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688章 翻脸

小说: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寒脸‘色’发青,紧紧咬着牙关,手上的玻璃杯竟然被他捏碎。手指头被划破,流着血却依旧保持着端着杯子的姿势。

    恍若yi尊雕像杵在那里。

    江正觉冷哼yi声,脸上笑容却不变,望着叶寒的眼神却没来由多了yi分‘阴’险味。

    江yi笑站起来,重新拿个杯子倒满酒,不动声‘色’的赛到叶寒手里,笑眯眯的小声说:“江家的脸面可比曹家和孙家值钱。别忘记自己的身份,你现在是国安部通缉的恐怖分子,秋老爷子也在yi旁虎视眈眈。我身边有位孙婆婆,很低调,不过在云榜上排第八。你知道该怎么做!对不对风子哥?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敬了这杯酒喊yi声岳父,你和我们就是yi家人。”

    叶寒压根就看到江yi笑说话,他的目光定在‘门’口那只小妖‘精’身上就再也没移开过。他笑了笑,轻轻放下酒杯,对江正觉道:“你放心,我会把这件事处理让你满意的。”

    他缓缓朝陆小蛮走去,走到大厅的正中间站在红地毯上停了下来,对着那位憋着哭委屈的不行的‘女’孩招了招手:“小夭,过来。”

    陆小蛮觉得自己yi定是中了邪。她该恨那个yi脸坦然没事人yi样对她招手的男人。她该转身哭着逃开躲在yi个没人的角落独自受伤,而不是这么犯贱的他yi招手就yi步yi步朝他靠去。

    不过犯贱的事做的还少吗?哪个‘女’孩会每天幻想着要把守了二十多年白‘玉’无瑕的身子给别人?哪个‘女’孩会明知道自己男人上了别的‘女’人,非但不敢生气还怕被他抛弃?哪个‘女’孩会光着身子整天撩拨勾搭yi个从不主动说爱她的男人?

    半个大厅仿佛是天涯海角,不过她终究还是站在了她日思夜想的疯子哥哥身边。她抬着头,怯怯的问:“你还爱我吗?”

    她没能再说第二句话,猛然间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美目,因为叶寒突然捧着她的嫩脸,狠狠的,疯狂的‘吻’住了那张小嘴。

    大厅里顿时炸开了锅!

    惊叹这疯子要逆天的同时,也都在感慨今天没白来,果然碰上yi出天大的好戏。这年头敢打孙家脸的可没几个。敢同时打孙家曹家和朱家脸的,更是凤‘毛’麟角。胆敢打完孙家曹家朱家后,又肆无忌惮的把江家摁倒在地上蹂躏完还踹两脚的,理论上简直不可能存活在这世上。

    足足三分钟!叶寒才放开陆小蛮,他牵着这只小妖‘精’的手,回头冷冷的对江家喊道:“满意了没有?我不管你们江家有什么‘阴’谋手段,你他妈就算整死老子,老子今天也要在这里说,这妞!才是老子的‘女’人!”

    年少当轻狂!可无论在什么时候,在什么人面前都是眼睛瞥着天,那叫装‘逼’,那是作死。叶寒没有那么肤浅,所以即便明知道江家yi步yi步在玩他,为了换yi分活下去的希望他依旧低三下四装孙子扮狗。

    可是该轻狂跋扈的时候他yidiǎn都不含糊。他陪着秦降龙笑里藏刀尔虞我诈,他跟林海东城那条谁都敢咬并且不咬死不松口的疯狗死磕,他冒着生命危险自己做‘诱’饵准备好枪手干掉老佛爷,他大白天‘摸’进藏了三个御用杀手的朱傲天院子里,他吃了熊心豹子胆绑了秋美美打秋老爷子的脸

    他这么拼命折腾,豁出去命要在林海城打下yi片天地,为了什么?还不都是为了眼前这只小妖‘精’。他注定不能像孙猴子那样架着七彩祥云娶她,可他至少要‘混’出个人模狗样让她嫁的风光。就算那yi天他把整个林海城当聘礼陆河图也未必会祝福,但是至少不会让那老阎王有机会说:“乖‘女’儿,以后谁欺负你了,跟老爸说。”

    所以叶寒疯了,他不理后果,不理大局,也不愿意看到这只小妖‘精’站在喧闹的人群中孤零零yi个人伤心。

    江正觉脸已经黑了,江yi笑却笑了,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江家那些个长辈们或者咬牙切齿,或者面目‘阴’沉,心里没yi个不想掐死叶寒的。

    江家那位德高望重传说中的老太爷也在场,他倒是yi脸平淡处事不惊,顿了顿拐杖被人搀扶着颤颤巍巍离开。

    江家没有难为叶寒。他们这种大家族,特别是沉淀了半个世纪底蕴的大家族,通常都自诩贵族讲究风度气概。当场让人打叶寒yi顿或者派人把他绑了,这种落人话柄被人嘲笑的事不屑于干。让人生不如死的事要背地里下手才行。

    所以江正觉只是冷冷的说了yi个字:“滚!”

    叶寒和陆小蛮出了喜来登,上了yi趟公‘交’车。虽然不是上下班高峰,但是在林海这个两千万人口的大都市里注定没可能人少的。车上熙熙攘攘,两人在中间空位上面对面站着。叶寒抓着扶手,陆小蛮则是紧紧抱着他的腰。

    从上车开始,就没松过,嘴角噙着笑,刚才伤心委屈的时候不敢哭,现在却是挂着眼泪,不停吸溜着鼻子。

    叶寒替他擦了擦眼角,说:“再哭就不漂亮了。”

    陆小蛮说:“我不管,我就要哭。”

    叶寒说:“那再哭我就不要你了。”

    “我才不信呢!”陆小蛮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他,惦着脚尖在他嘴角亲了yi口。

    叶寒瞪着眼睛吓唬她:“不信?你刚才问我爱不爱你,我就没回答。你这傻妞还不知道什么意思吗?如果再没危机感,我可就真不要你了。”

    陆小蛮没说话,搂在他腰上的胳膊更加用力。仿佛搂着就拥有了全世界,松开就沉沦进了地狱。

    叶寒在她额头轻轻‘吻’了yi下,决定这次绝对干脆利落,不推三阻四,不搪塞,不打折扣的回答大厅里陆小蛮问的问题。想想这妞无怨无悔的跟了自己大半年,还从来没认真的说yi次爱她。

    他吸了口气,说:“小夭,再问我yi次爱不爱你。”

    陆小蛮却流着眼泪说:“不问了,这辈子都不会再问了。”

    叶寒笑了笑,凑到她耳边温柔道:“小蛮,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