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一百十六章 云风篁:小傻瓜呀么小傻瓜

小说:这后宫有毒 作者:繁朵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懋姐姐怎么还没出来?”兰舟夜雨阁正厅,袁楝娘摸着高高隆起的小腹,似笑非笑问陈竹,“莫不是瞧不起本宫,故此避而不见?只是本宫位份低于她也还罢了,瑶宁姐姐可也在这儿呢!”

陈竹擦着冷汗赔笑:“娘娘说笑了,我家娘娘知道两位娘娘前来,欢喜还来不及呢!只怕怠慢了贵客,所以还在梳妆,等会儿就下来了。还请娘娘稍待!”

“那就好。”袁楝娘眯着眼,冷哼道,“昨儿个懋姐姐去慈母皇太后跟前脱簪请罪,又是哭又是说的,可是口口声声要洗心革面,与人为善!若是今儿个就对宫中姐妹闭门不纳,却也未免太过虚伪了!”

说着看一眼顾箴,顾箴捧着茶水,脸上没什么表情:“本宫记得懋昭仪自恃年少美貌,便是伴驾,也顶多薄施脂粉,就算从知道消息起才开始梳妆,应该也用不了多少时间罢?”

“这……”陈竹稍作迟疑,就被袁楝娘赏了个眼刀,担心含糊其辞会引来更大的麻烦,硬着头皮点头,“两位娘娘请放心,我家娘娘过会儿就来了。”

万幸没多久,就听里头楼梯作响,盛装打扮的云风篁领着念萱款款走出来,满面春风道:“今儿个是什么风把两位给吹过来了?可真叫我意外。”

边说边给顾箴福了福,见袁楝娘稳稳的坐在椅子上,丝毫没有给她见面的意思,挑了挑眉,也没说什么,自顾自的坐了,含笑说,“瑶宁姐姐也还罢了,悦婕妤可是有身孕的,早知道说一声,该本宫去芳音馆看望你才是。”

“这个就不必了。”袁楝娘哼笑道,“慈母皇太后不喜奢侈,手里头的妆奁就那么几件,懋姐姐多去个几次,怕是慈母皇太后招架不来。”

这话摆明了讽刺云风篁脱簪请罪却间接跟袁太后打了一场秋风。

但云风篁跟没听懂一样,微笑说:“也是,慈母皇太后之前病着,连陛下都十分担心,虽然这两日大好了,到底不宜打扰,还是该让她老人家静养才是。”

言外之意袁太后之前病到了皇帝都牵挂的地步,至今不适合打扰,你袁楝娘却还是跟着太后住芳音馆,可见多不体恤长辈!

“懋姐姐今儿个很有些不一样。”袁楝娘听了出来,一皱眉,目光在她脸上转了一圈,就掩嘴笑,“嗯,还是头一次看昭仪做酒晕妆呢。说实话这妆容跟昭仪并不相衬,昭仪年纪小,眉宇都还没长开,根本压不住这等艳妆……啊等等,怎么昭仪这脸上?”

她这话说的周围之人下意识的看向云风篁脸上。

虽然云风篁用的是最艳丽、敷粉最重的酒晕妆,但因着肌肤白嫩,掌掴的痕迹鲜明,再怎么遮掩,仔细看的话仍旧能够看出来痕迹他们当然想不到这是江氏打的,却联想到昨儿个皇帝来过兰舟夜雨阁而云风篁随后去芳音馆逗留良久的事儿,一时间神情都微妙起来。

“本宫脸上有什么问题吗?”然而云风篁气定神闲的,就好像大家看到的痕迹都是眼花一样,轻摇团扇,一脸无辜的跟袁楝娘说,“至于说妆容,悦婕妤今儿个却也是浓妆呢!婕妤这脸上,似乎也有点儿什么?嗯,莫非晚上睡觉磕着了?”

