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六十章 剑客院里的阴谋

小说:驾驭悍妞 作者:快如闪电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网站
罗生感到有点累,“也罢,先去睡吧。”

章唤亭拉住他,冲他极为灿烂地一笑,“少爷,每晚上都要修炼一个时辰剑法的……今晚上就修炼半个时辰吧。”

罗生要晕倒。还得加班!“亭儿,《莲花剑海》我已经练得滚瓜烂熟了……”

“少爷,熟能生巧,巧能生精,精能生华……不要倦怠哦。”章唤亭又指了指院子的方向,“我会陪着你的……那些残落的金菊我还得埋起来给它们一个安慰啊。”

在章唤亭温柔的推搡下,罗生不得不带着水龙剑走向后院练习剑法。来到后院,他一剑将一块巨石劈开,大喝一声:“我问你,我们到底是谁驾驭谁?”

……

一对绿头红尾的长尾鸟站在花园里交头接耳地鸣唱,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吵醒了金菊院的卧房里正在酣睡的人。

“少爷,天亮了……”章唤亭的两个脚丫子还在罗生的胸前紧贴着,转一下脖子看向透着黎明的灰蒙蒙光亮的窗外,“这个夜晚真短啊。”

罗生揉了揉眼睛,放开一对暖了一夜还冰凉无比的脚丫子,揉了揉冰凉的胸膛翻一下身,打个哈欠,说道:“煎个蛋,熬碗粥,就可以了。”

又翻翻身,蒙头大睡。

“少爷……每天你可都要晨练的。”章唤亭爬到罗生的那一头,支着胳膊,温和地提醒他。她的长发像水流一样淌到他的脸上。

罗生困得要死,闭着眼睛苦皱眉头,“亭儿,明天早上我多练半个时辰,好不好?”

“下不为例啊……”章唤亭拍了拍他的头,看他脸上露出满足而又狡黠的微笑,知道自己又一次心软了,微笑着叹口气。

她坐起来,抓起棕色的木梳,梳了梳头发,咬着梳子扎起秀发。

……

黑彪的后窗打开了,他一个劲地再往院子里面张望,不住地抓耳挠腮。

当看到院子里的小道上铺满了菊花的残枝败叶时,他的眼睛睁大到最大的程度,脑袋嗡的一声要炸开。罗少爷啊罗少爷,你怎么可以这样败坏这里的金菊!这可都是大小姐喜欢的最名贵的金菊啊!她来到这里,发现这个可是会死人地!事情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

清晨的空气还有些凉,可是他冻得直发抖。

又看了看仍是一片宁静的院子,他苦苦一笑,感觉视线一片模糊。

“反正是一个死,那就破罐子破摔吧!事情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

看了看窗台上的菊花,黑彪嫌小,又换了一朵大的,而后叹口气,关上窗子。整个人彻底焉了,打了着脑袋去做早饭。

吃了早饭,他再一次打开窗子,只敢露出一道缝隙。

此时,早晨的阳光已经普照大地,照得满地的残菊更是刺眼。

这一次,终于看到小亭子走过来,黑彪不住地冲她挥手,“小亭子!小亭子!”

看章唤亭来到,指向满地的金菊,大声问道:“小亭子,这是怎么回事?这可不是要金菊的命,这是要我们的命啊!事情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

章唤亭看他的黑脸皱成了圆煤球,笑了笑,“彪哥,一切都在我家少爷的掌握之中,有事快说事。”看他受到惊吓,掏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塞给他。

黑彪常常叹口气,接过银票又呵呵一笑,师傅说风险越高获得的利益就越多,看来一点也不假。

“按照你们的吩咐,我带着两百两银票去找大师兄了,他说愿意提供帮助,让我一会儿带着你们去找他,然后由他带着去见师傅。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

章唤亭不住点头,看了一眼凉亭下石桌上,问道:“彪哥,陈露莹要是有什么事情要安排,会怎么做?”

黑彪指了指凉亭,“大小姐有事情就会在凉亭下给师傅留下一封信……师傅会派人按照大小姐的要求去做的。事情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

章唤亭心中更是有底,点点头后转过身走向客厅去通知罗生。

吃过早饭,罗生精神饱满,收拾一新。在早晨灿烂的阳光中扇着扇子,走出客厅。

看到罗生极为自信,黑彪紧巴巴的黑脸上有了一丝微笑。

不一时,罗生和章唤亭翻过后窗,在黑彪的带领下走出仓库房的小院。

这个小院在整个大院的东北角,比较偏僻,黑彪带着他们顺着弯弯曲曲的石板路走向中间的一个大院子。

直接通向院子大门的有一条南北大道,大门前也有一条宽阔的东西大道,都是白色的石板大路,他们眼前的世界一下变得开阔起来。

院子的上方挂着牌子,上面写着三个红色大字:剑客院。这里是白镇和他的徒儿们平常商议问题和练习剑法的院子,通过高高、长长的围墙就可以看出里面的面积不小。

走进院子,看到院子里面杂草丛生,淤泥成堆,像是一个垃圾场,罗生皱起剑眉问道:“这里算是整个大院里面的重要场合,怎么没人管理?”

