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三十七章 大结局

小说:烈焰战神 作者:无心娇娃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网站
三眼邪魔和烈焰二人不约而同地抬头看向紫色爪子的主人,那人笼在黑袍里,紫色的长发,紫色的眼睛,尖锐的牙齿,爪子上冰冷尖利的利爪如同金属利器,他目光妖异地盯着烈焰,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www.26dd.Cn阅读网)

这是……魔人!

“想要?”他轻轻一挑眉,眼神扫了一眼那巨大黑刀,暧昧不明地问烈焰。

烈焰看着这人皱起了眉头。她不认识这人。但是,冥冥之中又觉得有几分熟悉。

“你也想要?”那人又看向三眼邪魔,三眼邪魔也微微蹙眉,三只眼睛同时注视着紫色魔人“我不认识你,但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的确,黑暗神王从前与魔人族是没有多少交情的,或许你见过本王,却不认识本王,不过,本王没想到的是白羽和默奥达斯居然在同一人身上再生。这实在是出乎本王的预料。”那紫色魔人眼睛闪烁着阴异的光芒。

烈焰听得紫色魔人的诉说,脑海中来自那远古的记忆如同江水般滔滔涌入脑海,“你……是撒漠。”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紫色魔人当即便流露出一丝笑意,瞥向烈焰,“想起来了?”

烈焰神情严肃凝重了起来,一个三眼邪魔已经不好对付了,现在撒漠又参和了进来,若是他们二人联手,那么她真是没有什么胜算了。

“别担心,本王不会和他联手的,对于叛徒,本王可没什么兴趣。”撒漠意有所指的睨了三眼邪魔一眼。

三眼邪魔阴柔的脸色顿时阴沉无比,被人说成是叛徒,这是他万万不能接受的,“本座不是背叛,本座从来都没有忠于她。”

“可你始终是黑暗神王的属下,你不忠,就是叛徒。”撒漠淡笑道。

“我不想与你狡瓣,你把黑暗奥义给我,我不想与你为敌。”三眼邪魔看着撒漠。

“凭什么?”撒漠冷漠道。

“我成为黑暗神王之后,可以与你永结同好,永世不与魔人族为敌。”三眼邪魔淡然说道,他不急不慌,三只眼睛定定地盯着撒漠,“我想你总不会把黑暗奥义给她,你可别忘了,她不仅是默奥达斯,而且还是白羽再生,白羽,你的敌人,一但她的神王血脉觉醒,不仅我要完蛋,只要黑暗神王一声令下,你魔人族就将万劫不复……”

撒漠懒散冷漠地轻轻笑了笑,烈焰和三眼邪魔都紧紧盯着撒漠,烈焰已经决定,只要撒漠要把黑暗奥义给三眼邪魔,那么她就只能动手去抢。而三眼邪魔自认为自己开出的条件很诱人,足以能够使撒漠动心,将黑暗奥义给他。

“你说的很不错,本王当然不会将黑暗奥义给她……”撒漠道,他缓缓松手,欲将黑暗奥义推向三眼邪魔,就在这时——

“父王!”翼闪身来到撒漠身边,“父王,你不能把黑暗奥义给这个魔头,他的话你不能相信。”翼焦急地阻止了撒漠了动作,她微微瞥开视线,不敢正视烈焰那惊讶的目光。

烈焰的七彩瞳眸中,有异光在微微震动,她不可置信地看着翼,听着她唤出那声‘父王’。原来,原来翼竟是撒漠的孩子。

她惊讶的视线只是一瞬就从翼身上移开。

“翼,你是本王的女儿,你以为本王不知道你和她的关系吗?你把对你重要无比的搜魂珠都送给她了,你在帮她,你在和父王为敌。”撒漠淡淡地看着翼,那冷漠平静的眼底看不出什么情绪。

翼瞳孔微微收缩着,她就知道瞒不了父王,低垂着头,她一言发,也无话可说。

“什么?少主,你把搜魂珠给了她?难道你不知道那可是大王用来给你续命的吗……”摩珈很快就带着一群人到来,听到撒漠的话,所有人都震惊了,由其是烈焰,她一把抚上脖子上的搜魂珠,用尽全力地将搜魂珠握在手心,七彩瞳眸怔怔地盯着翼,至从翼的身份暴露后,她便一直在逃避她的视线。

