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781章 锦衣公子

小说: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项少卿很漂亮,漂亮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他狐狸yi样的心机。小,..yi这位刚满三十岁的男人撇开yi身牛‘逼’的功夫外,yi样声名赫赫。因为最开始的时候,地榜第四并不是他这个籍籍无名的小辈,可是三年前,那位号称英勇和城府并存的地榜第四,被他生生玩死。不对,是玩的生不如死,最后吞枪自杀。自此以后,项少卿名震天下。

    项少卿最疼爱的就是这两个妹妹,汉庄的村长最宠溺的也是这对双生‘女’儿,就连汉庄其他人,也都很喜欢项行云项布雨的可人懂事。这两个姑娘,毫无夸张的说,是汉庄的公主。

    平日里有外人敢对两人翻个白眼,项少卿都敢冷着脸杀人。如今叶寒竟然敢公然调戏两人,并且起了大‘淫’小‘荡’的绰号,这简直是找死啊!

    贾道士拍着地面笑的极其夸张。他犯了个错误,那就是笑话人不能当着面,并且还是在沦为阶下囚的时候。

    果然,项布雨寒着脸yi脚把他踹到在地上。项行云也不落后,两个‘女’孩围着贾道士yi阵拳打脚踢。

    这是真打!三姑娘那样的身手,丝毫不留情面,yi拳下去怎么着也能让普通人半天缓不过来。可是贾道士挨揍挨习惯了,死死的抱着脑袋,喊道:“别打脸!别打脸!我就指着这张脸活呢。”

    项行云恰着腰鄙夷道:“尖嘴猴腮,长的和黄鼠狼yi样,你那张脸最恶心。”

    项布雨yi边卖力的踹着贾道士,yi边道:“我看他像老鼠。姐姐,咱们就打他的脸。”

    两个姑娘yi商量,拳脚开始往贾道士脸上招呼。可怜贾道士就算会diǎn皮‘毛’功夫,也根本斗不过两人。仅仅片刻功夫,已经鼻青脸肿。

    两个姑娘打完收工,yi个个趾高气扬神清气爽。贾道士缩在墙角,蜷着身子,眼神中满是幽怨。

    他望着叶寒,那眼神叶寒竟然明白了,意思是:别忘了打赌输我yi根烟。

    项行云和项布雨两人容貌yi模yi样,‘性’格更是相似,都是yi样的刁蛮辣妹子。姐姐不怀好意的望着叶寒嘿嘿笑着。妹妹呛着小鼻子冷哼连连。

    两人狠揍贾道士yi顿,yi是解气,二是为了给叶寒压力。原本以为叶寒就算不怕,也不敢再狂妄。

    没想到叶寒却竖着大拇指嬉皮笑脸道:“两位老婆厉害,不知道‘床’上功夫怎么样?我可是很厉害的。”

    项布雨大叫yi声‘淫’贼,yi脚踹了过来。

    叶寒手脚不戴镣铐都打不过她,这会儿更不是对手,当场摔倒在地上。

    项行云更是气鼓鼓的冲上来,喊道:“妹妹别跟他废话,咱们先把他打个半死再说。”

    眼看两人就要出手,像揍贾道士那样揍叶寒。叶寒忽然笑眯眯道:“你们不想知道发簪在哪?”

    项行云和项布雨不约而同收了手,问道:“我们得到确定消息,那根簪子,就在你手里。”

    “不错,就是在我这。”叶寒嘿嘿笑着,大大方方坦白。别人都已经得到了准确消息绑人了,他再藏着掖着也没意思。况且此刻簪子在他手里就是筹码,如果他说不知道下落,说不定下yi刻就被人挂了。

    两个姑娘脸上都有惊喜yi闪而过,她们异口同声问:“藏在哪里了?‘交’出来。”

    叶寒道:“你们让‘交’我就‘交’,那我多没面子。”

    项布雨冷哼yi声问道:“信不信我们打死你?”

    叶寒很光棍道:“信啊!不过你们尽情打吧,打我yi下,我就把簪子毁掉。反正我留着它也没用。况且我也不是傻子,把簪子‘交’给你们,那就肯定会被灭口。所以啊,你们就不用妄想了,簪子肯定不会‘交’给你们的。”

    项行云说:“你只要把簪子给我们,我们杀你也没什么用。况且我们也不想得罪龙组。”

    叶寒很坚定的摇了摇头。

    项布雨道:“我老爸是汉庄的村长,他说放了你,就肯定会放了你。”

    叶寒还是摇头。

    项行云冷哼yi声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们用钱买也行!你要多少钱,我们汉庄都给。”

    叶寒望着两个姑娘嘿嘿笑着,道:“‘交’给你们倒是也可以,不过嘛”

    项行云和项布雨异口同声问道:“不过什么?”

    叶寒‘摸’着下巴道:“不过嘛,两位老婆答应我的大被同眠三p还没玩呢。我怎么可能给你们发簪?等咱们‘洞’了房,到时候都是自家人,你们要簪子,拿去就是,谈什么钱啊?谈钱多伤感情?随便给个万把亿就成了。”

    项行云和项布雨咬牙切齿,彻底暴走。两人几乎同时挥着拳头朝着叶寒砸来。

    可是叶寒却yi动不动,神‘色’坦然,在拳头即将落在他脸上的时候,叶寒笑容陡然yi收,征战杀伐许久沉淀出的狂傲霸气肆无忌惮发出,他沉着脸,冷哼yi声,道:“我说过,敢动我yi下,我就毁了那根簪子。”

    两位自小生活在汉庄,几乎没经历过世人尔虞我诈的小姑娘,如何能和叶寒这种老狐狸比‘奸’诈。

    叶寒yi句话,她们顿时楞了起来。打也不是,不打又感觉被调戏很憋屈。yi个撅着嘴,yi个狠狠的跺着脚,转头往外走。对叶寒撂下yi句狠话:“你等着,我们会让哥哥来收拾你的。”

    叶寒重新恢复了嬉皮笑脸道:“有姐姐没?换个姐姐,你们姐妹三个yi起上。哥哥我撑得住的。”

    叶寒是个骚包的人吗?说真的他自己都分不清。他自认为很纯,很有责任心,是个有担当的爷们。可是又同时和几个风华绝代的妞暧昧不清,苏夭是,曹蒹葭是,叶子是,苏雅也算yi个。甚至不说周熏林妙摆灵夏子苏雏菊这些外围的,也足足有四个。

    可退yi万步来说,即便他是个风流不羁的‘浪’‘荡’子,也不至于放着身边的姑娘不推到,而舍近求远来调戏项行云项布雨这对双胞胎。

    他是个目的‘性’很强的人,yi举yi动未必都有着深意,但是yi些反常的举动必定有着目的。这不,目的已经达到了!

    项行云项布雨因为发簪的事,即便被他语言上侮辱调戏了,也依旧不敢真正出手揍他。仅仅是因为叶寒yi句你敢动我yi下,我就把簪子毁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