袁楝娘闻言一怔,面上就露出羞恼之色:她光顾着引众人看云风篁的狼狈,却忘记自己这些日子也一直用厚重的脂粉遮去真实的面色。

因为本来就不是非常漂亮,入宫以来见着的美人比比皆是,袁楝娘素日就在打扮上非常的用心。

自从妊娠以来,原本光洁白皙的面庞上逐渐出了斑虽然无论袁太后还是淳嘉帝都认为这没什么,也不觉得难看,袁楝娘自己却受不了,越发的涂脂抹粉,进行掩饰。

此刻被云风篁戳穿,气的差点跳起来,咬牙切齿道:“果然你所谓的知错能改,都是打量慈母皇太后好说话,巧言令色!”

“悦婕妤这话本宫有点听不明白了。”云风篁诧异道,“本宫说错什么了吗?你今儿个不是浓妆?脸上这痕迹不是磕着碰着的?本宫似乎没说什么犯忌讳的话罢?”

她心中冷哼,她按着江氏的吩咐去给芳音馆认错,那是要改变袁太后以及淳嘉帝对自己的看法,可不是为了讨好袁楝娘!

难不成袁楝娘还觉得,她去袁太后跟前脱簪请罪了一回,从此在这宫里头就低人一等,谁都可以过来踩上一脚了?

就是云风篁愿意这么委屈自己,江氏还舍不得呢!

“本宫这脸上当然不是磕着碰着的!”袁楝娘瞪着她,片刻,忽然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这也难怪懋昭仪会误会,毕竟懋昭仪不曾怀孕过,而且日后也不会有孩子了,当然不知道,孕妇出斑乃是常见之事。待临盆之后,自然就会消去,再折腾也不过就这么十个月光景罢了!”

话音未落,厅中已是一片寂静!

毕竟对于这时候的女子来说,不能生的痛楚简直无以形容。

前朝后宫虽然早就传开了云风篁子嗣艰难的话,却无一后妃在她跟前直截了当的提过,主要就是同为女子,哪怕是敌对呢,都觉得这么做太过刻薄了点儿。

或者自居身份,或者自恃涵养,又或者为自己留一线,终归口下容情。

结果袁楝娘却这么公开的、赤.裸.裸的说了出来,一时间连与她同来的顾箴都微微皱眉。

“……”云风篁硬生生按捺住了立马回嘴的冲动。

她对于不能生的遗憾其实没有外人以为的那么大,一来当初决定拿生育能力换妃位,就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二来她这个年纪还没到急着当娘的地步,对于子嗣根本没什么执念,更看重自己的安危与利益。

当然最重要的就是,她又不爱淳嘉。

完全没有亲自给他延续血脉的冲动……

对于失去生育能力从而避开妊娠跟坐月子这种虚弱期简直窃喜在心……

但哪怕没有江氏在旁提点,云风篁也知道,她不能将这种真实的态度表现出来。

因为这不仅会暴露她对淳嘉莫得感情的真相,也是个很好的、博取袁太后同情的机会袁太后到底是自己不能生,还是因为扶阳端王体弱才没让正妃怀上,外界自然是无从得知。但这位太后肯定是想生却没能生得成,不得不退而求其次抱养庶子的。

这其中的心酸,不需要讲述,都能想象。

云风篁在心中默数,足足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在异样的寂静里,幽幽道,“悦婕妤说的不对,本宫虽然没有怀孕过,日后怎么会没有孩子?本宫身为绚晴宫主位,绚晴宫中所出皇嗣,都是本宫的孩子。”

“正是如此。”袁楝娘一皱眉,还待说什么,这时候顾箴忽然开口,道,“悦婕妤素来心直口快,这话也没旁的意思,就是见懋昭仪不懂,给昭仪解释了下,昭仪可别误会。”

她边说边偷偷扯了扯袁楝娘的袖子,示意不要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越纠缠对她们越不利。

只是袁太后有时候都劝不住袁楝娘呢,虽然今日是袁楝娘主动邀顾箴一起过来的,这会儿哪里肯善罢甘休?

