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575章番外九

小说:彪悍农女擒夫记 作者:湘君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夫人,老夫人,您快去前堂主持大局,少夫人要生了。”贴身嬷嬷匆匆进来。

  张小环听到这话,原本在写着大字的手一抖,把笔一扔,起了身,一个心急,闪着腰了,“哎约,我的老腰。”

  张小环被嬷嬷扶住,那嬷嬷忙说道:“老夫人可要紧?要不要请大夫。”

  张小环摆手,“不要紧,咱们赶紧去前堂,家主恐怕又要受不住了,我若不上前主持大局,恐怕要慌乱成一团。”

  “这都第三个孩子了,想不到家主竟然还如此不放心。”

  “你们可曾拦住他,没有冲进产房吧?”

  “人是拦住了,若是老夫人再不去,恐怕要拦不住了。”

  “这孩子就不听话,彤彤正在生,他这么一冲撞进去,岂不把人给吓着,快扶我去。”

  张小环一把老骨头却是脚步飞快的来了正堂,就见侄孙张义正在产房前团团转,若不是有护卫拦着,恐怕早已经冲进了产房。

  张小环抚额,都两孩子的父亲了,怎么就没有学乖?

  张义见张小环来了,忙走了过来,“姑奶奶,您说这一胎会不会是个女娃娃,若再不是个女娃娃,彤彤恐怕还想要生,我当真是焦心的紧。”

  张义说完又没头没脑的说道:“姑奶奶,我先前找了个女婴正候在外头,要不呆会若再生下儿子,我便乘着她不注意把儿子给换了,换成女娃娃,也免得她成了心结。”张小环一听气不打一处来,这侄孙什么都好,就是在男女之事上有些闷头闷脑的不开窍,张小环拿起拐仗就往他头上敲,“你脑子没坏吧,自己生的孩子要强行抱走,再抱

  一个八杆子不相干的人来充数,若是被彤彤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修理你。”

  张义大惊,背着手来回的走动,就是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张小环只觉得这孙子的脑袋是没救了,一遇上彤彤就有点弱智,不知道宛宛什么时候回来,再不回来管教一下,她这把老骨头都要进土了。

  正在这时,管家匆匆从外头跑进来,“老夫人,老夫人,原来你在这儿。”

  彤彤要生了,不在这儿在哪儿,张小环怒瞪过来,那管家立即稳住脚步,又忍不住惊喜的说道:“老夫人,不得了,他们回来了,已经在府外。”

  “什么不得了,今个儿不准说这句话。”张小环忽然反应过来,“什么他们?他们是谁?”

  “太上皇和太后回来了。”

  那管家补充,张小环早已经激动得要站立不稳,张义忙上前扶住,“您老还是坐着,我这就去府外迎岳父岳母去。”

  “站住。”

  张小环刚坐下的又起了身,她整了整衣裳,把打拐仗交到嬷嬷手中,又理了理两鬓的头发,才说道:“你好好守着彤彤,还有不准进产房。我这就去接他们。”

  张小环才走了两步差一点摔倒,张义和嬷嬷要上前相扶,张小环一把推开,“怎么的,你们要让我在大丫面前丢脸,想当年大丫可是夸我才貌不输男子。”

  张义一脸的古怪,那嬷嬷自是知道张小环的用意,当即拦住张义,主仆两就这样往前走去。

  才走两步,张小环回头,“你把那拐仗丢了,你拿在手上是个什么事儿。”

  那嬷嬷好笑,不得不把拐仗藏了起来,主仆接着往府门口走去。

  果然在府门口看到完颜玉和宋青宛正风尘仆仆的进来。宋青宛挑开帷帽面纱,露出真容,简直这么多年了也不见她有什么变化,还像当年那个大丫,张小环有些嫉妒,怎么就不见她老呢?在外头过得逍遥了吧,连太上皇都年

  轻了好几岁,这一对活宝,世间仅有。

  “夫人竟然还如此健朗。”

  宋青宛上前握住张小环的手,“你这样我就放心了。”

  张小环挺起胸膛,“自是还能健步如飞的。”她身后的嬷嬷却是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

  从府门到正堂,有好长一段距离,宋青宛明显感觉到张小环已经年迈,走路慢了不少。

  她配合着张小环的步伐,一边说着自己在外头这些年的经历。她走过大江南北,见过不少人文风貌,这次她跟完颜玉回来,一是看看家人,再则准备建一艘超大的海船,他们两打算出海去见见世面,第一站自是去大奇,接着沿海一

