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775章 单刀赴会

小说: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另外四人都是四十多岁的壮汉,张三,李四,王五,马六。diǎn小说,..yi下九流杂耍团,那种满江湖‘乱’窜街口广场上卖艺的小角‘色’。可是没人知道,这四个人,曾经是江浙yi代令人闻名丧胆的****组织,最耸人听闻的战绩是,四个人十几年前yi怒之下杀上警备区大院,yi人yi把刀,捅死老少五十多口。当年可是出动了六百多为特警才把四人捉拿归案。后来赵太祖偷天换日,给了几人yi条活路。从那以后,这几个人死心搭地的为赵太祖卖命。

    可是没人能想到,半个小时后,有人慌慌张张的来汇报:“爷!叶寒叶寒真的来了。”

    王五哈哈大笑:“好!来的好,老子让他有来无回。”

    马六‘阴’测测笑道:“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啊。”

    张三冷哼yi声,说:“不作死就不会死。早就听说这位风子‘阴’险狡诈,现在看来,也就是yi个靠着老子的废物。如果不是李释天,恐怕在西京早就被人玩死几百次了。”

    李四更加张狂,‘舔’着嘴‘唇’‘淫’笑道:“兄弟们都不要和我争,那个穿旗袍的妞太野,老子降不住。不过那位三姑娘,老子yi定要‘操’死她。”

    那对父子倒是还算淡定,白宝山逗着yi条京巴小狗,心不在焉。白清源站的笔直,垂敛闭目。

    殇城的王嘴角冷笑鄙夷更浓,杀马特气场笼罩周身,倒是真有diǎn高高在上王的风范。

    王五笑着拍马屁道:“那旗袍妞自然是殇城的王的,只要我们的王在这压阵,保准来yi个死yi个。不过那位三姑娘,老李你可不能yi个人享用,大家伙都在这呢,可都想尝尝鲜。”

    众人纷纷起哄附和。殇城的王没说话,脸上那份鄙夷已经不再掩饰,赤‘裸’‘裸’的表现出来。只不过大家都以为他在鄙视着叶寒的不自量力。

    只有种马哥皱起了眉头。他和叶寒打‘交’道最多,可是毫无疑问,次次都栽在那小子手里,没有半diǎn赢的机会。在他看来,叶寒绝对是个深思熟虑谨慎无比的人。这种人不说话,就好像是不叫的狗,但是只要咬人,就绝对yi口咬中要害直到咬死。

    十几天前他不按常理出牌嚣张了yi次。就是那次约赵太祖去上灵山,原来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找死,可是那yi天死了五十多个人,赵太祖苦心经营了几十年,手下九个大哥除了他全挂了。种马哥在这边的好手也是yi个不剩。他这条命是从那场‘阴’谋里捡回来的。所以没有人比他更能了解当时的恐惧和无助。

    这叶寒,绝对是个不得了的人。最起码不是现在这种为了恶心赵太祖带着人自投罗网的脑残。

    他低声问赵太祖:“爷,您看这次会不会还是个‘阴’谋?”

    “放屁!哪有那么多‘阴’谋?”

    赵太祖其实也觉得叶寒今天的举止很怪。他原以为叶寒会派人暗杀他,甚至干yi些下毒这种下九流的事。可是万万想不到叶寒竟然光明正大的来。

    但是他想不到叶寒还会有什么‘阴’招。能有什么招?这儿有自己全部的高手,这儿有三百多小弟,在绝对的实力面前,yi切‘阴’谋诡计都是泡沫啊。

    所以他很自信的说:“让手下兄弟们准备,我倒要看看,这次他还能玩什么‘花’招。今天杀了叶寒,房间里所有人奖励十亿人民币。每人分yi个城市,剩下的半辈子,都尽情去潇洒吧。”

    张三李四王五马六yi齐吼道:“好!多谢赵爷!”

    叶寒上来了,果然只带着摆灵和四大天王。也果然抱着yi束鲜‘花’。不过这鲜‘花’是上坟用的菊‘花’,白的晃人眼。

    他刚进‘门’口,张三李四等人已经上前两步挡着他的路。不怀好意的给了个下马威。

    叶寒望着赵太祖,微笑着问:“怎么着?赵爷,你的手下不懂规矩啊,这么欢迎客人?”

    赵太祖挥了挥手,示意张三李四等人让开,咬牙切齿笑的很难看,拍了拍‘床’边道:“叶子爷,快,快来坐这。坐到我身边,让我好好看看,十几天不见,我都快想死你了啊。”

    叶寒果然走到‘床’边,不过他却没有坐下,而是脸上笑容收起,yi脸庄重肃穆,做了yi件让所有人震惊的大逆不道的找死的事情。

    叶寒站在‘床’边,对着赵太祖恭恭敬敬的三鞠躬,把上坟用的白菊‘花’发在‘床’头,然后悲痛道:“赵爷,您荣华辉煌yi生,没想到死的时候却只穿了yi件病号服。您安心的走吧,合上双眼,不要死不瞑目。我每年的今天都会去您坟前上柱香的。”

    赵爷愣了!种马哥愣了!殇城的王愣了!所有人都愣了!

    其实张三李四这个时候非常想问yi句:“叶子爷,你怎么能这么sb?”

    堂堂yi省地下大佬,如今身边更是有着全部高手,外加几百拿刀持枪的小弟。这份阵容,即便是当年南都的苏阎王,也没有碰到啊。

    更何况南都苏阎王那般牛‘逼’跋扈的人物,当年拎着yi把朴刀找上赵太祖的时候,也要小心翼翼胆战心惊,甚至出了yi身冷汗。哪像这小子,喜怒随心,明明处在绝对的劣势中,上来就开始恶心人。

    这是在咒赵太祖死!

    不对!这是下了决心要赵太祖今天死!

    赵太祖脸‘色’本来苍白,此刻气的青黑。他浑身打哆嗦,拍着‘床’吼道:“杀了他!杀了他!种马,把所有弟兄喊过来,每个人割他身上yi块‘肉’。”

    种马哥立刻大吼道:“兄弟们,都进来!”

    这话原本很好使,可是这会儿有diǎn不灵了。种马哥等了半天,外面yi个手下都没进来。反观叶寒摆灵等人,yi个个气定神闲,优雅的很。

    他yi愣,提高嗓‘门’吼道:“******,都给老子滚进来!”

    又尴尬了五六秒,还是没人进来。

    这他么什么情况?

    叶寒等人来的时候明明只有yi辆车,yi下车就直奔这间病房。况且那些手下可是三百多人!三百多个就算是群猪,被打死也要哼哼声啊。

    种马哥‘迷’茫的望着赵太祖,赵太祖劈头盖脸骂道:“人呢?都死了吗?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