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347章 幽冥古路栈道

小说:我从天上来 作者:荔枝哥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星魄境强者!鬼面女巫师!糟糕,我们被发现了了!”独孤白袍差点失声叫了出来。

“别出声,她没有发现我们!”展牧风冷静地说道,随手轻轻一挥,一道深渊隐匿气息,将他和独孤白袍的身形全部隐匿了起来。

星魄境的鬼面女巫师神识扫过展牧风和独孤白袍两人幻化出的微粒所在位置,没有发现什么,愣了愣,随即将神识收了起来。

独孤白袍惊愕的睁大了眼,万万没有想到,展牧风竟然真的能够在星魄境的强者手下,藏住身形,不被发现。

“想不到,修建幽冥古路栈道竟然是如此浩瀚的一个工程!”展牧风看着魔云海之中,忙忙碌碌怕不有数万之众的不死狱族部众,啧啧说道。

要知道,原本,展牧风所在的司羽宿境,修为最强的也不过是星海境修为,即便是所谓的宿境第一强者精烛之皇,也不过是星海境无字阶修为,以展牧风的估计,还打不过鬼孽佛僧。

而眼前,这不死狱族数万部众,可全都是星海境以上的修为,领头的鬼面女巫师,更是星魄境修为。

星魄境修为的修士,可是能够身躯神化亿万,元神出窍笼罩四方,体内修真灵气转化为虚无元气,身躯直接可以幻化成虚无的恐怖存在。

星海境与星魄境的差距,可谓是天壤云泥,星海境修士在星魄境强者面前,几乎毫无胜算。

这股恐怖势力,要是出现在司羽宿境,那不用一盏茶的功夫,不用什么赤乌星爆炸,整个宿境都要被夷为平地!

“不死狱族原本是地狱位面的部族,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近段时间以来,竟然大规模出现在了魔云海附近!”

独孤白袍也是心下震惊,看着不死狱族数万部众紧紧有条地从无数个位面结界搬运着各式各样的法器材质,利用重重精妙的阵法,拼接在一起,形成了一条即便是展牧风这等神识已经能够笼罩整个星海的星海境,也无法看到尽头的蜿蜒长路。

“很简单,幽冥古路上,一定有他们意想不到却又极为期待的宝藏出现了!这一次,我估计不死狱族即便不是倾巢而出,也是派出了绝对的精兵实力!”

展牧风冷静地看着不死狱族数万部众,沉着地说道。

鬼面女巫师身形幻化,一会儿出现在这个位面,一会儿出现在那个结界,将整个幽冥古路栈道的修建情况,都紧紧掌控在自己手上。

“主人,不知道咱们什么时候能够突破星魄境哦!”独孤白袍看着身躯如烟雾般,一会儿凭空出现,一会儿幻化虚无的鬼面女巫师,无比羡慕地说道。

“不必羡慕,很快咱们也能突破星魄境!”展牧风微微一笑,自信地说道。

独孤白袍重重地点点头,经历过破败酒馆一事,他现在已经对展牧风几乎膜拜到堪称信仰!

“修建这幽冥古路栈道实在是太过费时费力,也就是不死狱族,能够调动数万星海境修士同时抢修,换做他人,即便是幽冥古路上有天大宝藏,也修建不出这幽冥古路栈道!”

展牧风心中转过万般念头,回头看着独孤白袍冷静地说道:“一会儿,咱们趁着幽冥古路栈道打通,跟着他们一起,进入幽冥古路,我猜想,这幽冥古路栈道,虽然修建耗时费力,但打通的时间,应该不会太长!”

独孤白袍重重地点头。

就在此时,不死狱族之中的一幕,再次让展牧风惊愕了。

正在指挥修建幽冥古路栈道的鬼面女巫师,身边忽然出现了一尊星魄境修士。

独孤白袍指着出现在鬼面女巫师面前,修为丝毫不低于鬼面女巫师的臃肿肥硕、满脸横肉的血衣修士说道:“看他样子,好像是不死狱族的食骨冥尊,修为和地位,都在鬼面女巫师之上!”

