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二百四十四章 冷杀

小说:混世仙途 作者:白天睡觉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成风最看重的便是其中的一件叫做紫河车的法宝,那是“幽冥宝典”之中,记载的防御力最强的法宝,其成长度最大。祭炼到最后,能够形成洞天世界,是一座移动的洞府。

这件法宝在八件法宝之中,品级最高,是四品法宝,现下便能当做飞行法宝使用,成风自然毫不客气的将其收了下了。

从“幽冥宝典”中成风也得知了这件法宝的祭炼之法,成风虽然不打算修炼这种怪异的功法,可是却可以借鉴着里面的所需要的材料,回炉炼制出品质更高的紫河车来。

除了紫河车之外,其他的七件法宝,同样也都极为的珍贵,四品的有三件,三品的有四件。

其中陆红鲤被成风抢了自己最想要的紫河车之后,拿取的便是另外一件可当飞行法宝使用的黑海桥。那是一座小小的看起来墨玉长桥,在“幽冥宝典”之中,排名第十七位,效用不大,擅长的只是遁飞。

陆雪晴看重的是一件叫做黑相镯的防御性法宝,在“幽冥宝典”之中,记载的防御力紧次于紫河车的法宝,可以激发黑白二相两层保护罩。

至于其他的几样法宝,就连里面排名最高的幽冥海,陆家姐妹都没有看中。看来大派出身的陆雪晴和陆红鲤修养还是相当的可以的,她们每人拿了一件法宝之后,便即不在拿去东西了。反倒是成风将剩下的东西都收去了之后,感到极不好意思,虽然那季平是自己擒获的,可是三人怎么说都是一起的,所以在成风的坚持之下,三人将季平空间袋中的那些晶石给平分了。

三人分了东西之后,便即各自找了一处地方,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大早,便即向着南梁国都城飞去。

玲珑彩桥画舫的惊人飞速展现无遗,一日一夜之后,三人来到了南梁国都城南京之外。

成风在这一天之中,已经从那季平的身上了解到了南梁国的发生的事情。三人一番商量之后,确定先设法救下那些孩子,然后在去寻找那孟祥意。

三人在南京城外,找了一处地方,安置下来之后,成风找了一个借口,说是要潜入南宫,打探一下消息,随即便进了南京。

找了一个偏僻的所在,成风反手将季平的尸体从空间袋中拉了出来,然后放出在灵兽袋中的铁甲卫。

铁甲卫炼化了黑冥之火之后,身上的铁甲越发的黑亮逼人了,浓浓的威势,扩散出去。

成风手中掐出几道法诀,打在季平的身上,一个被大量的禁制包裹着的小人,一下子从季平的躯体中拽了出来。

此刻的季平,元神已经失去了知觉,成风要不是为了他体内的碧阴鬼火,早就灭了他了。

给铁甲卫下了一道命令,只见铁甲卫铁拳一挥而出,一下子打进了季平的丹田之中。

下一刻,铁甲卫身上黑冥之火大盛,一下子席卷了季平的身躯。

随着黑冥之火熊熊的燃烧,瞬间响起了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而季平的身躯在火焰黑火之中,迅速的化成了一堆灰烬。

铁甲卫彻底的吸收了季平祭炼出来的所有碧阴鬼火之后,成风略微的散出神识一查,黑冥之火的威力大概提升了一成。

看着手上季平的元神,成风没有丝毫犹豫,将用元神拖着,拿进了长生界,交给了玄月。

这些日子以来,玄月也恢复了不少,他的身躯更加的凝实了,不过就成风和玄月的交谈之中所知,他还需要大量的晶魂玉。

可惜的是,藏珍楼中的晶魂玉已经被成风给兑换完了,而前段时间大量购买晶魂玉想必也引起了某些人的注意,虽然玄月便的有点狡猾了,可是成风还是会帮助他的。

晶魂玉没有,可是这季平的元神也是能起到一定的效果的。

不过当成风看着玄月腥红的眼瞳之中闪着兴奋,张口慢慢的将季平的元神吸入口中的时候,成风不由的有了一点恐惧,不知道为什么,成风感觉到眼前的这个玄月,已经不是以前的玄月了。

迅速的从长生界出来,成风心中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长生界中,玄月坐在石碑的跟前,神色慵懒无比的吸收着手中的元神,当最后一缕元神之气吸入口中之后,自语道:“这么个元神,够谁用啊,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个废物,连弄个晶魂玉都弄不到!”

