂了黑风,击向扑来的元兽。

金光、血雾,漫天炸开。

轰天巨响,元兽消失,日月佛倒退。

乌刚弹得倒飞,站起来,抹去嘴角冒出的血,向天尽台走来。

“乌刚,你这是为什么?你的宝贝妻子,难道比不上你背上的真语剑吗?你拿了它来,换走你娇滴滴的妻子,从此以后,你在这片天界称王,过着惬意的生活,本尊可以退出这片天界,再也不来打扰你们。”日月佛步履从容,脚步轻缓,把天尽台当作他木香宫的花庭,而他在其中信步赏花。虽然他丰神如玉的脸庞上的笑,因受伤而有些僵硬,却仍然保持着他一贯的高傲。

卫见美目朦胧,梨花带雨,嘤嘤哭泣,她在伤心爱人受伤,而她疼在心里。

所有人冲向乌刚,护住他,与他一道,准备迎接日月佛下一轮的攻击。

乌刚让众人回归修道空间躲避,一指日月佛,声震山川:“魔王,你放我妻子,我放你走出这片天界。”

“狂妄!敢以你一人之力独抗我佛家天技。”日月佛十指甫张,释放出天大的威压。

十音魔影,这个日月佛新的神技之下,狂魔,鬼怪,毒物,等等等等,世间一切邪物,统统带着奇怪的力量向乌刚袭来。

元神拳,火焰掌,火焰刀,乌刚全力反击。

咚咚咚,日月佛退到卫见身边收住脚步,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浮现在他眉宇间,瞬间又恢复了从容。

乌刚从枯枝碎叶中爬起身,脚步蹒跚,向天尽台走来,他天神般的身体,已经受到严重摧残。

日月佛眼中拂过一点讶异。这人号称黑灵战神,果然不能用凡人来形容他。自己已用全力轰击他,总是不能让他致死。

“刚哥,你回去吧!别为了我枉丢性命!你死了,我也不能再活。”卫见到现在终于说话了。

“见儿,我。乌刚。如果死了。也是为你而死,将会成为一缕烟霞,围绕着你。”

多么熟悉的话语,多么温柔的言词,卫见听了如万箭穿心,痛楚万分,她泪水涟涟,用颤抖了声音说道:“我。卫见,如果死了,也是为你而死,我愿意成为一缕烟霞,围绕在你身边。”

“好个誓言凿凿,乌刚,你真的不怕死吗?你不怕神形俱灭吗?你不想与公主团聚吗?”日月佛心惊之下,不断发问。

“今天该是我与你做了断的时候了,任何人都不得插手。”乌刚狂吼,瞪着日月佛。“如何?”

“大江奔涌,永不停歇。日月星辰,永不停转,国仇家恨,永不泯灭。”乌刚腾身,复仇的誓言既出,震耳发聩,声动山宇。

说话间,乌刚已腾上天空,一身衣袍翻动,等待对手上来高空与他决斗。同时威压炸现,与天神一般无二。

日月佛破空而来,仪态朗朗,伸出一掌,那只手掌变得如山岳般大小,势如万钧,天空像要塌下,大地像要沉沦,无可阻拦地拍向乌刚。正是他最得意的神技,大佛手。

对面突然也是一只山岳般的巨手,撕碎了一切,迎上来。

轰——

天地震动,山河破碎,孤峰在摇摆。

怎么可能,平凡的人族斗士乌刚,竟然使出了大悲印神掌。

两人在天空各使神技,斗了几百回合。

乌刚狂喷鲜血,依然锋芒毕露,日月佛锐气百折,无心恋战。他无力再战,而且体内的伤越来越重。再斗下去,必然两败俱伤。

日月佛突然不见踪影,只有一个美妙好听的声音:“乌刚,你来另一个世界找你的妻子吧。”

罗蒂听了,挟持着卫见,跳入那个裂开的空间通道,刹时不见。随后,日月佛化作一道光芒,闪入空间通道,也不见了。

乌刚落下,骑在黑灵大虎上,望着那正在慢慢合拢的空间通道,毫不犹豫地纵虎跃起,也跳入通道中。

通道失去日月佛的能量支撑,迅速关闭,天空中什么也没有留下,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这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在场的人完全来不及阻拦,个个惊呆,一片嘘唏。

空中的昌亚正好回来,目睹了这一切,大哭起来,百里好女与他作了最后的道别,至于说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大目犍连终于要和这片天界告别了,他功德圆满,终是要离去的,他与众人一一告别,挥手划开另一个空间通道,然后左手牵着昌亚,右手牵着伊傛,三人出尘飘逸,隐没在通道中。

第七重天新的三雄,只留下谷郎一人。

至于乌刚最后大战日月佛,为什么会使佛家大悲印神掌,那肯定是大目犍连在大战前口传身教的。可是乌刚用的是魂力,难道魂力可以驱动佛家神技?这也许是作为神通第一的大罗汉大目犍连留给后世的最费解的猜想之一。

第七重天风起云涌,许多的人和事都过往而去,余下来的人从此过着平静的生活,似乎再没有人来打破这里的安宁与和谐。

周游大帝迎娶半仙女梅雅,人仙结合,是天界的一个盛事。意味着从此以后,各界各族的禁锢被打开,人类皇族与半仙女子首开联姻之风,民风便从此开放。

所以紧接着当然是魔族族首与大魔女特利悉那这个来自凡间女子的婚姻,人们的心总是善良的,送上的祝福除了真诚,还有希望。但魔族从此居住在旧魔都,与外界的接触总是友好而小心翼翼的。

贲虎与慕莲理去向不明,不知道是怕日月佛回来抓她,还是要隐世修炼,总之,他们很少出现,除了有好朋友的盛事偶尔出现一两次。

乌刚与卫见留下的玉玺被转交到中洲国,举国大恸,只好从三公代为治理国家,幸好没有引起争权的斗争,也算是一桩幸事。

小邪女楮离,自从昌亚哥哥去了佛界,得到了他留下的黄金色的六足马,她发誓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那个有一双灵动大眼睛的姐姐百里好女,让黄金色六足马与凤凰在一起。(完)(未完待续。)

目 录 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