展牧风微微一笑,无所谓地说道:“两尊星魄境出现了,看来,我们得小心为上了!”

就在此时,展牧风和独孤白袍几乎叫出声来。

“柳媚寒!精烛之皇!”

还好,展牧风反应够快,在一瞬之间,立即封住了自己和独孤白袍的气息,深渊隐匿之下,六翼血天使迅捷无比地施展出来,接连切换了数百个位面结界,才看看停下。

独孤白袍原本不明所以,神识扫将回去,却发现原来两人所站之处,星辰已经化为一片火海!

“这也太恐怖了吧!”独孤白袍惊愕地说道,但是,看向柳媚寒的目光,却依旧充满了仇恨和怒火。

展牧风制止了独孤白袍,作了个噤声的动作,目不转睛地盯着不死狱族食骨冥尊和鬼面女巫师等人。

这一次闪避食骨冥尊和鬼面女巫师的星魄境强者攻击之后,展牧风更是冒险,再次向食骨冥尊和鬼面女巫师靠近了过去,这一次,展牧风和独孤白袍的位置,甚至能够准确地听清食骨冥尊和鬼面女巫师的对话。

孤独白袍知道此时不是发怒的时候,赶

紧沉下心神,闭口不言。

“阿女,你这幽冥古路栈道的修建进度,也太慢了吧!”臃肿不堪的食骨冥尊一开口,便是一副居高临下不可一世的模样。

“冥尊,这幽冥古路栈道修建难度太大,小妹这已经是全力以赴在催办了!”鬼面女巫师面对食骨冥尊,几乎一点脾气都没有。

食骨冥尊不屑地看了鬼面女巫师一眼,冷冷地说道:“那我不管,本尊来之前,上头已经说了,三天之内必须打通幽冥古路,我不死狱族能否崛起,就看这次机会了!”

就在此时,食骨冥尊身边的柳媚寒妩媚地看了食骨冥尊一眼,格格娇笑道:“冥尊,你也不要太为难巫师妹妹了,毕竟,她确实也尽力了。”

独孤白袍惊愕地看着柳媚寒,万万没想到,柳媚寒对臃肿不堪腐肉一般的食骨冥尊也能抛出媚眼,心中一阵翻江倒海。

展牧风倒是丝毫不奇怪,这柳媚寒走到哪里都拜倒在最强者脚下的做派,展牧风早就见的多了,从以前九离部洲的佛图巫雷、魔声院长,到司羽宿境的万金澄、精烛宿境的精烛之皇,无一不是如此。

甚至于,展牧风看到柳媚寒现在已经是星海境无字阶的修为,也丝毫无感。

一路上,无数的强者都将倾国倾城媚骨天成的柳媚寒当做是傲世天下的一个象征,也都自认能够将柳媚寒控制甚至玩弄于股掌之中。

然而,不论是佛图巫雷、魔声院长还是万金澄、精烛之皇,他们都没有想到,其实他们都不过是柳媚寒为实现一己私欲的棋子。

柳媚寒面对着食骨冥尊万般妩媚,畏畏缩缩站在食骨冥尊身后的精烛之皇,表情就别提多丰富了。

食骨冥尊色.眯眯地看了柳媚寒一眼,又看了看面目狰狞如同被万鬼撕裂的鬼面女巫师,故作大度地说道:“既然柳妹妹把求死魔盒都带过来了,那看在柳妹妹面子上,本尊就帮你一把。”

话声甫落,食骨冥尊又色.眯眯地看了柳媚寒一眼,随后吐出一口淡黄色的虚无之气,淡黄色虚无之气出了食骨冥尊血盆大口,随即幻化成无数的星魄境小冥尊,迅捷无比地扑向正在抢修的幽冥古路栈道!

食骨冥尊的这一手修为,倒是让展牧风大看眼界,所谓星魄境神化亿万,果然如此。

“谢谢冥尊!谢谢柳姑娘!”鬼面女巫师嘴上恭敬,神色之中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冷狰狞!