黑彪叹口气,看看四周,小声解释道:“师傅整天酗酒,根本不关心剑铺的事和修剑的事,所以这里就荒废啦。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

罗生又问:“你们不是有大师兄钱林吗?他也不管?”

黑彪冷笑,“大师兄整体想着钱,想着女人,哪有时间管理这个?再说啦,这里也不是什么修炼剑法的好地方,所以大家都很少来了。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

罗生又问:“其他弟子不会是到其他灵气充足的地方练剑吧?”

黑彪摇着头呵呵笑起来,“狗屁灵气,这里就是鬼不生蛋的地方!告诉你啊,方圆百里没有什么灵气充足的地方。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

罗生又往后望去,看到院子里面有六排整齐的竹房,在最后面是一片极为宽阔的场地,里面生长着大片的一丈多高的杂草,完全是荒废了,心忖道白云飞那个老头儿的确是欺骗了我,这样一个地方怎么可能修炼成中层剑客呢?

章唤亭也发现这一点,看向他,摇摇头。

罗生挠了挠下巴上的七星雀斑,又严厉地扫了一眼北边的杂草堆。

来到第四排住房前,黑彪站住了,指了指一个大房间,“那就是大师兄办事的地方,你们现在这等着,我先去看看。”一个人走过去。

看他走了,章唤亭看向罗生,语气有些不满,“少爷,这里可是不咋地,我现在都开始怀疑白镇的实力了。”

“花了那么多的银票,你就不心疼?”

“少爷,你也说过,跟着你根本不用愁花钱!我是说我们得看看白镇是不是有真本事,毕竟这里确实是不咋地啊!”

“不咋地不咋地……”罗生点点头,“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能点石成金啊……一会儿花钱买通钱林,再大方点。”

章唤亭看他一眼,很不情愿地点点头,暗暗叹气,他世代贫农,怎么总是大手大脚呢?

罗生指了指东边,“黑小子回来了。”

章唤亭转过身,看到黑彪满脸带笑,笑道:“彪哥,大师兄怎么说?”

黑彪冲他们摆手,示意他们小点声,走到跟前压低声音提醒起来:“你们千万要注意,见到大师兄一定要先磕个头,一定要客客气气,要看他的脸色说话,另外还要注意我的眼神,都记住了吗?”

看到罗生扇着扇子,根本没有在听,指向他道:“我说表弟,在外面你有钱,别人都敬着你,可是到了这里就不行!这里是凭等级的!大师兄是中层剑客,剑法可是极为了得,你虽说也会剑法,但是跟他根本不在一个层次,所以你的地位就是比他低,见到他就得恭恭敬敬的!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记住了吗?”

章唤亭笑了笑,“彪哥,你尽管放心,一切都在我家少爷的掌握之中。”

“怎么说话呢?”黑彪气得往后一站,“在你家少爷的掌握之中?告诉你们,你们一进这个院子,小命儿已经在大师兄的掌握之中!”

罗生合上扇子啪的一声在他的脑袋上敲了一下,“怎么说话呢你?”

黑彪吓得脖子一缩,瞪向他。

罗生警告道:“你带着我们进入到金菊院,那才是死罪啊……”

“哎哟!”黑彪一听苦不堪言,赶忙冲罗生作揖,“少爷!我叫您一声老爷行不?我刚才那样说不还是为了我们大家都好?”

罗生又用扇子敲了他一下,“注意你的态度,前面带路。”

“是是是,态度态度,带路带路……”黑彪挠着脑袋,不住点头,赶忙走到前面。

来到一处开着大门的客厅前,黑彪大声道:“大师兄,我把罗少爷带来了。”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里面才响起回应声,是一种很尖的声音,像是从门缝里挤出来的,“进来吧。”

罗生和章唤亭一听,互视一眼,都皱起眉头。

黑彪答应一声,带着罗生和章唤亭走进里面。看了一眼罗生,黑彪先跪下了。像是到了刑堂一般,整个人浑身颤抖。

罗生看到客厅内比较宽敞,但是由于左右两边都只放了两把椅子,显得有些空旷。而这些椅子上面都落了很多灰尘,看起来好久没有坐人了。

再看北面的中堂前放着一把黑色太师椅,上面坐着一个瘦子,相貌普通,就是脑袋很长脸很长,由于吃得瘦,显得极为细长,也像是被门缝给挤了。

“见过大师兄。”章唤亭抱拳。

钱林嗯了嗯眯了几下眼睛,扫了一眼章唤亭,开始打量起罗生,满眼的鄙夷,“小子,从哪儿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