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168章 密室审问

小说:我在末世有辆房车 作者:空敛月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姓名。”

“李易斯。”

“年纪。”

“……53。”

“身份。”

“帕里达斯集团董事。”

“你们和n-w公司是什么关系?”

“唉,他们在总集团有少量的股份,是总集团分裂出去的子公司,但和我们没有直接关系。”

这里是一间密室,

一名身穿白色囚服的中老年人被关押在这里。

他带这手铐脚镣,双手平放在桌子上,纵然身形消瘦,肌骨清晰,依旧打理的非常整洁。

他梳着背头,脸上有一些络腮胡,两颗眼球深深的凹陷进眼眶中,神情涣散。

他手上的筋腱和骨骼非常宽大,半边身子隐入了密室阴影的黑暗中,

他叫李易斯,

帕里达斯集团的董事长,地下堡垒基地的缔造者……

李易斯每天都会在密室里回答同样的问题,

这已经是他记不清回答的第多少遍,整个人只是机械式的进行信息输出。

连那‘唉’的一声叹息也在每次回答中永恒不变,让人捉摸不透,他这一声叹息是为何而来。

坐在桌子另一边的,也是一个男人。

笔挺的oo军服,肩膀上的徽章里扛着亮晶晶的铁片,左手捏着一份文件,右手拿着圆珠笔,做常规的记录。

每天都有人记录。

但今天却是他亲自下场。

男人长着一张国字脸,样貌上能判断出他是个坚定的人,双眼如鹰隼,

当他盯着你看的时候,你会感到非常的慎人。

首先,

从一个审问的角度上来分析,

记录者无论表情还是眼神、穿着,都要给囚犯带来某一种压力,才能在日复一日的审问中,和囚犯进行你来我往的攻防。

李易斯和别人不同。

在记录数据库里,这已经是对他的第242次审问。

有时候一天一次,

有时候一天数次。

审讯犯人是一门艺术,这并不是只需要一次就能得到结论的工作。

有些犯人心理建设不够强,连续数次审问就会击溃他的心理防线,

有些犯人口风则不够紧,数次审问之下,可以从他善变的回答中找到漏洞。

可李易斯不一样,

在针对他的242次(包括此次)的审问里,李易斯和记录者之间的心理攻防从未崩塌过。

他的回答也是千篇一律。

只有拥有极为强大的心脏才能受得了这样的审问。

在压力值拉满的情况下,

李易斯的前后左右,墙壁四个角,一共有八个摄像头,

隔壁的监控室此刻就安稳的坐着‘微表情’方面的心理专家。

但他看不出漏洞。

李易斯无论是从演技、心理状态、表情、眼神、手指的动作、流不流汗等各方面因素都只说明一个问题。

他,还没有被击垮。

他已经将自己洗脑,把应该回答的话和应该透露的信息做成了一个‘格式’。

只要遭遇审问,只需要按照这么一个‘格式’来回答就可以。

所以,即便是心理学家也看不透李易斯现在的心情是什么样的。

审问继续,

“以你为首的集团干部都有谁?”

“柳三青、刁朋满、甘荔、东郭蔷、祖鸦茂、农尚学、张宰、景……”

李易斯机械性的一连说了10个干部的名字。

除了他的说话声,

还有记录者用圆珠笔在纸面上听写的声音。

隔壁房里的心理学家紧蹙着眉头,

每一次审问,回答都是一样的,

但每当李易斯说名字的时候,也是整个审讯过程中最为关键的一点,

他的表情,会发生细微的变化。

可能是瞳孔收缩,可能是额头耸动,可能是加重了呼吸,可能是汗腺张开……

但这些反应,每次都不一样。

而且每次所针对的人物名字也不一样。

这种随机性让统计心理学变成了空谈。

专家们想了解,李易斯说出某一个人物的名字时,他在想什么……

而事实上,直到现在这些‘专家’也没有一个头绪。

“告诉我你们建造的地下堡垒分布位置。”

李易斯停顿了半秒,

这些回答他都是背熟悉了的,用格式在回答,

“青洲西郊、福州武夷、红港狮子山、xx/xx蜀道、xx/xx山河镇、苏州天池、加里福利亚比弗利、圣托里尼、柏林xx/xx……”

(xx/xx是坐标)

同样的回答,

同样也是10个堡垒分部。

具体到坐标,位置排列,

具体到李易斯说话的语气,语速,声波的各种变化。

但更让人奇怪的是,

这10个地下堡垒,有真有假。

派人去检查过,其中只有山河镇、福州、蜀道、圣托里尼是真的有堡垒存在,

他告诉的其他地点却都是假的。

记录者深吸了一口气,翘着二郎腿说:“你告诉我们的地名有六个是假的。”

“我不知道。”李易斯摇了摇头。

每当审问来到这个环节,李易斯都会说不知道,

“告诉我帕里达斯集团要做的事,以及你们下一步的计划。”

记录者问出来的时候,就做好了沉默的准备。

因为李易斯同样如此。

每当来到审讯的最后阶段,李易斯都会以沉默中断掉审讯,

无论如何对他严加拷问,或者用刑,他都不会说。

两人沉默了一分钟。

记录者收起咔咔两声收起圆珠笔,用腋下夹着文件推门而去。

李易斯坐在那儿,依旧是一动不动的状态……

“把他送回去吧。”

隔壁门被推开,里面或坐或站着七八个人。

“今天有什么发现吗?”记录者询问到读微表情的心理专家。

这位专家看着所记录的纸面说道:“他在说到‘张宰’的时候眨了眨眼睛,在说到‘山河镇’的时候右手无名指动了一下,在说到‘我不知道’的时候摇头幅度比之前五次都要大,在说到……”

各种各样的分析,

在微表情这门学科中,这些分析会毫无例外的延伸出别的审问话术。

比如在他说到‘张宰’的时候眨了眨眼睛,就着重问问张宰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任职的部门,年纪、籍贯、家庭成分,以及他所做的事,所认识的人等等……

但这些审问早就被测试过。

审问过程也不是全部都一模一样的问题。

但李易斯从来没有透露出任何有营养的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