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五百六十八章 父女重逢

小说:行尸腐肉 作者:茶叔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里就是横沙岛?我的天,看来横沙已经被崇明政府经营得和灾难之前差不多了啊,”蔡文越从船上下来,看到江海码头上熙熙攘攘的人流,不由得感慨道。

  “不是差不多,而是比灾难之前的横沙岛要更加繁荣,”陈婷说道。他们一行刚下了崇明岛和横沙岛之间来往的轮渡,此刻都站在码头上,准备等下去接蔡吉和程子轩放学。

  几个人来到富民沙路,在路口的公交车站乘上了去往横沙小学的公交车。

  “咱们今天先把小丫头接到,下回过来再带文越哥好好逛逛这里,”陈斌看到蔡文越不住地打量着车窗外的景色,脸上频频浮现出惊讶的神色。

  “好,时间宽裕的啥时候一定要好好看一看这里,”蔡文越笑着点了点头,他既惊讶于横沙岛的现状,心里又对和女儿的见面充满了期待。

  横沙小学的门口已是人头攒动,等在校门外的都是来接孩子们放学的家长,有相熟便三五聚在一起聊着和孩子有关的事情,更多的人则是朝着大门内的操场翘首以待。

  “灾难发生之后,我曾以为自己会永远地失去家人,但是没想到上天还是如此眷顾于我,”蔡文越感慨了起来,目光流连在路旁飞逝而过的行人和门店上,他在横沙岛上感觉不到一丝末日的迹象。想到以后就可以带着女儿生活在这片乐土上,他的心里突然觉得十分的安详。

  “我们在灾难发生的时候都是苦苦挣扎着求生的普通人,是命运让我们走到了一起,并最终来到了崇明。称这里为末世中的天堂毫不为过,虽然长兴和崇明二岛还有不少地方仍被丧尸肆虐,但是扫清它们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陈斌说道,“在这种世界性的灾难下,岛屿的优越性是内陆城市无法比拟的,政府在规划上眼光确实要超过普通民众太多。”

  “横沙,下一步长兴、崇明,淞沪市看来也不远矣,”蔡文越点了点头。

  “文越哥,托政府帮忙打听嫂子下落的事,你有跟领导们说了吗?”阿彩问道。

  “还没,等先接到女儿,明天我再专门去向政府提这个事情,”蔡文越说到这,脸上闪过一丝落寂,“但愿我妻子还在人世。”

  “会的,千万不要放弃,”阿彩鼓励他道,“以前我们遇到张偲大哥的时候,他可是专程从南京一路赶来淞沪市寻找他的妻子,他找了很久很久都没放弃,而且他的妻子也确实还活着,如今就在横沙小学教书,还是吉祥丫头班上的老师。”

  “是吗?”阿彩的话让蔡文越的眼神亮了起来,“我不会放弃的,虽然上天已经将女儿还给了我,但我是个‘贪心’的人,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全家团聚。”

  放学的铃声响了起来,操场另一头的教室里陆续走出一些已经整理好书包的学生,等在大门外的家人纷纷凑到铁栏杆上朝里面张望,有看到自家小孩的便开始招手呼喊起来。

  “蔡吉姐姐,那天你真的梦到你爸爸了吗?”程子轩来到教室外面,蔡吉已经站在门口等他。他想起数天前蔡吉曾跟自己讲过梦到她爸爸的事,于是朝她又问了起来。

  “嗯,怎么了?”蔡吉点了点头,帮程子轩把背上被书包扯歪了的衣服弄平整,“那天晚上我梦见爸爸掉河里了,然后心里难过就哭了起来,哭着哭着就醒了。”

  “真好,”程子轩有些羡慕地说道。

  “什么真好?”蔡吉没明白他的意思,“我爸爸掉河里了真好吗?”

  “不是不是,”程子轩赶紧摆了摆手,“我是说你能梦见自己的爸爸真好,我就一直梦不到我的爸爸妈妈。”

  “王老师说这叫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白天多想想他们就可以梦到了,”蔡吉牵着他的手,两人朝操场上走去。

  “叔叔和阿姨们在那,”程子轩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大门外的陈斌等人,他拉着蔡吉的手朝他们跑了过去,不料蔡吉突然停下了脚步。她揉了揉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大门口的一名男子,接着突然眼睛一红,眼泪就流了下来。

  蔡文越刚才也看到了女儿,原本幸福的笑容已经洋溢在他的脸上,但是看到女儿突然红了眼睛,他的心里也莫名地涌现出一些酸楚。

  “吉祥丫头,看看这是谁,”陈婷朝她招手道。

  蔡吉低下头不做声,眼泪低落在操场上。程子轩不知道她刚才还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就开始流眼泪,他站在旁边有些不知所措,只是呆呆地望着蔡吉。

