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陈琳嫣家里面出来,韩美丹带着任强朝着自家门走去,任强时不时的扭头,看着身后的那幢别墅,眼神中还有几分的不舍情绪。

    回了家,客厅内,一个中年男人正在那里看着报纸,见到韩美丹和任强回来,微微点头:“回来了,他们应该答应了吧?”

    男人名叫任狄,手底下开着一家贸易公司,在京州这块经济条件属于中上,而且有着京州户口本,是实打实的本地人。

    “唉,还没,情况有些怪。”

    韩美丹摇了摇头,身后的任强脸色也有几分的颓然,这让任狄微微一愣,眉头皱起:“不应该吧,那个陈强山不是才到京州这一块来办公司的吗,我都准备替他约见几个人了,他难不成还能不让他女儿陪着任任去一次学校的文艺晚会?”

    “这家人心气,看来是有点高,真以为京州这个地方,是什么人都能够混的熟的不成。”

    任狄不着痕迹的将手中的报纸放下,脸色已经颇有些不满:“要不是我看那个陈强山平日里面为人也算靠谱,加上任任看上了他家的女儿,否则的话,我可没有这个闲工夫去搭理他的事情。”

    “这还得寸进尺了?”

    任狄冷冷一哼,韩美丹摇摇头,先是将任强给支去了他自己的房间,随后这才坐在任狄的身旁,沉默一会儿,开口道:“那个陈强山,后台好像是海州的万盛房地产,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万盛房地产?王万盛的那家房企?”冷着脸的任狄闻言一怔,满脸诧异。

    “对,还有他家中午来的一个男生,非但认识王万盛的儿子,还认识夏书杰,甚至于苏元天!”韩美丹说起这话,脸色微白,心神恍惚,依然有些不可置信。

    那三个人,背景一个比一个深厚,寻常人根本就是连其中之一都难以碰到。

    “刚刚发生的事情,你详细给我说说看。”任狄听闻此言,脸色一正。

    韩美丹将刚刚在陈琳嫣家里面的事情说了一遍,任狄闻言,一脸深沉:“这么看来,那个陈强山背后真的可能是万盛房产公司,你让任任好好准备这一次的文艺晚会,争取有机会将陈琳嫣给拿下来。”

    “陈家发展的潜力比我想象中要大的多,这两个孩子现在住的近,要是任任能够和陈琳嫣走在一起的话,我们两家日后或许还可以在生意上有所往来。”

    任狄微微点头。

    “但是看上去,那个吕舒貌似是有想法让陈琳嫣和他家另一个孩子好的啊,那个孩子的来头……”韩美丹有点忧虑,万一那个林亦真的能够认识那么多的大佬,必定背景深厚,真要得罪了起来,她怕出事情。

    “这就不需要担心的了,我看,那个孩子压根就没有什么背景,他所说的认识这个认识那个,无非就是虚荣心作祟,不然的话,你见过哪个真正有钱的公子会住在我们这个小区的?”任狄一脸老神在在的模样,翘着腿:“明天白天,你再去他们家套套近乎,这个陈家,还是很有潜力的!”

    ……

    第二天一早,林亦起了床,照例绕着小区跑了一圈,回去的时候,吕舒已经是准备好了早餐,陈琳嫣从楼上下来,看也不去看林亦一眼,只是大口咀嚼着手里的面包,把它当成是林亦一般,俏脸愤愤不平。

    吕舒将陈琳嫣的小心思看在眼底,又看了眼安静吃着东西的林亦,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她开着车,将林亦和陈琳嫣给送到了京州第一中。

    一下车,陈琳嫣就加快步伐,和林亦拉开了距离,迅速进了学校,林亦则是晃晃悠悠的朝里走去。

    到了教室,林亦还没坐到座位上面的时候,就发现今天周围学生的眼神,有些不一样的样子。

    “你昨天放学是去找陈琳嫣一起走的?”

    正从门外走进来的刘家盛,见着坐在座位上面的林亦,手里面的书包还没有放下来,立马一个健步上前去,站在林亦跟前,满脸激动。

    他眼见着林亦点头,刘家盛更是满脸敬佩:“你也太生猛了吧,你知道不知道,陈琳嫣转学来这么久,可还从没有和男生一起回过家的!”

    “还有你还骂了何木生?”

    刘家盛以一种看国宝的眼神看着林亦,在他的认知里面,京州第一中这么多年来,还从没有出现过这么样神奇的转校生。

    “没骂他,只是简单教训了他一顿。”林亦靠在座椅上,摇摇头:“他连一个小人物都算不上,至于这么大惊小怪?”

    “简单教训了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