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180.谁是谁的谁(终章)

小说:星际兽夫追妻记 作者:喝奶猫咪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晚上,景致没有任何睡意,辗转反侧地想着取钥匙的方法,每每想到yi个,但最终被自己打破。

    毕竟钥匙是在yi个人的胸窝里,如果直接剖胸取出,这种方法更本不可取。

    但除了这样的方法,实在想不出其他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她正想着,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景致,是我。”

    景致惊异,半夜三更,罗兰来做什么?

    她穿好衣服,坐在书桌前,然后对着门口说道,“进来吧。”

    话音yi落,门吱呀yi声,被人打开。

    罗兰yi身黑袍,背着双手,步伐矫健,缓缓向她走来。

    他来到桌前,微微低头看着景致。景致也抬头,“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

    罗兰不语,从背后伸出yi只手来,在景致面前摊开,yi颗漂亮的珠子躺在他修长的手上,正是在洛基胸窝中的钥匙。

    景致心中疑点重重,看着罗兰,但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气息更是高深莫测,整个人身上似乎蒙上了yi层雾,就连她也看不出罗兰。

    “洛基七天七夜没吃没喝,刚刚死了。既然他死了,我就把东西扣了出啦,立刻拿开给你。”罗兰淡淡地解释着。

    景致点点头,看着他手心中的钥匙,伸手拿了过来,翻转把玩了yi会儿,打算收回戒指中。

    罗兰眸光红了红,瞬间闪回原来的紫色,就连景致都没有看到。

    “时间紧迫,你还是将所有钥匙都拿出来,找到最后yi把钥匙吧。”罗兰道。

    景致抬头望着他,但他并没有什么异常,“会不会太早了,明天yi早也行。”

    罗兰突然转身,背对这景致,“你随便,休息吧,我也要休息了。”

    话落,他甩袖出了房间。

    景致捏着钥匙,良久没动。

    半响,她最终把钥匙收回了戒指里,然后起身上床睡觉。

    罗兰出门后,立刻飞出安顿景致的这座小院,飞往魔界最可怕的诡异林。

    那里瘴气弥漫,黑风乱吹,毒物妖物更是数不胜数,就连最小个的魔兽,都身带剧毒,而且力量也比任何yi个普通魔兽要强。

    罗兰刚落到诡异林,眼睛瞬间涨红,白发诡异地飞速生长。

    他低低吼了yi声,然后yi连串充满阴森的笑声飘荡在诡异林中。

    轻轻地,yi步又yi步,渐渐地踏进了诡异林中。

    瞬时,里面的魔兽像受惊的小鸟,四散而逃。

    但罗兰只需伸手yi抓,yi只瞪着眼睛的魔兽便被他抓在了手里。还不等那魔兽反应过来,他双手抓住魔兽身体的两端,狠狠yi扯,血肉横飞。

    罗兰阴冷地勾了勾唇,似乎在嘲笑他们的弱不禁风。旋即又向里走了十多步。

    每走上yi步,手上都会抓着yi直魔兽,瞬间撕扯成两半,毫不手下留情。

    远处的魔兽能跑掉的赶快跑掉,落后的只能被如同修罗的罗兰撕成两半,永不复生!

    清晨微风徐徐,吹着纱帘飘来飘去,魔界也有鸟兽,叫的竟然比外界的好听。

    景致眼睛猛地睁开,看着床幔顶,她深吸了yi口气,立刻坐起身。

    她手腕yi转,yi把钥匙在她的手掌中静静地躺着。

    这就是昨天罗兰给她的钥匙,可她总觉得洛基不是像他说的那样,这其中的事情yi点都不简单。

    景致把钥匙又收了回去,立马下床穿衣洗漱。

    收拾完毕后,她立刻出了房门。

    刚出了这座小院,yi股淡淡的血腥味扑面而来,这味道淡的要死,但景致还是闻到了。

    她连忙抓住yi个路过的女仆,“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女仆奇怪的摇摇头,“景致小姐,昨晚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啊。”

    景致松了手,让女仆走了。

    她闭上眼睛,静静地感受着这味道的来源。但就在她要找到之际,味道突然断了。

    但这大概的方向

    景致突然睁看双眼,直勾勾地看着罗兰所住的寝殿。

    她立刻疾步赶了过去。

    到大殿院前时,里里外外,暗处明处全是守卫,就连yi只蚊子都难飞进去。

    这种森严守卫,其中肯定有鬼。

    景致立刻登上台阶,刚要进大殿门,立刻有两名黑衣守卫提剑阻止了她。

    “景致小姐你不能进去。”其中yi人道。

    景致冷哼yi声,“天下之大,还没有我不能去的地方,给我让开!”

    那人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语气不卑不亢,“景致小姐,没有墨元大人的吩咐任何人都不准进去,哪怕您是魔君最信赖的人。”

    景致不再废话,拿出绯色打算硬闯。

    对方也毫不留情,剑横在胸前,只要景致攻击,他们毫不犹豫阻挡,哪怕是拼了性命。

    “住手!”

    透亮的声音响彻了整个院落。

    阻拦景致的两人立刻收回长剑,对着景致身后鞠躬,“参见墨元大人。”

    颜之动了动眉峰,转头看向院子站着那人。

    墨元yi步yi步走来,来到景致面前,“参见景致小姐,这门你不能进。”

    “为什么?”颜之问。

    墨元笑了yi声,“魔君之令,不得不从。”

    景致同样冷笑,“那么今天非要逼的我硬闯了?”

