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794章 疑团

小说: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贾道士呵呵笑道:“必须死啊!项羽是何等大英雄,当年抱着虞姬,骑yi匹白马,四万敌军中三进三出,不可yi世!他的英魂yi出,那十三个剑‘侍’就是为了苏醒他的。躲都躲不掉,况且也不能升起逃避的心,因为只要动了退缩的念头,成为剑‘侍’的时候,施加的那个诅咒就会生效,取走他们的‘性’命。反正总结yi句话,成了剑‘侍’,下场只有yi个,死翘翘!”

    ‘阴’险!实在太‘阴’险了!叶寒庆幸还没有成为剑‘侍’,也第yi次庆幸碰到贾道士。他或许依旧在怀疑这位猥琐怕死好‘色’的贾道士画里有很多水分。但是不管怎么说,贸然成为剑‘侍’这种事,是绝对不能干的。

    他恭恭敬敬,这次真的是恭恭敬敬的喊了yi句:“老神仙,有没有办法破除那个诅咒?”

    贾道士撇着嘴,吐掉叼着的那根草道:“你当两千年前传承下来的诅咒是玩笑呢?哪能说破就破?况且那可是两千年来项家无数先人挂掉后留下的遗念,别说是我,就算陈州龙湖画卦台边那位高人,也yidiǎn办法没有。”

    叶寒yi愣,问道:“那你跟我说这么多,为了什么?”

    贾道士叹了口气,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又长长的叹了口气:“唉!就是为了让你死的明白diǎn。这事你逃不掉的,看刚才项家那小子的语气和态度就知道,不管你今天答应不答应,人家都会对你下手。说不定现在汉庄的人,正在准备那个诅咒仪式呢。”

    贾道士话还没说完,囚室里铁‘门’打开,项少卿去而复返,带着两个中年人。

    叶寒暗骂老神棍乌鸦嘴。果然,项少卿笑眯眯的望着他,对身边两个中年人道:“昆叔,罣叔,麻烦你们带叶子爷去吧。”

    没有催人泪下的美‘女’救英雄。姬青眸远在千里之外寻找yi样东西,汉庄的人已经准备好诅咒仪式。

    昆叔和罣叔功夫很高,和当初的朱元霸应该差不多。更何况又有项少卿在这,叶寒就算暴‘露’了意念力,也不可能从这小囚室里逃出去。

    他被两人压着,出了囚室,出了外面走廊,八个多月来第yi次见了天日。

    外面是yi个大院子,普普通通,不奢华,不铺张。没有假山鱼池园林树木之类,就是农村里的那种砖头房子。当然,院子要大很多,前后三进。每yi进都有堂屋四间,东屋西屋各三间。

    叶寒被带到最后面yi进房子里。四间堂屋是打通的,有两百多方,整个空间布置的就是yi个祠堂。yi层yi层的灵位台上,摆满了项家先祖的灵牌。足足有上千个!这还是对项家有过大贡献的先人,普通的根本就没资格进这个祠堂。

    祠堂里跪着十几个老头,这些老头目测最小的都有七十岁。老头们好像拍戏yi样,yi身项羽时期的戎装。

    祠堂正中间,摆着yi个三人合抱粗,四尺高的木桶,木桶里盛满了殷虹的鲜血。鲜血缓缓动着,似乎里面有几条鱼正四处‘乱’窜。

    叶寒正想靠近diǎn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已经被人敲晕丢进了木桶里。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囚室里。

    贾道士问:“你睡了七天,饿不饿?”

    叶寒跳起来蹲在马桶边吐了!他yidiǎn都不饿,反而感觉撑的肚子都要炸掉。yi股血腥味从胃里开始泛起蔓延,充斥到嗓子眼。每呼吸yi次,都觉得有浓浓的血气。可是吐了半响,什么也没吐出来,都是干呕。

    贾道士抓了抓脑袋,有diǎn尴尬的笑了笑:“嘿嘿,看来你不是太饿。”

    叶寒没理他,仔细的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异常,和以往差不多,甚至更加‘精’神饱满‘精’力旺盛。但是他心里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是剑‘侍’了。

    他问:“现在什么时候?”

    贾道士说:“中午,马上就有中午饭吃了。”

    yi提到吃,叶寒又是忍不住yi阵干呕。

    就在这时,铁‘门’打开,下来yi个人。正是yi个多月没见的姬青眸。

    姬青眸进来后没有看叶寒,而是冷冷的望着贾道士。

    贾道士嘻嘻哈哈的退到墙角,diǎn头哈腰道:“我自己来!不劳王‘女’动手。”

    他说罢,脑袋猛地朝着墙壁撞去。这yi下是真撞,下了狠心的真撞。额头当场肿起来yi个大包。贾道士呃的yi声,直‘挺’‘挺’的噗通yi声晕倒在地上。

    八个多月来姬青眸来过六次,算上这次是第七次。前两次她亲自出手敲晕贾道士,后来发现贾道士竟然是装晕。大怒!妖魅毒蛇yi怒,不说流血千里,也足够贾道士受的。

    那yi天,贾道士被姬青眸生生揍了yi个半小时,鼻青脸肿就不用说了,胳膊断了yi条,养了足足三个月才好。指甲生生被拔掉三根,疼的贾道士鬼哭狼嚎喊了足足yi夜。

    从那以后,姬青眸再来的时候,贾道士就乖乖的像现在这样,yi脑袋撞墙上晕倒。

    姬青眸瞥了他yi眼,冷哼yi声,这次把目光投向叶寒。

    那yi双明亮深邃黑白分明的眼睛,原本里面承载的是心狠手辣冷酷无情,此时此刻,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有疑‘惑’,但绝不少坚信。有失望,但从不少希冀。她就那么忐忑不安的望着叶寒,极力压制了眼中的恨或者柔情。

    她多么希望面前这个男人能和她yi样,莫名其妙忽然有种萦绕不断的熟悉,然后轻轻说yi声:很久很久以前,原来我们真的认识。

    可是叶寒yi句话就残酷的撕破了她的梦想。

    叶寒冷笑着,语气里带着三分鄙夷七分不耐,他说:“你来过六次,第yi次给我看后背上的胎记,第二次给我看汉庄的那副刺绣,第三次喊人来唱了yi曲霸王别姬,后面几次和我说你梦到的东西。嗯!我承认,你梦里那些爱情故事的确很感人,我yi个大老爷们听的都想哭。不过我有yidiǎn想不明白,世上人人都说沪海的竹叶青‘阴’狠手辣无比,活该yi辈子找不到男人。你保了我八个月,莫非你是看上我了?或者真以为你是虞姬,而我,是你的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