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三百四十八章 混杂

小说:混世仙途 作者:白天睡觉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玄月并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将手中的半页“鸿蒙金书”丢给了金梦魇。

这个时候,成风已经回到了“如意居”中丹鼎门租下的洞府之内了。

现在距离问仙大比只有不到十天的时间了,必须要抓紧时间好好准备一下,他可是对那件六品的小洞天法宝,有着必得之心的。

“如意居”东千里之外的一处荒野之上。

龙胜正和一名黑衣男子对持着。

“阁下究竟是谁?潜入我丹鼎门租下的洞府之内,究竟欲意何为?”龙胜沉声说道,一旁的惊鸿剑已经摇摇锁定的对方。此人来历不明,竟然能悄悄的潜入“如意居”,被他无意之中发现。对方实力高强,比他更胜一筹,尤其是对方的身法,飞行遁术,更是高明。经历过之前从“剑魂之地”归去时被那白衣男子跟踪的事件之后,他已经在这方面多加注意了,可是没想到竟然还遇到了这等的人物。

从“如意居”一直追到了这里,有好几次都险些被对方给从眼皮子底下给溜走。龙胜深深的知道,其实自己在某些方面已经输了。

“不为什么!在下听闻你丹鼎门人才济济,特地前来看看而已。”黑衣男子淡淡的说道,声音之中带着一股子邪气,让龙胜听了极为的不舒服。

“阁下既然不愿意说,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龙胜说完之后,眼中精光爆射,他身上的衣服更是无风自动,惊鸿剑上剑意注体,遥指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顿时觉得一股惊人的压力从四面八方而来,等到他反应过来之后,已经被一股惊人的气势给锁定了。

黑衣男子露出来双眼之中,闪过一丝的异色,赞叹道:“龙胜果然名不虚传,不过现在还没到你我分胜负的时间!”

说话之间,站立在另外一边的黑衣男子的身影一阵模糊,瞬间幻化出了八道身影,而那最后一个出口的“间”字,刚刚说出的时候,四周八道身影同时消失,只留下了那淡淡的声音。

龙胜的眼中露出了骇然之色,能将身法修炼到达这等地步的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人,更何况对方竟然在他的剑意锁定之下脱身。

这样的人物极为可怕,不可不防,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便会在一个毫不起眼的地方,突然冒出来,然后对着你发起致命的一击。

龙胜用神识一边一边的扫过周围十丈左右的地方,确定对方就这样在他的眼前脱身而去了,他的略微沉思了一下,祭出惊鸿剑,踏剑而去,他要在第一时间将这件事情反应给门中的高层。

就在龙胜离开之后,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之前黑衣人坐在的地方。

“竟然是他!”他望了一眼离去的龙胜,嘀咕道。

……

“仙客来”是问仙城第二处高品级洞府所在,这里虽然比之“如意居”差点,可是比一般的洞天福地好上不少。

和“如意居”不一样的是“仙客来”修建在一座湖泊周围,同样有一条灵脉。这里的洞府多大一百多座。巨剑门的人就住在这里,号称瀛洲第一门派的巨剑门,并不是住不起“如意居”,而是他们来的时候,“如意居”已经住满了人,没有别的选择之下,他们只能住在“仙客来”。

虽然在灵脉品质上,“仙客来”比不上“如意居”,可是在别的方面,商家却是做出了补偿。能住进这种高品级洞府的人,都是四象界的高手,他们自然不会是傻子。要不然那租价和“如意居”一样的“仙客来”也不会有如今这样的热闹了。

这里的食物,最低也是三品的灵食,酒是三品以上的灵酒,至于那空气之中弥散的是三品的宁神香。

整个“仙客来”,现在已经成了各方人物汇聚的场所了,每日的聚会,数不胜数。

“查兄真是好运气啊,竟然能在大街上随处逛逛,就能卖到这等品质的幻珠!”石桌之上的一人忍不住赞叹道。

来到这的,几乎都是前来参加问仙大比的人,自身的实力最少也在金丹期,见识自然不凡。当查玉琦拿出那可硕大的明珠的时候,便有人将其认了出来,那珠子赫然是一颗三彩蚌妖生出的幻珠,品级足可达到四品。

幻珠的品级虽然仅仅只是四品,可是它的价值非常的巨大,像这等罕见的四品幻珠,拿去出售的价格绝对不会比五品材料的价值低,甚至都有可能和六品材料比肩。

在旁边另外一张桌子上,坐着一个心不在焉的家伙,那家伙便就是昔日败在成风手上的叶培轩,和他同桌的是俞培凌,纪颖梅,吴红文等巨剑门的高手。

忽然,叶培轩站了起来,向着主人家告了一声,然后快步走了出去。

纪颖梅等人虽然感到奇怪,可是却并没有在意。

……

深邃的夜色虽然早就已经降临了,可是问仙城却没有变暗一点,相反更是明亮了几分。

那热闹的街道坊市店铺之中,更是叫卖之声不觉而耳,来来往往的人,也没有因为夜色的关系,而减缓脚步。

要说这问仙大比,最高兴的除了那些满载而归的商人之外,恐怕也没有别人了。那些来来往往的修仙者,见到自己心仪的宝贝之后,一定会掏出晶石,买下来。店铺商家的销售量那是每日剧增啊。

“阁下为什么拦着在下,我好想不认识你!”一个身穿华丽衣服的金丹期修仙者向着拦在自己路前的白衣男子说道。

那白衣男子淡淡的说道:“你不是马明远!”这白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成风之前在山石城遇到过的彭乾,也就是从血色海域一直跟踪龙胜的那个家伙。

听到彭乾所说的话,那修仙者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丝异样的笑意,道:“我不是马明远那我是谁?你想我是谁?”

