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二百四十八章 水上追逐

小说:冥捕司 作者:宾宝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朝阳初升,金色的阳光带着暖意洋洋洒洒地铺在运河之上,一艘运输果品的货船在清晨冒着阵阵水雾的运河上缓缓前行,清晨的朝阳穿过船舱的木窗,像一层薄纱披盖在白宇玄和苗笑婷身上,此时二人正紧紧相拥在一起,睡得正香。

两个时辰前,白宇玄和苗笑婷在客栈里分析出官船倾覆案的重要嫌犯正是扬州槽帮的总扛把子陈峰后,二人便担心由于白天在丽春院跟踪神秘人的事情被发现,晚上又在刺史府与那些青衣剑客过招,自己知晓神秘人与杨应元密会的事情已经败露,为了稳妥起见,二人连夜离开客栈,在扬州码头附近一直等到清晨的第一艘船,才踏上返回琴州的行程。

望着船舱里那紧紧相拥的二人,正在船舱清点货物的船老大露出会心一笑一笑,双眼转向将整张脸塞入白宇玄怀中的苗笑婷,阅历丰富的汉子笑道:“刚刚上船的时候明明还不让人家小伙子靠近自己,转眼间已经把自己的脑袋塞进人家的怀中了,这个姑娘真是不坦率”。

由于昨晚着急出门,二人没有换上官服,而是穿上一身便装就匆匆离开客栈,所以船老大便将二人误以为他俩是私奔出逃的一对苦命鸳鸯。

虽然太阳已经露头,但从窗外钻入的晨风还是让人感到一阵寒意,船老大拿起一旁御寒的厚毯子,像一名慈爱的兄长给两名嘲风卫盖上保暖。

货船刚平平安安地驶出扬州地界,不想身后便快速驶来一艘挂着官府旗帜的快船,正全力朝货船驶来。

“前面的,快停下来,官府要登船检查!”一名身穿差役服饰的壮汉站在后方的船头,扯着粗犷的嗓门冲不远处的货船大喊道。

嘈杂的呼喊声将睡梦中的两名嘲风卫吵醒,二人睁开朦胧的双眼走到窗前,透过船舱的窗户,只见身后一艘扬起风帆的大船正快速朝自己逼近。

视力最好的苗笑婷见后方的船头上除了手持长刀一脸横肉的官差,居然还站着几名青衣剑客,立刻大叫不好,青衣剑客在船,那对方的目标定然是自己,但此时二人身在运河之上的货船里,根本没有什么躲藏的地方,一旦对方登船,自己要么拼个鱼死网破,要么束手就擒。

“准备好舢板和铁锚,一会官府的人要登船检查!”

船老大扯着嗓子朝正在工作的船员喊罢,扭头冲身边已经醒来的二人笑道:“二位,一会官府的人要登船检查,还请你们先别睡了”。

白宇玄眯着眼睛远望那越来越近的官船,见对面船上人影攒动,光是持剑站在船头甲板的青衣剑客就有七八人,看来昨晚在刺史府的交手后,对方应该知道了苗笑婷的厉害,这次应该是高手尽出了。

“船家,你的船快,还是他们的船快?”白宇玄见后方的船只越来越近,脸色变得铁青。

“二位,后面那是官船,人家要我们停船,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可惹不起官家啊!”船老大无奈地摇晃着脑袋,准备登上甲板让船员们停船。

“你们不能停船!”

白宇玄掏出官徽,亮明了自己的身份,并高声道:“我们是大理寺的,你必须将我们运至琴州,不得停船!”

一边的苗笑婷也掏出一直隐藏的唐刀,架在船老大脖子上,厉声道:“你若是让他们靠近,我就杀了你!”

在水上太平一辈子的船老大可不认识什么大理寺的官徽,他只认识那随时能在自己脖子上留下碗大疤痕的长刀,原以为这是一对苦命鸳鸯,没想到居然是一对雌雄双煞!

无奈的船老大只能在二人的胁迫下走上甲板,示意船员升起风帆,摇起船桨。

“前面的货船没有停船,反而升帆划桨似乎要逃走,看来要找的人就在那艘船上!”站在船头的差役回头冲身后的一名青衣剑客。

“他们肯定就在那艘船上!”那青衣剑客嘴角微微一笑,抬起手,示意官船将船帆降下,任由对方远去。

“你们这是干什么,明知刺史大人要的人就在那船上,为什么不追?!”差役指着站在自己身后人怒吼道。

“放心,他们跑不了!”

青衣剑客望着越来越远的货船,露出狰狞的笑容。

全速前进的商船很快将身后的官船远远甩开,扬起风帆的船只在空荡荡的运河上行驶半个时辰后,终于进入了琴州地界。

“两位大王,咱们这已经到了琴州的地界了,要不要我们靠边停下,好方便让您二位下船?”满脸惊恐之色的船老大冲白宇玄和苗笑婷拱手道。

见对方真把自己当作打家劫舍的劫匪强人了,白宇玄无奈地解释道:“船家,我们真不是劫匪,真的是大理寺的人,是来琴州办案的!”

“大王说笑了,您要是大理寺的差爷,那为什么见到扬州府的官船就要跑呢?”

听到船老大的话,白宇玄眉头皱起,心想:我们若真的是打家劫舍的亡命徒,冲你刚才说的话,我已经把你宰了!

忽然,行驶中的商船突然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似的,整个船身猛地一颤,巨大的惯性令站在甲板上的人纷纷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再爬起身,众人惊讶地发现刚刚还在全速前行的船只居然停了下来!

吱呀的声响从脚底传来,好似这艘木船发出的痛苦呻吟声。

船老大和其他船员似乎想起什么似的,突然跪在甲板上一个劲地磕头,嘴里念叨着:“水鬼爷爷饶命、水鬼爷爷饶命……”

“水鬼?这是怎么回事!”白宇玄和苗笑婷冲到船老大身前,将已经身体瘫软的汉子拽起来大声呵斥道。

“二位大王,咱们惹了大事了,进了琴州地界后咱们没焚香祭拜,水底下的水鬼爷爷因此恼怒盯上咱们了!这船正在河中间,距离两岸都较远,若是不能上岸,一会船只被水鬼爷爷拽到水下,咱们就全完了!”一脸绝望的船老大冲二人声泪俱下。

白宇玄和苗笑婷不信鬼神,二人急忙走到船边往水下望去,却不想浑浊的运河水下居然隐约有个模糊的人影!

“水下有什么东西!”

见到水下那诡异的人影,苗笑婷惊讶地大叫出声,白宇玄也急忙跑上前,果然浑浊不堪的水之依稀站着一个类似人形的东西,那东西脑袋足有普通人的两倍大,铜铃大的眼珠,白得人的皮肤,彷如在水里浸泡不知多久已经发胀的尸体!

而此时,水下那诡异的东西正缓缓昂起头颅,空洞的双目与水面上的两名嘲风卫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