“翼……”烈焰的声音有些颤抖,她不知道,她不知道搜魂珠对于翼来说的意义,她真的不知道,如果知道,她怎么可以收下。

“翼,你这是什么意思?”撒漠看向翼,“即使你是我的女儿,我也是有底线的。”

“我知道,你的底线就是,没有人可以阻碍你的野心。”翼冷冷反击,“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早就知道了,以前你为了得了到万兽瓶掌控这个大陆与明氏一族为敌,还杀了白羽凤凰,只是你没有想到白羽没有死,而且重生了……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知道她的身份,我不想让你伤害她,所以我把搜魂珠给了她,我要告诉你,父王,你想伤害她,就先要了我的命,否则……”

烈焰震惊了。

瞪大了眼睛定定地看着翼,原来,原来……

“啪——”

撒漠的眼底充斥着无情的怒意,他狠狠地一挥手臂,掀起一片紫色冷风,狠狠甩在翼身上,顿时间,翼被狠狠甩到一旁,她的身体无力地倒下,口中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少主!”摩珈大慌,上前去扶翼,却被翼椎开。

翼冷冷瞪着摩珈,“你不是跟我说父王在闭关,短时间内不会出来吗?”

面对翼愤怒的质问,摩珈无言以对,他的确是说谎了,他不想让少主给白羽报信,告诉白羽关于大王的事情,所以他的确说谎了。

“是我让摩珈不告诉你的。”撒漠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翼,再怎么说,翼也是他的女儿,“你不要参于我的事,我要这天下,还不是为了你,我得了天下,迟早都是你的。”

“我没兴趣,我对这天下没兴趣,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我,那你就不要伤害我在乎的人。”翼怒道。

“哼!”撒漠不再看翼,手掌一转,将巨大的黑刀椎向三眼邪魔,“三眼邪魔,本王今天就成全你!”

烈焰瞳孔一缩,看着黑刀倒向三眼邪魔,她扑身上前,与三眼邪魔抢夺黑刀。而此时,撒漠却蓦然出手向烈焰袭来。拉拉看了眼混战中的人群,不顾重伤与烈焰一同抵挡撒漠的攻击,可是,转眼,那黑刀便落入了三眼邪魔的手中。

“哈哈哈……默奥达斯,本座得到黑暗奥义了,你看到了?哈哈哈……”三眼邪魔拿到黑刀飞快的飞离烈焰,看到烈焰被撒漠缠住,他更是得意无比,短暂的疯狂后,便退到远处,来到炼化黑刀,企图炼化黑刀里蕴藏的黑暗奥义。

烈焰闭了闭眼,再睁开,那七彩瞳眸里已经是一片绝决,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也不知是命运注定,还是不幸,撒漠的强大让她无法喘息,这一次,她感觉到了无力。

“烈焰怎么了……”天空下方混乱的战场中,明闪突然感觉一股无力的绝望感冲进心中,他下意识抬头,看向天空中的烈焰,奇妙的,他竟然感受到了烈焰的内心。

“烈焰美女,我来帮你!”忽然,一声铿锵而有力的大喝声传来,烈焰抬眸,看到那一声金色战衣的少年御风而来,他手持长剑,来到烈焰身边。

“胡闹,退后撤烈焰对着冲上来的波墩大喝一声,现在的情况连她和拉拉联手都感到无比的吃力,波墩要上前,这不是送死嘛。烈焰喝退波墩,转眼即见一双犀利尖锐的利爪向她抓来,似要将她整个人撕裂,撒漠无情冷漠的眼中闪烁着疯狂的战意,“白羽,死吧……这次,本王要你永世不得超生,要你魂飞魄散……”

看着近在眼前的利爪,烈焰震惊的脸上逐渐流露出绝望的死色,难道真的要死了……下意识地,她的双手护住腹部,她不甘心啊,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生命,难道也要随她而去,一瞬间,她的心中感到无尽的沧凉和悲伤……

