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三十章 悄然而去

小说:海贼王恶魔之女 作者:随缘的悠游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着贺玉颜yi副低眉顺眼的可怜样,张芸生不忍心拒绝她的请求。自己跟叶世遥也是萍水相逢而已,谁知道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待会万yi他真得要杀贺玉颜的话,自己又该帮谁呢?

    “好吧,看在你长得挺萌的份上,我就跟你私奔yi回。上来吧。”

    张芸生蹲下身子,准备背贺玉颜起来。可是半天过去了,也没见后面有啥反应。

    “怎么了?说你萌可是好事,咋还生起气来了?”张芸生看着贺玉颜在那嘟着小嘴,不知道在想啥,反正yi副很可爱的样子。

    “我气海破了,现在连普通人都不如,没力气上去。”

    原来是这样啊,按现在的情况,张芸生只好抱着贺玉颜出去才行。但是贺玉颜只是暂时落了难,本质上她可还是yi只母老虎,自己可不敢占她的便宜。

    “我把你抱到躺椅上,你从那爬我背上应该容易yi些吧。”张芸生边说边干,抱起贺玉颜向外走去。就在这个时候,狗灵从外面奔了进来,嘴里还不停的低声嘶吼着。

    “肯定是外面出了什么变故,不然狗灵不会这么快回来,而且他的叫声里有恐惧。”

    “你还懂兽语啊?”张芸生佩服地说道,“不会是叶世遥已经进村了吧?不过我看他也不像有能让狗灵害怕的本事。”

    “谁还没有diǎn压箱底的本事,叶世遥要是像你以为的那么简单的话,他可成不了极乐门近几年升位最快的人。”贺玉颜说完这几句话,然后趴到了张芸生的背上。

    张芸生背起贺玉颜走了几步,然后扭头问道:“你是不是把狗灵给忘了,这么大的yi只狗出去还不得吓死人啊?再说他可是吃人肉的。”

    “狗好坏不是由它自己说了算,这得看他的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贺玉颜从怀里掏出yi块璞玉递给张芸生,“狗灵已经认你为主,以后就得由你管着了,别人想管也管不了。这块璞玉有储存灵魂的作用,本来都是用来暂存鬼魂的。狗灵是兽灵的yi种,反正是灵体,让它到璞玉里面暂住,应该问题不大。”

    张芸生看了看贺玉颜递给自己的璞玉,只见它周身遍布裂痕,看着不像玉倒更像块石头。张芸生忍不住打趣道:“你好歹也是公家人,就不能弄快打磨好的玉。这璞玉万yi去了玉皮,里面就是块石头怎么办?”

    “你以为我眼光能有那么差,快diǎn念咒吧。跟着我念,yi个字都不能错。我可就这yi块玉了,错了就收不了这狗灵了。你也知道它的厉害,万yi它到了普通人住的地方会造成多大的危害,你不会想不到吧。”

    本来按照张芸生的看法,这狗灵不能留。可是万物有灵,它既然已经出生了,就不该轻易被毁灭。算了,还是自己以后累diǎn,尽量看好它吧。

    “灵归天际,玉蕴三界。灵栖玉髓,玉保灵神。灵速入玉,急急如律令。”伴随着张芸生咒语念完,狗灵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朝璞玉而去,随着二者的接近,狗灵的身子越来越虚化。等到挨着璞玉的时候,狗灵就已经变得像yi缕轻烟yi样。

    看着狗灵完全进入其中,张芸生把它收进怀里,背起贺玉颜朝外走去。

    “不要顺着原路走,那样会迎头碰上叶世遥的。”贺玉颜朝这间大屋后面yi指,“血灵会的人狡兔三窟,不可能不给自己事先留yi条后路,咱们顺着屋子往后面走,肯定能找到出村的捷径。”

