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九章【敲钟】

小说:末路 作者:纸鸢线牵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天,早饭时间,苍井堂的众弟子都聚集到用膳厅里,负责膳食的横山将饭菜一盘盘端上桌来,多为素菜,少有荤腥。众弟子依次落座厅中长桌的右边,横山坐在最前头,凌香紧随其后。赤诺与秋山紧挨着坐在末座。苍井坐着桌头的椅子上,桌尾没有坐人,但是却放置一个极为漂亮的檀木椅。

秋山见赤诺眼珠子乱转,就附在他耳边,私语道:“不要到处乱看,那个是师母的位子,师母虽去世好多年,可是师傅还是一直为师母留着这个位子。师傅两边坐的是横山和凌香,往下分别是大师兄金星,二师兄木麒,三师兄水陵,四师兄火逸,五师兄土曦。上周,他们被师傅派出岛,今天才回来。你还真幸运,来的第二天都见了全部的兄弟。”

赤诺看了一眼秋山,没有理会,继续低下头吃饭。

“师弟!以后你吃饭坐在我对面好了!”苍井皱着眉头说道。

赤诺听了,一时茫然了,苍午门在这些弟子心目中,当真是和天堂一样神圣,而苍井堂的弟子更是把苍井堂看的比生命还要重要,而自己决没有想有朝一日,可以坐在桌头或者桌尾,他要的不是这个!只是,这苍井说的确实在理,自己的师傅道禅是苍井的师伯,而自己的现任师傅是他的师傅加父亲,于情于理,自己都与他平辈,可是让赤诺坐那个属于‘师母’的位子,赤诺可是不敢的。

赤诺看了看自己周围,此刻,大家都停下筷子,屏住呼吸,等待着自己的回答,赤诺看了看苍井,嘴唇略动,不过,还是没有说话。

“父亲,你干嘛让那个新来的坐母亲的位子呀!?”凌香突然发问。

“对呀,凌香说的对,于情于理,我都没有资格坐那里的,我坐那里都可以的。”赤诺听凌香这么说,反而松了口气。

可是——

这句话到了凌香耳中,凌香却觉得是赤诺在故意讽刺自己,她看了看赤诺,杏目一瞪,抛给赤诺一个白眼,继续发难道:“少在那里装蒜了!”

“凌香,不得无礼!赤诺是你师叔,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苍井怒喝道。

说实在的,苍井也不想赤诺坐他的对面,他一直告诉女儿说他妈妈死于难产,可是根本不是那样,他一直坚信着他老婆还会回来,所以,一直以来,不管是吃饭还是打坐,他都会为他老婆留下这么个座位。

可是——

赤诺毕竟是他的师弟,他也不能让赤诺坐在末坐,那样父亲知道,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师兄,真的不用。”赤诺语毕,低下头开始吃饭。他在现代都从来没有做过上坐,哪怕就只有自己吃饭,他也不喜欢坐那个位子!

“父亲,你看他都说不用了!你就不要为难人家了呀!”凌香开始撒娇。

“吃饭!”苍龙怒喝一声。不知道时给凌香听的,还是给赤诺看的。

“师傅,最近事物繁多,你可以让师叔帮忙敲钟吗?”秋山突然说道。

“对呀!父亲,可以让他敲钟呀!”凌香附和道。

“横山很忙吗?”苍井问道。

“我????????????”横山还未答话,秋山打断了。

“禀告师傅,昨日横山做饭时不小心把手烫伤,还是小师妹帮他敲钟的呢!”

“是吗?”苍井看向横山。

苍井知道自己这个鬼徒弟打的什么主意,苍午门有规定,凡是敲钟的弟子,都可以随意挑选座位,除了桌头的座位,他们可以任意挑选。虽然他也认为这个办法不错,可是,毕竟他不能表现的太过明显。

“当然了!父亲,你不知道呢,昨天我才知道咱们的钟楼那么厉害呢,都快把我的耳朵给震坏了呢!”凌香也怕横山说错话,赶紧接话。

“那样也好,师弟,你以后就负责每天准时敲钟,你看可以吗?”苍井询问道,毕竟苍午门成立以来,还从来没有过前辈为小辈敲钟的,可是赤诺情况特殊,如果他肯敲钟的话,事情就好办多了。

“师兄说好就好!”赤诺随口答道。

“那就这么定了,以后赤诺师叔负责敲钟,横山就只负责烧饭即可。”苍井正声道,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谢谢师傅!”横山恭声道。

凌香得意的看向赤诺,谁知赤诺根本连头都没有抬,只顾得埋头吃饭。

该死的!本小姐这么漂亮的一个大美女坐在这里,他竟然看都不看一眼,真是无耻!想到这里,凌香脸一红。人家哪里是不看自己,是早就看光了好不好!哼!看本小姐以后不好好收拾你!唉——其实赤诺才不是不想看她,谁让她昨天把人家给打晕的,再说了,该看的赤诺都看过了,穿着衣服也就没什么好看的了。

这一顿饭吃了半个时辰,众人走后,横山留下来洗碗,赤诺本想留下来帮他,秋山却笑道:“咱们走吧!留在这里可是不招人待见哦!”