“这个问题不该问我,而是应该问你!”彭乾轻轻的说道。

马明远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的骇然之色,眼中凶光显露无疑,伸手一扬,一口杀气凌然的大刀直接向着彭乾砍去。

一声叹息!

是彭乾发出来。

他轻轻的伸手一点,一道金光没有受到丝毫的阻挡,轻易的穿过了那口杀气凌然的大刀,朝着马明远射去。

没发出任何的声响!

马明远眼中的精光突然之间涣散了,一瞬间失去了光彩。

在他的眉心之上,出现了一丝细小的孔洞,诡异的却是里面流淌出了一丝乳白色的液体。

“第十三个了!”彭乾淡淡的说道。

……

问仙城的一处普通洞府之内。

“蝶绳衣死了!”

“查出是谁干的了吗?”

“没有!”那人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和前八个一样,一击而杀,什么都没有留下!”

“这样看起来,我们应该是被人给盯上了。”

“这不奇怪,日月同现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根本瞒不住别人。”

“只是我们一下子损失了八个好手,现在的人手太少了,根本不展不开来!”

“你有什么话就直说,不用这样拐弯抹角的!”

那人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兄弟的命,不能白白失去,我们应该好好的查查,给他们报仇!”

“这个事情我正在做,现在已经锁定了目标,只要一点确定下来,我便会着手布置行动!”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道:“屠直的事情调查清楚了没有?”

“他的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他手中的那一口血蛇剑,应该是从山明界流传过来的。”

“这样啊!”闻言他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想个办法,将他除去吧!”

另外一个人不为所动,这反倒是不太正常。静默了半响之后,他问道:“你不同意?你有什么想法直说,这里没有外人!”

“我想将他吸收进血杀堂!”

……

叶培轩并没有走远,而是在离开了查玉琦那里之后,直接转头走进了“仙客来”的另外一座洞府之内。

大厅之中,坐着一名脸色苍白的黑衣人。

“那人没有找到!”黑衣人见到叶培轩走进来之后,直接说道,言语之中,有些一丝的丧气。

“怎么会这样,我都打听听出了,成风绝对就应该住在那里的!”叶培轩道。

“你既然这么不相信我,那你就回去吧,你的订金我会在三天之内送到你的手上!”黑衣人语气生硬的说道。

“咱们有话好说,刚才是我不对……”

叶培轩话没有说完,直接被那那黑衣人给打断了,他冷冷的说道:“请回!”

黑衣人说完之后,身影一晃,便即消失在了大厅之中。

叶培轩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因为他知道,再在这里待下去,对方也不会答应他的。

在叶培轩离开之后,从大厅之外,径直的走进来了一个人,他无视四周的禁制,也没有使出任何的手段,就那样,生生的从外面走了进来,没有引起大阵丝毫的阻挡。

“鬼动,出来吧!”那人来到大厅之上,大声喊道。

话毕,大厅之上,黑影一闪,那之前和叶培轩见面的黑衣人瞬时出现在了这人的眼前。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鬼动冷冷的说道。

“哈哈,你难道忘了,当年是谁传你‘百变鬼影’身法的?”那人笑道。

“你莫非就是……”

……

古承修的剑心,早在几年之前,就已经达到了“剑心通明”之境,可惜的是,之后遇见了师妹虹,他的剑心却是出现了破绽。

好几年过去了,玄心剑门虽然想尽了一切的办法,可是却仍然没有起到一点的作用。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师妹的突然离去,在他的心中留下了很大的阴影,为了发泄心中的不满,他无视玄心剑门大师兄的身份,直接以个人的名义,参加了南蟾洲的比试,下手好不留情。

虹已经离开了三天了,古承修一个人坐在那里,没有一点的动静。

忽然之间,他好像明白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忽然之间明白了。

他的剑心终于在这一刻达到了圆满,整个人也在这一刻出现了一丝不可言传的变化。

那个影子没有消失,而是更加深入的融入了他的剑心之中,和以往所不同的是,如今的他,剑意混转,没有一丝的破绽可言了。

他离开了这处小亭,向着洞府之外走去。

……

叶培轩的心情无疑是不爽的。

一个人从小家族出来,在巨剑门那样的地方单独的闯荡,创下了赫赫威名。不知不觉之间,他整个人已经变得极为的偏激了。

这几年来,他每天都在刻苦的修炼,可是却迟迟的没能结出金丹。

虽然尝试了几次,就连结金丹那等高品级的丹药,他也服用了一颗,可是惊然没有一点的效果。

师傅师叔们好像已经对他死了心了,近一年来,对他不闻不问,这点是骄傲的他,最无法忍受的。

在经过一番深入的研究和了解之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现在的他,所缺少的不是什么外在力的帮助,而是已经陷入了魔障,成风就是他的魔障,当日的那惊人的一剑,直接将他的自信给劈的无影无踪了。

要想破除这个魔障,有两个办法。第一,便就是战胜他,第二便就是这个魔障自己消失。只有这样,他心境上的破绽,才能够得到弥补。

当他得知了成风已经顺利的结成金丹之后,他便打消了第一个办法,筑基和金丹是一个分水岭,两者不尽体现在修仙者自身的法力的量和质上,更是体现在很多的手段之上。

就拿他手中的“天河剑”来说吧,作为极品的飞剑,筑基期的修仙者便能使用,可是这仅仅是能够使用而已。筑基期的他,根本发挥不出其全部的威力,最多只能发挥三成威力,可是换做任何一个金丹期的修仙者来说,都能轻而易举的发挥出“天河剑”七成以上的威力。因为四品法宝,只有金丹期以上的修仙者,才拥有足够的法力,驱使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