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779章 着了道

小说: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寒没理会旁观者,目光森冷的望着面前这两个‘女’孩。√∟小,..yi他敢断定,自己从来不认识这两个人,并且连yi次面都没见过。这两个‘女’孩忽然间闹这么yi出,断然不可能是闲着‘胸’疼。

    远处那个年轻人真的打电话报警了。他咬牙切齿瞪着叶寒,yi边对警察道:“机场有个变态强‘奸’犯,你们快来吧。”

    叶寒不想节外生枝,还有yi个小时飞机就起飞了,还有半个小时就检票了。他只想早yi分钟到那位叫曹蒹葭的姑娘身边,捧着她的脸在她额头轻轻‘吻’yi次。即便那姑娘下定了决心要他辜负她yi辈子,他也想倾尽全力的弥补。

    所以眼下必须先处理好眼前这对双胞胎姐妹。他没有解释,这种事越描越黑,招来了警察录个口供什么的就算能‘弄’清楚,也肯定来不及坐飞机。

    他嘴角挂着邪笑,站起来,左右逢源猛地yi边yi个抱住两个‘女’孩纤细柔软的腰肢。

    那两个‘女’孩眼神中明显闪过yi丝慌张。叶寒心里冷笑,你们不是想玩吗?那就好好玩玩。

    他装作很悲伤的模样说:“大‘淫’,小‘荡’,我知道你们爱我。可是我又何尝不爱你们呢。我知道对不起大‘淫’,我不该趁你怀孕的时候上了小‘荡’的‘床’。小‘荡’我也不怪你,就算你故意把我灌醉和我发生关系,就算你故意给我下‘春’‘药’勾搭我,我也不怪你。我知道,这是你爱我的表现。这些都过去了,不要说了。我原本只想和你们姐妹天长地久白头偕老,能得到你们姐妹‘花’垂青,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夙愿。不过现在不行了,该死的老天玩我,我得了绝症。这也是我为什么前几天把两套别墅转到你们名下,为什么把所有存款全部留给你们。我离开你们,是不想你们再想着我,你们应该找个好男人,过幸福的日子。”

    大‘淫’!小‘荡’!

    双胞胎姐妹咬牙切齿,围观的人群立刻对叶寒的印象改观,天平瞬间从姐妹‘花’那边倾斜过来。yi个个心里暗道,果然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yi听大‘淫’小‘荡’这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良家。看着年轻人老实本分,得了绝症还为两个姐妹想着,就算做了些脚踏两只船的错事,倒也面前算个好男人。

    姐妹‘花’也不简单,两人有备而来,又绝对是演技派。小‘荡’红着眼睛,哭着说:“真的吗?你真的得了绝症?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我和姐姐不会嫌弃你的,就算你死了,我们也会爱你的。”

    大‘淫’更是楚楚可怜的‘摸’着肚子道:“为了宝宝,求你不要离开我们。我不怪你和妹妹怎么样,反正你也要死了。你死之前就陪着我们再渡过yi段美好时光吧。”

    叶寒装作很感动,豁出去的模样,使劲拍了双胞胎姐妹的屁股yi下,说:“好吧,我想通了。咱们这就回去,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大‘床’空对月。咱们今晚就尽兴yi把,大被同眠玩yi次三p。”

    他说着,搂着两人朝远处走去。留下那群看热闹的人yi个个目瞪口呆,心底那份同情心,并不是只有倒地的老太太可以作践的。这三个关系复杂‘淫’‘乱’的年轻人,更加能糟蹋。

    转个弯,走到僻静处,大‘淫’不怀好意的笑着问:“我们姐妹的腰,搂着舒服吗?”

    小‘荡’更是冷哼yi声道:“敢打我的屁股,想占我便宜的人都死了,这次你死定了。”

    叶寒艺高人胆大,他现在已经是白山那样的高手,难道还怕这两个小妞?他沉着脸,问道:“说罢,谁派你们来的?目的是什么?我不想杀人。”

    可是他话还没说完,小‘荡’忽然出手,yi个注‘射’器扎在叶寒腰眼上。她速度极快,快到连叶寒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这对姐妹‘花’,如果单单按身手来算,绝对和三姑娘不相上下。也就是说单打独斗叶寒也不可能是对手。更不用说偷袭下‘药’了。

    叶寒当场脑袋昏沉倒在地上。

    双胞胎姐妹‘花’寒着脸yi人踹了yi脚,骂道:“你才是大‘淫’,你才是小‘荡’,你才是最坏的贱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寒悠悠醒转过来。他刚睁开眼睛,忽然间发现十几公分外有yi张大脸,心里yi惊,本能之下猛地yi脚踹过去。

    啊的yi声惨叫,那人倒飞出去两三米,摔倒在地上。他‘揉’着屁股埋怨道:“哎呦小伙子,你这是想把我踹死啊,亏我照顾里你整整三天。如果不是我,你早就被人剁碎包饺子了。”

    叶寒神智逐渐清醒,望着说话的这人。这人应该有四十多岁,尖嘴猴腮,眼睛像是两条线,留着两撇八字胡,就算是咧着嘴叫痛,嘴角也挂着yi丝‘奸’诈的笑。他头发‘乱’糟糟的,很长,差不多披肩,也不知道多少天没理过。身上的衣服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和款式,很脏很旧很破烂。这yi副尊荣,完全就是个乞丐。

    每个人啊,其实都有个属‘性’。有的人正直,有的人老实,有的人‘阴’险,有的人二‘逼’。当然,大部分的人属‘性’不止yi个,或许闷‘骚’中带着张狂,如悟心老和尚。或许娇媚中带着纯真,如曹蒹葭妞,或许冷酷中带着真挚,如玩两把刀的商雀

    可是面前这人,绝对只有yi个属‘性’!至少叶寒仔细打量半响,从他言行举止中只看出两个字——猥琐!

    这两个字仿佛就是为了面前乞丐早就的。面前这乞丐也绝对能把猥琐两个字的意境表现的淋漓尽致。他生在抗战年代单看长相就绝对是卖国坑百姓的汉‘奸’。生在当今和平年代,也yi准是个走江湖卖狗皮膏‘药’的骗子。

    叶寒望着这位贼眉鼠眼的中年人,打死也不相信他会保护自己几天。

    不再搭理他,叶寒打量着四周,蓦然间心里有diǎn发愣。这里是yi间囚室,四周都是青砖墙壁,头ding水泥天‘花’板,只有天‘花’角落出,有yi个yi米正方形铁‘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