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31章,心思

小说:星际制药指南 作者:小巷寂寥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 WwW.23wxc.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连续几日,九珠皆是如此,若是一个人的时候就只呆在屋子里,哪也不去也不和人亲近,除非是有赵承珏在身边,偶尔会跟着去大厅吃饭,饶是如此依旧是一句话也不肯说。

    赵承珏每天都会开导九珠,九珠懵懵懂懂的听着,心里的那个结还是过不去。

    “睡吧。”赵承珏拍了拍九珠的肩,九珠点点头,手脚并用的往塌上爬,乖巧的躺在枕头上,和以往的四仰八叉略有不同,安安静静的,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向了赵承珏,直到赵承珏也躺下了以后,九珠才肯闭上了眼睛,两只手却是紧紧的拽着赵承珏的衣袖不松。

    赵承珏无声的叹气。

    次日,朝慬公主来了一趟,九珠见了朝慬公主就像是不认识一样,身子往后躲了躲,朝慬公主也不敢上前,只看向了赵承珏。

    “殿下,我有几句话要跟你单独谈谈。”

    赵承珏站在廊下,九珠就在屋子里,透过窗户一眼就能看见赵承珏,朝慬公主叹息,“吏部尚书的小孙子四五岁时无意间撞见了一个丫鬟惨死的模样,吓的夜不能寐,日日啼哭不止,看尽了大夫也无济于事,后来也不知是听谁说起过,吏部尚书去找了个高僧,在府上驱魔赶走邪祟,没过几日那孩子就恢复了正常,孩子么,年纪小,若是被吓到了,十有**就是邪祟在作怪。”

    朝慬公主私底下没少费心思,一得知此事,朝慬公主立即赶来找赵承珏,不管有用没用,但凡试试也是好的,万一奏效了呢。

    赵承珏没有紧皱,许久才道,“九珠不一样……”

    九珠聪明伶俐,什么事一点就透,上次李杏花的话说完了以后,九珠一直惦记着,就觉得这件事就是她的错,耿耿于怀,赵承珏每每看着九珠的那一双眼眸,都能看出愧疚,自责,还有懊恼,有的时候趁着赵承珏不在的空隙,九珠还有自残的行为,胳膊上的伤口一道一道的。

    所以赵承珏断定九珠并非是招了邪祟,这是心病,必须要让九珠自己想开了才可以,否则谁劝也没有用。

    朝慬公主抿了抿唇,“既是这般,你将莲山村的妥善安排下,将那些尸骨安葬,重建莲山村,心病还须心药医,说不定九珠瞧见了痛哭一场慢慢就好了,总归这样不是个事儿。”

    这话倒是说到了赵承珏的心坎上了,赵承珏也有此心,眼下局势所迫,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带兵出发去卞城了,若是和南姜开战,更是不知何时才能回来,留下九珠一个人在府上,只会病情越来越严重。

    所以要根治九珠的病,必须要尽快。

    “去卞城,莲山村也是必经之地,也好。”赵承珏可以先安排一些人看快马加鞭的赶往莲山村,妥善的安排此事,赵承珏正好一路上可以带着九珠走走停停,算算日子应该差不了。

    朝慬公主回头看了眼趴在窗户上的小小人儿,心里别提多酸了,难受的很。

    “姑姑不必自责,这件事迟早会被九珠知道的。”赵承珏劝,倒是没有埋怨过朝慬公主。

    朝慬公主点了点头,让赵承珏尽快安排,随后又离开了院子心里还惦记着李杏花,让人带路,卢管家哪敢不从,卢管家是亲眼看着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变成了这样,心里也不是滋味,二话不说就带着朝慬公主去了。

    李杏花此时坐在廊下发呆,身边还站着个妇人,时不时的在李杏花耳边劝说着什么。

    李大娘乍一看一位富贵妇人来了,有些惊愕,“这位夫人?”

    “大胆,这位是朝慬公主,见了公主还不快上前跪拜?”卢管家一嗓子吼道。

    李大娘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冲着朝慬公主砰砰磕了两个头,“见过公主。”

    一旁的李杏花刚站起身子,朝慬公主扬手便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李杏花的脸上,李杏花猝不及防挨了一巴掌,身子摇摇欲坠,跪在了地上,低着头却是不敢反驳的。

    朝慬公主又不解气,一只手挑起了李杏花的下颌,上下打量着李杏花的这张脸,“这张脸倒是生的不错,白白嫩嫩,骨子里带着一股骚劲儿,一脸狐媚子样!”

    李杏花倔强的咬着唇,抬眸看向了朝慬公主,“公主不过是为了九珠的事感到不满,故意为难我罢了,我一个村姑如何抵抗的了公主?”

