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六章 追魂,谢岳

小说:《刺桐》 作者:试着善舞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章追魂,谢岳

    脑中昏沉,短短时间内数次昏迷。这让我感觉身体严重的透支,浑身提不起劲。缓缓睁眼,这是一个铁皮制成的屋子,没有窗户,像是罐头。但在这个年代里,这样能挡风遮雨,还能有一定安全保障的私人空间,已经算是豪宅了。昏暗的房间,木质的床板很窄小。浑身的酸软,让我根本坐不起来。脑子渐渐回想起昏迷前的事,对,爆炸,鸟人酒吧爆炸了。我救了老板谢岳,这里应该是谢岳的住所吧。突然间一阵开门身,我习惯性的想去摸身边的枪,但是却移不动沉重的手。只能眼睛极力的往门的方向看去。阳光霎时间涌了进来,刺得我眼睛生疼。进来了一个人,背着光,我只能判断出这些,就闭上了眼睛,眼睛酸涩的不行。

    进来的人走到我的床边,估计是看我仍然不会动,而且闭着眼睛,以为我仍然昏迷。就自顾自的说起来:“兄弟啊,请允许我这么叫你,你救了我的命。我只希望你快点醒过来。”是谢岳的声音。

    我努力睁开眼,适应了一下阳光,我开口道:“死不了,但你能不能把门关了?”声音沙哑黯淡。“你,你醒了!?”谢岳似乎很激动。“老天啊,你真是怪物,受了那么严重的烧伤,昨晚还在持续着高烧,现在看起来,连伤口都结疤了。你知道吗?你昏迷了两天,每个人都说你死定了!”听着他絮絮叨叨的话语,我竟然觉得很亲切。两天吗?竟然那么久了……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嘴里干涩的似火烧。开口说话,简直就是折磨,但我必须阻止他的啰嗦。“水,饿。”我挤出这两个字,谢岳一愣,出奇的没有啰嗦,就跑了出去。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多久,门再次打开了。谢岳灰头土脸的跑了进来,手里拿着一瓶水,还有一只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他拿出一个小盖子,到处一点点的水,像捧着珠宝一样小心翼翼。我张开了嘴,水流一点点的滑进嘴里。“慢点喝,你这样的情况可不能马上喝大量的水。”我的眼眶有些红,水进入嘴里的时候,我就感受到了,没有一点刺激性,甚至还有一丝清甜。这至少是二级饮用水,价值不菲。我知道话语没有多余的作用,只知道我又欠了他许多许多。慢慢的喝了半瓶水,谢岳仔细的盖紧了瓶盖。拿出那只紫色的奇怪液体。打开塞子,对我说:“这是营养剂,喝了对回复有帮助的,而且也管饱,你现在吃东西,反而还不容易消化。”我张着嘴,任由这个液体流进嘴里。没有味道,但一股暖流从喉咙一只通道胃里,再缓缓向身体其他部位蔓延。确实,不饿了,浑身也舒服了很多。强烈的睡意袭来,我看看谢岳一眼,就又睡了过去。

    似乎做了一个梦,我被推进了一个金属机器里,周围有些人围着我在念叨着什么,我无法听清,也看不清他们的脸。只是由心里深处升起一股浓浓的悲伤……

    当我再次醒来时,基本恢复了身体机能,身上的伤疤已经开始脱落,长出新鲜的粉色嫩肉。从我当初苏醒时,这种可怕的自我修复能力就出现了。我的恢复能力简直就是正常人的好几倍。

    谢岳趴在我的身边,我活动身体的动作弄醒了他。他眯着眼睛,笑着,递过来上次剩下的半瓶水。“不用了,我没事了,四级的饮用水就可以了。”他执意把水塞进我的手里,并打开了盖子。我喝了一小口,真的很好喝,他在一旁羡慕而又关心的看着我。

    “你……你也喝一点吧。”我竟然也会觉得不好意思起来。谢岳只是笑笑,并没有接过水。他今天出奇的没有说话。

    “你为什么救我?”沉默了半天,我憋出了这句话。“因为你也救了我啊,你在爆炸的……”我打住了他的话“我说的实在酒吧里,你叫我跑的时候。”“噢,那个啊。因为当时的情况是我死定了,我反抗也是死,不反抗也是死。或许因为你是中国人吧。如果当时我能跑,也许还真不会救你,哈哈哈。”我没有在意他的玩笑,或者可能是事实的话语。

    “那些黑衣人是谁?”

    谢岳皱了一下眉头,道:“他们是附近沙暴武装基地的,那里都是一群暴徒,冷血残酷。他们没有任何生活的资源,所有资源都是靠掠夺的。附近几个集散地都是他们控制的范围。他们不保护集散地,每个月只是来集散地掠夺一次。主要就是像我这样资源集中的酒吧。什么都抢。”边说还边挥舞着拳头。不等我发问,他又继续说道:“那天他们就是来抢东西的,一次比一次要的多。之前一次掠夺后,他们竟然说下次来要我准备1000发子弹。天呐在这小小的集散地里,全部的资源加起来也没有1000发子弹。我以为他们会看在我以前上供的份上减少份额,谁知道他们竟然会要我的命。”谢岳陷入悲伤的回忆里。

    “为什么,没有人反抗他们?”我问出口后,也觉得这问题很白痴,能反他们早反了。

    但谢岳还是很耐心的解释道:“集散地本来就是人们自己组织的,没有什么武装力量,也不存在什么统治者。大家都畏惧沙暴武装基地的武力,没有人愿意出头的。”我无奈的笑笑,是啊,换着我,不是也一样吗?

    “对了,谢谢你,舍命救了我,兄弟。不管你愿不愿意,我就当你是兄弟了。”谢岳很真诚的说道。兄弟吗?好遥远的字眼……

    “你之后有什么打算?”我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如此矫情的问道。

    “还能怎么办,酒吧全毁了。我的大部分财产都在里面,身上的这点钱,只够勉强度日的,想重新开始,太难了……或许离开这里吧,做做老本行,赚够了钱再说吧。”

    原来谢岳在末日后当过雇佣兵,职业是追魂,其实也就是称呼好听,追魂就是一个在远处开枪的射手。因为在末日前他做律师时,最喜欢的休闲活动就是去射击俱乐部打靶。他在生死之间把缜密的心思藏在心里,却表现出了大大咧咧的性格,自我领悟了稳定射击的能力,并且使用配方改造了一级步枪专精的能力。直到自己的亲密战友在任务中惨死,他看透了生死。带着伙伴的遗物,那把乌兹冲锋枪,还有所有的积蓄离开了佣兵团,跑到诺玛开了一个小酒吧。

    没想到这个爱笑的男人,竟也有如此热血的过去。鸟人酒吧就是他余生的希望啊,就这么毁在一群暴徒的手里。我竟然为此愤怒了。看着眼前这个情绪低落的男人,我想我该做些什么,算是报答他把。

    “谢岳,我的东西呢?”“噢,都在着呢。”谢岳勉强控制了一下情绪,递给我一个布包,我的东西一样没少:四级元素提取机,诺玛单发手枪一把,诺玛子弹33发,使徒匕首,4颗变异鼠门牙,只是军用水壶似乎是在那场战斗中遗落了。换来的是一个合金水壶,不用说,一定是谢岳干的。

    “你,打算走了吗?”谢岳略显失望的说。我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开口道:“以后,我们一起上路吧。”

    “一起吗……”谢岳的眼神迷茫了几秒,转而坚定的点点头。

    “那么,你要准备去哪里呢?”

    “报仇。”我把玩着使徒匕首,露出一个阴冷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