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722章 少女怀情

小说: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雏菊推开叶寒的房‘门’,犹豫了yi下,把房‘门’关上,然后缓缓走到‘床’边,俏生生的站在那个正‘抽’烟的男人旁边,微微低着头,含羞带怯。

    叶寒有diǎn愣了,手指夹着的烟已经送到嘴边却忘记了‘抽’。他怔怔的望着面前这个平时很淳朴,很低调,很文静,不爱说话的‘女’孩。现在却穿着丝质的吊带睡裙,裙摆只能盖到大‘腿’根,上身披了yi件短腰外套,‘胸’前的‘春’光却若隐若现。

    叶寒没‘色’青到有妞不泡大逆不道的‘混’蛋地步,但是到底也是个胯下有凶器年轻气盛的爷们。纵使能把持的住心里,身体还是会有反应的。他咧着嘴‘露’出笑脸,盘算着是不是要把南都那小妖‘精’喊过来,否则这种‘女’人堆的日子过的不安生啊。

    他的笑本来是为了掩饰尴尬,可是看在雏菊眼中就别有yi番风味了。她头低的更很,小脸通红。

    叶寒晃了晃手机,给她发了条短信:“你本来想过安稳平淡的日子,现在却跟着我亡命天涯来到这里。说两句矫情的话,对不起,很感谢。”

    雏菊摇了摇头,微微笑了笑,这位从来不笑的‘女’孩,笑起来真的很美。她轻声说:“你给我的,更多!”

    叶寒给她的更多。这是雏菊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她原本活在恨里,恨天下所有男人,带着无情冰冷的面具,沦落在变态的边缘。她以为地狱是她的世界,可是叶寒却闯进来毁掉她心中的恨,不管她愿不愿意就带着她坐地飞升。现在或许不是在天堂,但至少是个正常的世界。这个世界里有叶寒这种重感情的男人,有赵破虏小七那种讲义气的汉子。和这些比起来,安安稳稳的活着算的了什么?

    可是叶寒却很汗颜。他知道自己从来没给过雏菊什么,甚至从最开始,就安着算计的心。对她的好,或者对她的忍让,都不过是计谋。就连老佛爷家后山水潭木桥上,他心甘情愿的让雏菊捅几刀,也是故意而为。可是这位无情,心底却藏着天真的姑娘为他做了什么?为他握着手术刀和最疼她的姐姐青莲争胜,为他背信弃义在贾半仙额头上刻yi个杀字,为他在1998酒吧里‘挺’身而出公然对抗权势倾天下的江家,现在更是为了他放弃夜夜苦读准备了大半年的考研。

    他觉得十分十分愧疚这位和他年龄差不多的小姑娘。他叼着烟又发了yi条:“我聋了,也哑了,但是眼睛还没瞎。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大话空话不敢说,你跟了我,我就竭尽所能不会亏待你。”

    你跟了我,我就竭尽所能不会亏待你。

    这话如果是叶寒跟赵破虏说,肯定没啥。可是偏偏大半夜喊yi个对他感情复杂的漂亮姑娘说,品味起来意思就怪了。

    雏菊果然误会,低着头轻轻咬着嘴‘唇’,双手紧张的捏着衣角。从来没经历过男‘女’感情的她,那颗天真的脑袋里想着:怎么办?怎么办?他要是有那种要求我该怎么办?

    她还没紧张完,叶寒就又发了yi条:“今晚喊你来,有件事想让你帮我。”

    雏菊心里暗道:完了。

    她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攥着衣角的手心里yi下子出了汗,红着脸望向叶寒,可是刚四目相接,她就连忙低下头。她diǎn了diǎn头,声音像蚊子yi样,轻轻嗯了yi声。

    叶寒接下来给她发的短信却让她有种重新回到原来,杀光所有男人的心。短信是:“你和青莲商量yi下,十三‘花’落分头行事,我要全世界最ding尖的医学专家,威胁也好,利‘诱’也罢,绑也要绑回来。”

    前段时间网上有这么yi句话:老子‘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这话咋yi看‘挺’流氓痞气,可是用来形容雏菊此刻的心情再恰当不过。yi个平日里不看男人yi眼,学校里谁给她写情书她就敢‘抽’谁,穿裙子绝不‘露’出膝盖的保守‘女’孩。如今衣着清凉,‘胸’啊,‘腿’啊,不该‘露’的全‘露’了。她今晚是下了大决心来犯错的,叶寒真要是霸王硬上弓,她或许会犹豫抵抗,但多半是半推半就‘欲’拒还迎躺在他身子底下娇喘呻‘吟’。

    前面yi切都是按照这么个节奏来的,先是说些深情的话,然后做出保证,最后提出要求。这完全是男生泡妞的步骤。可是最后这条短信完全是神转折啊!

    雏菊当场愣了,感觉自己完全是被调戏了。她收起十三‘花’落都不曾见到的娇羞小‘女’儿态,没好气的道:“就这diǎn事?”

    叶寒茫然的diǎn了diǎn头。

    雏菊转身就走,头也不回,当然没有说什么答应或者拒绝的话。

    叶寒更‘迷’茫,郁闷的丢掉烟头,拿起桌子上剩下的烟,又续了yi根。

    雏菊回到房间,狠狠的关上房‘门’,坐在‘床’上不说话。

    青莲问:“怎么了妹妹?难道叶寒真对你那啥了?如果你不开心,十三‘花’落待在这里也没意思,我们走就是。”

    雏菊轻哼了yi声,说:“他哪会做什么坏事?人家正人君子得很呢。”

    青莲最了解雏菊,何尝看不出这丫头的想法。她本来这么说也就是逗逗雏菊而已,没想到雏菊怨念竟然这么大。

    她捂着嘴偷笑,说:“妹妹,咱们在yi起十几年了,我还从没见到你这样呢。说实话,你吃起醋来,比你原本什么都放在心里,整天冷冰冰的不近人情好多了。”

    雏菊有diǎn不好意思,道:“姐,你说什么啊?谁吃醋了?他身边那么多‘女’人,我怎么可能吃他的醋?”

    青莲眨了眨眼睛,开玩笑说:“解释就是掩饰哦!”

    雏菊说:“谁掩饰呢?你还说我呢?别以为你和赵破虏的事我不知道。”

    青莲yi愣,刚才还稳占上风笑话别人,瞬间就尴尬扭捏起来。她说:“你别‘乱’说,让其他姐妹听到会笑话我的。我和赵破虏能有什么事?”

    “没事?今晚上赵破虏走之前,是谁偷偷跑进人家房间里,然后好久不出来啊?”雏菊装作沉思的模样,说:“嗯,差不多有二十分钟吧,孤男寡‘女’郎情妾意,你说在yi起那么久,会发生什么事呢?这个问题要和姐妹们好好探讨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