    墨元似乎对她的威胁毫不在意,“那景致小姐就试试看好了。”

    景致看了他yi眼,直接向大门走去。

    门口拦阻她的两人也让开了殿门。

    景致走了过去,伸手去推门,刚触摸到门,yi股巨大的力量要将她掀离。

    她眉头yi皱,加大自生的力量与之对抗,但这东西似乎遇强则强。她根本不得解开。

    墨元出声,“景致小姐,这是魔君特设的结界,倾尽魔君所有的力量,我劝你还是不要和魔君的力量对抗了,反而会使你们两人两败俱伤。”

    景致不语,她蹙着眉头,用身体中所有的力量,收回了手,并且还被那股力量逼退了好几步。

    门上立刻有能量波及,九九没有散去。

    她思索了半响,依刚刚试探交手,想要硬闯根本不太可能。

    这股力量太过诡异,遇强则强,你弱它依旧强,yi旦沾染上,很难撤退,除非有景致这样巨大的力量,否则会被这股邪恶的力量渐渐吞噬,最后说不定就会成了yi具干尸。

    重要的是,她硬来倒无所谓,只是以昨天罗兰的那种状况,就怕会发生她预料中的事。

    景致突然将绯色yi扫,搭在墨元的颈前。

    “墨元大人!”那两人齐齐惊呼。

    墨元yi副淡然的样子,“景致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说的话,我就杀了你!”景致绯色紧紧逼向墨元的脖颈,似乎墨元只要说yi个字,她就有可能动手杀了他!

    墨元扬眉,“我说了,魔君的力量,我没有那个本事去打开,况且你不是也亲自试过了吗?”

    “好,既然你那么想寻死,我就成全你!”颜之眸光寒闪,收回绯色,三步并作两步,右手狠狠掐住墨元的脖子,他的脸瞬间涨的通红。

    那两个守卫根本来不及反正,人已经到了景致的手中。

    墨元显的不以为然。

    “真的这么想死!”景致手上的力道yi收再收。

    墨元呛咳几下,直接闭上了眼睛,似乎早就做好了死的准备,半点挣扎都没有。

    就在景致要下杀机的那yi刻,yi道力量突然袭了过来,她根本没来的急反应,手上如灼烧yi般,疼痛难耐。

    力量陡然yi转,直袭胸口,景致没有控制住自己,直接从大殿门口,飞出了楼梯下。

    落地后,只觉得喉口yi甜,猛地吐出yi口鲜血。

    墨元立刻睁眼,看见景致如此这般,眸中异光yi闪而过,刚要动步,就听身后殿门吱呀yi声,门被打开,yi人身穿黑色长袍,缓缓踏出门外。

    门口两名守卫慌忙跪地,“参见魔君大人!”

    墨元也迅速转身而跪,“魔君!”

    罗兰淡漠地扫了地上三人yi眼,“妨碍我休息,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两个守卫为了活命,连忙道出试试,“是景致小姐”

    “不管是谁,只要打扰杀无赦!”罗兰声音阴冷至极。

    景致咳嗽了yi声,看着上面那个人,这根本不是她熟悉的罗兰,这个罗兰给她的感觉陌生的可怕!

    “而你们哼!”罗兰突然伸手,修长的双手yi只手yi个人,直接掐住了他们的脖颈,很快下手去捏。

    “住手!”景致突然喊了yi声。

    罗兰果然停手,扔掉了两人,眯眼看着远方坐在地上的景致,“你怎么了?”

    景致又咳了yi声,抚着胸口,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再次yi点点挪了上来,每爬yi层楼梯,都要咳嗽好几声,休息十几秒钟。

    罗兰紧蹙着长眉,深紫色的眸却没有yi点变化,似乎对于景致的受伤,半点怜惜都没有。

    见她走了过来,又问,“找我何事?”

    景致抬眸,yi瞬不瞬看着他,除了给人感觉特别陌生可怕之外,再没有其他变化。

    “你咳咳”景致猛烈咳嗽,小脸憋的通红,好不容易缓了过来,又继续说道,“你昨晚没出什么事吧?”

    “如果你要问的是这种事的话,那么你请回去吧。”罗兰淡淡道。

    景致讶异至极,之前罗兰对她的态度绝对不是这个样子的!

    她还要说什么,罗兰突然转身,回到大殿。

    想喊上yi声,可是yi顿猛咳,根本没有出口的机会。

    眼睁睁地看着他快要离去。

    就在此时,跪在地上的墨元突然站了起来,冲着罗兰给了yi拳。

    罗兰反应异常迅速,手上也不闲着,直接抓住,狠狠地瞪着他,“墨元你是什么意思?”

    墨元苦笑了yi声,“魔君,对不起了”

    他忽然奋力抬手,将yi个东西直接喷在了罗兰的脸上。

    这yi系列动作就发生在yi瞬间,景致没来的急阻止,也没有去阻止,他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事情。

    罗兰眸光瞬间变的猩红,他把墨元狠狠地甩了出去。墨元被摔到院墙之上,然后又弹到了地上,滚了yi圈以后,yi动不动,昏迷了过去。

    这yi甩,也因此脚步不稳,在原地转来转去,不停摇头,似乎面前的景象都转了个圈。

    “墨元,你敢偷袭本尊,本尊要杀了你!”说着,罗兰狠辣出手,yi团黑色光团,聚集在手,目标为墨元,毫不犹豫地打了出去。

    景致迅速转身,飞快地截住了黑色光团。

    “景致,连你也敢背叛我!”罗兰发疯似的,yi连好几个光团直逼景致。

    景致忍着身上的伤痛,将投来的光团yiyi截住。还好这些光团的能量越来越弱,在她的控制范围之内。

    她不断接着光团,不断接近罗兰,最后直接飞到罗兰面前,给了他yi掌,趁他后退之际,yi厉掌劈在他颈后,随之是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景致吐出yi口浊气,在罗兰倒地之前,接住了他。

    那两个守卫大气都不敢出yi个,就跪在原地yi动不动。

    景致侧眸,冷冷地警告,“今天这件事,yi字yi句都不准说出去,后果不用我多说,虽然比不上你们的魔君,但是杀了你们,还是绰绰有余!”

    “是!铭记景致小姐之令。”两人还算镇定,没有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害怕。

    “你们两个先把罗兰送进大殿,然后再把墨元也送了进来,给我备上上好的药液,我要为他们疗伤。”景致嘱咐道。

    两人立刻走了过来,把罗兰抬了进去,景致也跟了进去。

    不进还不知道,这yi进去,内殿满地的血渍,有干涸的也有新鲜的。

    景致蹙眉看着床上静静沉睡的罗兰,他究竟经历了什么,到底什么让他变的如此嗜血可怕。

    那两人速度极快,在外面的墨元也很快被抬了进来。

    然后安静地收拾着房间。

    景致看了看墨元,还好他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被震的胸腹满是伤,所以才会昏迷。

    在简单的治疗过后,墨元悠悠转醒。

    “你现在感觉如何?”景致问。

    墨元咳嗽了yi声,坐了起来,对她摇摇头,“魔君怎么样了?”

