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二百六十四章 会审公廨

小说:仙途遗祸 作者:小小沙丁鱼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晚秋的海,几缕薄雨泛着‘阴’凉的气息,我们一行人化整为零,终于越过了忠殿人马对长江的封锁成功抵达沪。。:。我们一行人住进了苏州河北岸英国人开办的旅馆,安抚韩宝英睡下后,我会同刘继盛、赖光、周国贤以及呤唎开始秘密筹划追查玛丽绑架案。

    刘继盛找到了最新的海地图,这张绘制于半年前的地图在我眼里却犹如换然一新。毫无疑问,现如今的海早已不三年前,由于我较为开放的工商措施和对外政策,海的经济发展很快,城市的规模扩展了近一倍,市内的人口规模有了大幅提升,在华洋人的数量更是呈直线升趋势。

    “是这里,”呤唎将手指按在地图说道,“公租界的公审法庭,后天午十点半,他们会将那绑匪押赴于此。”

    呤唎所指的地方位于黄浦江边的外滩二号,这里位于英国领事馆南侧,是公共租界的最高法庭所在地,名为“公共租界在沪高等法院”,国人称之为“会审公廨”。

    事实,海的公共租界划定是十分‘混’‘乱’的,在我率部攻打海召开四国会议时,列强的在沪势力尚泾渭分明且时而明争暗斗。但在我控制海后,英、法、美等国为了促进贸易发展扩充经济力量,最终召集了十几个国家合并成立“海公共租界”进行统一管理。公共租界自始至终由英国人一手策划并进行把持,美国此时正忙于内战无暇顾及,而法国人则对此表示不满扬言‘欲’退出公共租界。

    此时此刻的海租界,一派繁荣和谐的景象背后却早已是暗流涌动,恰好于此时发生的玛丽绑架案让公租界更是颜面扫地。法国领事敏体尼在接受报纸采访时表示如不能审理清楚及时破案,公租界的会审官必须负责,此番言论矛头直指公共租界法庭背后的英国势力。

    次日,距离公审仅有一天时间,在沪的英报纸《字林西报》却发布了一整个版面号称披‘露’绑架案公审细节的报道,他们的记者似乎同租界工部局暗打通了关系,拿到了一些内部猛料。报道称这名被擒的绑匪头目正是前洋枪队的领队——美国人华尔。

    我顿时一惊,放下手的报纸,不解地道:“洋枪队的那个华尔这洋鬼子不是跟着淮军一起被我们消灭了吗怎么会突然冒出来变成绑匪了”

    刘继盛道:“殿下,关于此人的下落我们也始终没有确切消息,现在看来如果消息属实,自打次在盱眙击败他们之后,他应该潜逃回了海。”

    呤唎十分生气,道:“华尔他是个无恶不作的流氓,这种人唯利是图,做出什么事来都有可能。”

    “等等,”我摆手说道,“华尔之前追随过李鸿章,现在李妖帅进犯海,华尔在这个节骨眼儿又一次冒出来到公租界绑架玛丽,这其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一直沉默的周国贤突然道:“有什么猫腻明天一审知晓了,实在不行咱们‘华兴军’在路设伏把华尔劫过来。”说罢周国贤指着苏州河的摆渡桥说,“殿下,苏州河的外摆渡桥两边街道狭窄,距离租界警备房和英法联军驻地的距离也较为适,是一个不错的伏击地点。”

    周国贤所说的外摆渡桥又名外白渡桥,位于苏州河同黄浦江‘交’汇处,此桥原为英国商人修建并收取路费,自我占领海后得到重建并免费开放。这里是租界监狱到公审法庭的必经之路。周国贤认为可以趁公租界警卫队押解华尔经过于此时,安排陆路和水路两支队伍进行拦截。

    刘继盛连连摇头,道:“不可不可,这个时候公然动手无论成败都将暴‘露’我们,城王殿下的身份和行踪现在暴‘露’,后果不堪设想。”

    呤唎也说:“公共租界的巡警并非有名无实,真的动起手来殿下的人未必是对手。而且一旦事态闹大,反而对玛丽的安全不利。”

    我思索再三后问道:“既然公共租界法庭要进行公审,我们有没有可能‘混’到法庭去”

    呤唎道:“从在沪法院发布的最新告来看,这次会审应当是对外开放的,但为了保证审判的秩序和会场的安全,联军会在公审法庭内外设置重兵,到时候我们即便是‘混’进去了也什么都做不了。”

    我点了点头,华尔此时已被租界当局严密地保护起来了,但他又是玛丽绑架案迄今为止唯一的线索和当事人,一旦华尔在法庭被定罪他将被送至提蓝桥关押,到时候再想接近他打探消息可更难了。我们该怎么办呢

