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三百六十四章 大结局

小说:霸皇纪 作者:踏雪真人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点开微信,张青山给我发的地址在龙头山附近,具体位置应该是那个初遇塔纳,荒废的小村子,哥们手都哆嗦了,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压制住激动的心情,刚想回个消息,张青山的信息又来了:慕容春受了点伤,塔纳在照顾她,状态不太稳定,快去用红绳栓住她,伤好了没准就走了。

    慕容春跟塔纳在一起?我急忙回信息:师傅你说清楚点,慕容春伤的不重吧?你是在那找到的慕容春?为啥她和塔纳在一起……哥们打了一堆字,张青山不回消息了,我却是有些慌了,生怕真像张青山说的那样,慕容春伤好了会无声无息的走掉。

    至于发生了什么事,只要找到慕容春,一切谜团也就都解开了,我快步走出帐篷,找到跟在姐妹花身后摇尾巴的张捷,一把拽过他,沉声道:“开车奔东北,有多快开多快,事情办的好,我支持你追姐妹花……”

    张捷现在拜我为师的心思剩下的不多,全都在姐妹花身上了,被我拽起来有点不高兴,可听到我说的话,顿时就开心起来了,张捷是个普通人,在有钱姐妹花也瞧不上他,可要是有哥们中间撮合一下,那肯定就不一样了。

    张捷一下就蹦起来,跟着我就往外走,张润和寇真见我俩心急火燎的往外走,都有点懵,寇真急忙拽住我道:“干什么去?”

    “有慕容春的消息了,我现在就去找她!”说完这句话,扭头看着张润道:“张青山就在附近,,你和张师伯去找他,找不到就让杨疯子和尸叔一起找,至于开大会什么内容,怎么振兴道门,我是不懂的,你们商量着来,别人问起,就说我有急事,不好意思了……”

    嘱咐了几句,哥们拔腿就走,寇真和张润对视了一眼,知道拦不住我,对视了一眼,要送送我,哥们没时间跟他俩废话,快步朝外走,路上张润问道:“师兄,张青山师叔真的在山谷中?”

    哥们苦笑了下,特别相信张青山在山谷中,龙虎山这么大的事,他要不在一边瞧着,肯定不放心,张青山是留着后手呢,我和灵宝派的斗法,杨疯子已经赢了一阵,就算我对王小虎输了,最后一阵张青山也能及时出现。

    他要出现,还有谁能是对手?龙虎山怎么都赢定了,但张青山一定没想到,哥们竟然一路杀进了决赛不说,王小虎根本没磨磨唧唧的斗法,干脆利索的就认输了,成了现在的局面,于是这老东西就告诉了我慕容春的下落。

    我要是猜的不错,慕容春恐怕早就被他给救了出来,送到塔纳那也是他故意的,道门大会尘埃落定,张青山没理由在瞒着我,告诉了我慕容春的消息,他肯定有点不好意思见我,干脆将我支走。

    哥们恨得牙根直痒痒,恨不得把张青山的胡子都给他拔了,可老东西不跟我见面,来了个调虎离山,我也是无奈的很,这仇只能是以后再报了,我嘱咐了张润几句话,让寇真他们开完大会直接回家,就不用等我了……

    出了山谷,张捷发动了车子在等我,我没跟张润和寇真继续废话,真有事也有电话,不用跟生离死别似的,上了车,让张捷开车直奔东北。

    从龙虎山到东北,不睡觉开车也得两天两夜,哥们是不用睡觉的,张捷也在兴头上,开车就跑,累了就换哥们开车,开始的时候我还挺兴奋,开了一天车后,渐渐冷静了下来,冷静下来没多长时间,哥们的心就又乱了。

    塔纳,慕容春……哥们该如何面对?想起张青山给我发的微信,说慕容春状态有点不太稳定,不太稳定是个什么意思?是说慕容春受伤的很严重,还是说慕容春随时还会消失?我掏出手机不停的给张青山发信息,那老东西却是一句都不回。

    过了沈阳的时候,哥们急了,给张青山发了条微信:师傅你在不回我话,我和你断绝师徒关系!过了半个小时,张青山回话了,小伟啊,别急,见到慕容春你就什么都明白了,你问我跟问她有什么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能更好的去面对,再问,张青山就又不回话了,哥们急躁的差点没把手机摔了,张捷一个劲的劝我,我的事他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但这小子是个人精,并不瞎给我出主意,过了哈尔滨,张捷没忍住,问道:“师傅,你知道你自己真正的感情吗?”

