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987章 碰上抢活的了

小说:《天命赊刀人》 作者:困的睡不着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树欲静而风不止!

王惊蛰在殡仪馆里平静的日子,忽然被一件意外事件给打破了,然后他不得不感叹自己一句,真是乌鸦嘴啊,简直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事情的起因是早上七点来钟左右,殡仪馆里来了个送葬的队伍,人很多队伍也比较庞大,并且死者的家属似乎还挺有权有势的,因为按照正常的火化程序,死的人要火化时如果是正常死亡就由医院出具死亡证明,如果是意外或者事故则由警方来出,然后尸体送到殡仪馆交手续交钱,再排队火化,但是这个死者被送来之后,一切程序居然全都略过了,首先他们是直接从医院的太平间把人拉过来的,尸体并没有在殡仪馆停留,就去火化炉前排队了,而且还被安排在了第一炉。

烧第几炉来说其实对死者家属还挺重要的,因为几乎九成的人都普遍认为,烧第一炉的尸体比较好,越往后越不好,因为前一天晚上火化班的人会将今天烧的会都清理干净了,那第二天的第一炉就比较干净了没有其他的杂灰,排在了后面的搞不好杂灰就很多了,打个比方吧如果是下午火化的,那出来的灰可能就不知道掺杂前面多少个人的了,一般人家都会比较忌讳,因为到时候祭拜的时候,你可能一不小心就拜了不少不认识的人。

虽然听着有点夸张的,但绝对有这种可能,所以谁都想着火化时让往前面靠靠。

今天送来的死者就厉害了,火化证明还没有开出来呢,人家直接就排到了第一炉,准备七点半一开炉后马上就送进去,在这个制度已经相对来说比较严格的社会,此户人家还能做到这种程度,就说明人家还是有些能耐的,特别是这里还是沪海。

死者是这户人家的儿子,今年才二十几岁,两天前的深夜十一点左右开车从一座六七米高的桥上一头扎了下来,掉到底下后摔死的,不过死者在死之前有些惨。

桥高六点五米,下面是水泥地,死者当时开了一辆牧马人越野,这车还是比较结实的,掉下来后当场并没有死,但是车辆变形时将他给死死的卡在了里面,然后碎裂的玻璃扎破了他的动脉,并且有些碎片还插进了他的身体里,都是从前胸扎进去的,车子掉下来的十几分钟后就被路过的车辆发现了,这也就是在沪海,换成别的城市可能第二天天亮了才会发现这起车祸,二十分钟后消防和警车就过来了,但是救人的时间却被耽搁了,因为卡在车里的司机很难被拽出来,只能用切割的方式把整个车体都给切开才能将人拉出来,这么一来时间就不够用了,哪怕之后救护车来了都没赶趟。

据说在现场的人一直都能听到死者的惨叫,那凄厉的叫声在黑夜中显得特别渗人,听得人头皮都直发麻。

所以说,这人开车从桥上掉下来没当场死亡,最后完全是因为血流干了和受了伤的原因,他足足停了能有将近一个小时才死去,车下的血迹流了一大滩,救人的消防和警察脚下踩得都黏糊糊的。

死者的家属到殡仪馆的时候,王惊蛰正在吃早饭,昨晚值班的陈放忽然就找了过来,跟他说道:“王哥,来活了,有个死者死的挺惨,可能得要阴阳先生,你去看看?”

王惊蛰正好刚吃完饭,擦了擦嘴后说道:“行啊,去看看吧,挣点零花钱什么的,对了,怎么死的,哪惨了啊?”

“我也是听火化班那边说的,这人的尸体现在排队呢,本来应该一百六七十斤的人,看着特别的干巴瘦,他们说血都快流没了,身上还有不少缝合的伤口呢,好像车祸从桥上掉下来的”

“啊,那是挺惨的,确实得要我出场了,你还别说我现在都有点迷恋上这活了……”

王惊蛰在殡仪馆里工作的日子,一共接了不少次的白事,八成以上都比较简单,属于正常死亡的那就正常处理呗,也不是特别复杂,碰到死亡不正常的就得费事处理一下了,王惊蛰主要是不想闲着,给自己找点事做做,要不然这人一天天的都要呆发霉了。

王惊蛰和陈放是七点半之前赶到炼人炉前的,他们穿过人群来到队伍前面时,就看见有两个穿着道袍背着拂尘的人正在和人交代着什么。

“许先生,已经看过令郎的八字了,必须得七点三十五分前准时送进炉里,不能耽搁,这个时辰对他来说正适合,由于令郎的死比较……嗯,就是戾气比较重吧,等灰出来以后,您家里最好准备两个人为他披麻戴孝,毕竟得需要人送终才能消消他的戾气”

“随便找两个?”

一个道士摇头说道:“那肯定不行,正常来说老人死了是晚辈披麻戴孝送终让老人一路走好,令郎并且婚配没有子嗣也没晚辈,就没有合适的披麻戴孝的人,我们得找两个八字能和令郎配上的人认他成干亲才可以,这可不是随便找就可以的,而且后续送终落骨灰时还得要几个法事要走,都得用上他们”

姓许的先生想了想,跟家里人低声吩咐道:“挑两个远房的亲戚,比小良年纪小的,然后八字带过来……”

这边正谈着的时候,陈放和王惊蛰也来了,他顿时皱眉说道:“呀,还碰上抢活的人了,这不地道啊,我们殡仪馆还能让他们给抢了,这人也太不懂规矩了啊”

王惊蛰伸手拉住他胳膊,摇头说道:“行了,我这也不是主业,谈不上抢不抢的,随他们去吧,我们不管了”

“啊?你不接?”

“嗯,不接了”王惊蛰是看出来对面那两个道士的装扮应该是出自正一的了,这可不是走江湖混饭吃的假道士,是正儿八经出自名门大派的正经道门人士,他不太愿意和这类人打交道,也没必要因为这点事去和他们产生什么纠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