不该这样,也许是出于本能,一声凄厉尖锐的激鸣声自她喉间传出,她身形诡异地一扭,身体化作那美丽的七彩凤凰,炫丽的七彩羽翼闪烁着高贵的华光,华丽,尊贵,世上最美丽的事物都不及她一分,她的双翼只是虚影,她挥动虚影般的双翼,努力地避开撒漠要撕碎她的利爪,可纵然如此,撒漠的利爪还是撕裂了她的下腹和腿部,染血的七彩华羽飘飘洒洒慢悠悠地自天空中飘落,如同七彩的花雨,飘散在人世间,那七彩瞳眸里异光流转,七彩凤凰震翼高飞,俯瞰着撒漠。

撒漠冷漠脸上露出嘲弄般的笑声,“白羽,你没有双翼,实力已经不到全盛时期的一半,而今你的白羽真身又没有觉醒,实力更是大打折扣,你拿什么和本王斗?当初全盛时期的你也不是本王的对手,被本王折了双翼,更何况而今?你还在挣扎什么?”

七彩凤凰悬立在空中,一双凤眸盯着撒漠,没有一丝情绪流露。撒漠同样冷漠的眸子扫了那七彩凤凰一眼,转而看天空之下混战中的明日,“明殇,你以为你转世重生成为明家子孙,就可以对付本王了吗,凭你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是本王的对手。”

混战中,明日下意识地仰起头看向那天空中的撒漠,一双漆黑明亮的瞳眸不断地张缩,豆大的汗珠不断地滴落,他的神情从最初的迷茫,逐渐转变成为愤怒不甘。是的,他想起来了,他想起了前世,他,竟然是祖先明殇的转世。前世的记忆一幕幕涌入脑海,他不甘地回视着撒漠,自身的实力也在一瞬间暴涨。

明日,就是明殇的转世?

明家人无不瞠目结舌,在这生死存亡的时刻所有人都将惊讶压在心底,明日身形跃起,飞到了撒漠面前,“即使是再死一次,我也不会将万兽瓶交于你。”

明日就是明殇的转世?七彩凤凰凝视着明日那俊美的脸庞,依稀还能看到当年明殇年轻时的模样,她不由暗叹一声,原来,这一切都是宿命,那场未果的战争,最终还是会有一个结局,只是这个结局让她感到心寒,难道隔了这么多年,她与明家还要再次毁灭一次?难道那个最终的胜利者就是撒漠?

“明殇,你没想到吧,当年你诅咒魔人族,企图将让麾人族万劫不复,永远的毁灭,可惜,你的诅咒没有得逞,本王阻止了你的诅咒!可竟管如此,魔人族虽然勉去了灭族的灾难,但是也受到了诅咒的影响,每个魔人都只能活到三十岁,不过,在本王的精心计划下,我魔人族仍然还是一代又一代的流传了下来,本来应该最强大的魔人族,就因为你的诅咒而变成了如今见不得天日的种族,明殇,今日,本王就是要为我魔人族讨债来了……”

明日怒视撒漠,“若不是你贪图我明家的传宗之宝,灭我明氏一族,我又何苦诅咒你魔人一族,一切都是你逼我的,我不怕死,就算是再死一次,再诅咒你一回,我也不会将万兽瓶给你,我的决心还如当年一样,不会改变……”

“哼,本王没有指望你会乖乖交出万兽瓶,今天,本王就要你亲眼看着,白羽,还没有完全觉醒的白羽,就要再次因为你明家而亲手死在本王手中。因为你,明殇,你才是真正杀死白羽的凶手,哈哈哈哈……”

七彩凤凰的伤口还在流血,七彩的凤羽刚才被撒漠撕裂不少,鲜血染红了七彩凤凰的身体。

“撒漠,你要做什么?”意识到撒漠的用意,明日愤怒的眼中一片震荡,要伤害白羽吗?不,不能再牵连白羽了,不能……

白羽受了重伤,拉拉受了重伤,撒漠淡漠的瞥了明日一眼,“明殇,你看着吧,本王要你再次一次亲眼目睹白羽的陨落……”说时,撒漠便如同闪电一般扑向七彩凤凰,七彩凤凰嘶鸣一声,羽翼一震,再次想要逃脱,可是,重伤的她速度慢了不止一成,哪里能够及得上撒漠的速度?