见状却是不予理会,哼笑道:“懋昭仪年轻,又没生养过,连孕中长斑这样的事情都不晓得。本宫真担心日后交给昭仪抚养的那些皇嗣,昭仪能不能养好?要知道皇家血脉,生而尊贵,遑论陛下膝下空虚,无论皇子还是皇女,可都是要紧得不

能再要紧。依本宫说,懋昭仪接这差使之前,还是掂量点儿的好!”

她这话用心非常的险恶,云风篁一个回答的不好,日后抚养皇嗣,养好了理所当然,养差了少不得被扣个“为了逞能罔顾皇嗣安危”的罪名。

只是云风篁素来狡黠,哪里是这么好被捉把柄的?

当下呵呵一笑,说道:“悦婕妤莫要担忧,婕妤可能怀孕次数还是少了点,所以经验有限:本宫这儿的伊御婉也是有孕在身,却迄今面庞光洁,肤白胜雪,瞧着竟比未有喜之前还容光焕发些。可见世间之人各不相同,也不是所有孕妇都长斑的,却非本宫对孕妇毫无了解呢。”

“只不过没想到伊御婉年纪轻轻的以前也没有过经验,孕中一切如常,婕妤都算过来人了却还会有这样的烦恼而已。”

虽然没故意咬重某几个词,但就字面也很难不让两位进宫近十年的妃子怀疑,云风篁是在影射她们的年纪。

“……”袁楝娘只觉得自己心口中了一箭,郁闷的没法说,不禁坐直了身子,怒道,“你什么意思?!你是说你将伊御婉照顾的很好,而慈母皇太后没照顾好本宫么?!”

她这是打算胡搅蛮缠了。

云风篁差点没笑出声来,心道这真是个小傻瓜,就这么点儿水准还敢主动杀上门来:“悦婕妤真会开玩笑,谁不知道你之所以一直住在芳音馆,乃是因为慈母皇太后病着,要就近侍疾?难不成这些日子,竟是慈母皇太后抱病照顾你不成?”

袁楝娘:“………………………………”

她一口老血卡在嗓子眼,想发作却又无从发作,想咽下去又实在不甘心,好半晌,才气冲冲的一拍桌子,也不跟顾箴打招呼,直接起身,走了!

被忽然扔下的顾箴:“……”

人正捧着茶碗呢,见状只得放下来,忍着尴尬同云风篁不咸不淡的道了个别,匆匆而去。

这两位前脚出了兰舟夜雨阁,后脚就一前一后的赶到了芳音馆袁太后早在袁楝娘坚持去云风篁那边“拜访”时就做好了收拾一地鸡毛的准备,这会儿见着侄女儿回来,眼皮一撩,道:“不是说要去跟懋昭仪好生亲近么?怎么这么会儿就回来了?”

她以为侄女一定会各种告状诋毁,结果袁楝娘踌躇了会儿,却没说什么,只沮丧道:“她那人说话不中听,我不耐烦待下去。”

袁太后颇有些诧异,挑眉道:“怎么个不中听法?”

“……”袁楝娘回想了下对话过程,恼羞成怒的一拂袖,哼道,“这人年纪轻轻就不能生了,见着我这等孕妇,怀的还是皇嗣,心里不痛快,说话就是不三不四!我也懒得跟她计较!”

完了就说觉得有点乏,要回房去小憩。

太后温和道:“那你快去罢,别累着了。”

正说着,外头就有宫人来禀告,说是瑶宁夫人追着袁楝娘来了,正在门口求见。

“我才不要见她!”袁楝娘闻言露出厌烦之色,说道,“木头一样,话也不会说,什么都要我冲在前面……早知道才不要她去!跟个废物一样!”

袁太后有点心累,已经懒得纠正她不该这么公然的说位份比自己高的妃子,尤其声音还这么大,估计外头顾箴都能听到了,只无力的挥手:“哀家知道了,哀家会打发她的……你要休息你就去罢。”

太后打点精神又双给侄女儿善后,兰舟夜雨阁这边,云风篁才回到楼上屋子里呢,就听到楼梯一阵响,小宫女上来禀告,说是皇后那边派了人来,道是纪太后打算过两日携公主郡主们去善渊观小住,问后宫的后妃们有没有想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