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749章 吓尿了

小说: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山冷哼yi声:“滚!有本事你直接去找三姑娘啊。【【diǎn【小【说,..yi”

    三姑娘也‘插’话了,妖娆道:“哎呦!调皮的小鱼儿,晚上你直接爬上姐姐的‘床’不就得了,找什么姑娘啊?”

    小鱼敢和白山耍嘴皮子,对上三姑娘却当场老实了,看得出来,这位三十八部队里的现任神枪手,对杀猪刀张威德找来的三姑娘极其忌惮。他缩了缩脖子,老老实实没敢再说话。

    几人又是打又是骂架聊的热闹,叶寒却沉‘吟’不语。白山来可以理解,甚至三姑娘跟着来,也是因为孙仁耀的好意。可是孙仁耀可命令不动三十八部队的神枪手小鱼,和三十八部队难逢敌手的欧阳木。

    这两个人毫无疑问是曹野狐派来的。他打过曹野狐的脸,曹野狐虽然未必恨他,但是心里绝对有疙瘩,那种活了yi辈子的老头,最看中的就是面子,绝对不可能好心帮他。今天小鱼和欧阳木能在这里,只有yi种可能,就是因为那位深更半夜刺绣写日记,和他‘激’‘吻’却又关键时刻把他推开,哭着喊着说yi辈子不准他踏入房间半步的妖‘女’。

    他叹了口气,说:“大家长途跋涉,都辛苦了,旁边有个小旅馆是咱们的产业。不算大,但是也有几十个房间,我带你们先去休息休息。”

    白山嘿嘿笑道:“疯子爷,不用你亲自招呼。我们带来的弟兄早就自己霸占了那旅馆了。”

    叶寒皱着眉头,问:“你们,带来的弟兄?”

    白山说:“对啊!孙哥说,曹家那位大小姐不放心,让曹老爷子从三十八部队‘精’挑细选了yi百零八个最衷心的直系好手,现在全部安顿在隔壁旅馆里了,就等跟着你在这边打江山呢。”

    这yi百单八将不是梁山好汉,但是能被曹野狐老爷子从三十八部队‘精’挑细选出来的,绝对都是赤胆忠心的直系派阀。也绝对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这些人可不是普通的特种兵,也不是警匪片里yi直打酱油的特警,而是真真正正军队里的尖刀,是从各大军区挑选出来的传奇。随便yi个人,过往的军旅生涯都是yi段传说。

    有这么yi群档案保密的人跟在身边,这杭州城,唾手可得。

    叶寒嘱咐白山等人不要太张扬,晚上没办法yiyi宴请所有兄弟喝酒,每人发了给了十万块,让他们自己去潇洒。他不是个小气的人,这帮兄弟能大老远跑到这里为他卖命,不能亏了。

    叶寒和摆灵则是在‘花’落茶馆亲自请白山,三姑娘,小鱼儿和欧阳木吃饭。特意请了个‘挺’有名气的厨子,yi道西湖醋鱼做的特别拿手,‘色’香味都是上佳,在林海城,可吃不到这么正宗。

    摆灵是个爱热闹的妞,三姑娘更是朵‘交’际‘花’,白山憨厚大嗓‘门’,小鱼儿俏皮话很多,即便欧阳木从头到尾板着脸yi句话没说,这yi顿酒依旧吃的很尽兴,十diǎn开始推杯换盏,觥筹‘交’错,yi直到了yidiǎn多,两个‘女’孩都已经各自回房睡了,白山和小鱼儿还在拼酒。

    整个‘花’落茶馆yi楼只剩下四个人,叶寒陪着两人喝,欧阳木则是像个古龙笔下的独行客,自顾自yi杯接着yi杯。

    就在这时,那yi百零八个兄弟其中yi个走进来说:“疯子爷,木哥鱼哥。外面停着几辆形迹可疑的越野,有十几个外国人,车上有武器,恐怕是冲着我们来的。”

    叶寒眉头yi皱,外国人?他来到西湖边yi直很低调,前几天摆灵虽然修理过老三yi行人,可是从来没有的罪过外国人啊。况且这些外国人胆子太大了,大庭广众之下使用火器,这和恐怖袭击有什么区别?

    白山冷哼yi声,猛地yi拍桌子,道:“老子这就去把他们的脑袋扭下来。”

    小鱼儿开玩笑问:“大个子,你成吗?喝了这么多,恐怕走路都走不稳了吧。”他拍了拍怀里的枪,接着道:“还是我去吧。”

    欧阳木则是二话不说,把杯子里的酒yi饮而尽,拎着唐刀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白山yi愣,不满道:“麻痹的,不吭不响,抢功劳跑的倒‘挺’快。”

    小鱼儿则是咧了咧嘴,对进来报信那个兄弟说:“找几个兄弟,去打扫战场。晕,这木头动手,找不到囫囵尸体啊。”

    ‘花’落茶馆yi百米外停着三辆越野,车里坐着十几个纹着纹身,满身彪悍匪气外国人,yi个个抱着微冲或者大狙,腰里挂着手榴弹,肩膀上挂着yi排子弹,‘腿’上绑着手枪军刀,几乎武装到牙齿。这yi身装备,即便上了战场,也绝对算是ding尖。

    中间那辆车里,爵恩舒坦的靠在座椅上,两只脚叠在yi起放在前面的座背上。他眯着眼睛,手里夹着yi根很粗很黑很大的雪茄,车上甚至放着贝多芬的‘交’响乐,他装模作样的指挥着。这么yi番场景,完全是运筹帷幄之中的架势。在他看来,只要他yi声令下,那茶馆顿时就会灰飞烟灭。他很享受这种尽在掌握的上帝感觉。

    “老大,要动手吗?”艾伦扛着火箭筒,有diǎn迫不及待。

    爵恩缓缓的吐了个烟圈道:“不要着急,等这yi首命运‘交’响曲听完,再动手不迟。命运啊命运,别人的命运掌握在我们手中,我们就是上帝。”

    他话音刚落,欧阳木忽然从旁边的三层楼ding直接跳到越野车ding。巨大的冲击力把车ding压扁,爵恩等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那把三尺长的唐刀从车ding穿进来,刺进爵恩头ding,深入yi尺,看这情况,肯定ding他个肺了。

    艾伦扯着嗓子大喊:“老大死了,兄弟们动手为他报仇啊。”

    他话音未落,车前窗玻璃被人yi脚踹碎,于此同时,欧阳木如灵猫yi般,已经跃进了车里。另外四个人还没来得及拔枪,只觉得眼前寒光yi闪,艾伦的脑袋已经飞了起来。鲜血喷溅飙‘射’,喷了众人yi脸yi身。即便他们是国际上的恐怖分子,也从未见过如此血腥的yi幕,吓的心脏都跳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