赤诺有些不好意思,正想说些什么,却听横山的声音道:“你且走吧!敲钟的事情,秋山会告诉你的!”

秋山见赤诺脸红,抓了抓头道:“这样吧!我带你过去,走吧!”

说完,秋山拉起赤诺的手大步往外走去。反正师傅说的时候,秋山就知道,最后钟肯定是自己敲的,赤诺看着一点内力都没有,怎么可能敲得响传说中的‘东皇钟’。

两人走出大堂,天已经大亮起来,太阳高高挂起,他们走出苍井堂,往苍午门里面走去。

俩人一前一后走着,不一会,前方出现一片湖水,是昨晚赤诺无意中来的地方,没有想到,白天的这里看着更加美丽,水面在阳光的照耀下,犹如一面镜子,干净耀眼,赤诺想起昨晚的情形,心里一乐,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看到那种情形了。她是仓井的女儿,自己还是不要招惹的为好,再说了,道禅师傅也交代过自己不让自己招惹女人,自己还是收敛一下好了。

秋山疑道:“这里是‘碧水湖’,可是我们这里最漂亮的地方了!你怎么不看呀!”

“是很漂亮。”赤诺答非所问,一直在想着昨天的凌香,那可真是漂亮!

秋山笑着摸了摸赤诺的头,叮嘱道:“赤诺,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人了,你不要这么戒备好吗?”

赤诺呆了一下,一家人?赤诺是第一次听别人这么说,眼一红,差点流出泪来,就连自己父亲都没有说过自己是一家人,现在竟然让这个刚见过一面。

他低头看地,没有回答,只是快步往前走去。秋山摇了摇头赶上去,他理解赤诺,因为自己刚来那会也这样,一样的心存戒备,一样的谁也不相信,可是赤诺有一点与自己有点不一样,他的心里有着一堵墙,一堵把别人堵在心外的墙。

他们一前一后的往前走去,出现了一条铺满鹅卵石的小路,路的尽头筑着一个漂亮的钟楼,钟楼上面放置的就是所有苍午门弟子为之骄傲的铜钟。铜钟悬挂在大钟楼中央巨架上,通体褚黄,钟体光洁。

俩个人不约而同的停下,秋山说道:“这就是我们这里最厉害的地方,这个钟是由我们的始祖最宝贝的东皇钟,传说它是天界之门,足以毁天灭地、吞噬诸天。”

“天界之门?”赤诺一呆,奇道。

“对呀!传说这世上有天界,地界,冥界。天界之物就是这个东皇钟,地界之物是轩辕剑,现在在师傅手里,而传说中的冥界之物就是你腰间佩戴的【末路】剑。这三大兵器并列称为三大神器。可以说是兵器之首。”秋山不由自主的说道。

“哦。”赤诺应了一声。

“你怎么不激动呀!”秋山郁闷的问道,“你拿的可是大家羡慕的冥界神器呀!”

“嗯?”赤诺不明白的问。

“拜托!你怎么一点反映都没有呀!”秋山郁闷的摇摇头,无奈道,“算了,你去试试,看能不能敲响?”

“哦。”赤诺答应道。

说完,赤诺上前,抱起钟棰往东皇钟上推去,他没有想到,原来,只是东皇钟的钟锤他就有点拿不动,如果不是钟锤有铁链绑着,估计他连钟锤都抱不起。

秋山双手环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这样好了,这几天我先帮你敲,你先修炼一些基本的法术,等你可以敲动的时候,你再来敲好了!”

秋山这么一说,赤诺心里有点不是滋味,随即,他大喝一声,用尽力气,抱住钟锤往前推去。可是结果却不遂人意,钟锤竟然只是往前移动了一点就弹了回来,赤诺躲闪不及,肚子被钟锤狠狠打了一下,疼痛不已,登时捂着肚子蹲了下去。

“你没事吧?”秋山慌忙上去。

“没事!”赤诺艰难的站了起来,摸了摸肚子上被打疼的地方,整了整衣裳,重新上前抱住钟锤。

“你想干什么?”秋山拉住赤诺怒道。

“敲钟!”赤诺咬着嘴唇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