    “他没什么事,只是被我打晕了,再加上你设的咒,yi时半会不会醒过来。”景致回答道。

    “那就好。”墨元松了yi口气。

    景致紧紧盯着他,“罗兰到底怎么了?”

    墨元微微叹了口气,“这件事说来话长。但yi切都是因为景致小姐你。”

    历来的魔界之主,都会受到诅咒,名叫邪恶之伤。

    就算罗兰再强大,也不可能逃脱这邪恶之伤的对手。

    平常,并不会有什么异常,但只要受到强烈的打击,或者是体内潜藏的能量受到波动,那么这诅咒就会被启动。

    yi开始,性子会被魔化而变的冷漠,到最后,会渐渐嗜血,六亲不认,成为世界上的嗜血魔徒。

    这也算是对历代魔君的考验,如果能够坚持住,就会永久成为魔界之主,反之,就会逐步走向灭亡。

    可以说邪恶之伤,是世界上最毒,最邪恶的诅咒,没有几个人能够破解的。

    但有yi个方法,那就是找到全系召唤师,以其为解咒之本,才能解开这魔咒。

    但以前的魔君也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全系召唤师是这个世界上少之又少的,每yi百万人,都不yi定能吼找出yi个,更别说是解咒了。

    本来罗兰身上的邪恶之伤要在百年之后发作,但是因为之前救颜之,所以提前发作了,发作的标志就是他的眸色,眸色变成了紫色。如果变成了深红,就是到了挽留不了的地步。

    “所以景致小姐,解铃还需系铃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么您就是那个世界上唯yiyi个全系召唤师吧。”墨元看着她问道。

    景致点头,“我的确是,你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墨元犹豫,“解这种咒要付出非常大的代价,景致小姐愿意?”

    景致“呵”了yi声,“没有什么愿意不愿意的,这只是我要还的,如今yi并还了吧。”

    “好。”墨元敬佩地看着景致,静静道,“需要景致小姐全身三分之二的血。”

    三分之二的血,说的好听还留了三分之yi的血,但普通人要丢失的三分之二的血,根本没有活路,何况是景致了,出了能力之外,她也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

    墨元见她不语,又说道,“如果景致小姐不愿意,那就不用勉强,魔君的命本来就是这样的,魔咒发作,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我们想改命,也只是妄想罢了。”

    “谁说我不愿意了?”景致突然出声。

    墨元很是讶异,“景致小姐你”

    “丢失三分之二的血又如何,又不是不能活,什么时候开始,我随时恭候。”景致说话干脆利落。

    墨元欣喜地看着床上的罗兰,“魔君有救了。”

    “除了需要全系召唤师的血这点之外,还需要什么,yi起备齐,时间容许,马上开始吧。”景致道。

    “其他我去准备,不需要麻烦景致小姐,但必须在今晚月圆之夜完成,否则要等明年的月圆之夜了,那个时候,不知道魔君会变成什么样。”墨元思绪万千,恐怕那个时候,魔君不是死了,就是变成了yi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你今天是计划好了吧,否则你怎么可能故意拦我去吵他?又再者你怎么可能准备那么充分?”其实这点景致早早就想到了。

    墨元苦笑,“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还请景致小姐见谅。”

    “好了,去准备吧,晚上就开始。”颜之道。

    墨元点点头,撑着身子下床,出了大殿,那两名守卫也收拾完毕,出了房间。

    景致走到罗兰的床边,坐了下来,静静地看着他,此时只是安静的躺着,没有半点邪恶之意,这样的他倒也不负他的万千风华。

    她低叹yi声,也出了大殿。

    魔界的夜晚无边无际,暗月高高挂在漆黑的天空中。

    景致与墨元早以准备好,就等写月圆。

    罗兰在大殿内设置的矮榻上,周围有yi圈空槽,那是用来盛景致的血而制作的。

    两人就坐在罗兰的头上方。

    墨元说道,“景致小姐,只要我开始念咒,你就开始放血,我的咒何时念完了,你的伤口便会自动愈合,不过墨元要提醒景致小姐的是,史上没有yi个找到过全系召唤师用这个咒解的,所以到时候是失败还是成功我也无从考证,最坏的结果就是你可能因此儿丧命。”

    “来吧,死我又不是没经历过。”景致语气豪迈。

    墨元点点头,手搭在了双膝之上,眼睛也缓缓闭上,口中慢慢逸yi串又yi串的咒语。

    景致也立刻用匕首划破了她的手心,握成拳,放在空槽上,让血慢慢的流淌。

    yi系列工作开始后,就不能停止,所以他们有可能是yi天,也有可能是yi个月。

    很快,罗兰的身体上便浮现出yi层薄薄的黑雾,那正是邪恶之伤在抵抗墨元的解咒咒语。

    景致就看着那层薄雾,墨元说过,这东西还有yi定的意识,它受到了威胁,起先就是要保护自己,如果对方太过强大,那么它就有可能会主动发出攻击。

    墨元的语速均匀有力,每字每句都让邪恶之伤大大受到伤害。

    果然如同墨元所说的,景致亲眼看到这股邪恶之伤正保护着自己,不让墨元伤到它。

    然而就在这是,墨元缓缓加大力度,想要完全解咒,那么yi定要将邪恶之伤彻底杀死在摇篮之中。

    景致手上的血yi直在嘀嗒着,从未断过,很快空槽便被鲜血注满,像河流yi般,在罗兰的周围缓缓流淌着。

    她现在唯yi的感觉就是,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在向空槽灌去,眼前的景象也便的模糊起来。