  带的国家,宋青宛想要补充一下先前张义绘制的海外舆图。

  来到正堂,看到张义,得知彤彤正在生产,居然生第三胎了,宋青宛很是心疼这个女儿,怎么生这么多,年纪怕也只得二十几岁吧。

  宋青宛一行人才走到正堂,里屋就传来孩子的哭声,那稳婆抱着孩子出来忙道喜:“恭喜家主,贺喜家主,娘子生下的是位千金。”

  张义算是安下心来,抱着女儿就爱不释手,终于他们有一个女娃娃了?为了这个孩子,彤彤不知道受了多少苦。宋青宛跟张小环进屋里来,看着依旧年轻、气色还不错的彤彤,令宋青宛想起当初生他们三个的时候,每次都难产,最后都险之又险的生下,如今轮到彤彤做母亲,没想

  到她还算顺利的。曾看过张小环的来信,彤彤前两胎生下两儿子,一直想要个女儿,每次顺产都还顺利,这次宋青宛回来,便是想劝劝孩子,生下三个已经够了,不能再生,再生会对自己

  的身体不好。

  而张家有两个儿子传承下去已经好过当年张义独苗一枝。

  张小环在内室同彤彤说了一会儿话便起身出去了,剩下母女两人,宋青宛摸了摸她的额头有些心痛她。

  好在这张义是个好的,对彤彤也是千依百顺的,又有张小环坐镇,这府中上下没有谁敢对自家女儿不好。

  这几年彤彤跟着张小环学着做生意,张府的生意接了过来,如今更是做到了大江南北,便是海船也有十几艘,来来回回在海上,与大奇的生意很是频繁。

  母女俩说了会话,完颜彤不知不觉便睡着了,宋青宛亲自为她擦了身,接着出了屋,张小环坐在正堂正等着她。

  两人多年不见,有不少话要说的,于是宋青宛和完颜玉便在张府住下了,也只给宫里的元吉送了个信。

  没两日,元吉微服出宫,来到张府,一家人团聚,如今的元吉已经坐上了九五之尊,整个南越交到了他的手中。

  军机营的事在他的指导下,武器越来越厉害,武器的强悍超出周围几国,这次宋青宛和完颜玉打算出海,自是要从军机宫里带走一批先进武器的。

  一家人围在一桌吃火锅,宋青宛亲自下的厨,张小环还是腿脚不好,最后用了拐仗,见宋青宛看来,她脸色有些尴尬。当年她穿着骑马装,带着宋青宛奔跑在洛阳的街头,她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宋青宛不知多少次说她不输男儿,发今年迈,宋青宛依旧拉着她的手,说道:“人老了,

  但依旧是一个英姿勃勃的老人。”

  倒是把张小环给逗乐了,“你啊你,总能说得我开心。”

  在兴王府城呆了数月,宋青宛与张小环和彤彤成日在一起,最后终是到了离别的时候,交代给元吉建造出海的船已经做好,该是他们出发的时候。

  或许只有等到宋青宛和完颜玉两个都老了,再也走不动了,才会安心的在兴王府城住下,抑或是某个异地他乡过着普通人的生活,直到老去。

  出海的这日,完颜元丰微服而来,竟是快马加鞭赶过来的。

  先前两人曾去过大理见过他,本以为他不会再来,没想到元吉还是给他递了信息。

  三个孩子站在码头,望着两人登上大船,最终完颜彤哭了,元吉和元丰却是抿紧了嘴,看着父母离去。

  在船上,宋青宛与完颜玉相拥,望着慢慢远去的岸边,还有慢慢远去的亲人们,宋青宛叹道:“真是舍不得他们。”

  完颜玉却道:“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咱们这样挺好的。”

  “不问世间烦恼,只过咱俩的小日子。”

  “好,一切都听你的,下一站,去哪儿?”

  “大奇吧,倒有许久不曾见大奇王子了。”

  引来完颜玉的笑声,“想当年你与我赌气去了岛上,后来我来了,却看到你跟大奇王子在一起,那时候,心里真不是滋味儿,这一次咱们去大奇,你得女扮男装。”

  宋青宛受不住的咬了咬牙,“你啊你,都老了还乱吃飞醋。”

  “女扮男装?”

  “好,我又是你兄弟了,还得贴个胡须,你明知道我讨厌胡须。”“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