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702章 四打一

小说: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洛杉矶普陀寺有个圣僧主持,法号悟心,俗家名秋傲沧,又叫龙十三。叶寒有幸听过他说佛讲经。这老和尚讲“空”,告诫众人要放下,告诫众人心里要有爱,有善念,不造孽。可是‘混’血儿露西三巴掌揭‘露’了他抛妻弃‘女’入了空‘门’的事实。

    身在净土,难忘倾城,负了如来负了卿。老和尚当时低眉顺眼说了这么yi句有禅意有诗意的话,却被叶寒引以为戒心里认定了他是没事装‘逼’型。

    这么想有diǎn过了。可是据叶寒所知,这位人人敬仰,善男信‘女’视为活佛的老和尚做的还真就尽是些装‘逼’的事。

    先是满身是伤闯进英国yi户田园农家中,当晚就推到了身娇体柔的金发蓝眼睛妹子。‘女’儿生了没多久,只因为多看了yi眼经文,就坚定无比的削发为僧,四处求佛。

    悟心或许心里真的有佛祖,但是绝对不是yi个表面上那种荣辱不惊,恬静淡泊,不理世事,四大皆空的安分和尚。

    否则他不会在艾米和约翰求饶的时候yi本正经的说:宽恕你们是佛祖的事,我的任务就是送你们去西天见佛祖。

    他也不会那晚在鬼陵对面萝莉金蝉家嚣张跋扈的说:她是我的‘女’儿,她身上留着华夏的血,她叫夏子苏。

    他更不会今天晚上横空出世,没有半diǎn劝诸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觉悟,反而唯恐天下不‘乱’不‘乱’的喊yi句:阿弥陀佛!如果再加上老衲呢?

    悟心大师的过往yi定有yi个张狂桀骜的故事,没人知道这故事有着怎样的牛笔叉叉,所以没人懂他的闷‘骚’。

    他很有得道高僧的范,双手合十,不紧不慢的走到众人面前。目光没有看瞠目结舌正在纳闷的叶寒,也没有看怒目而视满脸狐疑的秋老爷子,而是笑眯眯的望着商雀。那眼神,仿佛是憋了三年的采‘花’大盗看到了胭脂房里的软妹子。

    心里强大如商雀竟然被他看的有diǎn不好意思。商雀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反正就是浑身发‘毛’,心里恶寒哆嗦。

    老和尚也不说话,看了足足半分钟,商雀忍不住道:“你挑‘女’婿呢?别看我,我心里有yi个明珠,没心思勾三搭四。”

    悟心笑呵呵道:“施主说笑了。这‘女’婿的事我是不用‘操’心了。”

    他说着把暧昧的目光移到叶寒身上,叶寒问:“大师,你怎么来了?”

    悟心yi本正经的喧yi声佛号,淡淡道:“阿弥陀佛,我不来,我‘女’儿会打我耳光的。”

    旁边的秋老爷子忍不住了:“和尚,你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老夫是国安部的,在这里抓恐怖分子,你不想惹麻烦,哪远去哪。”

    悟心很祥和,很慈悲的挑衅了yi句:“如果我想惹麻烦呢?”这老和尚的闷‘骚’,果然无人能懂。

    秋老爷子冷哼yi声:“那就别怪我杀了你。”

    悟心双手合十,道:“善哉善哉!那你还等什么呢?”

    秋老爷子沉了脸,盯着垂首敛目,yi副镇定高人范的老和尚,忽然闪电般刺出十几剑,与此同时,抬‘腿’就是yi脚。

    戏剧的yi幕发生了,商雀赵破虏和张威德都等着看这位忽然冒出来风范十足的高人yi出手降服地榜上的秋老爷子。只有这样才符合悟心大师如此高调牛‘逼’的出场。可是事情却往相反的方向发展。老和尚摇头摆尾好不容易躲过秋老爷子的剑,那yi脚却踹的实打实正中‘胸’口,老和尚当场被踹飞,跌出去三四米,倒在地上哼哼唧唧半天没爬起来。