    又过了yi阵,那邪恶之伤似乎感到是了致命的威胁,开始反攻,试图想要击垮墨元。

    此刻景致的血就起了作用,全系五颜六色的光束突然包围住罗兰,邪恶之伤也似乎触碰到什么可怕的东西,连忙缩回了罗兰的身体。

    但罗兰的身体早就在邪恶之伤出来之时,墨元用咒语保护住了,所以它根本不可能返回到罗兰身体中。

    于是邪恶之伤便被控制到了空中。

    就算这样,还不够,只要墨元放弃,那么邪恶之伤总是有办法再次回到罗兰的体内,所以趁现在,必须要彻底将邪恶之伤解了,罗兰才能真正逃脱这个诅咒。

    此时景致只觉得眼前白花花yi片,如果不是强撑着,估计就会倒下去。

    眼看着空槽逐渐盛满,可是血流依旧不止,这根本不够全身三分之二的血,所以必须要放下去。

    那邪恶之伤反抗越来越欢实,墨元都有些撑不住,不得不睁开眼睛与之对抗。

    “景致小姐,我就要撑不住了,我现在在这里抵挡着,你快走!”墨元咬牙说道。

    景致也蹙着眉,那邪恶之伤的力量太过诡异强大,墨元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不行,你教我咒语,我跟好yi起对抗。”景致道。

    “可是”

    景致语气强烈地打断了他,“可是什么可是,快点,如果不想让罗兰死的话。”

    “好吧,我念yi句,你跟着我念yi句,如果身体不容许,就不要勉强。”墨元拖妥协道。

    随后开始了亢长的念咒,景致也跟这yi同念了起来。

    果然这次有了效果,加之景致现在的力量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若能够比拟呢,所以那邪恶之伤似乎渐渐被压制住,能量也越来越小。

    就在空槽的血满的几乎要溢出来之时,这个咒,终于解了!

    景致也因失血过多,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景致小姐!”墨元连忙起身,去看景致。

    景致对他摆了摆手,自己撑着地坐了起来,此时她的脸色苍白的紧,之前殷红的唇半点血色也没有,整个人的精神也大大不如从前。

    “这样这样就可以了吗?”景致连说话的力气差点都没有了。

    墨元看了看罗兰,立刻回答道,“是,魔君的咒解了。”

    景致欣慰地笑了yi下,“解就好,解了就好。”

    “那你怎么办?”墨元急切地问。

    “你把我扶到椅子上我坐坐。”

    墨元立刻赶了过去,将景致扶了起来,扶到了椅子上,她连直立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软软地爬在了桌上。

    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如果换作了普通人,丢失了这么多的血,哪还有活命的机会,早就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但还好她是景致,她不知yi般人。

    只是这样的她太过虚弱,弱的让人心疼怜惜。

    “那景致小姐,我去给你倒被热水。”墨元暂时没有去管罗兰,毕竟面前的这个女人对于罗兰是至关重要的,否则之前在她危机性命的yi霎那,他宁愿丢弃自己的性命,也不远让她受半分伤害。

    景致摆摆手,懒的再说话。

    这样的感觉到底多久没有了,第yi次死前的yi霎那,司空炎消失的yi霎那,还有现在

    她现在好像好像睡觉,就这样yi睡再也不起,那该有多好。

    眼看着景致快要睡着,手上的刺痛把她拉了回来。

    她勉强坐了起来,看着手上的戒指,缓缓褪了下来,思绪yi探,竟是那九把钥匙正发着燦若星辰的光芒。

    难道是发现了最后yi把钥匙的下落?

    景致将他们通通拿了出来,摆在了桌上,突然,光芒大盛,亮的让人都睁不开眼睛。

    其中有种莫名的力量,景致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直接被吸了进去,随之消失的,还有这九把钥匙。

    微风起,窗帘摇曳飘荡。

    罗兰依旧静静地躺在矮榻上,空槽内的血早就凝固。

    墨元端着水急急忙忙走了进来,“景致小姐,水来了。”

    可他过来后哪还有景致的影子?

    他连忙放下托盘,在房间内里里外外找了yi遍,可都没有景致的身影!

    可偌大的寝殿,虚弱的她能走到哪里去?

    “墨元!你在找什么?”

    身后有人突然出声,墨元惊了yi跳,连忙转身,只见罗兰yi身黑袍,稳稳地站在矮榻yi旁。

    他十分欣喜,连忙跪了下来,“参见魔君。”

    罗兰皱着眉,摇了摇头,“我怎么了?”

    墨元抬头,试探地问,“魔君您忘了?”

    “忘了什么?”他坐到桌边,端起刚刚墨元端来的茶。

    “哦,没什么,魔君没事就好。”墨元心底着实欣喜,看样子邪恶之伤解了!

    “嗯?”罗兰总感觉墨元有什么事情瞒着他,“有话直说,不要等我知道之后,那么你可以去死了!”

    墨元心神yi凛,连忙道,“魔君可否感受到身体轻松了yi大截?”

    罗兰闻言细细感受着身体的变化,随即yi怔,再联系到刚刚醒来时的样子,“咒解了?”

    “恭喜魔君,贺喜魔君,咒的确解了!”墨元喜出望外。

    罗兰低喃yi声,“解了?”

    他突然扔掉了杯子,手yi爪,跪在地上的墨元被猛地吸了过来,音色凉如寒冰,“你倒给我说说,哪弄到的全职召唤师的血?那景致又再哪里?”

    墨元半跪在罗兰面前,yi大半身体都吊着,很是不舒服,他还是尽力回答,“墨,墨元不知,我端水回来,屋子里没有yi个人。”

    他不敢去说谎,魔君狠起来绝对让人生不如死!

    罗兰哼了yi声,把他扔到了地上,“将事情的前因后果yiyi给我起你出来,如果有半分隐瞒你是知道我的。”

    墨元连忙爬了起来,跪在罗兰面前,将之前事情的经过yiyi告诉了罗兰。

    越到后面,罗兰面色越凝重。

    “也就是说,她放了三分之二的血,你却把她yi人丢到房间里,自己出去了?”罗兰冷眸yi眯,全是危险的日子。

    “是。此事事关重大,如果让魔界其他有心人知道了,势必会引起异常大乱,所以,这件事只有小部分人知道。”墨元道出利害关系。

    罗兰冷笑,“好啊,墨元,你做的可真好!没有我的吩咐,随便碰她,她没事也就算了,可是现在yi个人影都没有,你打算要如何交待于我呢?”

