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六十七章

小说:七月的暖阳 作者:陌殇北归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夏七月回答的果断,倒是让杨晨吃了一惊,说实话,在学校里他还算是蛮关注夏七月的,却从未听说过她和谁在交往,更从未听说过她和哪个男生走得近,杨晨不太相信的又问道:“他叫什么?”

“这个好像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夏七月答着:“何况你也不一定认识。”

“你也说了不一定认识,是不是?”杨晨搅了搅碗里看着很酸的面,夏七月没吭声,对他的态度也变得有些淡漠冰冷,杨晨觉得自己问的可能多了,饭吃完之前再不说话了。

两个人往外走的时候杨晨有意想和她说话,偏头问她:“吃过药舒服点了吗?”

“嗯。”夏七月低着头拉开帘子:“谢...”谢谢还未说完,迎面撞上一个高大的身影,杨晨连忙揽住夏七月的肩膀往旁边拉了一下以免她摔倒,他拧着眉问面前的男人:“不看路吗?”

“不看。”冷冰冰的男声响起:“怎样?”

听见这个冷冰冰的声音,夏七月整个心都要跳起来,她猛地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人,很多天不见,向阳瘦了。

“你道歉!”杨晨一时语塞,面前的男人留着板寸,一双浅褐色的鹰眼毫无情面的看着他不为所动。

夏七月面带浅笑轻声说:“对不起,我又撞了你。”这句话无比的耳熟,向阳笑了笑,双手插兜的看着她:“没关系。”

杨晨不明所以看向夏七月,疑问道:“明明是他撞的你,你为什么要道歉?”

“那你想怎样?”向阳盯着杨晨的目光凌厉甚至还带着一丝火花,周围吃饭的人都停下了筷子,想要围观这一起突如其来含满硝烟味的战争。

杨晨的个子也不低,和向阳站在一起相差不足二寸,他也带上了挑衅的目光看着面前的男人,毫不客气的加大了音量:“道歉。”

不等向阳说话,夏七月直接问道:“你来这里吃饭吗?”

“嗯。”向阳应声,又看了眼杨晨,这人他在画室见过,明知故问道:“你朋友?”

“画室同学。”夏七月的这个回答比朋友轻却又比陌生人只多了那么一层浅淡的关系。

一听这些话周围看热闹的一众闲人都回过身吃饭了,而杨晨也从话语里听出原来他们两个是认识的,他有些抱歉的说:“不好意思,不知道你们认识,他是你的?”

向阳没有给夏七月说话的时间,斩钉截铁的替她回答:“同桌。”

只是在那一瞬间里,他看见了她眼里的失落,夏七月有些赌气的说道:“那不打扰你吃饭了,我们先走了。”

夏七月离开后,向阳在店里坐了一会却突然什么也不想吃了,今天是夏七月上课的日子,本来想过来看她一眼,却不料在外面的时候就看见他们俩人面对面坐着,本来是想离开的,却没忍住撞了上去。

“你同桌看起来挺凶的。”杨晨说道:“不过好像挺眼熟,但是怎么突然想不起来叫什么名字。”

夏七月还沉浸在刚才向阳的回答,此时此刻并不想去搭理这个絮絮叨叨的画室同学,一路上她都很气,很委屈,以前是不能说认识,现在连朋友都不说了,直接是同桌,如鲠在喉不过如此了吧。

直到在画室坐下,杨晨也没想起那个同学的名字,见夏七月情绪低落以为她还是身体不舒服:“是不是胃又疼了?要不我陪你去医院吧。”

“谢谢不用了,好多了。”夏七月坐回自己的位置拿出手机查看,连一条短信都没有给自己发,向阳,你是不是不要我了?真的那么不在乎我的感受吗?她不明白之前两个人明明很好的,她不主动联系就是担心他忙,可是今天有时间来学校门口吃饭,没有时间和自己联系吗?

再次被拒绝的杨晨也不在意,他估计这会再问她那人叫什么,她也无心回答,便回了位置给自己身边的同学小声形容道:“有个个子高高瘦瘦眼角有条小疤的男生你认识吗?”

同学想了想也悄声回答他:“高高瘦瘦的男生可多了,不过眼角有条小疤的...校霸?他好像就有,你该不会惹了他吧?”

“向阳?”杨晨有些不敢相信,毕竟听说他基本不会和女生讲话,而刚才他好像对夏七月的态度还挺客气的,虽然听说向阳找了个女同学坐同桌,但是夏七月那么乖,不太可能吧?作为美术生的杨晨,加上他的细心他决定简单的勾勒出这个男生的样貌让偶同学辨别,他连忙说道:“等,我画给你看。”

杨晨手下很快,简单的画了个大概,但是突出了那双眼睛和鼻子,同学偏头一看,惊吓了一般:“这就是他啊,我的天,你打听他干嘛?”