  蔡吉低着头,下一刻突然转过身朝教室的方向跑去。蔡文越的眼眶也红了,他张开嘴想要喊女儿的名字,但是声音却哽咽在喉间发不出来,双手攥在铁栏杆上,将它握得紧紧地。

  “小丫头这是怎么了?”陈婷走上前去和门卫打了声招呼,然后进到学校里面,准备把两个孩子一起接出来。

  “大阿姨,蔡吉姐哭了,”程子轩看到陈婷跑了进来,朝她喊道。他和蔡吉现在对陈婷和陈彩玲的称呼分别是大阿姨和小阿姨,因为陈阿姨有俩个,都喊陈阿姨的话容易搞混淆。

  “走,我们去看看,”陈婷牵着程子轩追了上去,两人来到蔡吉班上的教室门口,看见小丫头正趴在课桌上哭得很伤心。

  王曼刚才还没有离开教室,她看到蔡吉突然哭着跑了回来,以为她在操场上被别的小朋友欺负了。

  “蔡吉,你怎么了,来跟老师说说,”王曼蹲在她的桌子旁,耐心地哄着。

  “王老师,”陈婷来到教室,看到王曼后和她打了声招呼。

  “蔡吉怎么了?刚下课还好好的呢,”王曼见陈婷来了,便和她询问起缘由。

  “小丫头的爸爸来了,兴许是见到自己的爸爸,喜极而泣吧,”陈婷说道。

  “坏爸爸,坏爸爸,我不想见他,呜呜呜呜……,”蔡吉伏在桌子上,脸上满是泪水。

  “为什么啊?”陈婷有些惊讶,“你爸爸说他和你已经好长时间没见面了,难道你不想他吗?”

  “想,可是有什么用呢?想他的时候他又不在身边,”蔡吉用袖子抹了抹眼泪,哽咽道,“以前的时候,妈妈也很想她,但是他又不回来,妈妈说他是为了工作,可是工作真的就那么重要吗?”

  “丫头……,”蔡文越呆立在教室的门口,他刚才也在保安的许可下进到了学校里面。蔡吉的话落在他的耳朵里,让他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

  “爸爸错了,爸爸再也不离开你了,”蔡文越走到蔡吉的身边,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是爸爸不对,爸爸以后就留在这里,天天陪着你。”

  “真的吗?”蔡吉抬起头朝蔡文越望去,眼睛眨了眨,被泪水打湿了的睫毛扑闪着甚是楚楚可怜。

  “真的,”蔡文越狠狠地点了点头。

  蔡吉擦干眼泪,伸出小拇指道,“拉钩。”

  两人拉钩约定好,蔡吉这才破涕为笑。

  “你是蔡吉的父亲?”王曼之前只知道这个小丫头是陈斌他们在灾难中救下来的,没想到她的父亲竟然也活着,而且还能出现在这里和她见面。

  “是的,”蔡文越说道,他看到王曼刚才一直蹲在女儿身旁哄她,心里对这位老师很是感激。

  “这是王曼王老师,就是阿彩跟你提到过的张偲大哥的妻子,”陈婷向蔡文越介绍了王曼。接着她又抚了抚蔡吉的后背,明白了她流眼泪的缘由后,知道没什么事便放下心来,“丫头,爸爸回来了要高兴才对嘛。”

  “王老师,感谢你对蔡吉的照顾和教育,”蔡文越从王曼和女儿在交流中的一些细节上就看得出这位老师对孩子很细心也很有爱心,他为自己的女儿能遇到这样一位老师而庆幸。

  加上从陈斌和阿彩那里对王曼了解到的一些情况,蔡文越在心里也很是佩服她和她的丈夫。

  “爸爸,”蔡吉突然扯住父亲的手说道,“有天晚上我梦到你被坏人追赶,然后跳到河里了。看到你沉了下去,我不停地喊你,但是你好像又没听到。”

  “是吗,”蔡文越心里一惊,突然想到自己那天逃出研究所时,正是被德隆和道夫追赶,在被逼到桥上之后无奈选择了跳河。米国和华国分割在地球两端,两国有着差不多12个小时的时差,蔡文越跳河的时候米国正是白天,而华国的崇明岛却已经到了深夜。

  “这难道就是父女连心吗?”蔡文越觉得这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又找不到科学的道理来解释。

  “你爸爸好好的在这里呢,怎么会跳到河里呢?”陈婷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帮她把书包重新背到背上,“我们准备回去吧。”

  “王曼姐,你也跟我们一起去东滩吧,陈斌他们从米国回来,加上小丫头的爸爸还有从北美带回来的同伴,大家晚上一起吃饭,正好可以互相认识一下,”陈婷说道。

  “我现在还没下班,要晚一点才能过去,”王曼在学校里还有事情没弄完,她今天还不知道陈斌他们回国,所以也没像李安瑞和董燕一样向学校请假,“你们先带孩子们回去,晚点我处理完学校的事就来。”

  王曼正说着,突然程子轩“哇”地一下哭了起来。

  “怎么了,子轩?”陈婷问道。

  “蔡吉姐姐都找到爸爸了?我还没有找到我的爸爸妈妈,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