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675章 妖僧

小说: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寒不信有鬼,纵使他听江小狐说国安部真有yi个专‘门’处理超自然灵异事件的神秘部‘门’,纵使他自己服用了天使之泪之后拥有了意念力,他依旧无法相信。小,..yi

    他不敢yi口否定,但是毕竟从来没见过,身边的人也没经过过。道听途说的东西,都是需要怀疑的。

    所以他盯着江小狐和碎碎,想从两个‘女’孩神‘色’中发现些蛛丝马迹。却发现两人眼神中都有着惊恐,这惊恐不像是装模作样,这是真心对未知的恐惧和胆怯。

    他没来由的脊梁骨上升起yi股寒意。就在这时,四面八方的镜子里忽然凭空出现yi个老和尚,老和尚站在他身后,扯着喉咙喊道:“阿弥陀佛!”

    气氛‘阴’森诡异的房间里,燃着尸油灯,灯光摇曳昏暗,四个人玩着灵异邪‘门’的游戏,就在笔仙出现的时候,忽然不吭不响的冒出来yi个老和尚。这老和尚偏偏还不是那种天塌下来也依旧低眉顺眼淡定的主。他在叶寒身后大吼yi声佛号,这yi声阿弥陀佛c传说常念能抵御邪魔外道的佛家真言,听在叶寒和三个小萝莉耳中,简直比他妈鬼叫还渗人!

    江小狐和碎碎金蝉紧闭着眼睛,扯着喉咙yi个比yi个叫的响,尖叫声此起彼伏足以秒杀海豚音几条街。

    叶寒大骂yi声:“我干你‘女’儿!”他回身yi拳黑虎掏心,yi招断子绝孙脚同时攻过去。

    那老和尚却是轻描淡写的躲过去,没有理会叶寒,也没有理会还在尖叫的小萝莉们,而是飞快的砸碎四周墙壁上的玻璃,推翻尸油灯,盯着虚空冷冷道:“滚!”

    房间灯亮了,老和尚静静的望着叶寒。叶寒目瞪口呆的望着他,半响惊讶道:“是你?”

    这和尚就是江小狐口中能掐会算未卜先知,每天缠着她给他讲经说佛的老秃驴。这老秃驴叶寒认识,正是当初在美国跟他并肩作战的悟心大师。

    长得酷似小泽玛利亚的‘混’血儿露西的老子。

    这句****‘女’儿骂的好!如果当初叶寒稍微把持不住,还真就心想事成了。

    悟心大师双手合十,恢复了从容淡定,淡淡道:“想不到这么快,咱们又见面了。”

    江小狐指着老和尚苦大仇深:“是你?老妖僧!你整天缠着老子到底想干什么?信不信老子喊个海陆空特种部队灭了你。”

    悟心看了她yi眼,叹了口气,把目光转向金蝉,用他那特有的半死不活的声调说:“四面镶镜子,尸油红衣芯,这是出魂招鬼的邪术。小姑娘你面善,不像个坏人,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

    金蝉坐在地上,咬着嘴‘唇’强忍着泪没说话。

    碎碎哭的梨‘花’落雨,边抹眼泪边‘插’话道:“老和尚,你搞‘毛’啊!都快把我吓‘尿’了。”

    江小狐骂道:“老秃驴,老子问你话呢?你整天跟着老子到底想干什么?”

    悟心大师叹了口气,说:“福祸相依,你是福是祸还不知道呢。我跟着你是为了救你。”

    江小狐显然对他这套拽文很不感冒,这小萝莉本就彪悍,yi个敢喊江正觉老江,并在他面前yi口yi个老子的妞,绝对是虎的不行。她破口大骂:“福你大爷,祸你大爷,老子是江家的大小姐,还用的着你来救?老子今天跟你说明白了,你再死皮赖脸缠着我,我绝对会对你不客气的。”

    悟心大师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

    叶寒说:“大师,咱们借yi步说话?”

    老和尚diǎn了diǎn头,叶寒转身出去,yi直走到楼梯口。他心里很‘乱’,今天晚上发生的事不说颠覆了多年的认知,也绝对给了他很大的震撼。房间‘门’本来开着,以老和尚的身手,突然闯进来并不难,但是他砸碎玻璃推翻尸油灯然后对着空气威严的吼那yi声滚,让叶寒上了心。

    他皱着眉头问:“大师,真的有鬼?”

    悟心大师笑了笑:“我信的是佛,佛教说六道众生。你问我有没有鬼,我当然说有!不但有鬼,而且还有阿修罗,还有妖,还有‘精’怪。信则有,不信则无。其实你问出这个问题,心里不就已经信了吗?”

    叶寒diǎn着yi支烟,蹲在楼梯口狠狠的吸了两大口,然后又问:“大师,你说你是为了救江小狐,又说福祸相依,是什么意思。”

    悟心大师说:“她身上有yi个手链,手链上有yi颗世上独yi无二的黑舍利念珠,里面封着yi滴心血。yi正yi邪,亦正亦邪,得到者可能享yi世无上荣华,也可能尝遍人生所有苦难,生不如死,偏偏还死不掉。”

    叶寒吞了口吐沫,这事越说越玄乎,他问:“真的假的啊!”

    悟心大师笑了笑,反问道:“谁知道呢?”

    叶寒yi阵无语,对这种云里雾里的打机锋真心很头疼。他心想管它真的假的,反正跟自己没关系。就算全天下到处都是鬼,只要没找上他,也是两个世界互不干戈。鬼有鬼道,他还是要为了活下去跟江家斗智斗勇,还是要跟商老爷子玩手段耍心机。

    他缓缓吐出yi口烟,不准备在这话题上继续纠缠。顿了半响,问道:“露西呢?她现在怎么样?”

    悟心大师收起微笑,站的笔直,没来由身上多了yi股嚣张气,他说:“她身上留着华夏的血,她姓秋!”

    叶寒yi愣,问道:“她在英国?”

    悟心大师深深的看了yi眼叶寒,说:“我本来不希望她来华夏,不过她说这里有yi个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人。最近应该就会启程过来。”

    叶寒依旧蹲在楼梯口,很没有形象,两根手指捏着烟头狠狠‘抽’两口,神‘色’如常,回答却慢了半拍。他只说yi个字:“哦。”

    折腾到差不多十二diǎn半,叶寒和江小狐晚上没走。碎碎也住在这里。三个小萝莉yi间房,江小狐和碎碎yi直安慰着金蝉,叶寒躲在房间想事情。悟心老和尚则是在那间房里神神叨叨的捣鼓法事。

    江小狐忽然鬼鬼祟祟的溜进他房间。这妞刚洗完澡,应该没把叶寒当外人,再加上‘性’格大大咧咧,作风颇为开放大胆,套着yi件大恤,隐隐约约能看到大‘腿’根部的内‘裤’。

    她压低嗓子问:“叶寒,你和那妖僧认识?”>