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680章 结梁子

小说: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小蛮那位吃斋念佛的老妈叫卓晓云,她舅舅却姓杨。↗小,..yi

    杨安康和卓晓云是亲兄妹,同yi个爹妈。

    躺在加护病房里吊着yi口气的老头叫谢浮白。多文青的名字,事实上谢浮白真的是个文人。

    说到这里必须要先吐槽yi下现代诗。

    升起

    秋千上

    ‘荡’漾着内‘裤’

    ‘春’风笑了

    雪‘花’还在飘舞

    内‘裤’

    洗了没有?

    怎么样?诸位看官有感觉没有?心里是不是有yi万头草泥马咆哮而过?这就是现代诗。不用去大百度上搜,这是我随口‘乱’写的段子。别骂我不入流‘乱’写,玷污这高贵骄傲的题材。当然你非要较真去搜yi下现代诗,肯定会有些大作让你三观尽毁骂yi句:草他姥姥的,这他妈写的啥玩意。

    谢浮白年轻的时候也是如此轻狂不羁,他不是郭沫若朱自清鲁迅之类的大家,但是他对当时盛行的这种现代诗嗤之以鼻,心里yi‘棒’子把所有的现代诗人打死了不过瘾还带着鞭尸。他觉得这种题材把华夏几千年历史沉淀下来的厚重和沉稳糟蹋的yidiǎn不剩。随便几句驴‘唇’不对马嘴的废话几个字几个字断开就拿来忽悠人,说好听diǎn这是装‘逼’,说不好听diǎn这是犯贱。

    谢浮白yi生只做yi件事。这是可怕的!不说成功与否,单单这份毅力就足以让所有人都汗颜仰止。

    他是研究历史的,重diǎn是近现代史。写了yi本书,书名《折戟》,用客观局外的眼光很公正的讲述国民和谐不?党对华夏的贡献,以及如何折戟沉沙yi败涂地。

    公正,坚毅,这是做学问,特别是研究历史必备的特质。可是在当时随便yi句话都能扣上高帽子的疯狂年代无异于大逆不道是要造反。即便是现在,杨安康家财万贯,那部《折戟》也注定在********的大时代无法面世。

    yi场文革把他斗的生不如死不成人样。他东逃西窜在江浙yi带碰到了命中注定的那个叫杨翠莲的‘女’人。两人情到深处‘私’定终身。没有电视剧中老父亲‘棒’打鸳鸯的狗血剧情,杨家只有杨翠莲yi个‘女’儿,谢浮白又是亡命天涯,很自然顺利的做了上‘门’‘女’婿。

    谢浮白是个知道感恩的人,把唯yiyi个本来应该叫谢安康的儿子改姓杨,这在当时半封建社会是奇耻大辱。街坊邻居唠叨起杨家的上‘门’‘女’婿,都会‘阴’阳怪气的说yi声:“不孝忘祖的杂种。”

    杨安康就是在这些鄙夷中长大的。他小时候不怨恨没什么本事却尖酸刻薄的外公,也不怨恨得理不饶人泼辣彪悍的外婆,更不怨恨逆来顺受老实本分的娘。唯独怨的,就是这位明明才华横溢,却守着yi份理想不作为,见到街坊邻居满脸和气的老爹。

    他觉得谢浮白是最没用的废物。浮白浮白,多好的名字,他这yi生却注定没法当浮yi大白。

    谢浮白这辈子没教会他什么,除了练字还是练字,但是身为yi个父亲绝对是合格的,对子‘女’的爱和宠yi分不少。杨安康想要yi块机械表,谢浮白奔走三百里,七天七夜未归,回来的时候满身是伤,却终究给了他所期待的。

    从那以后,谢浮白就再也没有鄙视白眼过这个窝囊父亲。年龄大了离开家乡yi个人拼打的时候,生活让他明白了谢浮白早就教给他的隐忍,教给他的坚强,教给他的处事道理,以及对他那份厚重如山的父爱。

    正如他手上戴的那块已经坏了很多年的腕表,子‘欲’养而亲不待,当他有能力让恍然大悟心中那个伟大的老父亲‘挺’起腰杆过日子的时候,谢浮白癌症晚期了。

    如今那老头瘦的皮包骨头,身上‘插’满管子,唯yi夙愿就是想见yi眼临摹yi辈子的颜真卿的狂草真迹。

    所以这副字,他今天势在必得。

    他声音不大,却有yi种坚毅:“四亿!”

    叶寒不清楚他在坚持什么,跟他yi个后生晚辈拼财力争面子绝对不是杨安康这种商场大能屑于做的事。不过他今天yi样不能输,他现在的身份是江家的狗,既然做了狗,就要有做狗的觉悟。

    他沉着脸,喊道:“六亿!”

    全场哗然,后面的那些千万穷人更是目瞪口呆有晕厥的迹象。

    杨浩望着他微微皱起眉头,程鲲反而更不淡定的咬牙切齿。杨安康笑了笑,声音不紧不慢,即便是这时候也不失那份淡定从容。他说:“叶寒,这幅字对我很重要,今天你让yi步,看在小蛮的面子上,算帮我yi次怎样?”

    杨安康这么说已经等于是求人。这句话别说是对叶寒说,就算是对坐在这里最牛‘逼’的诸葛青天说,也必须要卖yi个面子。

    可是叶寒却偏偏不识趣,三天后就是江小狐二爷爷生日,他即便想识趣也不成。他说:“杨伯父帮我个忙,您让yi步,改天我去您那负荆请罪。”

    杨安康皱着眉头问:“你真要争?”

    叶寒没说话,他有十几亿。可是这十几亿跟杨家比肯定只是九牛yi‘毛’,真要是拼起来,不可能有胜利的希望。虽然江正觉说价格任由他喊,拍下来江家出钱。可是这话客套客套还行,yi副价值最多两千万的字,让江家‘花’六亿甚至更多去买单,这个梁子结大了。

    所以,今天无论‘花’多少钱,都是他买单。

    叶寒伸出脚在桌子底下轻轻踹了江小狐yi下,这丫头虽然未必有大人的心机城府,也不懂得勾心斗角看大局,但是小聪明还是不缺的。那江家的大帽子压人的本事更是从小练到大。

    她接话道:“争又怎么了?我们江家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

    江家!不认识江小狐的那些个富商顿时震惊不已,怪不得敢这么嚣张,原来是江家的大小姐。有心人都等着看笑话,杨安康代表的是苏阎王,如今yi个西凉的大红ding对上林海的老贵族,还不山崩地裂啊。

    可是杨安康却皱着眉头沉思半响,没有再争,起身朝‘门’外走去。

    这位商界鬼才,沉默寡言爱笑的男人,依旧沉默寡言,脸上笑容却没了。他临出‘门’的时候回身望了叶寒yi眼,眼神中尽是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