    墨元的头又低了低,“是墨元的错,任凭魔君处置!”

    罗兰大掌猛拍桌面,恼怒不已,“你以为在我身边跟了百年,你拿准了我,我就不敢动你吗?”

    “墨元不敢。”墨元依旧不卑不亢。

    罗兰突然平静了下来,想到现在根本不是追责错误的时候,他必须要第yi时间找到景致,否则被那些人知道了,景致还虚弱着,那可就任人宰割了。

    “你给我调集所有人,世界范围搜寻,yi个地方都不准放过,如果她没事那也就算了,如果她出了什么事,墨元,你应该知道我的手段的,别让我亲手杀了你!”罗兰起双眸紧盯着墨元,如果不是事态严重,他真的想杀了他!

    墨元并没有因为罗兰的话儿轻松,他低低道了句“是”,便立刻退下她。

    罗兰闭了闭眼,女人,你到底在哪里?

    景致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哪里。

    四面都是通透漂亮的水晶墙壁,面积也就自己房间那么大,她此刻躺在这水晶房间最中心的yi张水晶塌上。

    冰凉且硌的后背非常疼。

    她还是因为这疼痛才醒了过来的,yi醒来面前就是这副样子。

    景致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了yi些,想想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事情。

    自己是为就罗兰,然后放血解咒,随后那几枚钥匙,最后的最后,她就到了这里了。

    想到这,景致连忙伸展开手,她记得明明是割到手上放血的,而今小手洁白yi片,什么都没有。

    然而此刻她并没有感觉到精神不济,似乎跟没放过血yi样。

    她不禁蹙紧了眉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她到了这里,这里与那九把钥匙有什么关键?

    难道不是禁忌任务?

    yi系列问号在景致的脑袋中yi个个蹦了出来。

    要知道这是哪里,那起码要先熟悉这个地方。

    景致跳了下了水晶榻,慢慢摸索着到了水晶墙,她缓缓走着,围绕这墙壁yi圈,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出口。

    难道是因为那九把钥匙?

    她连忙从戒指中去寻找钥匙,但是哪有它们的身影?

    东西又会去了了哪里呢?

    景致低头,刚要思索,却见地面映着五颜六色的光,她猛的抬起头,九把钥匙稳稳地镶嵌在房顶上,环成yi圈,最中央,正是她要寻找的最后yi把钥匙!

    原来这钥匙在这里!而且是这样用的,目的就是为了把她带到这里!

    那么到底是谁要这么做?

    司空炎?他没有这样的理由。

    罗兰,他也不可能!

    突然,墙壁发出咚咚地响声。

    景致心里yi跳,这里还有人?

    她寻着声音立刻跑了过去,爬到了墙壁上细细聆听。

    听了yi会儿,声音越来越远。她连忙道,“有人吗?”

    只听噔噔噔疾步跑的声音,随后听到yi个细碎的男声,“有人在里面?”

    虽然相距甚远,穿来的声音断断续续,但景致还是听懂了。

    “有人,你能进来吗?”

    然而对面的声音却中断了。

    景致又敲了敲墙壁,手指头都红了,可没有声音再传来。

    就在她要放弃至极,男声突然大了yi些,“你退后,退的越远越好。”

    景致闻言,连忙跑到了对面,然后大声喊道,“我好了!”

    随后就听到嘭!嘭!砸墙的声音。

    对方砸了砸,又没了声音。

    景致依旧细细聆听着,此时此刻,她只能相信对方。

    “轰隆隆!”突然传来yi声巨响,景致对面的那面墙壁轰然倒塌,所有碎屑冲四散而去,还好她在听到声音的yi霎那便用水玲珑挡住了自己,以至于不被碎块砸上。

    景致慢慢抬头,对面的上次砸出了yi个窟窿,阳光透过烟雾,直射进来,这水晶房间瞬间透亮无比。

    窟窿中间站着yi个少年,在烟雾中看不清楚他的样貌,只听到他仰天哈大笑,“我就说我自己制作的霹雳弹威猛无敌嘛,那个男人还不信!”

    少年声清润好听。

    景致不禁多看了两眼,待烟雾散去,少年轮廓也渐渐浮现。

    少年样貌清秀温软,黑发高高束起,他身穿白色短袍,衣服扎在白色马裤里,儿裤子又扎进长筒白靴里,怎么看怎么像是从面粉堆里走出来的。

    但这yi身穿再他身上,绝对好看。唯独头顶yi缕彩色呆毛,看上去整个人呆萌呆萌的,可爱极了。

    景致眼前似乎晃出yi份不真实来,面前的少年怎么这么熟悉

    “喂!”少年叫了yi声,“女人你还想呆在里面不出来?”

    景致收了水玲珑缓缓起身,双眸死死地盯住他,仿佛这人很快就要跑掉似的。

    “喂!女人,你别过来啊?”少年被景致看的不由自主后退yi步,后退完却后悔了,他是来翻身的,不是来让人吓的!

    景致绕过水晶榻,向少年走去。她走yi步,少年后退yi步,到最后她似乎是恼了,声音冷的像是霜,“给我站住!”

    少年果然听话的yi动不动,景致走了过去。

    两人yi般高,景致逆着光看着少年的脸庞,突然伸手捋了捋那彩色的呆毛,但是怎么捋,人家特别顽强地站了起来。

    景致突然笑了。

    在少年看来,那就是绝对阴森的笑,他连忙伸手去拍掉,但手还没拿起来,他却首先跌进了yi个温凉的怀抱,景致抱住了他。

    少年突然不知所措起来,双手呆呆的下垂,“那个我没有洗澡啊。”

    “没事。”

    “喂,男女授受不亲啊!”

    “不知道谁天天往我怀里钻来着。”

    “我比你小,我不接受姐弟恋。”

    景致闷闷yi笑,立刻放开了他,“别自恋了。”

    少年这才松了口气,抚了抚自己的小胸口,刚要说话,就见景致眸光幽幽地看着他。

    被她看的又不自在了,摔!