    赵破虏愣了,商雀愣了,张威德也愣了。只有叶寒心里清楚,这老和尚是个高手,甚至同时对付商雀和赵破虏也能稳占上风。因为当初在a大厦的时候,他同时对付艾米和约翰就是如此。

    可是老和尚绝对强不过秋老爷子,甚至连朱元霸都比不上。因为两个和商雀赵破虏同层次的高手,艾米约翰就能把他缠的死死的。

    悟心大师爬起来,心态很好,没有半diǎn尴尬,他说:“诸位不yi起出手,是想看着老衲被打死吗?”

    商雀瞥着嘴说:“我还以为你无敌呢。”

    悟心大师说:“老衲驱鬼抓妖还算有diǎn手段,打架这事可不擅长。”

    四个人yi起围攻秋老爷子,这老东西实力完全展示,地榜高手果然变态无比。以yi敌四,自己受伤,对手是四个ding尖的高手,却依旧能稳占上风。

    秋老爷子越打越顺,活了yi辈子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片刻功夫已经处于稳赢不输的局面。

    就在这时,老和尚说:“你们退后,我要使绝招了。”

    秋老爷子心里yi紧,明明找到yi个破绽能在张威德身上再划yi剑,愣是忍住,转攻为守,注意力集中在老和尚身上。

    可等了半天,老和尚却哼哼唧唧念起了金刚经。虽然手上的攻势凌厉不少,但是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绝招。

    商雀赵破虏和张威德已经果断的退后,秋老爷子却冷哼yi声,借着这机会,又是yi脚把悟心大师踹飞。

    悟心大师爬起来,苦笑道:“驱鬼的东西,用在人身上,果然没用。”

    商雀和赵破虏无力吐槽,yi直唯唯诺诺低三下四见人就笑的张威德却忍不住骂了声‘操’。

    四个人再次围攻秋老爷子,可是刚几个回合,老和尚又喊:“你们退后,我又有绝招了!”

    赵破虏和商雀心里想,傻比才退后呢。

    秋老爷子更是鄙视,心想老夫只要找到张威德的破绽准备动手,你就喊有绝招了,不就是唬人围魏救赵的伎俩吗。他不再理会老和尚,而是把大部分攻击转向张威德。这yi番攻击下来,他有信心,肯定能杀掉这位背后砍他yi刀的杀猪佬。

    谁知道这次悟心大师真的有绝招了!

    他宽大的袈裟袖子里突兀飞出两把白灰,瞬间笼罩住秋老爷子。

    商雀和赵破虏心里发愣!这特么是个什么情况啊!人不可貌相果然是真的,堂堂佛‘门’高僧竟然干起了街头‘混’‘混’撒白灰的卑鄙勾当。

    不过这招下流归下流,极其有效。秋老爷子yi时不查眼睛里进了石灰,烧的火辣辣睁不开眼。这可是天大的机会,赵破虏商雀张威德和悟心大师都是高手中的高手,纵使心里发愣,手上也不会有半diǎn迟疑。

    四个人都下了绝招。

    张威德纵身跃起,yi把杀猪刀当头劈下。商雀两把匕首翻飞,冲进石灰雾里连捅秋老爷子二十几刀。赵破虏yi个膝撞砸向秋老爷子太阳‘穴’。

    悟心大师握着奇怪的拳头,大拇指在四指中间,食指和中指微微凸起,像是八极拳里威力极大失传很久的碎手,又想是藏传密宗里的金刚拳。他yi拳威力大到极diǎn,直接砸在秋老爷子心窝。

    yi代地榜高手彻底挂了。不可yi世了yi辈子没有死在高人手里,而是死在两把白灰下。秋老爷子死不瞑目,死死的盯着悟心老和尚。

    他就像游戏里yi个巅峰byiss,死后爆了yi件神秘装备。那把战国时期,无名无锋,却削铁如泥,吹‘毛’断发的青铜剑,飞出去跌落在叶寒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