    “倒是生的伶牙俐齿!”朝慬公主不屑的冷笑,一脸怒容,“别以为本宫不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你们分明就是故意接近九珠的,诺大的北缙,处处都有容身之所,你们倒好偏要跟着来京都城,又想方设法的住在杜家,究竟是何用意?”

    李杏花眸色微闪,“我听不懂公主在说什么。”

    “本宫见多了你这种女子,给本宫收起那副假惺惺的样子,在杜家,那位杜三公子还没有碰过你吧,听说你是个性子刚烈之人,委身做了妾,倒也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当真是叫人刮目相看呐。”

    朝慬公主一脸鄙夷和不屑的看着李杏花,“别仗着你和九珠曾经好过一场的份上,就没有人敢动你,本宫若是要杀了你,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李杏花眸光里不仅没有害怕,反而倔强地问,“既如此,公主又何必和我说了这么多?”

    朝慬公主眼眸中冷光乍现,一甩手直接对着李杏花又是狠狠的一巴掌,“贱人!”

    李杏花身子软软的倒在了地上,两边小脸的巴掌印十分的显眼,李大娘则被朝慬公主这一副架势给吓到了,不明白朝慬公主嘴里的那一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公主,杏花脑子不清楚,不是有意要顶撞公主的……”

    李大娘颤颤巍巍的解释,却被朝慬公主一个眼神吓得立即收回了神色,再也不敢乱说话了。

    “你且记着,不管你费劲了多少心思来到了太子府,太子都不会多看你一眼的,留你一条性命也只是为了九珠罢了,若是有一天九珠想通了,便是你的死期!”

    朝慬公主被李杏花气得不轻,从九珠出事的那一刻起,朝慬公主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尤其是对这个李杏花,后来去杜家又查了一遍,这个李杏花性子倔强的很,虽做了姨娘却一点也不想讨杜三公子欢喜,而且还是个处子之身,反而是李杏花身边的两个丫鬟,全都已经**了。

    这一点朝慬公主就觉得不对劲,作为一个女人,朝慬公主有股子直觉,直到后来,李家三口被接来太子府,朝慬公主眼前的一片云雾被拨开了一半,这一步步就像是早就安排好了一样,毕竟当初赵承珏是从莲山镇将九珠带回来的。

    朝慬公主心里想着,今儿来了太子府便来求证,李杏花只是一个虚闪的表情就让朝慬公主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可惜了那位林公子了,到死还心心念念的惦记的未过门的妻子,竟早已经移情别恋了。”

    朝慬公主一边说,一边用手帕擦了擦手指,就好像是沾染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且厌恶又十分鄙夷的看着李杏花。

    李杏花小脸发白,怔怔的看着朝慬公主,“我听不懂公主在说什么,我和林大哥的确商议过婚事,只是还未成,我还算不得林大哥的未婚妻,我还有一对年迈的父母要养,又怎么会为了一个男子而寻死呢,公主若是心有不满,尽管对着我来发脾气,还是那句话,如果没有九珠,莲山村不会遭此厄运。”

    朝慬公主闻言倒是不着急了,冷笑着,“你又何必嘴犟,小姑娘么,都是喜欢好东西的,殿下英姿神武器宇轩昂,多少个小姑娘见了就喜欢,本宫听闻当初你是差点被卖入钱家一个糟老头子做继出的,要不是九珠帮你,你早就不知什么下场了,九珠才一个四岁的孩子,你怎么就忍心这样陷害她,

    就你这样一幅蛇蝎心肠的姑娘,殿下又怎么会多看你一眼?”

    李杏花终是绷不住了,神色虚闪,不敢对上朝慬公主的眼神,只道,“比起九珠,我又算的了什么,不过就是仗着年纪小可以任由撒泼打滚,痴缠着殿下不松,才被带入这府上,入了殿下的青睐,入了皇后娘娘的眼,她又何曾想过那些被屠杀的村民,凭什么她就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一切?”

    李杏花当初遇到劫匪的时候,正是路过的赵承珏救了李杏花,李杏花后来多番打听,才得知了赵承珏的身份。

    恰巧那时林南的父亲上门提亲,被李家稍稍刁难后,第二日就和村里的另一户人家姑娘定了亲事,这件事林南也是答应的,这是李杏花亲耳听见的,那时起李杏花对林南说不出的失望。

    再后来,村子里出事了,李杏花和李家两口子上镇山避开了这一劫,巧的时李杏花在柳家当差,又一次的遇见了赵承珏,那个让人一眼就记住的男子,威武霸气,是李杏花从未见过的。

