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十四章:女汉子

小说:罗刹黄金冢 作者:MY诺恩斯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炎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站起来,还没站稳,只听见头上喀嚓一声响,伴随着颜红衣的尖叫声,李炎再次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

“我不活了。”颜红衣捂着脸说道。

“我们刚才什么都没有看见。”闻雨道。

“真的?”颜红衣燃起了一丝希望。

“你一定练过瑜伽吧,太厉害了。”赤夙将颜红衣燃起的那一丝希望直接打碎了。

“啊,麻痹的,丢死人了!”颜红衣转过身朝着一棵树踹了一脚,巨大的树干纹丝不动,她的鞋子飞出去好远。

“……”

“去帮她捡鞋子吧。”我小声的对赤夙说道。

“凭什么?”赤夙不情不愿的说道,依然一动不动的站着。

“你说了不该说的话,作为一个绅士,你应该去帮她捡鞋子。”我继续低声说道。

赤夙全然没有那个意思,站在我的身边,用不高不低的声音说道,“绅士是什么,我不是绅士,我是神!”

“神你个头,一破狼好意思叫自己是神,你是神我就是玉皇大帝他妈了。”闻雨鄙视的看了一眼赤夙,完全没有信赤夙的那一套说辞。

“你也差不多那岁数了。”赤夙漂亮的反击,视线在闻雨的身上来回扫了几下,同样是一脸的鄙视。

颜红衣终于还是从自己丢脸的情绪当中找回了自己,有些女人就是这样,前一刻还觉得丢脸的想要将自己塞进马桶里面用水冲走,不消几分钟的时间,她就会得了健忘症,将所有的不开心的记忆给忘记了。

李炎的一边揉着自己的腰,一边喃喃的说道:“还好没骨折,都到这地儿了,被一个女人给砸坏了,那脸就丢大了。”

我拍了拍李炎的肩膀说道:“不丢脸,前两天看新闻,一强jiān犯还被一女孩子给坐坏了肾,你这样真要被压死了,也不丢脸。”

“你是把娘娘腔比喻成强jiān犯,还是要说我是女汉子呢?”颜红衣眯着眼看着我,眼里刀光冷冽。

“当我什么都没有说。”我立刻转移话题,得罪一个彪悍的女人是永远都没有好处的,我说,“我们现在该怎么走?”

“白少安,你的人什么时候到?等你的人到了,我们就立刻出发。”闻雨道。

“应该快了。”白少安说道,“先将装备分一下吧,分完装备,他们应该就到了。”

闻雨点了点头,将之前直升飞机上丢下来的装备同白少安一起拆了开来,然后一个个的分给我们,所有的人都有一个登山包,里面则是一模一样的工具,为了防止走散,所有人的包里面都有食物跟一些必要的东西。

除了的白岚意外,每个人都背上了自己的包。

我不禁多看了几眼白岚,她这人依然还是神神秘秘的,衣服穿的始终比别人好看,头发盘了起来,只背了一个白sè的双肩包,看起来像只是出来旅行的一样——不对,就那打扮,再没常识的人也不可能穿着旗袍进山。

“怎么?”白岚意识到我在看他,低头看了看自己,以为自己的仪表出了什么问题。

“没,你这样能行么?”我看着白岚问道,虽然这次没有离谱到穿高跟鞋,但是那打扮,确实不像是能往古墓里面走的人。

“你还是多担心担心你自己吧。”老爷子在旁边插话道,“小岚这一身战衣从来都没有换过,从来都没有出过问题。”

“确实值得担心。”我说,“闻雨,会有人保护我的吧?”

“保护你?”闻雨整了整自己的背包,有些吃惊的看着我。

“不是说我是重要人物么?”重要人物,一般不都是重点保护对象么?

“你开我玩笑吧!”闻雨一脸天方夜谭的看着我,“你不会自我保护么?你如果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那么死在古墓里也是活该了。想得美,保护你,怎么可能!”