    “那个,女人,你看到我不用激动啦,变成蛋也不是我想的啊,本来就要升阶来着”毛毛小声道。

    景致又笑了,这是最近几天以来,她最开心的yi天。

    “这是哪里?你怎么找到的?”她问。

    毛毛吐出yi口浊气,还以为她要干嘛,原来是问问题的,这就好办了嘛。

    “这里”毛毛突然凑了过去,低声道,“光明神寝殿。”

    景致讶异,“我们在神界?”

    毛毛点点头。

    “我怎么会到这个地方?”景致奇怪,她不是被钥匙带过来的吗?怎么会到神界。

    毛毛撇撇嘴,“那就要问光明神了。”

    他yi把拉住景致的手,“趁别人没有发现以前,我们快跑吧,否则被抓住了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景致点头,这的确不是说话的地方,她心中也有许多的疑问待毛毛解答。

    两人立刻出了水晶房,来到了光明神寝殿。

    不愧是光明神所住的地方,装饰华丽大气,每yi处都有耀眼的金子点缀,寝殿内简直亮如白昼。

    他们来不及欣赏这华丽寝殿,找到路后连忙赶出去。

    但刚到门口,yi阵金光闪现。

    两人被光刺的眼睛生疼,不由自主地后退yi步。

    景致眯着眼,金光慢慢消失,yi人从光中走来。

    温凉如水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们想逃到哪去?”

    毛毛顾不得眼睛疼痛,立刻站到景致面前,“现在的你不过是yi个分身而已,最好让开,我七彩麒麟可不是好惹的。”

    面前的人走哪儿都会有光跟着,他不是光明神是谁?

    可景致的心渐渐地冷却了下来,“长空?”

    长空抚了抚洁白的衣袖,轻笑yi声,“难得景致小姐还记得我。”

    本来景致心中还有些疑惑,现在基本都联系了起来。

    “你想干什么?”景致问。

    “麒麟可以走,而你别忘了,明天我们就大婚了。”长空笑的坦然,但景致总感觉太过阴柔。

    景致冷笑yi声,“大婚?我可不记得,我的未婚夫是司空炎。”

    长空听到司空炎的时候面色yi变,猛地甩袖掀翻景致,“不要给我提他!你是我的!”

    还好景致定力足,没有被掀翻,不过毛毛却遭殃了,差点没被掀到大殿柱子上。

    景致脸色也冷了起来,她赶了去扶起毛毛,关切地问道,“没事吧。”

    毛毛惨笑,“我没事,只是主人你小心了。”

    景致让他靠柱子上,独自yi人去面对长空,“你到底想干什么?”

    长空微微yi笑,天神的笑那绝对不可比拟的,而光明神笑起来,万物都会失了颜色,“我只要你,跟我大婚!”

    “为什么?”

    景致不明白,自己究竟那里惹到他了。

    “为什么?”长空笑着重复了yi句,随后道,“我要说我喜欢你你信不信?”

    “喜欢我?真是可笑!”景致仿佛听到了这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

    “我之前也以为自己的行为是可笑的。”长空突然冷了下来,“起初的目的只是因为你是全系召唤师。”

    因为景致是全系召唤师,有了她的血肉,他才会突破最后yi步,成为世界上最无比强大的人。

    然后他就设下所谓的禁忌任务,寻找到十把钥匙,才能脱困。

    殊不知,这钥匙每yi枚都是传送阵而已。

    只要景致奄奄yi息,她就会被自动传送到光明神寝殿。

    但是没想到她却这么顽强,每次在最关键的时刻都会活过来。

    所以后来才会有了光明教会之行,随后他才能让太阳印印到她的身上。

    但有yi次他玩心大起,他突然想看看,将来必须要和自己大婚的人会是什么样子。

    他下去甘当yi个普通的学生。

    听到的传闻越多,他就越好奇。

    见到景致第yi面正是在她的成人礼上,说实话,那yi面,景致的模样深深地印到了脑海中,久久没有消散。

    紧接着,就是因为雪熊,两人才正式见面。

    景致的yi举yi动,再也无法抹去。

    但最后该死的司空炎死的那yi刻,他才知道他是喜欢上景致了。

    他嫉妒,嫉妒为了司空炎竟然生出死的念头!

    他还嫉妒,凭什么yi个冷冰冰的人会为他掉下yi串又yi串让他心疼的泪珠!

    景致听到最后,眸色幽幽,“此生只为他yi人生,此生只为他yi人死。你可满意了?”

    长空眼眸中的怒火要喷薄而出,“凭什么要yi棍子打断我对你的感情?你既然最后可以接纳他,为什么不能接纳我?如果我要先遇见的是你呢?”

    景致冷笑,“与先后没有关系。”

    长空忍无可忍,他伸出手就是yi掌。

    毛毛在yi旁看的心惊胆颤,“主人小心!”

    景致飞快躲过他的掌风,本来还敬他是天神,但是既然他不客气那她自然也不客气,况且他曾答应过奥丁要找光明神报仇,现在人就在眼前,岂能放过?

    她立刻拿出久违的全能之杖,绯色绝对是打不过了,那么她就用光明神的东西去打败他!

    “全能之杖?”长空冷笑,“好久没有看到这个家伙了,难道你想用全能之杖来打败我?那么你可能选错武器了!”

    景致懒的和他废话,全能之杖yi出,挥起千万碎光,直击长空。

    长空却没有躲闪,他的东西他自然清楚yi切,还怕景致不去用呢!

    他到手负在身后,yi只手在空中挥舞。将汇聚在全能之杖上的碎光通通汇到了自己的手上。

    景致大惊,没想到他现在只是yi个分身,但力量还是那么强大,就算她也不可能是长空的对手。

    长空笑了yi声,“害怕了?害怕了那就乖乖从了我,和我大婚。”

    “痴人说梦!”景致啐了yi句,收会全能之杖,打算用元素去打败她。

    光系与暗系永远都是天敌那么既然用其他元素打不过他,至少能用暗元素去对抗。

    然而长空知道她的想法,“景致我劝你还是不要与我对抗了,知道我为什么要下太阳印吗?你又知道太阳印到底是干什么的吗?”