    我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道:“你个滥情的人还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感情?”

    张捷被我一句话噎的直翻白眼,对我道:“师傅,甭管怎么说,在感情这个问题上,你都不如我,我现在想问问你,你跟塔纳相识在前,要是慕容春不出事,你会动摇吗?”

    我竟然被张捷给问住了,是啊,如果不是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我会动摇吗?我不知道,事情毕竟发生了,我苦笑了下还没等说话,张捷道:“师傅,你对慕容春的感情是真的喜欢,真的爱,还是她牺牲了自己,救了你,而你因为愧疚,所以才爱上她?”

    “这些你都要想好了,毕竟,爱情是一辈子的事,愧疚,亏欠,都不是爱,现在摆在你前面的问题是,你只有一根红绳,却有两个爱着你的女孩子,你会把红绳系在谁的身上?”

    爱情到底是什么?我并不知道,从小到大我都没有女朋友,以前只是觉得找个差不多的,到了年纪结婚,也就行了,爱情离我似乎真的狠遥远,碰上了就碰,碰不上也就那么回事了,可谁能想到,去了趟龙头山,哥们突然成了香饽饽,两个女孩子都向我示爱。

    我对两个女孩子都有好感,塔纳的痴情,爽朗,慕容春的大方,凄苦……我不是一个滥情的人,可一旦选择了,两个女孩都是骄傲的性子,必然会伤另外一个的心,且永远不在相见,我不想伤任何一个人的心。

    对张青山,哥们又开始恨了起来,他绝对是故意的,故意给我造成这样难堪的局面,不过,我对慕容春的感情,真的只是愧疚和亏欠吗?我沉默了,我静静回忆和两个女孩子相识相知的过程,其实在慕容春没有表白之前,我一直觉得配不上她,感觉上跟塔纳最合适,因为塔纳朴实,因为我们都是大山的孩子。

    可慕容春的陪伴,坚持,含蓄和深情,哥们同样是想起来就心疼,我知道我必须在到了那个荒废的山村之前作出决定,一旦决定了,便不会在三心二意,不会在左右思量,另外的女孩子会微笑离开,互不拖欠。

    我突然发现,人活着最难的事就是选择,因为你每一个不同的选择,都是命运的转折,尤其是爱情,选择了什么样的人,就会有什么样的人生,命运也会不一样,但你却永远不知道你的选择到底对不对。

    我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凭着自己最真实的感觉去体验,去想念……

    两天后,我到了那个荒废的小村子,到的时候已经是黄昏,太阳的余晖洒下,给整个天地带来一片金黄,深秋的东北还没落雪,却已经很萧瑟了,在这萧瑟的天地中,凄凉的山村,却有一户人家的烟筒,冒着白烟。

    冒白烟的地方,正是第一次见到塔纳的那个小房子,我下了车,没让张捷跟着,从符袋里掏出红绳,轻轻朝房子走去,远远的我看到那间小小的房子外面用木棍搭起了个篱笆院,院子里面有劈好的木材,砖墙头上还挂着鲜红的辣椒和茄子干,一副农家小院的模样。

    还有几根木棍架起了个晾衣服的架子,架子上晾晒着一件蓝色的道袍,一件花布的褂子,那是慕容春和塔纳的衣服,两件衣服在黄昏的风中摇摇摆摆,似乎是在对我招手。

    屋子里似乎还有女孩子说话的声音传出来,哥们站在门外却是有些痴了,痴痴的看着小小的院子,不知道看了多久,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太阳已经完全落下了地平线,天空中群星闪烁。

    屋子里亮起一盏小小的油灯,昏黄,却又那么温暖,像是在等待游子归家,屋子里女孩子说话的声音却不在响起,天地间一片寂静,她们知道我来了,都在等待,等待我的出现,等待我的选择。

    我用手指捻了捻手中的红绳,看了眼天上的星光,突然笑了,还是她在我心里的痕迹最重啊,我知道该选择谁了,纵然选错了,我也无怨无悔,我推开篱笆院的小门,轻轻走到门口,轻声问道:“里面有人吗?”

    “有人!”两个声音一起响起,随即又归于平静。

    “那我进来了!”我说完,轻轻推开了门,看到屋子里慕容春和塔纳坐在炕上,两个人的眼睛都很亮,都看向我,欲语还休,我朝着她俩微微一笑,迈步走进了屋子……

    全书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