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707章 阴谋得逞

小说: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短信是江纯良发的。∷∷diǎn∷小∷说,..yi

    江纯良讨厌玩‘弄’文字无病呻‘吟’,这位在军区厮杀拼搏的汉子打心眼里鄙视那些百无yi用的书生。虽然他初中高中都是名列前茅,高考后就读的更是林海城乃至整个华夏最出名的燕京大学。

    当然,十九岁那年他才大二,就被江家老太爷赶走去了西疆军区。但是这并不代表江纯良没有能力洋洋洒洒写yi篇动人心魄的文章。相反,这位帅哥文采极其出众。曾经有记录yi封情书发给燕京大学公认的最漂亮的十位姑娘,当晚大被同眠同时搞定四个。不排除那些妞拜倒在他的帅气下,或者沉沦在江家滔天权势中,但是这种逆天辉煌让我等丝敬仰汗颜的战果,足以说明他是个肚子里有文青的‘阴’狠牛人。

    江纯良过往的牛‘逼’他都没记住,这会儿最感慨的是他给叶寒发的那条短信。里面“****夜夜惨遭蹂躏”是他认为这辈子用的最贴切最出彩的词。虽然是胡编‘乱’造的,但是简直太特么能勾搭起人的怒火了。

    他相信,叶寒收到短信今晚肯定回来。那疯子曾经因为yi个子虚乌有,甚至明明知道是引他入圈套的董明珠的消息,都能单枪匹马甩开膀子和雷豹yi百多人干!这次短信有图有真相,不怕他不来。

    江纯良看看时间,已经凌晨十二diǎn了。叶寒去送陆霸王,从机场到江家差不多要yi个小时。陆霸王等人的飞机是十yidiǎn十分,算着时间应该快赶到江家了。

    他今天摆下了大阵仗。目的有两个,yi个是借叶寒的手杀了江yi笑。yi个是杀了叶寒。

    想要叶寒死容易,江家如龙潭虎‘穴’,看‘门’的保安都是特种兵出身,偌大别墅区又有yi百多个尖刀特种兵。更不要提还有那位****教父请来的yi帮子亡命徒。再加上江yi笑身边地榜第八的孙婆婆,就算十个赵破虏商雀,来了yi只有死路yi条。

    想要江yi笑死就麻烦了yidiǎn。如果叶寒等人稍微不理智,恐怕连江家大院都进不来,更不用提跑到江yi笑家了。

    所以江纯良准备帮他yi把!

    这位‘阴’狠歹毒到请yi个得了艾滋病的美‘女’去勾搭自己伯伯的牛人显然什么事都能干出来。他咧嘴笑着,本来打算杀了自己亲爷爷,闹得江家大‘乱’让叶寒有机可乘。后来想想万yi江yi笑不死,他和江yi笑争夺继承人的时候那老头还能帮上忙,便心慈手软饶了那位傻乎乎晚饭还给他夹菜的老头yi命。

    不过江家必须发生大‘乱’子,只有‘乱’了,才能把所有人的视线吸引过来。他托着下巴想了片刻,yi把火diǎn了自家的别墅。为了‘逼’真,可怜他老子老娘都在别墅里烤了半天。

    火是煤气罐引燃的,再加院子车里放出来的汽油,熊熊燃烧啊!仅仅是几分钟时间,整个江家大院yi片火光。

    江纯良装模作样救出他老爹老娘,大冬天光着膀子在院子里喊道:“救火啊!失火啦!快他妈来人啊!”

    江家大院那些保安果然被勾搭来了。

    有时候啊,yi个人心狠手辣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人不但心狠手辣,而且极其‘精’于算计,聪明异常。毫无疑问,江纯良就是这样的人。果然,这边江家刚‘乱’起来,大院外yi辆出租车直接横冲直撞进来。

    开车的是商雀,他独眼里闪着寒光,没有‘阴’狠狰狞的表情,而是yi边把油‘门’踩到底,yi边眯着眼睛笑。那笑容邪异鬼魅到了极diǎn。

    出租车片刻不停,直冲第四排最中间那套别墅而去。

    别墅内,灯关着,diǎn着蜡烛,长长的餐桌只有江yi笑和董明珠坐在两头。餐桌中间摆着鲜‘花’,新西兰请来的最ding尖的厨师烤的小牛排。高脚玻璃杯,杯子里玛瑙翡翠般晶莹的红酒是拍卖来的nn,对于江yi笑来说,不贵,不过是三百多万而已。三百多万能喝道法国王室都喝不得的好酒,并且是和他的天使yi起喝,他觉得很划算。

    他穿着yi席燕尾服,白衬衣打着领结,特意香薰洗浴完刮了胡子,修了头发。他咬了yi口香嫩的小牛排,晃了晃高脚杯优雅的品yi口红酒,指着餐桌旁边yi个十三层的奢华生日蛋糕,说:“亲爱的安琪儿,吃diǎn吧。这块蛋糕是我看着糕diǎn师傅做的,‘花’费了不少心思。你不是喜欢吃荔枝吗?这大冬天的,林海城很少有,即便有也是温室里培养出来的。蛋糕上的荔枝是我特意从南方买来的,纯野生天然。这个月份本不应该有的,不过这荔枝生长在山崖温泉旁边,冬天竟然也能产出几颗,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yi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江yi笑‘花’的心思显然比那位皇帝老子更多,可是依旧没有得到董明珠半diǎn微笑。她端坐着yi动不动,淡淡道:“你最后这句话是对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种丧心病狂的人?”

    江yi笑没生气,反而笑的很开心。他对董明珠还不错,至少这几年没有勉强她蹂躏糟蹋她,怎么着在她这也称不上丧心病狂。他知道董明珠为什么这么说他,因为他刚刚告诉董明珠,吃完饭他准备了‘精’彩的节目。

    蜡烛,皮鞭,跳蛋,还有新闻上报道的传说中的‘肉’灵芝。这些都是开胃菜,真正的大餐是他准备在董明珠那对日思夜想却从来没有染指过的‘胸’上刺几个字:我爱江yi笑。

    江yi笑不变态,但他是极端的。费尽了心思使尽了力气他站在董明珠背后痴‘迷’,却依旧换不来董明珠片刻凝眸。他知道这辈子没可能闯进他的安琪儿心中把那位瞎了yi只眼睛的商雀挤出来。所以他决定从今天起不要她的心了,只要她那完美无瑕的身子。

    他不是个随便的人,但是随便起来不是人。他也不是个疯狂的人,但是疯狂起来也不是人。

    江yi笑说:“你是在骂我吗?呵呵,原来被你骂啊,心里就特伤心。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越骂我,我就越兴奋。呵呵,你就骂吧,这长夜慢慢,总不能只让你叫喊,只让你呻‘吟’。骂两句也不错。”

    董明珠没生气,至少脸上依旧保持着平静淡然。或许是烛光太昏暗,她本就白皙的脸庞看起来更加苍白。

    她忽然问道:“你喜欢尸体吗?”

    江yi笑yi愣,问道:“什么?”

    董明珠笑了,那笑容yi现果然如‘春’天百‘花’复苏董明珠在芬芳下起舞,可惜这份美‘艳’如昙‘花’yi现,她无声无息缓缓的软到在桌子上,很唯美。

    江yi笑神‘色’大变,慌忙来到董明珠身边,见到餐桌下那只洁白无暇的手腕,正在滴血,地下殷虹yi片。

    他哇的yi声,失声痛哭起来。仿佛是捡矿泉水瓶,攒了yi个星期钱的小孩子好不容易买了最喜爱最渴望的瓷器,刚到手就啪的yi声摔的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