    “太阳印第yi就是清楚你的动向,所以你的yi招yi式,都在我的脑子里,而且你拥有了太阳印,你永远都不可能与司空炎在yi起,否则他会受到光明的惩罚!”

    景致惊愕,怪不得

    但她绝对不是yi个受yi点威胁就会妥协的人!

    既然长空知道她即将出的yi招yi式,那么就让他知道好了!

    景致忽然屏息,调动出周身所有的元素。

    长空yi惊,“你不要命了?”

    景致冷笑,“只要打败了你,不要命又如何?”

    反正唯yi的念想都不在了。

    “好yi个不要命又如何!”长空眸中妒火燃烧。

    景致拼尽所有力量,通通扔给了长空。

    可是长空轻松瞬移,直接躲开了景致的攻击。

    “既然你不要命,那么我”长空突然哽咽。

    景致奇怪,她缓缓推到毛毛身旁,观察情况。

    毛毛悄悄说道,“他的真身正和别人打着,如果真身那边出了问题,估计这边也就会有问题。”

    果然,长空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yi般,动弹不得。

    “那么你想怎么样?嗯?”突然凌空出现yi个虚无缥缈的声音。

    景致yi震,抬头看向门外的空中。

    “光明神,你已经败了,难道你真的想死吗?”

    “死?我光明神从不怕死!你从小抢我的东西,我当时便起毒誓,长大后yi定要打败你!”

    “但是你却败了!”那身影出奇的凛冽。

    突然这光明神的分身像被松开了yi般,长空地恶毒地看着景致,双手伸了起来直直扑向景致。

    景致却yi动不动,呆呆地望着外空。

    毛毛连忙将景致拉了过去,才没让长空攻击她。

    此刻外面突然穿来了打斗声,毛毛yi喜,“主人,他来了。”

    景致忽地像是活了yi般,推开毛毛冲出门外。

    毛毛哎哟yi声,“看见那个臭男人比看到自己还高兴,真是太失败了!”

    他嘴上埋怨着,但也很快跟了上去。

    光明神的分身也跟了出去。

    只见天空中嚣张的红袍依旧,整个人都是压制不住的狂傲不羁。

    景致抬头看着,心在砰砰地跳着。

    那人清俊狂傲,从骨子中就待着yi副不可yi世的样子,是他啊!

    她忽然抄出全能之杖,向司空炎扔了过去。

    司空炎顿时低头,眉眼yi弯,还没说话,就见全能之杖直冲冲向他飞来。

    在应付光明神之际,他抬手连忙抓住了全能之杖,

    “景致,你想杀死我吗?”司空炎想,难道他的出现她yi点点都不激动?

    景致却突然转身,看到光明神的分身后,所有的元素球yi个接yi个扔了过去。

    她的速度飞快,就算知道她的yi招yi式,可终究不是光明神的本体,根本接不过来。

    毛毛躲在门后,心有余悸地拍拍小胸脯,“我去,这女人发起火来,比光明神还可怕!”

    空中的光明神也没有闲着,想要偷袭,但被司空炎识破了。

    “想偷袭,你也不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司空炎说的嚣张,做的同样嚣张。

    他的出招跟景致yi般,速度飞快至极,不想让光明神有yi丝招架之力。

    光明神被他大的节节败退,眼睛yi转,想起了注意。

    “停!你就不想解太阳印吗?别人不清楚太阳印是什么,但是你我最清楚不过!”

    果然,司空炎猛地住手,黑眸细密,“你又想玩什么花招?”

    “呵,我还能玩什么花招,所有的天神天使都向着你,待会他们就来了,届时我想玩花招都没时间了。”光明神说道。

    “好!”司空炎收起了手,“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们做个交易,我告诉你太阳印解除的方法,你就放我走。”光明神道。

    “这么简单?”司空炎显然质疑。

    “就是这么简单,不行拉倒。”

    “好,我就应了你!”司空炎看着他,伸出手来,“方法给我,我放你走。”

    光明神突地哈哈大笑,“司空炎啊司空炎,你以为我是那种不谨慎的人吗?什么东西都往怀里装,我还能活吗?东西算都在我脑子里了,只要你放了我,三天之后”

    他忽然停止了说话,伸手向地面打去。

    光明神的分身被景致打的落花流水,要看这快要死了,yi股强大的力量突然砸了下来。

    她连忙躲开,却让光明神分身给逃了。

    司空炎趁机出掌,结结实实打了过去,等光明神反应过来已经迟了。

    光明神猛地后退几步,喉口yi甜,吐出鲜血来。

    “你,你竟然敢偷袭我!”光明神捂着胸口,不可思议道。

    司空炎吹了吹手掌,很不在意地道,“既然你不是什么正人君子,那我也用不着摆着yi副正人君子的样子,觊觎我的妻子,你也不先照照镜子看看你那副鬼样子!”

    光明神仰天大笑,看着远处已经赶来要抓他的人,突然大吼yi声。

    司空炎眼看着不对劲,连忙俯身而下,将景致圈到自己的怀里,yi把抓起毛毛,飞速远离。

    其他赶到的人,也明白即将要发生什么,也连忙躲远了。

    只听“嘭”的yi声,方圆三千里之外,都被这股强大的力量波及。

    他竟然自爆了!

    “司空炎,你不是很嚣张吗?我倒要看看,到时候你怎么解了这霸道的太阳印!哈哈哈哈哈哈”

    景致挣脱开司空炎,看着远处,久久深思,没有说话。

    “景致”司空炎突然不知所措起来。

    当他死的那yi刻,看到景致能够为他流泪,他是有多么高兴。

    现在看到她这么yi副冷冰冰的样子,甚至比以前还冷,他突然后悔了,他不应该骗她的。

    “别叫我,我不认识你。”景致冷言冷语。

    毛毛吐了吐舌头,立刻远离这片冰场。

    其他人也知道这事情的原委,都没去掺和,而是去了爆炸废墟,yi时间只剩下两人。

    司空炎蜷了蜷袖中的手,最终伸了过去,抓住她的胳膊,“景致,我”

    景致却突然转过来,结结实实给了他yi掌。

    司空炎没有躲开,苦笑看着她,“出气了?”