“你们干嘛呢?”杜老师看到他们不认真听色彩分析在下面叽叽喳喳顿时来了火,吼道:“你们父母赚的钱给你们交着学费就是来交头接耳的吗?一周就一天课程,还有多少时间就要面临高考,一个个是不是都算不清楚,杨晨,你一直乖巧,怎么现在也变得跟个话痨似的,刚看你俩呢想着你说两句就算了,这还絮絮叨叨滔滔不绝的没完没了了啊?”

这是杨晨第一次被老师训话,他脸烧的通红连连道歉:“对不起老师,我不会了。”

而那个同学大概是被老师骂的多了,没什么感觉的低下头偷笑,杜老师直接火了,指着他怒喝道:“你!给我站着听!下课去外面跑三圈再回家!杨晨你也站着听课!”

“那...我也要跑圈吗?”杨晨小心的问道。

“我看你也想跑,那就一起跑吧!”杜老师摆摆手一脸的痛心疾首。

这下其他人都笑了,杨晨心里那个悔啊,干嘛多问这一句,这下好了,等下放学还要再跑三圈。

下课后他俩留下跑圈,凑热闹的同学坐在操场上给他们吹着口哨,夏七月没事也不想在学校里多逗留,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情绪失落的朝着外面走去。

离开校门口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有人一直在按喇叭,夏七月推着自行车往路边让去,喇叭响个没完没了,她没心思搭理身后的人,人都快让到人行道上了,后面也不消停,夏七月气鼓鼓的把自行车往人行道上抗,“小矮子!”向阳无奈的喊了一声,再不喊估计她要炸毛了。

夏七月回过头一脸郁闷,不高兴的说:“你早点喊我不就行了。”

笔直修长的腿跨坐在摩托车上,向阳一身黑红色的机车服带着头盔,缓速的开到她身边:“还为下午的事生气呢?”

“同桌有事么?”夏七月看着他,一双黑亮的大眼睛透出的是让人难过的冷漠,轻风吹起她额间散落的刘海,显得那么清冷寡闷。

向阳苦笑,是啊,有事么,没什么事,这一刻他竟说不出话,停在她身边默不作声的与她对视,夏七月想听一句好话,哪怕,只是哄哄她。

末了,向阳偏过头淡声道:“分手吧。”

夏七月愣了愣,茫然的看着他,双唇轻启:“你说什么?”她想过他会为了下午的事而来安慰她,也想过他会硬着一张脸随便说些什么,可唯独分手两个字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的,夏七月僵硬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原本已经回温的天气,此刻感受到的只有刺骨的冰冷。

今天下午还告诉别人自己有男朋友呢,这会就失恋了,呵呵。

“对不起。”向阳隔着头盔向她道歉,看起来似乎很没诚意,但是他不想摘下头盔,这样隔着一层玻璃,心好像就不会那么疼,夏七月也就看不到自己什么表情。

“向阳。”夏七月强忍着眼泪夺眶而出,浅声说:“从一开始你就没有想过把我公之于众,到现在了,我都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对我说出分手两个字,你忙,我从未打扰,你说你家里事情多,我也从不过问,我就想问一句,从始至终是不是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向阳摇头:“不是。”之后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安慰或者让她看起不来不那么难过,如果一开始自己就忍着不去撩拨她,也许不会导致现在的场面。

夏七月强迫自己笑了笑,向阳垂下头手指在机箱上扣了扣,轻声说:“如果以后有什么处理不了的事或者需要帮忙的你都可以找我。”

“没必要了吧,阳哥。”夏七月的口吻冷淡至极,向阳第一次觉得阳哥这个称呼充满了让人莫名的疏离感。

夏七月转过身跨上自行车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许哭,不许落泪,不许丢人,可在转身那一刻还是泪流满面,她毫不犹豫的离开这个让人看起来特别丢人伤心的地方,身后没有摩托车的轰鸣声响起,也没有人叫她的名字或者说一句话,安静的可怕。

头一次夏七月迫切的想回到那个可以把自己包起来的房间里,可惜就算是自己想藏起来的房间也还是有别人在的,姑妈出门了,家里许志正喝着啤酒窝在沙发里打电话,夏七月刚进门,许志就挑眉问道:“打你电话怎么不接啊?”

夏七月没应声直径走进卧室关了门。

“哎!”许志放下手里的啤酒挂了电话喊道:“我说你怎么回事啊?听不到我跟你说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