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105章 猴猿劲二次推衍(第二更)

小说:武皇屠天 作者:桃花剑士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项彬没有犹豫,轻轻一甩手便将陈庆之抛了出去,贴着地面缓缓飘出,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元人少年一看,心中顿时一紧,弯弓搭箭便瞄准了陈庆之,准备攻项彬之必救。

但就在此时,他的眼前忽然莫名一暗,天地全部改变了模样,纵横交错的棋盘线条均匀的覆盖了大地,眼前的景象氤氲扭曲着,全部挤成了一团,如同一滴透明的水滴,反射出了世界所有的影像,又像是一粒水晶棋子,轻轻意浮在了元人少年面前。

点点流光从四面八方涌向这水滴棋子,更是让元人少年的视线一片模糊,根本无法看清任何景象。

他惊恐的嚎叫一声,弯弓搭箭对着眼前水滴一箭射出,水滴刹那间被射成万千碎片,但紧接着便又在他面前重新汇聚,完好如初。

而在项彬眼中,大地虽然同样被经纬光线划分为棋盘,但却毫无阻滞障碍,更是在他上方重新出现了那水墨画般的缩小画卷,将周围的一切清晰的反映在其中。

项彬远远看着悬浮在元人少年面前的水滴,心中顿时大喜,脚下一点,张开双臂,像真正的鸟儿般飞掠了出去。

元人少年失去了视线,狂怒的大吼大叫,一箭箭射向面前水滴,却又徒劳无功的一次次看着水滴复原。

他隐约从水滴的倒影中看到了狂奔的项彬,心知对方正离自己越来越近,心中紧张焦躁,却是无可奈何。只得奋力的敲打着身下骑着的黑猩猩,催促其加速奔逃。

项彬此时的速度,已然不是黑猩猩能够比拟,几个起落便已追到了其身后十几丈之处。眼神一冷,旋转着拔身而起,挥刀斩向元人少年的头顶。

刀锋劈破空气,锐鸣尖啸。元人少年全身一颤,抬手在身下黑猩猩脑门上重重一按,三枚lù出的银针瞬间便被他全部按进了黑猩猩脑中,再无半点lù出!

黑猩猩身躯重重的一抖,咆哮一声将元人少年摔了出去,接着低身猛然一蹲,嘶吼着跃起,以后背迎着项彬的刀撞了过去。

项彬眼神一凝,低喝一声,猴猿劲贯注双臂,破海刀狠狠斩击在黑猩猩的背上,却接着面sè大变。

刀锋处传来的感觉,就像是斩在了一块皮革上,所有的劲力瞬间被抵消,刀锋划动时,更是发出令人牙齿泛酸的尖锐闷响。这黑猩猩的皮肤竟然无比坚固且充满弹性,这一刀丝毫没有任何效果。

不仅如此,这一习根本没有减缓黑猩猩撞来的威势,依然狠狠的朝着项彬身躯撞来。

换成其他任何人,此时恐怕都会感到惊惶失措,但项彬却十分冷静,手中刀一横,猴猿劲通过全身贯注于双臂,以刀身化鞭,狠狠的拍下。

蓬!

一声闷响,项彬的双臂传来剧烈麻痛之感,差点拿不住手中刀,但黑猩猩上升的势头却也被这一刀拍住,爆发出一声怒痛交加的吼叫,翻腾着落下地面。

项彬半空中一旋身,轻轻往下飘落,可就在此时,黑猩猩却利索的一蹬地跳起,对着项彬又扑了上来。一对钵盂般大小的拳头,砸向项彬xiōng前。

项彬避无可避,只得双掌举刀,招架袭来的双拳。

蓬的一声闷响,项彬神情骇然,黑猩猩拳头的力道沉重如山岳,震的他五脏六脓几乎都要移位,直接倒飞了出去。

黑猩猩却似是疯了一般,仰天大声咆哮着,又是猛然一跃,再次扑上挥拳打来。

项摒不敢硬接,旋身一脚轻轻点在黑猩猩的拳面上,微微一弯tuǐ顺势倒翻而出,借着一拳的沉重力道,再次后飞出数丈。

但黑猩猩仿佛无休无止,双目赤红,用力拍打着xiōng脯,龇牙咧嘴依旧追着项棒,继续挥拳猛击。

项彬眉头蹙起,怒喝一声,旋转而上,将刀举在xiōng前,缓缓上升。

有海浪呼啸之音传来,汹涌的虚幻浪涛,惊天动地。

眼前被水滴遮挡,正在没有方向四处乱跑的元人少年听见这个声音,顿时全身一颤。

他只觉得这个声音有些似曾相识,好像在哪听过,却是怎么也记不起来。水滴的反射中,更是隐隐看到了那若隐若现的浪涛。

忽然,他脑中灵光一闪,记起了在船上时项彬挥刀斩箭的情景。当时仿佛也听到了一阵奇怪的浪涛声,但他还以为是大海发出的正常声音,根本没往心里去。而当时那虚幻的海浪,与真正的海浪叠加在一起,他更是没有注意到。

但此时此刻,元人少年却终于明悟,知道了声音是什么。

能勾动天地之力,只有一种解释。

绝技!