说到这里,他伸手大力的拍打了一下身前的石碑,说道:“你都死了那么多年了,为什么还要给我惹麻烦,这个废物,你竟然让传授给他‘金刚法言’,你的原则那里去了?啊!”

石碑静静的立在那里,没有回答,它唯一的反应,就是周围那淡淡的黑气。

季平的尸身已经彻底的化成了灰烬,唯独留下了他脚上的那一双鞋子。

成风将铁甲卫收入到了灵兽袋,然后伸手一招,那一双鞋子便即飞到了成风的手上。能够在黑冥之火下保存下来的东西,自然是宝物无疑。

这双鞋子,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的,拿在手上奇软如绵。一尘不染的外表,看上去黑亮光华,犹如镜面,偶尔闪过异样的流光,极为的神秘,周身更是没有一点炼制过的痕迹,浑然天成一般。

成风法力悄然注入,一阵青烟飘过,下一个,一头白鹤便即出现在了成风的跟前。这头白鹤神骏到了极点,比之成风在昆仑仙鹤房中交到的“鹤仙子”有神气,一身的孤傲,有着王者的风范,全身都笼罩在一团黑光之光。

成风见之大喜,略微思索了片刻,问道:“这位鹤兄,我瞧你品级不弱,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鞋子之中呢?”

那头白鹤听到成风的问话,怒鸣一声,一阵颇有怒气的男童之声,响了起来:“我本是深山大泽之中修炼有成的一只仙鹤,本身好好的修炼,怎料你等修炼之人太过贪婪,一个修为高强的家伙竟然着踏云靴,非要拘我的元神来做元灵,我实力不如那贼道士,自然被他给捉了。你也不必在这里假惺惺的了,谁要是掌握了这踏云靴,便能通过它,操纵我!”

成风听之心头一惊,这种拘禁妖兽元神充当法宝元灵的办法,当真是匪夷所思啊,看来绝对是黑邙山的手法,别的门派也想不出这等多巧的办法来。

对于法宝,成风现在极为的了解。已经不尽局限于在玄黄界中,继承玉九里的那点才识了。法宝先是分十品,十品之上便是灵宝,灵宝只分四个品级:下品,中品,上品,极品。灵宝之上,便是道器,分为下品道器,中品道器,上品道器。再上面,便就不是成风所能了解到的了。

法宝的品级,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法宝的威能和它的灵性,能够产生法宝元灵的法宝,威能绝对惊天动地。不过这也预示着它们再次晋升的困难。法宝的威能越大,它产生的元灵的智慧便就越低。反之,法宝的威能越小,根本不可能产生法宝元灵,所以也就没有智慧一说。

这种以妖兽元神充当法宝元灵的方法,可谓是夺了天地之造化。

这种五品以上的妖兽,其智慧不低。它所说的也不尽都是真的。成风在相信之余,也是有所戒备的。

突然,成风周身的毛孔急剧的张开,汗毛直竖,身前一丈之外,黑影一闪而过,一道细细的剑光,以无以伦比的速度,刺穿了仙鹤元神,向着成风的胸前刺去。

剑光没有引起丝毫的的异动,仿佛没有附带任何的力量,可是它的速度奇快无比,犹如闪电般的出现在了成风的胸前。

在这一刻,成风的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了,巨大的阴影笼罩在他的心头,死亡的威胁,席卷了他的全身。

凌厉而又阴森的杀意,就像一根根毒刺一般,扎进了成风身上的每一根毛孔。

成风的脸上瞬间出现了巨大的变大,惨白无血。

这剑光不是一成不变的,它飘忽不定,成风一时之间,根本想不出任何躲避的办法,不过剑光之上,阴森的寒意,锁定了成风。

一瞬间,那剑光已经接触到了成风的肌肤,奇寒不必。

在生死的一瞬间,成风动了,丹田之中,两道捆仙环猛然转动了起来,惊人的灵气喷射了出来,冲出了丹田,只想着身体之外而去。

丹田之中的金祖火,犹如火山喷发一样,成风的整个人,瞬间便即燃烧了起来。

他脚步轻轻一晃,下意识的将手中的踏云靴挥了过去。

成风的这个反应,完全是下意识的,因为他想要阻止那激射而来的剑光。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的这番作为是多么的可笑。

不过,成风的举动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剑光刺入了踏云靴,那仙鹤的元神嗖的一声被踏云靴吸了进去。而剑光也消失了。

