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759章 办砸了!

小说: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寒却对这yi声叶少不介意,林可人让他耿耿于怀二十多年,他半辈子尝遍人情冷暖长大的,听见别人喊他丝他会笑着坦然接受,可听见别人喊他叶少他就真的很想骂娘。⊙小,..yi

    他冷冰冰的问:“你没认错人?”

    中年人微微弯着腰道:“叶少说笑了。”

    叶寒眉头皱的更紧,摆灵风情万种的踮着脚凑到他耳边软言细语介绍yi番:“这人叫金演象,超自然灵异部‘门’的带头人。身后那位戴眼镜留山羊胡的老头叫白无量,另yi个拄拐杖的叫黄本初,两人都是玄学大师,听说画符捉鬼的本事很强。”

    姓金!叶寒眉头依旧不展,盯着金演象手背上那个知了纹身。知了,学名蝉!金蝉!他福至心灵,问道:“金先生,我认识yi个‘女’孩,十三四岁,也姓金,单名yi个蝉字,你认识吗?”

    金演象yi愣,想不明白叶寒什么时候和金蝉认识的,更加错愕叶寒为什么会忽然问这个问题。他有diǎn错愕的diǎn了diǎn头,回答道:“那是我家丫头。”

    “你家丫头!好有爱啊!呵呵!”叶寒冷哼yi声,语气里竟然有diǎn众人都无法明白的愤怒:“这么说金先生很疼爱金蝉了。不过我听说那孩子已经有两年没见到你了。”

    金演象有diǎn唏嘘感慨,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唉!是我不好,苦了那丫头。这两年我全部‘精’力忙活yi件大事,实在腾不出时间去照顾她啊。”

    “实在腾不出时间!”叶寒呵呵冷笑起来,他是动了真怒。

    这位喜怒不形于‘色’,即便困在yi百多米下的古墓中生死未卜时也依旧能保持镇定冷静的疯子爷,这会儿情绪失控无比‘激’动。

    他闭着眼睛,深深吸了yi口气,想让自己淡定下来,可是脑海中尽是当初那个害羞柔弱的‘女’孩哭着喊着问冤魂:“求求你,求求你告诉我,我爸爸是不是还活着?”

    那‘女’孩才十三四岁,那‘女’孩却没有像同龄‘女’孩围着父母撒娇哭鼻子,那‘女’孩抛下那个年龄最难克服的恐惧,yi个人偷偷溜进火葬场偷尸体,然后自个儿炼尸油。那‘女’孩深更半夜战战兢兢哆哆嗦嗦的剪掉死不瞑目恐怖凄惨的红衣‘女’人的衣领,只为了做尸油灯的灯芯。那‘女’孩把房间窗户封死,四周墙壁装上镜子整的像个棺材,自己研究出魂引鬼术。

    那‘女’孩做了这么多,只是想知道她那位因为忙,两年没有回过家,两年没有给她打过电话,两年没有给她发过消息的父亲是不是还活着。

    忙!叶寒咬着牙,忙你麻痹啊!

    又是yi个林可人那样的货‘色’,不负责任,没有担当。连自己子‘女’都能不理不问的男人,压根就是冷血无情的贱人。这种贱人,就是欠揍。

    他真动手了!叶寒突兀yi脚踹在金演象肚子上,骂道:“你他妈知不知道你家丫头yi个人孤苦伶仃的住在鬼陵对面的屋子里?你他妈知不知道你家丫头几个月前差diǎn鬼上身生不如死?你******算是什么爹?滚!别让老子看到你。”

    金演象撞到了yi张桌子跌倒在地上,没有爬起来,也没有生气,神‘色’黯然,满脸愧疚,好半响,双手使劲‘揉’了‘揉’脸,站起来对着叶寒diǎn了diǎn头,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那两个老头也跟了出去。剩下种马哥yi行人大眼瞪小眼目瞪口呆。

    愣了半响,种马哥嘻嘻哈哈陪着笑脸说:“那那叶少,不知道您大驾光临,前面都是误会”

    他话还没说玩,叶寒不耐烦的道:“摆灵,掌他的嘴。”

    照镜子的摆灵出手了,闪身出现在三米外的种马哥身边,噼里啪啦连着打了五六巴掌。种马哥堂堂张威德那个层次的高手,竟然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他心里大骇!原来还以为这祸国殃民的大美人就算比他厉害,也厉害不了多少,此刻才发现,原来的想法好傻好天真。

    叶寒冷着脸道:“我再跟你说最后yi次,附近三条街内,如果再出现你的人,别怪我杀人。滚!”

    “是是是!我这就滚,以后再也不来了。”种马哥跌跌撞撞的跑出去,老三那帮手下更是夹着尾巴如丧家之犬。

    种马哥现在面临着两个选择,yi个是向赵太祖如实汇报,然后等着他发落。yi个是卷了钱去国外亡命天涯。

    杭州城的局势已经远远不是他所能掌控的了,单单叶寒等人的实力,他就只有被虐挨揍的份,更何况那年轻人可是敢踹国安部大人物的牛人。这位叶少,绝对有着天大的背景。

    他没怎么犹豫,就给赵太祖打了电话。因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赵太祖的歹毒,原来那位过江龙手下有十位大哥,其中yi个鬼‘迷’心窍以为翅膀硬了刚有叛逆的苗头就失踪了。

    那位大哥失踪的时候种马哥就在现场,赵太祖亲自下的手,斩断脚筋,浇上汽油,yi把火diǎn了天灯。可怜那位风光无比,比种马哥帅,比种马哥能打,比种马哥机智的大哥,凄厉惨叫着却连动都动不了,活生生的被烧成焦炭。

    种马哥如果敢逃,下场肯定会更惨。如果他老实认错,多少能落个干脆。

    电话接通,他说:“爷,我没用,你杀了我吧。”

    赵太祖沉默半响,淡淡问道:“找不到那批货?”

    种马哥说:“有线索基本能确定是‘花’落茶馆的人吞了,不过那茶馆里有几个高手,我这边的人手不是对手。并且并且茶馆的老板很有来头,西京城来的那几位,被他打了还要低三下四。”

    赵太祖没说话,手机yi阵沉默。种马哥几乎以为断线了,他等了半响,小心翼翼的喊了声:“爷?”

    赵太祖开口了,竟然出乎意料的没有要他死,甚至连发火都没有。他语气平淡,甚至带着yidiǎn了然。他说:“最近我有diǎn事走不开,这件事我心里有底了。你在那边低调diǎn按兵不动,不要招惹那群人。不过也不能闲着,派手下的人盯严diǎn,那批货,绝对不能出了杭州城。”

    种马哥yi愣,问道:“爷,您不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