    在我们几个一筹莫展之际,《申报》报社突然来了消息,之前重金悬赏的广告有了回报,有人来信表示清楚绑架案绑匪的情况,这个人自称供职于会审公廨,能够听到些风吹草动。他在信首先肯定了目前被羁押的人正是华尔,此外还透‘露’称租界当局早已秘密问询过了华尔,华尔已承认是受人指使,他表示只要会审公廨减轻量刑,会考虑在公审会场当众说出雇主的名字。

    怪不得公租界法庭要进行史无前例的当众公开审判,他们早清楚华尔将会招供,借着公审的机会公共租界当局终于可以挽回些颜面。听闻这个消息我十分兴奋,只要知道他背后人物的名字,不难找到玛丽的行踪。

    然而在我兴奋之际,呤唎却依然愁容满面,呤唎将信将疑地道:“华尔他真的肯招”

    赖光开口道:“这件事听去有些蹊跷,华尔肯招的话租界警卫局应当尽快审理,为何非要拖到明天公审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咱们当务之急必须全力保住华尔的‘性’命了。”

    我连连点头,立即吩咐赖光连夜在提蓝桥至法庭的沿途布置人手。第一,我要保证华尔活着抵达公审法庭接受审判;第二,一旦有人图谋不轨意‘欲’加害我们可以立即从这些人入手继续追查。

    次日的海滩,久违的太阳带来一片暖意盎然的晴天,然而‘波’澜不惊的黄浦江畔却掩藏着不平静。由于之前《申报》的推‘波’助澜,此次公审华尔可谓万众瞩目,距离正式的庭审还有一个小时,公廨法庭外的院子里已聚集了千人,这其多半是外国在沪侨民。

    此次公审的审判长是一个名叫洪卑的英国法官,洪卑是英、法、美三国领事法庭合并后的第一任公共租界高等法院院长,在沪的国人则称其为“公廨按察使”。此外,这次庭审共邀请了两百位外人士进行旁听,同时还组建了一个十人组成的陪审团。由于此前法国领事公开质疑施压,因而由英国人主导的公租界法庭对于这场审判可谓下足了功夫。

    当然对于这场审判我和我的部下没能完成渗透,因为我们无缘亲临庭审,不过《申报》的记者有幸受邀,因而我们还是可以很快地获知庭审的结果。

    我将麾下的全部人手分为了三个梯队,赖光所部一分为二分别负责苏州河南北两侧的安保,我提出的要求是全力保护华尔的安全,同时一旦发现有人图谋不轨,立即进行追踪调查。此外我本人和周国贤、呤唎带领第三队人潜伏在公审法庭之外,我们要在华尔招供后第一时间进行追查。

    我欺骗韩宝英说今天没事让她在旅馆好好休息,然而这丫头似乎早看出了我的异常,她坚决要和我们一起前往。

    “既然如此,”我盯着她的眼睛,一脸坏笑地道,“你扮作我夫人。”

    “你休想!”韩宝英撅着嘴十分不高兴地说。

    我摆摆手,转身走,道:“那算了,那么危险你不要来了。”

    韩宝英居然追了来,一把拉住我,道:“好好好,只是假扮一下,你可不要多想。”

    于是韩宝英穿好了一身旗袍披外套,很不熟练地戴好了首饰,我顿时一惊,她看去分外有气质,略显青涩的外表反而流‘露’出了一副不加修饰的美丽,更显青‘春’靓丽。我也穿好了一身长袍,剪掉了鬓角的头发戴好帽子,装成了一位富商。我和韩宝英忍不住相视一笑,手挽着手登了前往外滩的马车。

    入夜,一封加急密函送至海的北洋军衙‘门’,李鸿章喜出望外,身披长衣外出迎接。

    “大帅”正在‘门’口带刀执勤的罗荣光见状十分惊,他连忙跑前去,对李鸿章道:“大帅,这么晚了您为何还不休息”

    李鸿章微笑着挥舞手的信封,道:“转机到了,这是转机!”

    “哦”罗荣光十分不解,问:“大人说得可是明天的公审”

    李鸿章连连点头,笑着说道,“真没想到华尔这破事儿竟闹得满城风雨,不过明天的公审正好让在沪的洋鬼子们见识见识我大清北洋之威势。”

    罗荣光满头雾水,他低声道:“大帅,之前郭子美将军已经安排好了一队兄弟进行袭击全力击毙华尔灭口,难道说”

    李鸿章摆摆手,道:“可以取消行刺计划了,在公共租界动手本危险重重,到时候一旦被洋人抓住把柄反而难以应付。现如今本帅已有了一个万全之策,不需要冒险刺杀了。”

    罗荣光满面狐疑,李鸿章则满面笑意地转身而去,一边走一边嘿嘿地笑着说:“华尔啊华尔,你真是个棘手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