    张芸生对江湖很陌生,只是个菜鸟而已,这会只好跟着贺玉颜的感觉走了。不过实际上贺玉颜还真是对的,因为他们从屋后的小径走了没多久,就发现了yi条yi线天。

    所谓yi线天就是两山之间的夹缝,这种山道狭窄,如果在里面抬头的话,看到的天空就像yi条线yi样。这条路相当隐蔽,入口是yi片竹林。如果不是贺玉颜坚持要张芸生用砍刀在竹林里砍出yi条路来,两人未必能发现这个秘密。

    “血灵会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好心,给咱们准备这条出谷的高速路。我觉得里面肯定会有陷阱或者重兵,咱们要不然还是从正面走,跟叶世遥他们打个招呼吧。”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什么好怕的。这条路这么隐蔽肯定是狗爷隐藏起来作为逃生用的,他怎么可能告诉其他手下。他在屋里是通过机关下面的地道逃出来的,可是机关毕竟不会修得太长。我猜那条地道的入口,就在竹林后面。这里平时yi定是村里的禁地,是不会让小喽啰们靠近的地方。你就放心的走吧。”

    既然贺玉颜都不怕,那自己还怕啥,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个大男人啊。张芸生挺直身子,把贺玉颜的身子也往上托了下免得她掉下来,然后yi手托着她yi手拿起砍刀向前走去。

    这片竹林面积不大,可是竹子生的却不是yi般的密,恐怕这也是狗爷预先谋划好的。别说张芸生是误打误撞才到的竹林,就算是他们yi早就预料到狗爷会从这逃跑又有什么用。等他们在竹林里面砍出yi条路来,狗爷早不知道跑哪逍遥去了。

    这里的竹子不知道生长了多久,坚韧的程度怕是能比得上钢铁了。张芸生使劲全身的力气,连劈十多下才能劈倒yi根。好在这片竹林只是外围特别密,里面稀疏些勉强倒是也能过人。

    只是张芸生可不是自己过,她还背着贺玉颜呢。

    这个时候也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了,贺玉颜使出最后的力气紧紧地搂着张芸生的脖子。张芸生先在竹林的最外围砍出yi个缺口,然后把砍刀插在腰间,用双手攀住手边的竹子这才挤入林中。

    好在竹林密归密,面积倒是不算很大。张芸生初入林子的时候,天色早就全黑了下来,再加上竹子的遮掩,这里面真得是黑得像墨yi样。

    不过这倒更好,谁叫张芸生天生就有阴阳眼呢。在林子里走到yi小半的距离时,张芸生隐隐约约听到身后的方向传来yi阵叫喊声,而且喊得就是自己的名字。

    想必是叶世遥找到了这里,可是自己已经选了贺玉颜了,只好接着走下去。谁知道这条路是对还是错,不管了,接着走呗。人生缺不了引路人,没人引路会在江湖里翻船。可是人生又不能只靠别人引路,最终能走下去还得靠着自己才行。

    张芸生边走边胡思乱想yi些安慰自己的话,都到了这份上他也只能找理由让自己相信这次的选择是正确的,要不然失去了信心可就别想顺利的从这走出去了。

    再远的路终归也有走完的时候,在月亮升到头ding的时候,张芸生走出了密林。他把贺玉颜从背上放了下来,然后自己也坐到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贺玉颜朝四周张望了yi下,然后给张芸生做了yi个噤声的手势。

    又噤声,感情刚才累成狗的人不是你啊。张芸生腹诽了两句,然后趴下身子没敢继续出声。

    贺玉颜从身上拿出yi张黄符,晃了两下,结果黄符还是黄符,连diǎn变化都没有。

    “你气海都破了,还在那晃荡什么,以为自己还能让黄符无火自燃啊?”张芸生小声地说道,“我也不抽烟,要不然可以借你打火机用yi下。”

    “少贫嘴。”贺玉颜板起脸来,“我是没办法了,还是你来吧。燃符飞符总没什么问题吧,我知道你还是有些手段的。”

    张芸生diǎndiǎn头:“你还是有diǎn见识的嘛。不过别浪费那张符了,我已经看出来了,不就是有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