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三十四章 夜返聚龙殡仪馆

小说:《快穿之洛入凡尘》 作者:袖染墨香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在姬烟被逼得不得不出手的时候,毕然几步冲到红色跑车右侧,挥手yi拳,当场揍趴下yi个准备砸副驾驶车窗玻璃的黑衣大汉,同时飞起yi脚,又踢飞yi个准备砸后排车窗的黑衣大汉。

    跑车左侧的两个黑衣大汉举着短柄斧,眼睁睁看着两个同伴被yi个突然冲过来的年轻男子yi拳yi脚打倒了,又惊又怒,既来不及救援,也不敢救援,只能虚张声势的挥舞着短柄斧,对毕然吼道:“别过来啊,别过来啊你过来,我们就砍死你。”

    “滚!”

    毕然见两个黑衣大汉yi副色厉内荏的样子,连教训他们的兴趣都没有了,立即喊他们滚。

    yi听到滚,那两个黑衣大汉倒也光棍,马上收起短柄斧,有diǎn怕怕的跑到跑车右侧,各自搀扶着yi个同伴,撒腿就往宝马车那跑,上车yi溜烟就跑没影了。

    毕然趴在车窗镀膜玻璃上看了yi下,结果什么都看不见,便问道:“姬大姐,你没事吧?”

    此时,姬烟正傻傻地看着车窗外的毕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我昨天认识的那个愣头青吗?

    她都有diǎn怀疑毕然隐瞒身份,像自己yi样,都是来自隐世不出的“空门”或者“道门”中人。

    车里半天都没回应,毕然以为姬烟被墓碑撞晕了,不停地拍打着车窗玻璃,不停地喊道:“姬大姐,姬大姐,你听到没有,听到请回答”

    姬烟见毕然在车窗外大喊大叫,连忙整理了yi下有些凌乱的长发和衣服,打开车门,笑吟吟地说:“毕然,是你呀,我还以那几个家伙没走呢!你不用担心,我没有事,就是有diǎn头晕。”

    说着,抬腿走下车来,貌似头晕地用手轻抚了yi下额头,感激地说:“毕然,谢谢你!要不是你打跑了那四个家伙,大姐今天就完了。”

    毕然摆摆手说:“姬大姐,我们是同事,不用谢。那个,车没撞坏吧?”说着,他走到车头前,低头看了yi下保险杠,发现撞弯了,抬头问道:“车还能开吗?”

    姬烟无奈地晃了晃手中的车钥匙,“已经坏了,打不着火了。”

    毕然挠着头说:“这下麻烦了,天马上就要黑了,车只能留在坟地了。”

    姬烟却无所谓道:“留在坟地就留在坟地吧。”

    毕然马上吓唬她道:“明天你打开车门yi看,你不怕坐yi车鬼啊?”

    姬烟白了毕然yi眼,说道:“毕然,你太坏了,就知道吓我。不过,真看不出来你还学过功夫,而且yi个人打跑了他们四个,你可真让我吃惊啊!”

    毕然就怕姬烟说这个问题,有些头痛地解释道“我我有个同学在拳击俱乐部当主管,我没事就到他那里练拳击。所以,yi般人根本打不过我。”

    姬烟立即说:“你骗鬼吧。”

    “你不信,看看我的胳膊,这就是练拳击练的。”毕然yi边说,yi边冲着姬烟伸出两条手臂,握紧双拳,手臂上立刻鼓起好几个小老鼠。

    姬烟不禁伸手捏了捏,惊叹道:“好硬,好硬,果然练过。”

    毕然被姬烟冰凉柔滑玉指yi捏,下面差diǎn硬起来,赶紧缩回手臂,尴尬的看了看四周,却看见那个出租车司机正站在岔路上远远的朝他比划中指。

    他yi拍脑门,马上对姬烟说道:“姬大姐,我是打车来的,还没有付钱。我到路上跟司机商量yi下,反正他空车走也是走,我多给他diǎn钱,让他连人带车yi起拖回去。你说呢?”

    姬烟“嗯”了yi声,却说:“我心情不好,今晚我不想走了,就住在火葬场了。你不用花那冤枉钱,叫那辆出租车把我这辆车拖到火葬场院子里就行了。”

    “啊,你说什么?”毕然以为自己听错了,惊讶的问道。

    “我说,我今晚住在火葬场不走了,和你yi起守夜。怎么,难道你还不欢迎吗?”姬烟歪着头,笑盈盈地看着毕然,语气有diǎn暧昧,还有diǎn玩昧。

    毕然目瞪口呆,言不由衷地说:“欢迎,当然欢迎。有美女相伴,我怎么可能不欢迎呢?”

    姬烟笑骂了yi句“贫嘴”,推了毕然yi把,“小傻瓜,天快黑了,那个司机在路上骂你呢,你赶快叫他把出租车开过来,晚了就看不见了。”

    还不都是因为你。毕然腹非了yi句,立即跑到路边,跟出租车司机讨价还价了yi番。最后加了yi倍价钱,司机才勉强答应。

    司机很熟练的将车开到坟地,用yi根细细的钢丝绳牵引着姬烟那辆红色跑车,缓缓拖到了火葬场大院。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整个聚龙殡仪馆顿时变得死气沉沉c阴气森森。

    出租车司机深怕有鬼搭顺风车,回程之中跟他唠鬼嗑。在将跑车拖到火葬场后,他钱也不敢多要,更不敢在这多待,yi脚油门踩到底,出租车yi溜烟就跑没影了。

    姬烟看着出租车只剩下yi个小黑diǎn,说了yi句:“胆小鬼!”

    毕然则看着夜幕笼罩下的火葬场,闭上眼睛,细细感受了yi下,那yi丝丝看不见也摸不着的灰白阴气,立刻显现在意念之中。

    他心念yi动,阴气诀便在体内飞快运转起来,紧接着,阴气蜂拥而来,在阴气诀产生的气机牵引下,沿着皮肤毛孔钻进了经脉之中。

    这些阴气只在经脉循环了yi周天,最终化成yi丝黑气纳入了丹田。

    姬烟见毕然闭着眼睛,奇怪地问道:“你闭着眼睛干吗?”

    毕然闻言马上停止运转阴气诀,睁开眼睛,若无其事地说:“我眼睛有diǎn不舒服。”

    姬烟疑惑地看着毕然,“不对,我怎么感觉你很陶醉啊?”

    “陶醉?没美女当前,我怎么能不陶醉?”毕然顾左右而言他,故意用色迷迷地目光盯着她。

    姬烟连忙竖指嘘了yi声,说道“小傻瓜,别乱说话,这里还有人没走呢。”

    毕然立即游目四顾,问道:“谁还在这里?”

    姬烟生了yi天闷气,没好气的说:“还能有谁?就是大清早抓你的那两个死老头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