“不带这样的。”我说,“我不玩了。”

“现在是玩么?”闻雨说,“你脑子里装的都是豆腐么,给我正经一点。”

说话的时候,白少安的人来了,一小支队伍,数十个人,都是在白少安的军营中见过的,白少安说,“都是我的军区里比较不错的年轻人。”

闻雨直接说,不用多说了,她信得过白少安的人,现在立刻就出发。

然后,我们二十人就浩浩荡荡的出发了,白少安一个人带着自己的五个人在前面开路,闻雨则是带着另外的五个军人在后面殿后。

我们几个人走在中间,比上次轻松了很多,毕竟有人开路有人殿后,我们实在不需要多思考什么,只是一路走一路闲扯。

对于进古墓的事情,颜红衣依然还是很兴奋的,只不过走的时候不免念叨起上次在古墓里什么好处都没有捞到的事情,颜红衣说,不知道为什么那次那么的古怪的,估计是因为碰上我了,所以才会那么衰。

我说,那他们这次也完蛋了,我也在其中,说不定会遇见更多古怪的事情的。

李炎表示无所谓,遇见事情的时候他总是最怕的那个,但是,还没遇见事情的时候,李炎是最会夸夸其谈的。

“你是为了唐名才去古墓的吧?”赤夙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唐门聊上了,不一会儿就称兄道弟了。

“他是我弟。”唐门简单的回答道。

“我知道。”赤夙说,“我会尽量帮你的。”

“谢谢,不过,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进黄金冢呢!”唐门苦笑了一下,从听说了要进黄金冢还要进过九次锤炼之后,他的表情就不是很好看,看起来很惨淡,很伤感。

老爷子一路都没有怎么说话,面sè也不是很好看,看起来有些凝重,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我一跟他说话,他就白我一眼,让我闭嘴,我索xìng也不跟他说话了。

我们走了约莫有半天的时间,天sè已经完全黑了,一群人都走的有些吃力了,闻雨这才下令,让所有的人都停下来休息,就地安营扎寨。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我越发的看出来了,闻雨是个干练果断的人,做什么事情一点都不拖泥带水,一般不问别人意见,需要的时候只跟的白少安稍稍的做个商量,而我们这群人则基本上完全是按照她的命令做事。

吃东西的时候,我好奇的问道:“你多大了?”

闻雨看起来年纪并不大,绝对不会超过三十的,保守估计最多也就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她很多的时候都冷着脸,一脸的刚毅,特像我高中的时候一军训的教官,凶的不得了,每天都能将全班的女生整哭,男的整昏。

我的话一问出来,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我的身上。

闻雨说:“问女人的年龄是很不礼貌的事情。”

我说:“我没把你当女人看。”

闻雨:“你还把我当男人看?”

我看了一眼闻雨的那一头长发,虽然胸部平平,但是她的脸好歹还是能看的,“那还是有点难度的,如果你不愿意说就算了,随便问问。”

闻雨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二十八。”

“二十八?”果然我猜的没错,闻雨很年轻,这样年轻,居然还是个少校,并且还是国安局的人,我觉得非常的吃惊。

“很奇怪?”闻雨道,“我看起来没那么老吧?”

“不老,不过这么年轻有为的女人可是很少见。”我说。

“你是少见多怪。”闻雨道。

白少安却说道:“闻少校谦虚了,闻少校一直都非常的出sè。”

闻雨看了一眼白少安,说道:“没你出sè,怎么努力都比不上你。”

“男人跟女人总是有区别的。”我说。

闻雨却似乎不喜欢听这一句话,不悦的说道,“男人能做的事情,女人一样能做。”看来是一个非常要强的女人,难怪能够有这样的身份地位,这样大的一次行动,国家也会交给她一个人。

晚上,我们的一行人就地睡觉,留下白少安的人轮流守夜,白少安跟闻雨则是一人守上半夜,一人守下半夜。

闻雨说到底是一个女人,我这人虽然不算个绅士,但是始终还是觉得让一个女人守夜有些过分了,所以我提议我来守夜,老柯却说他也以守,但是闻雨都拒绝了,闻雨说,她无所谓,但是我们是需要留着体力奋战古墓的,谁也不知道古墓里面会有什么东西,而她终究是个外行,所以不用我们守夜。

我因为白天在飞机上睡过的原因,晚上有些睡不着了,所以在所有的人都休息的时候,我还跟守上半夜的闻雨聊了聊天。

闻雨这女人还算不错,虽然之前对我的种种确实有些过分,她拿着枪指着我脑袋的事情让我记忆尤深,但是聊起来的时候才知道闻雨也不容易。

她当过兵,也做过jǐng察,甚至于做过卧底,从十八岁开始,就过着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生活,她过的每一天都是当做最后一天来过,她从来都不会考虑明天要做些什么,因为她知道明天她不一定还能活着。闻雨没有父母,只有一个养父,养父就是当兵的,从小把她当男的养,所以才会有今天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