就在幽冥古路栈道各处连接几乎完成的时候,一只奇怪的血红盒子,忽地从食骨冥尊手中飞出,沿着幽冥古路栈道飞速而上,直直消失在了幽冥古路栈道的尽头。

不一会儿,幽冥古路栈道尽头忽然传来一阵刺拉拉的沉闷响声,仿佛是一道尘封了无数岁月的通天之门,缓缓地打开了。

“幽冥古路栈道打通了!”不死狱族数万部众沸腾了。

鬼面女巫师带领不死狱族数万部众,日夜不歇苦干了十余日都无果的幽冥古路栈道,竟然在食骨冥尊一口虚无之气的帮助下,不多久就成功打通了!

食骨冥尊鄙夷地看了鬼面女巫师一眼,一声冷哼,拉着柳媚寒的白嫩细手,当先沿着幽冥古路栈道飞了过去!

精烛之皇恶毒而幽怨地看着飞身离去的食骨冥尊和柳媚寒,也赶紧飞身追了上去。

鬼面女巫师脸色一变,紧咬着鬼面嘴唇,也飞身跟了上去。

不死狱族数万部众随即也都跟了上去。

就在幽冥古路栈道通道即将关闭的瞬间,谁也没有注意到,两粒微尘,在深渊隐匿气息的隐匿之下,如光似电地飞过了幽冥古路栈道,紧随不死狱族大队人马之后,登上了幽冥古路。

食骨冥尊似乎对幽冥古路竟然颇有些研究,刚进入幽冥古路,立即发出一声清啸。

“幽冥鬼狐何在!”

随着食骨冥尊的这声轻啸落下,忽然之间,一只通体银色双目漆黑如电的狐族,出现在了食骨冥尊面前。

躲在暗处的展牧风和独孤白袍暗暗咋舌,这幽冥鬼狐,竟然都是星海境第七阶洪字阶修为。

“传说中,这幽冥鬼狐乃是幽冥古路独有的不世出的圣畜,这不死狱族的食骨冥尊竟然能够控制,真是厉害!”独孤白袍啧啧称奇,轻声说道。

展牧风心中却是暗暗纳闷,这幽冥古路看起来虽然只是一个位面,但范围却大的出乎意料,神识根本探不到尽头,玄牝之门朵拉法则秘钥究竟会藏在哪里,根本无从查起。

“冥尊,您竟然早就在这幽冥古路之中布下了人马!真是厉害!”看着随叫随到的幽冥鬼狐,鬼面女巫师震惊了,羡慕嫉妒甚至顶礼膜拜的心都有了。

原本,鬼面女巫师以为自己也是星魄境第一境的修为,虽然只是初入星魄境,但应该与星魄境第三境的食骨冥尊差距也不是很大,心下对食骨冥尊的作威作福颇有些不以为然,甚至还颇有些想跟食骨冥尊一较高下的傲

气。

然而,就在食骨冥尊一踏入幽冥古路,就能召唤出幽冥古路特有的土著物种幽冥鬼狐为几用的时候,鬼面女巫师知道,她与食骨冥尊的差距,绝不是一星半点,中间隔着一条巨大的天地鸿沟。

食骨冥尊一边享受着鬼面女巫师的羡慕嫉妒膜拜,一边慢条斯理地问了幽冥鬼狐一些关于幽冥古路的事情,心下却在暗暗偷着乐,“要不是领主大人提前布局,本尊又岂能叫得动幽冥鬼狐这等狡猾的幽冥古路土著物种,哎,就算是领主大人提前布局,也不过是降服了不到十只幽冥鬼狐而已!”

展牧风和独孤白袍躲在暗处,听的食骨冥尊与幽冥鬼狐的对话,听了好一会儿,独孤白袍两眼放光,展牧风却是无比的怅然若失。

原来,这食骨冥尊问询幽冥鬼狐的,都是一些关于幽冥古路什么时候在哪里又掉下来了什么宝物、浮沉遮天墓墓门什么时候开启之类的话,根本就没有涉及到玄牝之门朵拉法则秘钥。

独孤白袍却不一样,他作为靠近魔云海的土著,对浮沉遮天墓和幽冥古路的传闻听得实在太多太多,现在他所关心的和食骨冥尊一模一样,都是浮沉遮天墓和幽冥古路上的宝贝。

要知道,浮沉遮天墓可是埋葬当年至天境天主的法器,据说还是从仙界掉下来的法器,里面埋藏这不知道多少的神秘宝物。

甚至,还有传闻说,这浮沉遮天墓即便是在仙界位面,都是不可多得的法器,无数亿兆光阴之前,就是这浮沉遮天墓,终结了诸天的传奇!