    景致冷哼,收回了手,殊不知,在袖中的手几乎要将手心抠烂。“景致!”

    景致错过司空炎,看向他的身后,司空炎也转身而过,看到来人之时,眸瞬间暗了暗。

    罗兰无视司空炎,绕过他,直接来到景致身旁,抓住她的双肩,上上下下打量了yi番,眸光关切,“你没事吧。”

    景致摇摇头。

    司空炎死死盯着罗兰的双手,上手劈了过去。

    罗兰却揽着景致,轻而易举躲过。

    “天神怎么不在自己的殿内好好呆着,跑来做什么?”罗兰淡淡道。

    “那魔君也不是yi样,放开她!”司空炎语气甚是冰凉。

    “凭什么?景致似乎不愿意跟你走。”罗兰好不示弱。

    司空炎闻言,眸光yi紧,紧盯着景致,“景致你”

    景致挣脱开罗兰,看着他,“你好了?”

    罗兰眼眸温和的紧,“谢谢你,我没事了。”这还是他第yi次去谢yi个人。

    “没事就好,只当我欠你的情算是换了。”景致绕过了他,向远处走去。

    罗兰拉住她,“景致,这不够。”

    “难道我要把命留下才够。”景致转头,眸光微凉。

    罗兰顿时松开她,景致得到自由,继续往前走。

    司空炎连忙跟了上去,却被罗兰挡住,他恼怒不已,“你干什么?”

    “我知道她心系谁,从yi开始我就输了,但是我不过想去挣上yi挣罢了。”罗兰心平气和道,“她欠我的,在三天前便还上了,所以我正式的通知你,还有她,从此你们就是我罗兰的敌人。”

    司空炎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

    “太阳印还有yi个解决办法就是魔君的心头血所以”罗兰突然拿出匕首,往胸口狠狠戳了yi刀,yi滴又yi滴鲜红的血液,从匕首留下,他拿出yi个小瓷瓶接上。

    很快yi瓶子血满了,罗兰拔出匕首,把瓷瓶递给了司空炎,“我们两不相欠,从今以后你与她就是我罗兰的敌人,碰到绝不放手!”

    司空炎满眼复杂,他接住瓷瓶,千言万语只道了yi句,“谢谢。”

    “你不必谢我,要谢就谢景致吧。”罗兰捂着还在流血的伤口,大袖yi挥,转眼没了身影。

    司空炎握着瓶子,看了yi眼后,眸光坚定地追上了景致。

    “景致,等等我啊!”

    “小景景?”

    “媳妇儿?”

    “娘子?”

    他把所有能叫的都叫了,就是不见景致给个好脸色。

    “景致,是我错了,我不该骗你的,下次不敢了。”

    景致猛地回头,冷冷看着他,“你还想有下次?”

    司空炎猛烈摇头,“没有!没有下次!”

    景致又转头继续走着。

    司空炎挠挠头,“媳妇儿?”

    景致依旧不理他。

    “我的小景景,你就回yi个?就yi个啊!”司空炎懊恼。如果平常,他早就拉过来亲了,但是现在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再生气。

    “景致!你再走yi个试试!”司空炎也恼了。

    似乎他的恼怒起了作用,景致也不走了,就站在原地凉凉地看着他。

    看着看着,他心里了没底,景致她,她到底想怎样!

    突然,景致yi步yi步走了过去,司空炎咯噔yi声,心想完蛋了,她是不是又要打他。

    就在他打算挨打之际,景致突然抬头,垫着脚,扶住他的胳膊,慢慢亲了上去。

    司空炎彻底愣住了。

    景致学着他之前的样子,扫荡他口腔内每yi寸土地,叙不尽浓浓的思念,与之前的哀愁。

    怀中软香如玉,司空炎瞬间反应过来,刚抬手要抱她,她却离开了,与之前表情yi个样,那就是没有表情。

    “我警告你!离我三步远,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景致又恢复到冷冰冰呢样子,随即转头。

    司空炎听话都离了三步远,然后跟上,小心翼翼地问,“景致,你原谅我了?”

    景致不说话。

    “小景景?”

    “媳妇儿?”

    “娘子?”

    可景致依旧没有回答他。

    司空炎几乎快要发狂,“景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毛毛远远的跟着,他的主人可真会折磨人,矮油,男人你的追妻路还是很漫长啊!

    罗兰在远处远远的看着,就当这是最后yi次了,最后yi次将她刻画在脑子里,不会因为想念,而去看她

    那个少年其实比谁都幸福,哪怕当初景致yi直在他的身边,他也感受不到景致的yi丝情,只有冷。

    罗兰自嘲的笑了笑,正如他所说的,他yi开始就输了,输的惨败。

    如果当初他尽可能地温柔yi些,或许在景致身旁的就会是他吧。

    其实爱情并不是先来后到就能得到的,而是你最开始的态度

    正在罗兰转身之际,她看到少女突然转身,yi步yi步走了过去,吻住了少年,爱意浓烈到他都可以感受到。

    胸口的伤似乎更疼了。

    少年几乎抓狂,他在少女的背后却没有看到,前方的少女柳眉弯弯,樱唇上翘,眸光洋溢着幸福

    【完】

    ------题外话------

    我以为这本写完没有什么感慨的,能够完结之余还是有些不舍。当初欣喜开文到现在的匆忙结束,过了大半年。我不是个好作者,也没能写出我心中的小说。或许就是我这三分钟热度吧。但还是有朋友在看,我觉得真对不起那些看文的朋友。

    不过现在要多轻松有多轻松了。

    其实我特别想剖析yi下罗兰,罗兰在我心中是那种爱恨分明的人,他爱景致,同样地会狠心放弃,正如在文中说,以后以后见面就是敌人,他是我最心疼的yi个角色。

    有时间我会写写罗兰的番外,如果没他的脑洞或许就不写了。

    呃,大家可以关注新文,收藏yi下,马上也要上架咯。里面我木有设男配,绝宠没有之yi。

    唉,语无伦次的,好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