    赵承珏带走了九珠,李杏花便想法子一路去往京都城,走走停停三个多月,总算是不负众望的来到了京都城,虽然吃了不少的苦头,但李杏花还是觉得值得。

    在京都城的日子并不好过,几个人早已经入不敷出,连温饱都难以解决,后来听说太子府在买丫鬟,李杏花心思一动便知道机会来了,简单的收拾了一番就将自己卖给了牙婆,殊不知李杏花却被分配给了杜家,李杏花急的不行,却又是无可奈何,只能等候时机。

    在杜家期间,李杏花被杜三少爷瞧上了纳了做妾,那时的李杏花恨不得一头撞死算了,宁死不屈,又将身边的两个丫鬟哄上了杜三少爷的塌,维持了一段时候后,巧的是李杏花在花园里看见了九珠的身影,细细打听一番后才知晓九珠是来做什么的,便故意在九珠面前现身。

    果然不负期待,李杏花如愿以偿的来到了太子府,人人都以为莲山村遭遇不测是因为九珠的缘故,莲山村的人几乎全死了,知道这件事的人少之又少,李杏花想说什么就是什么,谁也不会怀疑,更是无从查起,一切果然如李杏花所料。

    却没有想到这么快就露馅了,朝慬公主竟然找上门来说了这样的话,李杏花便慌了神。

    饶是朝慬公主一开始有所怀疑,现在几乎是已经确定了此事了,就是李杏花故意捣鬼。

    “贱人,莲山村的村民被杀和九珠又有什么关系,她何曾害过什么人?枉费九珠嘴里日日的念叨着你,倒是没有想到你小小年纪心思这样深沉!”

    朝慬公主此刻活剥了李杏花的心都有了,今儿朝慬公主本就是来解惑的,试探罢了,却没有想到果真得到了验证,朝慬公主真是心疼九珠,小小年纪却要背负这些。

    李杏花冷笑,“她有殿下的宠爱,她还需要在乎什么,在这个府上人人尊称她一声小姐,可见殿下对她不薄,若是九珠还惦记着莲山村早就该回去了,又何必赖在府上不肯离开呢?”

    李杏花对九珠就像是着了魔的憎恨,恨不得把一切都推给九珠才好,李杏花甚至相信,赵承珏可以对九珠好,也可以对自己好,早晚有一天会同情自己的遭遇,有九珠在,李杏花不会被怎么样,毕竟李杏花知道九珠的秘密,这个秘密李杏花只告诉了赵承珏一个人,在杜家的时候,李杏花只字不提,全都是糊弄杜夫人的话罢了。

    朝慬公主实在气不过,上前一把捏住的李杏花的下颌,扬手就将头上的珠钗拔下,尖锐的一头对准了李杏花的脸颊,在李杏花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猛然划了几道深深的伤口。

    李杏花啊的一声惨叫,脸上一股热浪袭来,刺痛又麻木的流淌着,朝慬公主猛然对着李杏花就是一脚,将李杏花踹出去老远。

    “本宫倒要看看,没了这张脸,你拿什么去勾引人!”朝慬公主丝毫不同情李杏花,只恨不得将李杏花的脸给划花才好。

    嘎吱一声响,赵承珏牵着九珠的手就站在门口,九珠撅着小嘴儿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泪眼朦胧。

    赵承珏倒是没有说什么,刚才九珠忽然拉着他的手一路赶来这里,站在门口好一会,将里面的动静听的清清楚楚,耳边还有鸟叫的声音,对着九珠叽叽喳喳,九珠却是没有理会。

    “九珠?”朝慬公主被九珠吓了一跳,手上的簪子还带着血珠儿呢,她倒是没有想到九珠会站在门口。

    “殿下……”李杏花捂着脸,被赵承珏眼底的冷色给吓住了,浑身直哆嗦,“不,不是这样的,这都是气话,是因为九珠的缘故,莲山村的人才会被诛杀殆尽,我没有说谎,殿下,您不应该再和九珠在一起了,九珠就是邪祟,是不详之人!”

    赵承珏头一次看一个人,眼睛里全都是满满的杀气,若非碍于身边的小人儿,赵承珏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一剑杀了李杏花,只是怕污了九珠的眼。

    九珠一脸不解的看着李杏花,又看了眼赵承珏,赵承珏弯腰将九珠抱在怀中,柔声的说,“听见了吧,莲山村的事根本就是和你无关的,是她故意诬赖你的,她也想住进太子府,享受荣华富贵。”

    九珠似懂非懂,还是不解。

    “殿下,不是的,不是真的……”李杏花摇摇头,想要上前,却是被朝慬公主一脚给踹的老远,朝慬公主立即顺着赵承珏的话说,“是啊,人家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杏花姐姐了,九珠,人都是会变的,一旦有了利益冲突就会变得自私。”

    九珠脑海里反反复复的重复这一句,忽然眼前陷入了一片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