武道中的至高招法,威力最强的精华凝聚。

以区区练体境巅峰的修为施展绝技,除了需要有对意境的极深领悟,还必须要有极强的身体潜力以供消耗。

这足以说明,自己的这个对手,其身体素质与武学资质,已经达到了深不可测,与自己完全不在一个层面的程度。

虽然知道这一记绝技并非是对自己施展,但元人少年心中却也涌上了深入骨猛的恐惧之感。

他尖叫一声,更加卖力的朝前跑去,却是因为无法看清面前事物,狠狠的一头撞在了树上,当即眼前一黑,晕了过去。项彬破海刀举至头顶,对着冲来的黑猩猩狠狠斩下,连续六刀尽数挥洒之后,紧跟着又是一刀。

实力的进一步增长,使得项彬的惊涛骇浪,已经可以斩出七刀。

七刀斩落,爆响声连绵不绝,就连周围的空间仿佛都被破海刀斩成了碎片。

无尽的海浪虚影将黑猩猩淹没,项彬一个倒翻轻轻而退,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在他看来,就算这黑猩猩实力强横,但惊涛骇浪一出,就算杀不死它也必定能将其重创。可当海浪虚影缓缓散去之后,项彬却全身剧震,瞪目结舌无法置信。

黑猩猩全身都变成了淡淡的金sè,仿佛涂了一层金漆,连根根毛发都是黄金sè泽。

除了一双赤红的双眼,身体的其他所有部位,全部都是金sè。

毫发无伤。

嘶!

项彬倒吸一口凉气,只觉心中颤抖了一下。

这阵法中的阵灵,果然不好对付,太过强横!就在项彬心中涌上深深的无力感,准备放弃而逃时,头上的庄子忽然一颤,剧烈的闪动起来,而后射出一道金光罩在了黑猩猩的身上。

一副图画伴着几咋)水墨字,出现在了项彬上方眼前。

“猴猿劲二次推衍……”

三根虚幻的金sè檀香插在了虚空之中,从第一根开始缓缓的燃烧起来。

一头巨猿昂首向天的画卷悬在三根檀香上方,呈现出淡淡的暗灰sè。随着檀香的缓缓燃烧,画卷从最上方开始,逐渐变作了金sè,然后一点点朝着下方蔓延。

项彬怔住了。这是怎么回事?猴猿劲二次推衍?

难道是……庄子从这黑猩猩身上找到了“灵感”,开始对猴猿劲进行第二次的推衍?

看着那缓缓燃烧起来的金香,以及那逐渐变sè的画卷,项彬顿时明白,这次推衍恐怕需要三炷香的时间才能完成。

换言之,自己必须与这头变成了金sè的猩猩纠缠三炷香的时间,以配合庄子的推衍。

该怎么做……?项彬心中在犹豫,但那猩猩却不给他思考的时间……声震动大地的吼叫,粗大的后肢一蹬,庞大的身躯便凌空跃起,像是一座山般冲着项彬砸了下来。项彬脚踩天机步急速后退,然而刚刚退出没有几步,猩猩竟然诡异的凌空虚踏,以完全无法想象的方式陡然加速,眨眼便扑到了项彬面前。金sè的双拳迎面砸来,尚未及身,劲风便已经将项彬的脸压迫的生疼。项彬神sè微变,猴猿劲猛发,一声暴吼,侧身一掌拍在了猩猩的双拳上。

噗的一声,项彬xiōng中气血剧烈翻腾,喷出一口鲜血。感觉就像是被一座大山撞到,整条胳膊疼痛yù裂,几yù折断,沛然难御的强大劲力更是透过胳膊直达腑脏,让他几乎连气都喘不动。

然而猩猩的攻势才刚刚开始。

一击而出,紧跟着又是第二拳砸到,声音震天动地,将项彬一拳打飞出十数丈。半空中翻滚不断,接连喷出数口鲜血,倒地后更是摔得头晕眼花,全身若触电般震颤,xiōng口处火辣辣的刺痛,显是肋骨断了几根。

化作了金sè的猩猩,其实力与方才完全是天差地别,若不是攻击手段实在简单,只是会凭本能以硬碰硬,项彬恐怕已经死了。

但此时此刻,项彬比死却也强不了多少。

他抬头看看头顶,那三根香中的第一根,才刚刚燃起,但就这一会儿的功夫,他就已经撑不下来。

这金sè猩猩的实力与他的实力相差实在太大,根本不可以力敌。

但项彬也明白,庄子从这么强的猩猩身上推衍猴猿劲,一旦成功,获得的招式也好,绝技也好,威力必定是强大的无法想象。

可再强的武功,也得有命去学。项彬挣扎着爬了起来,决定马上逃离此处。

但他脚刚刚抬起,就见眼前的景象忽然再次一变,纵横交错的经纬线瞬间拔地而起,化作一座座巍峨的城墙,这城墙扭曲转折,如同宫一般,只是刹那间便将他与那猩猩分开。

更是在猩猩的周围,城墙层层堆叠出足有十数道,将其困在了里面。

陈庆之的声音响起,似是从四面八方传来,又像是直接响在他的心底。

“兄台,我只能困住它一会儿!在下的经纶术还不能化虚为实,眼前景象尽是幻觉,你快点逃!”项彬怔了一下,愕然的转头打量四周的城墙,听着前方传来的愤怒吼叫和拳头砸墙的声音,他心中陡然产生了一个极其大胆的念头。

“不!我要你帮我,与他僵持三炷香的时间!”项彬斩钉截铁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