那紫色幽冷诡异的锋锐利爪已经来到眼前,七彩凤凰一双凤眸闪过绝望,“难道我真的要死在这里了?”这一刻,烈焰脑海中闪过前生今世的场景,无数的影像在脑海中回放,原来,她的灵魂本就是白羽凤凰,只不过巧得是,她的灵魂融入身体恰恰也是默奥达斯再生者的身体。

明白了一切,面对死亡,烈焰反而对生死看淡了许多,只走,腹中的生命……

罢了,一切都去吧!

灵魂消散了,便不知道痛了!

七彩凤凰缓缓慢地闭上了眼,脑海中不断地闪过那浑身洁白,无一丝杂质的白羽凤凰,那高贵,那美丽,那纯洁无暇……还有,那明亮深邃的水粉色瞳眸……

这一刻,烈焰不知道,她身上的七彩华羽正在转变,七彩瞳眸也在悄悄地变化,甚至,那一头黑色的长发也在变幻……

变换成为白色的凤羽,水粉色的长发,水粉色的眼眸……

烈焰的变化就在转眼之间,几乎所有在场看到这一幕的人都知道烈焰就要完成凤凰印的最终变化——白羽真身!可是没有人来得及考虑这些,因为撒漠的利爪就要抓住烈焰的身体,就差一点,只要撒漠微微用力,就可以将烈焰的身体撕的粉碎……

“不——”拉拉嘶吼一声,愤怒的嘶吼伴随着凄厉的龙吟震慑了整个天地,听到这惨烈而且愤怒到极致的声音,所有的混战在这一刻都是停止的,所有混战中的人都回头去看向拉拉,只见巨大的银灰色九爪巨龙,不顾一切地朝就要撕碎烈焰身体的撒漠扑去……

“撒漠——”

明日的身形同时暴闪,以最快的速度扑向撒漠,他不能,不能看着白羽再次因他明家而死一次,更何况,白羽不是别人,而是烈焰,那个女孩……与她相识相知的片段一幕幕跃入脑海,明日呲目欲裂,他不容许,绝不允许,白羽再受到伤害,不充许烈焰受到伤害……

噗——

利爪没入**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都呆住了。

拉拉银灰色的龙身呆住了,明日的动作呆住了,撒漠呆住了,烈焰呆住了……

“翼……”撒漠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看着眼前的女儿,他的利爪正没入了女儿的身体里,紫色的鲜血,顺着伤口涌出……

“父王……我说……要……伤害她,你就先要杀了我……”翼静静地望着撒漠,回头看向一身白色凤羽的白羽凤凰。

两行晶莹的液体至那白羽凤凰眼中流出,浸湿洁白的羽毛,白羽静静地看着翼,忍不住仰天一声凤鸣——

“呦——”

凄厉尖锐的凤鸣声响彻天地,那凄厉悲鸣,震慑人心,白羽没有双翼,但她仍然震动着虚影双翼高飞,伴随着嘶心裂肺的痛苦扑向撒漠。

“不要,焰儿……”翼看着白羽扑向撒漠,撒漠快速地将利爪从翼的体内抽出,带起一片血肉纷飞,那惨烈的场景令烈焰心如刀绞。

撒漠的眼神除了最初的震惊,没有丝毫的变化,似乎对于自己亲手杀了自己的女儿,他毫不在乎,依然还是那么无情,那么冷漠,甚至,回头多看翼一眼都没有。翼死了,撒漠杀了翼,这样念头让烈焰几欲疯狂,不,翼不能死。翼的温柔,翼的关心,翼对她的好,一幕一幕的滑过心头,晶莹的泪珠不断滑落,这一刻,自己的生死已经不再重要,为翼报仇,她的心中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伴随着凄厉的凤鸣,白羽的身影如同一道白色的幻影,穿过九天云霄,带着前所未有的力量扑向了撒漠,那绝决的身影,带着同归于尽的决心……所有人都为那绝决的身影而折服,所有的战斗都停止了,所有人都昂首看向那白色的凤凰,没有人注意到,在所有人都震憾万分地注视着那白羽凤凰的时候,明闪与波墩却是相对而望的,看着彼此,二人眼中都闪烁着朦胧的泪意,波墩神色平静地对明闪说,仿佛在回忆最美好的往事:

“那时还是孩童的我还不知道什么叫爱情,但是,初见烈焰美女的时候,一眼,我便喜欢她,那种喜欢,让我想要将自己融入她的血液骨髓,与她永不分离。没有她,我就会死。当宿命最终走到尽头时,我才知道,原来这一切冥冥中自有安排……”两行透明的眼泪从波墩眼中滑落,明闪静静地聆听波墩说完,只有他们彼此知道在烈焰白羽真身觉醒的那一刻发生了什么,波墩的话音的一落,波墩与明闪二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身形化作两道白色流光冲向烈焰。

“你们看,那是波墩殿下和闪亲王殿下——”人群中有人认出了那两道流光的身份。

所有人都在静静凝视着,屏住了呼吸,在人们的尖叫声中,那两道白色流光靠近烈焰时,明闪和波墩二人同时化作了一双白色羽翼,分别是烈焰的左翼和右翼。

“呦——”

双翼归体,白羽发出一声激昂的凤鸣,力量在瞬间暴涨。

噗——

白羽凤凰与撒漠原本是白同归余尽的场面换成了两败俱伤,撒漠的身形暴退,紫色的血液纷飞,与白羽凤凰的白色凤羽一同零乱地挥洒在天地间。

撒漠捂住伤口,狠狠地瞪着白羽凤凰,白羽凤凰那水粉色的双眸也淡定地盯着撒漠,洁白的羽毛上,沾惹了自己的和撒漠的血迹,红的,紫的……身后那双美丽的双翼正在有力地震动着……

“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你竟然能找回了自己的双翼。”撒漠不得不说心中十分恼怒。

白羽清淡如水的水粉色眸子闪烁着阵阵寒光,她想要飞到翼的身边,可就是在这时,那熟悉又奇异的光芒突然降临,温暖的光芒,将白羽凤凰和那银灰色的巨龙一同包裹,是同等本命契约之力的降临。在契约之力的包裹下,烈焰和拉拉身上伤以极快的速度地恢复着,一龙一凤都舒服地闭上了眼眸接受着契约之力的沐浴,没有人可以打扰他们,同时,来自于契约之力的至强攻击也在这一刻传递道了烈焰与拉拉心中

渐渐地,烈焰和拉拉的伤势同时恢复完好,契约之力渐渐褪去,一龙一凤同时睁开双眼,一瞬间,那如闪电滑过的利芒,一龙一凤同时飞跃而起——

“嗷吼——”嘹亮高亢的龙吟声响彻天际,银灰色的九爪神龙威风凛凛地盘旋在天空中,似要翻云覆雨,毁天灭地。

同时——

“呦——”激昂的凤鸣伴随着嘹亮的龙吟,仿佛天地最动人心魄的乐章在天地间回响,在云层中穿梭,这是龙与凤的至强攻击——龙凤合鸣!

随着一龙一凤的吟叫,两束强烈的光束分别从九爪神龙和白羽凤凰的身上发出,冲向撒漠。

两束看不清颜色的强光冲来,撒漠冷漠的眼眸在一瞬间紧缩,他能够感觉到这至强的压迫,让他无法喘息,一瞬间,心中是满满的都是不甘……

“啊——”撒漠压抑的呼声在两束强光的攻击之下化为虚无,同时,他的身体被绞成了无数的碎片,最后化为一片虚无,消失在天地间。

“大王!”以摩珈为首的魔人们都傻了。

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了。

同时,那九爪神龙与白羽凤凰同时俯冲而下,化为一男一女。

那年轻男子,灰发灰瞳,冷魅又高傲,那女子,水粉色的发眸,清透的眸子里布满泪光,“我杀了他,你会不会怪我?”