这一系列的事情,完全是意外,一个根本不可能发生在修仙者身上的意外。很显然,剑光的主人,也极为的惊讶,在这种十拿九稳的情况之下,他惊人失手了。

踏云靴跌在地上的声音,还残留在耳边,可是成风却是已经出现在了数十丈外。

面对那个看不见,探查不出来的敌人,成风在躲过一剑之后,第一反应便就是逃。

紫火翼展开,成风的身影在空中连环的跳纵。

黑暗之中,又是一道剑光亮起,犹如流星赶月一般,朝着成风飞射的身影追去。

成风左闪右闪,根本无法避开这一道剑光。这一道剑光,看起来只是一道,可是它却笼罩着成风的周身,在剑光之中,精纯的剑意,以一种非常玄妙的方式排列着。

这人的实力,明显的比之成风高出一截。

在生死时刻,成风发挥出了前所未有的潜力,速度飙升到了极致,带着那身后的人,在四周兜了几个大圈子。

这几个圈子兜下来,那人的身影一顿,竟然一下子放弃了。而此刻,两人正好站在之前成风所在的那处偏僻的所在。

连番的逃命,成风的法力也消耗巨大,要不是有捆仙环里面存储的灵气,成风早就法力匮竭了。

一个阴冷无比的声音响了起来:“你是如何逃过我那必杀的一剑的?”

成风看着那人,冷笑一声,反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冷杀,受人之托,去你性命!”他人说到这里,飘忽的身影瞬间定了下来,道:“告诉我,你如何躲过我那必杀一剑,我可以不管这件事情!”

“你以为你还能活着离开这里吗?”成风冷笑道。

“当然,你那飞行法宝虽然不错,可是要想追上我,却是没有一点的可能!”说完之后,黑影再次消失,然后突然出现在另一个地方,没有一点的预兆,他说道:“如何?”

这等诡异的身法,成风根本没有见过,在他看过的典籍之中,也没有一点的记载。

“只要你回答我,我转身就走,从此不管你们的事情!我冷杀说到做到,绝不反悔!”那人再次说道。

这等诡异的身法,直接让他处于不败之地,成风没有一点可能杀了对方。沉思了半响之后,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但你必须告诉我,究竟是谁要你来杀我的?”

冷杀出手诡异,实力惊人,对他说的话,成风还是有几分相信的,不过要是能不清楚到底谁派人来杀自己,成风估计自己以后将寝食难安。

冷杀沉吟了半响,说道:“我没有杀死你,已经有违我们的原则,所以她的名字,我不会告诉你!”

“阁下难道不想知道我如何躲你那一剑的吗?”成风道。

“想知道!”冷杀慢慢的说道:“你叫成风,是丹鼎门青竹峰弟子,如果你不告诉我,我还会找机会下手,那将是一个不死不休的结局!”

成风听到这里,心中郁闷到了极点,他实在不知道自己和谁,结下了这么大的样子,对方竟然要请动这么一个高手,来追杀自己。

想了片刻之后,成风道:“我告诉你之后,你真的会置身事外?”

冷杀马上做出了回答:“我冷杀,一言九鼎,既然答应了你,绝对会做到。已经出过一次手,你还活着,我就有理由不接这项任务。”

“再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告诉你答案!”成风道。

“你说!”冷杀道。

“你回去之后,是不是还会派别人来杀我?”成风问道。

“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因为这个不是我能够决定的,他取决于委托人!”冷杀答道。

“好,我也回答你的问题!我之所以能够躲过你那一剑,完全是因为直觉!”成风道。

“直觉?”冷杀嘀咕了一句,然后惊讶的道:“这怎么可能?”

此时,“屠龙一刀”已经使出!背宽刀化作一道巨大的刀光,划过了虚空。

“轰隆”一声巨响。

底下瞬间出现了一道数十丈长的沟壑。

冷杀连死都没有明白过来,自己是那里露出了破绽。

成风喘着气,脸色极度的苍白,反手拿出四品灵酒,喝了一口,然后身影一晃,出现在冷杀的跟前,将他的尸体和那一双踏云靴收进空间袋之后,飞速的离开了那里,消失在了黑暗之中了。

片刻之后,天空中划过两道人影,陆雪晴和陆红鲤两人出现在了沟壑的上空,四下查看了一会儿,她们便即向着成功皇宫飞去。

在陆家姐妹离开之后,黑暗之中走出了一个老道士,冷冷的看了一眼前方的沟壑,自言自语道:“有意思,这南梁国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话语刚落,老者的身影便即诡异的消失了,比冷杀消失的还要彻底,还要更加的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