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七十二章 三次时空微调事件

小说:《快穿之洛入凡尘》 作者:袖染墨香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毕然被符相师的话吓了yi跳,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发现掌心的生命线又粗又深,yi直延伸到手腕,没有丝毫断裂的现象,赶快对符相师说道:“符大师,我的生命线好好的,并没有断成四截呀。”

    符相师此时已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定睛yi看,惊“咦”yi声,“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眼花了?不对呀,我刚才明明看到你的生命线断成四截,智慧线c感情线c命运线和婚姻线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断裂,现在怎么又连起来了呢?”

    “你是不是看错了符大师?”尽管毕然不太相信那些算命之术,但符相师的话他还是有些相信的。

    他心慌意乱之下,不禁把双手都伸到了符相师眼前,“符大师,你再好好看看。”

    符相师凝神看了半晌,惊叹道:“惭愧,惭愧啊!我符相师阅人无数,占卜算卦三十多年,空有相师这个称号,却丝毫看不出你的命运走向,更无法预测你的未来。”

    听见符相师这样说,毕然脸现失望之色,正要起身告辞,这时那中年女保姆双手捧着yi个盘子大小的八卦罗盘走过来递给符相师。

    看到心爱的八卦罗盘,符相师喜形于色,接到手中马上摆弄起来,“小毕,你稍安勿躁,我看不出来并不代表这个阴阳占卜八卦罗盘看不出来。好了,你能告诉我生辰八字吗?”

    “我的出生年月日是,1996年7月10日凌晨,八字是”毕然不假思索将老毕告诉自己的生辰八字报给了符相师,其实他心里yidiǎn底都没有,也不知道这个生辰八字管不管用。

    符相师的五指飞快拨动着罗盘刻度,瞬间把毕然的生辰八字调整到了罗盘之中,然后他把阴阳占卜八卦罗盘小心翼翼地平放到茶几上,对毕然说:“你放yi大滴血到罗盘的阴阳眼中。”

    毕然稍yi犹豫,果断咬破食指,朝着罗盘中间那个凹槽挤了yi大滴血液。

    只见血液滴入凹槽即四散而开,沿着星罗密布的罗盘花纹向四周扩散而去,罗盘上的指针随着血液涌入开始左右摆动起来,仿佛在选择方向,或许在指明毕然的人生方向。

    符相师全神贯注的盯着阴阳占卜八卦罗盘,试图从中寻觅到毕然的人生轨迹,不料罗盘指针颤抖两下,骤然疯狂转动起来,就像失控的钟表,yi会正旋,yi会逆时针旋转,指针半天都没有选择出方向固定下来。

    最后,阴阳占卜八卦罗盘倏然剧烈的震颤了两下,弹跳起来,接着冒出yi股烟雾,落到茶几上顿时四分五裂开来,yi下散成了yi堆零部件。

    “哎呀”符相师抢救不及,惊叫yi声,满脸困惑道:“奇了怪了,怎么会这样呢?”

    看到这个结果,毕然yi脸尴尬,“这个这个罗盘还能修复吗?”

    符相师苦笑道:“完了,彻底完了。不过,你不用自责,坏了就坏了,我过几天再去殷墟交易会淘yi个,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小毕啊,我已经无能为力了,你的人生我实在看不懂,你另请高明吧。”

    毕然非常郁闷,无奈说道:“没关系,符大师,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我不会再找人算命了。人的命运生来就是注定的,就算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谁知道,符相师却不以为然道:“小毕,你错了,命运不是注定的,而是可以改变的。”

    毕然迷惘的看看符相师,“符大师,我听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符相师答非所问道:“我除了做名片上那些事情,还为国家效力。我不知道你是属于哪方,是代表国家还是别的什么组织?”

    毕然忙说:“符大师,你不必担心,我不属于任何yi方,也不代表任何人,我只是yi个迷失了方向的人。”

    “好yi个迷失方向的人!”

    符相师闻言感叹了yi声,这才说道:“我现在已经知道你不是yi般人了,所以我不妨告诉你,就在十几天前,整个地球的时空被yi股神秘的力量微调了yi下,导致时间又回到了原diǎn,使得世界上所有人又重复做了yi次十几天前的事情。这种微调,对人类的影响微乎其微,只会产生yi种似是而非的幻觉和错觉。

    就拿我来说,我见到你的第yi眼,便觉得我们几天前就认识。这种感觉很微妙,就像做梦梦到yi件事情,第二天或者过几天你就会在现实中发现,这件事情和这个人好像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符相师yi边观察毕然的反应,yi边接着说道:“这次时空微调发生后,紧接着又发生了两次微调。第二次微调发生在八天前,第三次微调发生在三天前,也就是我遇到你的前yi天。这三次微调,让地球时空逆转了三次,换句话说,我们每个人都回到了十几天前的过去,而且还重复了三次。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命运其实都发生了三次改变。不过,这种改变很微小,普通人很难觉察到,就像做了yi个梦。

    这三次时空微调,很多发达国家都监测到了,咱们国家当然也监测到了。经过反复勘察和论证,我们初步确定微调中心就在申城郊外的聚龙湾村,我昨天坐公交车就是为了调查这件事情。如今,那片地区已经成了是非之地,世界各地的奇人异士都在赶来的途中。难道你没有觉察到吗?”

    听到这番话,毕然心里充满了震惊,却揣着明白装糊涂道:“这个世界还会发生这种事情,我怎么没有感觉出来?”

    符相师从毕然的神情中看不出什么异样,循循善诱道:“不是你没有感觉出来,而是你没有注意。你再好好想想,这几天发生在你身上或者身边的事情,是不是感觉很熟悉?就像重复播放的电影yi样,yi遍遍在你脑子里闪过。”

    虽然毕然已经明白这些怪事可能都是黑珠造成的,仍不由得想起他没学火化就会火化这件事,还有披发鬼对他说的那番鬼话,以及初到火葬场时,申公望对他和姬烟说三天前就打过电话给他们

    然后,他又联想到神秘黑珠的出处,还有符相师所说的微调中心最后,将这些诡谲的事情串联在yi起,他不禁毛骨悚然,全身直冒冷汗。但是,他心里仍然不愿意相信这些诡异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可他又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符相师见毕然神色紧张,以为他想明白了自己的话,产生了恐惧情绪,马上说道:“你也不用过于担扰,这种逆天的时空转换非人力所为,我们无法干预,只能坐看事态发展。其实,怎么说呢,这种时空微调对于某些人来说,是yi件好事。他们既可以通过三次重返未来的机会,不断纠正自己在这十几天中犯下的错误,又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