烈焰跪坐下来,抱起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翼,再怎么说,撒漠也是翼的父亲。

翼摇了摇头,紫色的眸光闪烁着虚弱的光芒,她的生命力正在一点一点的流逝,“虽然他是我的父亲,但是我知道,他不爱我,他生我,不过是为了延续血脉,他的野心,迟早会毁了魔人族,焰儿,我可以求你一件事吗?”

“翼,你说,十件,二十件,一百件我都会答应的。”烈焰用力地点头,她已经猜测到,翼要说什么。

“放过魔人族,它们是无辜的……”翼企盼地看着烈焰,昔日温柔邪异的眸子正在一点一点的失去光彩,唯一不变的,还是那唇角的温柔。

烈焰平静地点头,“我答应你,我会让明日解去对魔人族的诅咒,让魔人一族重新生活在阳光之下,和人类,和所有的生灵一样,一起和平的生活,逐渐变得强大,繁荣……”

翼努力地看向烈焰,唇角露出欣慰的笑容,“焰儿妹妹,谢谢你!”

“我是魔人,焰儿,你讨厌我吗?”翼努力的睁开就要闭合的双眼,挣扎着看向烈焰。烈焰用力地摇头,泪水打湿衣襟,“不,不讨厌,众生平等,我不会因为和撒漠的个人恩怨而牵连整个魔人族的,翼,我不讨厌你,一点儿,都不讨厌。我喜欢你,你对我的好,我心里都明白,我都明白的,我怎么会讨厌你呢,翼,我不会让你死的……”烈焰哽咽着,忍不住抱紧了翼……翼舒展了容颜,露出了由衷的开心笑容,然后,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烈焰纤长的睫毛轻轻一抖,松开了翼,手掌成爪,一股吸力产生,将翼即将散落的灵魂碎片吸入掌中,凝成一团紫色光球,然后将那紫色光球收起。

这紫色光珠就是翼的灵魂,只要灵魂还在,那么翼就还有生还的希望,她会让翼活过来的。

“噗——”

突然,清晰的吐血声从不远处传来,烈焰闻声看去,只见三眼邪魔神情狼狈地倒在地上,痛苦地捂着腹部,脸色苍白,甚至,眉心中央那三只眼都黯然地闭合了起来。

烈焰迈开步伐,一步一步地朝他走了过去,她不急不慌,待走近了,烈焰弯身捡起了倒在一旁的巨大黑刀。三眼邪魔抬起眼睑看向烈焰,那黑洞一般的双眼不带一丝情绪。

烈焰握紧了巨大的黑刀。

霎时,如同电流在流窜一般,黑刀上亮起了刺眼的黑色游光,游光不断地汇聚,如同江水般汇入烈焰体内,同时,烈焰的身上溢出从未有过的浓郁而强大的黑暗气息。

黑色长袍无风自动,水粉色的长发逆风张狂的飞扬着,水粉色的眼睛淡漠的注视着脚下的三眼邪魔。

“你……你觉醒了?”三眼邪魔不知心中是如何一般滋味,他面如死灰地问烈焰。

烈焰没有回答,可就是在这时,同样强烈的光明气息从不远处传来,光明神王霍加拉斯随着黑暗神王默奥达斯的觉醒而一同觉醒了,黑暗之光和光明之光交错辉映,他们相生相克,容不下彼此,却又不能没有彼此。

随着光明神王和黑暗神王的重生,整个星辰大陆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地势改变,江河湖海,草木山林,一切生灵在这一刻都发生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光暗大陆重新归来,从此,星辰大陆不再是星辰大陆,而幽暗大陆也不再是幽暗大陆,现在的大陆是——光暗大陆!