“启禀冥尊,距此一炷香距离的幽冥古枫林,近日出现了至天境天主傲无双的一指残躯!”幽冥鬼狐恭敬地说道。

“什么!至天境天主傲无双的一指残躯!”食骨冥尊和鬼面女巫师都是大吃一惊,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

要知道,至天境天主傲无双,可是主宰诸天大道的恐怖存在,当年甚至还曾杀上仙界,搅的诸仙大佬不得安宁!

不要说是在这幽冥古路,即便是在浮沉遮天墓之中,至天境天主傲无双的一指残躯都胜过无数的宝物!

幽冥鬼狐此话一出,就连食骨冥尊身边,满脸妩媚,故作小鸟依人的柳媚寒,神情都是大变。

“阿女,立即传我命令,全军出击,直捣幽冥古枫林,务必将至天境天主傲无双的那指残躯拿下!”食骨冥尊嘴角闪过一丝得色,似乎胜券在握一般,大手一挥,带着柳媚寒,率领不死狱族大军就出发了。

鬼面女巫师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心下暗骂道:“既然叫本巫师传令,你瞎挥什么手!”

但是,这种话,鬼面女巫师只敢在心里暗暗腹诽,却不敢当着食骨冥尊的面说。

就在食骨冥尊豪气冲天地带着不死狱族数万星海境大军,浩浩荡荡地朝着幽冥古枫林飞奔而去的时候,忽然之间,在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不死狱族星海境大军最后的两名兵士,悄无声息地被两道雷霆气息击中了!

“走,跟上,潜伏到那两名兵士身上去!”展牧风低声说道,轻轻一挥手,一道深渊隐匿气息将他自己和独孤白袍包裹了起来。

原来,刚才一直在暗中观察,随时准备伺机而动的展牧风,抓住食骨冥尊大大咧咧地带着手下奔向幽冥古枫林,神识稍稍松懈的那一个瞬息机会,迅捷无比地施展出了两道万恶魔胎功法,击中了不死狱族星海境大军之中,站位最为靠后的两名兵士,立刻将两名兵士控制在了自己手里。

随即,展牧风身形幻化成微尘,在深渊隐匿气息的隐匿之下,带着独孤白袍,迅捷无比地飞身上前,潜伏在被自己控制的其中一名兵士身上,轻飘飘地落在那名兵士肩领之上。

一向来都是极为傲慢自负眼高于顶的食骨冥尊,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区区两尊星海境,或者说,展牧风这尊只有星海境第二阶修为的蝼蚁,竟然敢出手控制他的兵士,并胆大包天地潜伏到他的兵士身上,悄无声息地尾随着他不死狱族星海境大军前往幽冥古枫林。

“难怪这幽冥古路被这么多的各路大佬觊觎,不要说至天境天主傲无双的那指残躯,就算是这大路边随处扔弃的刀剑法器,也都不是寻常之物啊!”

独孤白袍看着一路上不时闪现的宝刀宝剑和各式丹药法器,在两尊星魄境和数万星海境大军面前,却又不敢出手,只能干瞪眼。

展牧风也是暗暗咋舌,但是,咋舌的却不是一路上不时闪现的各种宝物,而是这幽冥古路之中,不时闪现的各式生灵。

“这幽冥古路之上,只要冒了头的生灵,竟然都是星海境以上修为,真是奇了怪了!”

但是,展牧风随即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这幽冥古路既然能够连通到浮沉遮天墓,那说明灵气自然极为充沛,不要说幽冥古路原本就有不少土著生灵,就算没有,在如此充沛的灵力抚育下,也能孕育出亿兆生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