一切,一切都回到了最初。

烈焰与阿查静静地相视着,恢复记忆的烈焰在这一刻陡然明白,曾经,虽然默奥达斯与霍加拉斯大战,他们除了争锋,还有着旁人无法体会的感情,那种相生相克的感情,不容彼此,又不能没有彼此,复杂而纠缠着……

其实,他们并不是真正的敌人。光暗之战,只是光暗两大神王的一种交流方式。

“我以后再也不要和你打架了,如果要打,你也打不过我,我有帮手。”烈焰得意地看了拉拉一眼,挑衅地对阿查说道。

“……”阿查无语。

黑暗神王的觉醒,一切都回归平静,光暗大陆经过这一场先死后生的战争,如今已经是一片欢乐,烈焰手执骨杖,缓慢而庄重地走过人群,这一刻,天间所有潜伏着的黑暗生物皆如同巨江之水滔滔不绝地显身,齐身恭迎黑暗神王回归——

“恭迎神王冕下——”

那声音如同震荡了天地一般,在天地间久久回荡不去。

烈焰立于云霄之顶,这一刻,在她眼中,万物皆如蝼蚁……而她,就是那至高的存在。

三眼邪魔被黑暗神王的下属押走,按戒规处置。

事后,烈焰让明日解去了对魔人族的诅咒,并且与魔人族现今的首领摩珈达成了彼此和平共处的协议。

烈焰这才来到明日等人身边。

“没想到你是明殇转世。”烈焰笑着看向明日。

明日笑笑,随即恭敬地向烈焰深深鞠了一躬,真诚地道:“谢谢你,若不是你,明家就要灭族了。”说罢,明日又轻笑道,“我还是明日而己,而在我心中,你也只是烈焰。”

烈焰也不由一笑,“我知道。”

“不过,烈焰,你和皇叔……”明日疑惑皱眉,他是想说,难道明闪从此就这样消失了?

烈焰神情一动,这才想起明闪与波墩的事,心意一动,波墩与明闪便再次出现在眼前,再次看这二人,除了亲切,烈焰也不禁有些感叹。

波墩对她的亲近,明闪对她的好感,以及他们彼此之间的那份难以言喻的亲切,在这一刻都有了解释。

“烈焰美女……”波墩神情复杂地看烈焰,确切的说,他只是白羽身体的一部分。

“烈焰……”明闪宁静的双眸凝视着她,烈焰微笑着看向二人,“虽然你们是白羽的双翼,可是,如今你们毕竟是独立的生命,我不能束缚你们的自由,波墩,你还是我最疼爱的弟弟,而闪亲王……你是我舅舅,这一切都不会因为任何事而改变。”

明闪和波墩相视一眼,点了点头,明闪忍不住拥烈焰入怀,“虽然我是你的舅舅,但我也是你的人,你身体的一部分……”

“我知道,所以,我们是最亲的人。”烈焰温热的呼吸埋入明闪耳畔,低声道。

“臭丫头——”

忽然,一声愤怒的咆哮自远处传来,只见奥修斯黑着脸冲了过来,一脸阴沉地盯着烈焰,“臭丫头,你将我龙族血脉置于何地,明明怀了我龙族的血脉,还敢与三眼邪魔大战……”

闻言,烈焰立即看向拉拉,只见拉拉无辜地耸了耸肩,他也不知道爸爸的反应会这么大。

“臭龙,闭嘴,我都没说话,你叫什么叫?”勒索走了过来。

“恶蛟,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我是在为我孙子不平,你算哪根葱啊?”奥修斯怒道。

“我算哪根葱?哼,你的孙子是我的人,你说我算哪根葱?”勒索不屑地鄙视了奥修斯一眼。

“……”

黑角洲,死亡山谷。

“我被困在黑角洲那么多年,从来不知这里竟然还有如此圣地。”迪斯感叹道,站在高处俯视着脚下,就在刚才,烈焰将翼的灵魂送到了生命之炎火池中,重新塑体。

烈焰手中握着金光灿灿的三叉戟,眸底有柔光滑过,“我会等,一直等着翼醒来的那一刻。”

“她一定会醒来的!”拉拉知道烈焰伤感,伸手握住烈焰的手,温暖的手心,温暖了彼此。

烈焰回头笑看向拉拉,“你说,我们的孩子是,是龙,还是凤?或者,是黑暗属性,光明属性,雷属性,火属性?……”

拉拉:“……”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